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背景透视»中美贸易摩擦中的外向型经济比较

中美贸易摩擦中的外向型经济比较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06-20

Comparison of Export-Oriented Economy In Sino-Us Trade Friction
中美贸易摩擦中的外向型经济比较
■ 林九江

美国政府换届以来,在对中国的贸易政策方面,特别是对中国的进口采取了加征关税的办法。这种做法对于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有改善吗?中国政府被迫对从美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后,对于从美国的进口贸易会有影响吗?加征进口关税的商品对于中国国内通货膨胀会产生什么影响?对这些问题,有必要分析一下中美两国的经济规模,比较一下中美外向型经济的基本情况,对比一下中美双边外向型经济的差异

中美GDP的经济规模对比分析

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体量是一个很重要的经济指标,对中美两国进行外向型经济的比较,两国的经济规模对比也是一个重要的基础性对比分析,通常这个经济体量规模的对比,一般以GDP分析为主要指标。
 
美国GDP规模远远大于中国,但中国的发展势头良好
 2018年,中国的GDP规模为90.03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6%,如果换算成美元为13.62万亿美元,约为全球GDP总额的16.4%;同期美国的GDP为20.51万亿美元,约为全球GDP总额的24.17%;同年,中国的GDP规模只相当于美国的66%,而美国的GDP规模比中国的多51%。
关于近八年中美的GDP增长率。2010年至2018年,中国的GDP增长率分别为:10.4%、9.3%、7.7%、7.7%、7.4%、6.9%、6.7%、6.9%和6.6%,近九年的GDP增长率呈现由高到低的过程,近九年的平均增长率为7.7%,由于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中国的GDP规模已经由2010年的41.2万亿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90.03万亿人民币,九年时间中国的GDP增长了118.5%,也就是说翻了一番多,中国GDP在世界上的位次尽管依然处在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但通过九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的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不断上升,同时也拉近了与第一名美国的差距;同期,美国的GDP增长率则分别为:2.5%、1.6%、2.3%、2.2%、2.4%、2.6%、1.6%、2.3%和2.9%,近九年的GDP增长率呈现高低错落的情况,近九年的平均增长率为2.27%,比中国平均增长率7.7%低5.43个百分点。不难看出,中国GDP的相对快速发展一直处于追赶阶段,比较美国高出5.43个百分点的发展,正在拉近与美国经济规模的差距,中国经济的这种发展势头逐步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引领者。
 
美国GDP中服务业占比较大,中国制造业占比优势
 一般而言,经济界认为,第一产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只有第一产业发展了,才能为第二、三产业提供重要原材料和广阔的市场。而第二产业又是三大产业的核心,是国民经济的主导,是我们经济生活的主轴。工业的发展直接决定着国家的技术水平和发展水平,决定着农业的消费和消费结构。而第三产业的兴旺是现代化经济的必要特征,有利于优化生产结构,促进市场充分发展,缓解就业压力,从而促进整个经济持续、快速、健康的发展。
第一,中国GDP中五成以上为服务业。2018年,中国的GDP达到90.03万亿元人民币,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分别为6.47万亿、36.6万亿和46.96万亿,其分别占比为7.19%、40.65%和52.16%。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的第三产业,也称之为服务业已经占中国GDP的五成以上;同期,中国的制造业占GDP的比重仍然保持在四成以上的水平;第一产业的农业只占七个百分点多一点。
第二,美国GDP中八成以上为服务业,远超过中国的五成。2018年美国的第三产业,即服务业为15.52万亿美元,服务业占GDP的比重80.05%,也就是说,在美国的GDP中,超过八成是服务业的贡献,第二产业为3.66万亿美元,占比为19.06%,第一产业只有0.17万亿美元,占比仅有0.89%。在美国的GDP中,服务业占比八成,远远高于中国的占52.16%,不难看出,美国的服务业占比超过中国达三成左右,美国服务业对美国GDP贡献远远超过中国的贡献。
第三,中国的制造业远远强于美国的制度业。2018年,中国的GDP中,制造业(即第二产业)占比为40.65%,而同年美国的制造业只占比19.06%,中国的制造业占比超过美国占比21.6%,高出美国一倍以上,中国的制造业优势已经早已形成;此外,中国的第一产业,即农业占比为7.19%;而同年美国占比只有0.89%,还不到美国GDP的一个百分点。显而易见,中国的农业占比也超过了美国。
 
