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背景透视»中国经济增长中的投资驱动因素

中国经济增长中的投资驱动因素

来源: 发表时间: 2018-07-27

Investment drivers in China’s economic growth
中国经济增长中的投资驱动因素
■ 蓝裕平

从2000年以来,中国经济的三大需求中投资需求的贡献率最高。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房地产的迅速发展,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学术界对投资需求的驱动力及其可持续性有很多争论。笔者系北京师范大学金融学教授,他认为,投资需求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确实不是可持续的,但在现阶段基本设施建设和房地产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因素有充分的合理性和可能性。现阶段仍应充分发挥投资需求的作用,同时也要培养和发掘消费需求巨大的潜在驱动力,让中国经济在较长时间里保持较快的经济发展速度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分析

根据凯恩斯经济学,经济规模取决于总量需求,而总需求主要分成三个部分:消费、投资及净出口(出口减进口)。以下就这三个因素对中国GDP增长的贡献率做纵向和横向分析。

净出口在中国开放初期发展中重要性较高但不稳定

过去40年,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还是靠中国国内需求——消费和投资拉动的。其中,消费平均占GDP58.1%,投资占38.3%,净出口仅占3.6%。具体来看,1978年至2000年期间,净出口的贡献率达到8.2%,2001年至2017年,该指标仅是-2.67%。中国在改革开放前半期中,净出口的贡献率较高,一方面中国当时的消费能力很弱,消费和投资的拉动力度都有限;另一方面,中国当时发展的重点——沿海地区的产业主要是“两头在外”的出口加工型产业——原材料和半成品进口,加工以后再出口。这种出口导向型的发展模式利用中国国内廉价的劳动力和广阔的国际市场。中国当时的经济总量还相对比较小,国际市场也容纳得了中国大量增长的廉价商品。这段时间可以理解为中国的资本积累过程。相对于一些西方国家早期靠“血与火”完成资本积累,中国的这一过程主要靠的是“汗水”。

2000年以后,净出口对GDP增长的平均贡献率是-2.67%(尽管经常项目还存在大量的顺差,但年均增量是负值),投资需求(资本形成)的贡献率平均达到51.91%,成为最大的驱动力。

净出口在一些时候起重要作用,但是极其不稳定。显然,这与国际经济的周期性有关系。如1986年净出口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可达到34%,1990年82.9%,1997年42.6%,但一些年份也可能出现急剧下降,如1985年为-50.9%,2009年为-42.6%。如果过于依赖外部需求,中国经济增长率受到国际周期循环的影响当然也会更大。

投资需求是最重要的驱动力且起稳定器作用

投资需求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很重要,过去40年的贡献率平均值为38.3%,2000年以后其贡献率达到51.91%,成为推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引擎。近几年中国的投资贡献率有所下降,但2017年44.4%的比率,仍然远高于其他主要国家,比印度还高出近13个百分点。中国净出口的贡献率只有0.9%,而德国和俄罗斯统一指标的贡献率分别达到7.3%和6.2%。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主要依赖于投资需求的增长,这个说法基本准确。

投资需求对经济增长起重要的稳定器作用。过去40年,净出口贡献率受到国家经济周期变动影响而出现暴涨暴跌的时候,政府及时利用投资需求加以调节:净出口大幅下降时,投资的贡献率就大幅上升(如1985年和2009年),净出口大幅上升时,投资就大幅降低(如1990年)。2009年中国政府推出了四万亿的财政支出计划用于延缓出口大幅减少的冲击。很多人对该项政策持批评态度。尽管现在看来这项政策及其执行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它至少让经济增长平滑化,达到了稳定经济的政策目标。有些学者认为凯恩斯经济学已经不合时宜了,甚至,如许小年,认为“凯恩斯经济学害了中国。”可实际上,凯恩斯经济学的分析框架仍然被许多政府所运用,效果还不错。美国在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以后,连续多年推行量化宽松政策,让美国经济迅速复苏。一些学者惊讶中国经济过去40年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