中美外向型经济基本情况
 
货物进出口贸易规模,中国超过了美国
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对外贸易额分别为4.1万亿美元和4.6万亿美元,同期,美国的对外贸易额则分别为3.95万亿美元和4.28万亿美元,中国比美国分别多3.8%和7.5%。显然中国的货物贸易规模明显大于美国。而中国又是出口贸易排名世界第一,进口贸易排名第二,在货物贸易领域,中国已经超过了美国。

服务进出口规模,中国与美国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服务贸易领域则呈现另外的情境。2017年和2018年,中国的服务进出口额6957亿美元和7919亿美元,同期,美国的服务贸易进出口额则分别为12988亿美元和13445亿美元,这两年美国比中国分别要多86.7%和69.8%。在世界服务贸易进出口规模上,美国是排名世界第一,而中国服务贸易出口只能排名世界第五,进口则排名第二。也就是说,中国的服务出口远不如进口。美国的服务贸易规模要远远超过中国。
2010年至2018年,中国的服务贸易进出口有了长足的发展,九年来中国的服务贸易进出口增长率分别为:22.9%、20.8%、7.6%、11.3%、21.3%、0.3%、1.1%、5.1%和13.8%,九年的平均增长率为11.58%;同样的九年,美国的服务贸易进出口增长率分别为:8.7%、9.7%、4.7%、5.4%、5.7%、2.4%、1.9%、5.7%和3.5%,九年的平均增长率为5.3%。由此不难得出结论,尽管中国的服务规模与美国不在一个等级之上,但是,近九年的中国服务贸易平均增长率11.58%,几乎高于美国平均增长5.3%的一倍。鉴于中国服务贸易的相对快速增长,中国实际上处于追赶阶段,中国在世界服务贸易的排名正在逐步靠前,中国与美国的差距正在缩小。

引进外资领域,美国领先中国
在引进外资方面,中国和美国也有不小的差距。美国是全球第一的引进外资大国,中国虽然是排名世界第二,但是中国与美国的差距不小。2016年和2017年,中国引进外资额分别为1337亿美元和1363亿美元,同期美国引进外资额则为4571亿美元和2754亿美元。从这两年的情况分析,中国的引进外资规模相对稳定,起伏不大,稳定在1300亿美元以上的水平。然而从具体年份分析,2016年中美两国引进外资的差距较大,主要是美国的利用外资额有了一个较大的上升,达到创纪录的4571亿美元的高水平,而2015年美国也保持了这样的高水平,这也是近十年来仅有的两年高水平利用外资额;2017年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与美国的差距在缩小,而主要原因是美国的利用外资额有了大幅度的下降,一下子下降到了2754亿美元,而中国的利用外资额仍然稳定在1300多亿美元。

对外直接投资,美国强于中国
在对外投资方面,中国和美国也有不小的差距。美国是全球第一的对外投资大国,中国虽然是排名世界第二,但是中国与美国的差距不小。2016年和2017年,中国对外投资额分别为1962亿美元和1583亿美元,同期美国对外投资额则为2807亿美元和3423亿美元。2010年至2017年的八年,中国的对外投资呈现快速发展阶段,其增长率为21.7%、8.5%、17.6%、22.8%、14.2%、18.3%、34.7%和-19.3%,这八年当中,除了2011年和2017年分别为个位数增长和负增长以外,其余年份均为两位数的增长,八年的平均增长率达到14.8%。同期美国的对外投资情况则远不如中国。同样是2010年至2017年的八年,美国的对外投资只有2011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别增长了42.8%、6.9%和21.9%,其余的五年均为负增长。美国近八年的对外投资平均增长率仅为3.7%。显而易见,同样的八年,对外直接投资领域,中国和美国分别以14.8%和3.7%的平均增长率发展,中国在此领域也实现了追赶的目标,通过不同增速的发展,中国与美国的距离在不断地拉近。然而近两年的情况却有了特殊的变化。2016年,中美两国对外投资的差距还不算大,但是,2017年这个差距却在拉大,一方面,中国的对外投资额同比下降了19.3%;另一方面,美国的对外投资额却上升了21.9%。这样的一降一升,直接导致中国与美国的对外投资规模的差距急剧拉大。2016年,美国只比中国对外投资额多43%,但是,2017年美国的规模却比中国多出1.2倍。以上情况的发生,主要与中国控制对外投资有着一定的联系。

中美双边外向型经济对比差异
 
货物进出口贸易,中国对美国出大于进,有较大顺差
2018年,中国对美贸易额为6335亿美元,同比增长8.5%;其中,对美国出口4784亿美元,同比增长11.3%,从美国进口1550亿美元,同比仅增长0.7%;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达3233亿美元,同比增长17.2%。这是中国海关的统计,这个数据仅包括中国大陆与美国的双边贸易,并不包括中国香港地区与美国的贸易和差额情况。因此,我们发现美国的统计贸易差额总是比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大一些,这也是口径方面的原因。在中国的对外贸易出口国别市场中,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市场份额,2015年以来一直占据21%多一点的水平,这个比重份额略低于日本的23%至24%左右水平,略高于欧盟和韩国的20%左右的水平。也就是说,仅从中国大陆的角度统计,中国对美国出口国别市场份额位居第二,第一位的是日本。一般而言,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影响最大值也就占二成左右。

吸引外资领域,美国投资占比仅2%
2018年,中国利用外资额为1349.7亿美元,按照国别和地区来分析,香港地区在大陆设立了外资企业近四万家,占据中国设立外资企业总额的65.9%,位居第一,香港提供的外资额达到了899亿美元,占中国利用外资总额的66%,也是位居第一,而且遥遥领先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同样是2018年,美国在中国设立的外资企业达到了1750家,占据中国设立外资企业总额的2.89%,位居第四,排列在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和韩国之后;然而,美国投入到中国的外资只有26.9亿美元,占中国利用外资总额的1.99%,仅位居第八,排列在香港、新加坡、英属维尔京、韩国、开曼群岛、日本和德国之后。不难看出美国的外资企业都是相对规模比较小的企业,每家企业的平均投资额仅有153.7万美元。假设美国全部撤出对中国的投资,也只有两个点的影响。而一般而言,1750家的中小企业,不太可能全部整齐划一的退出。由此可见,美国对于中国利用外资的影响是十分有限的。

对外直接投资,美国位居第三,占比4.2%
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205亿美元,其中对香港的投资规模最大,达到700亿美元,占比达到58%,位居第一;排名第二的是开曼群岛,投资额为89亿美元;美国排名第三,对美投资额为50.6亿美元,占比仅有4.2%。这样的比重对于中国的对外投资的质量和效益影响十分有限。
2017年和2018年,美国对华直接投资分别为31.3亿美元和34.5亿美元,这两年,美国对华投资增长率分别为-18.3%和10.3%,也就是说,2017年美国对华投资下降了18.3%;而2018年却增长了10.3%。当然,2017年,美国对华的投资占比仅有2.2%;2018年美国对华的投资占比也仅有2.5%。这样的占比说明,美国对中国利用外资的影响非常有限,微不足道。

中美贸易摩擦的相关影响

美国和中国加征进口关税的情况
2018年9月24日,美国宣布对中国2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10%的关税,2019年1月1日起加征关税税率提高到25%。由于双方商定2019年初开始中美双方贸易的谈判,2019年1月1日的加征关税一直没有实施。最近,当中美双方的谈判进入到11轮后,美国突然宣传从2019年5月10日开始加重25%的关税,对此中国表示遗憾,同时表示也会被动采取应对举措。
对于美国从2018年9月24日开始,对中国2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10%的关税,中国的应对举措是:同样是从2018年9月24日开始,对于从美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5%至10%不等的关税。相对于美国对中国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平均征收10%的关税相比,中国的被动应对措施至少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征税金额不对等,美国征收2000亿美元,我们只有600亿美元;二是征税税率不对等,美国是平均10%“一刀切”,我们是5%至10%的差别税率。归纳起来,我们的被动应对举措是有节制的,规模上比美国小很多,加征税率上又是低水平有差别的。这样的应对还在于向世人表明,中国并不想“以牙还牙”的简单应对,更是向世人表明中国人的诚意,中国并不想扩大与美国的贸易战。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根据对美国领导人的了解和观察,中方判断,美国很可能还要扩大贸易战,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规模高达4784亿美元,这个数据不包括从香港转口到美国的出口数据,也就是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应该在5000多亿美元的规模。目前,美国只对2000亿美元加征了关税,如果美国一意孤行,想要扩大贸易战,美国还可以对3000亿美元的商品继续加征关税。反观中国,2018年,从美国的进口一共只有1550亿美元,此次中国冷静的应对,只对6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加征了关税,如果奉陪美国继续进行贸易战,中方只有1000亿美元不到的进口额可以加征关税。由此可见,中国这一次对美进口6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了关税,对于外界既释放了中国的善意,同时,也为后期万一美国扩大贸易战留下了回旋余地。

“关税战”打响后,对中国货物贸易的影响有限
第一,从美国的进口有了急剧的下降。2018年,中国从美国的进口1551亿美元,同比仅增长0.7%(2017年增长为14.5%),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却仍然达到了4784亿美元,同比仍然增长11.3%(2017年增长为11.5%),由于中国对美国出口的双位数增长和进口的基本不增长,导致贸易顺差又扩大到了3233亿美元,同比增长17.2%(2017年增长为9.9%)。而美国统计显示的中国顺差还将超过这个数据,因为他们的口径包括香港对美国的出口,也就是说,美国看到的中国贸易顺差应该超过3233亿美元。这个数据有点儿让美国难以接受,同时,也表明,通过提高关税来抑制进口,从而减少贸易顺差的办法不是一个好的举措。
第二,关税战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为什么会有所增长。鉴于贸易关税战早已谋划,而有关贸易战也很早在媒体上炒作宣传,这就导致美国的进口商和中国的出口商积极谋划,抢在2018年9月24日关税加征前,进口大量中国商品,从而导致加征关税前的进口急增;而从中国的角度分析,则出现了“抢出口”的情况,从而导致2018年对美国的出口增长与2017年基本相同,均为11%以上。由此可见,这种对美出口的增长,不是正常的增长,而是美国加征关税导致的“抢出口”增长。
 第三,“关税战”后,2019年一季度对于中国外贸的负面影响正在扩大。2019年一季度,中国从美国的进口保持在284亿美元,同比大幅度下降了31.8%,也就是说,2019年同期的进口只相当于2018年的七成,从美国少进口了80亿美元左右;同期,一季度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额为911亿美元,同比也下降8.5%,由于美国的高关税,对美国的出口也下降了近80亿美元。由此可见,2019年以来,“关税战”的负面影响正在实实在在的扩大。一季度,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增幅也下降到了个位数增长。而美国挑起的5月10日提高加征25%关税的负面影响必然更加扩大。

贸易摩擦对中国通货膨胀的影响尚未显现
一般而言,中国对美国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5%至10%的关税后,有些商品不是中国国内必需的,或者有些商品中国国内能够找到替代商品,这部分商品就会停止进口;有些从美国进口的商品因为加征关税如果超过了中国国内同类商品销售价格,生产、销售商可能选择中国国内商品,这样也可能停止或者减少进口;只有那些中国国内必不可少、不可替代,而且加征关税的价格也是市场能够承受的,还有可能继续进口,这部分商品如果中国国内是供不应求的,则有可能通过进口成本推动影响中国国内的通货膨胀。在这部分商品中又以小麦、玉米、豆油等农副产品影响最大,因为,这部分商品对于副食品的影响比较广泛,而副食品恰恰是统计到通货膨胀指数之中的。小麦、玉米、豆油等农副产品进口导致中国国内通货膨胀的影响将在2019年、特别是2019年下半年逐步显现出来。但是,对于消费价格指数的影响很难达到半个百分点。
综上所述,通过中美两国经济规模的对比分析,我们发现美国GDP规模远远大于中国,但中国的发展势头良好,中国与美国经济规模的差距正在缩小;从国民经济的结构来说,美国服务业在GDP中占比超过八成,远超过中国的五成;而中国的制造业占比达40.65%,远超过美国的占比19.06%,中国的制造业优势已经早已形成,此其一;其二,通过中美外向型经济基本情况的分析,在货物进出口贸易规模方面,中国超过了美国;在服务进出口领域,中国与美国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在引进外资领域,美国明显领先中国;在对外直接投资方面,美国强于中国;其三,在中美双边外向型经济对比差异方面,货物进出口贸易领域,中国对美国出大于进,有较大顺差;中国吸引外资领域,美国投资占比仅2%,微不足道;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领域,美国位居第三,占比4.2%,影响有限;最后,关于中美贸易摩擦的相关影响,从2018年9月24日的这一轮美国和中国加征进口关税的情况分析,2018年中国从美国的进口的确有了急剧的下降;而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因为“抢出口”反而有所增长;2019年一季度对于中国与美国的进出口均产生了更大的负面影响,而关税调整对中国通货膨胀的影响尚未完全显现。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