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背景透视»国际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美贸易战与强国竞争

国际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美贸易战与强国竞争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12-16

The U.S.-China Trade War and the Competition between Great Power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Eeconomy
国际政治经济学视角下的中美贸易战与强国竞争
■ 葛昕

中美贸易战以及由此而引发的中美全面经济竞争,大概是在国际政治经济紧密互动的新时期里,强国竞争的最新模式。在这新时期里,一国的权势地位特别来自于其所处的国际分工地位,即处于核心位置的国家具有在国际政治中的禁制性的非对称优势。崛起的中国积极追求其在国际分工中的有利位置,而既有的核心国家美国则出于对竞争压力的恐惧而顽固地阻挠国际体系的适当变革,因此,也就使得中美贸易战变得僵持不下。在应对中美贸易战的策略选择上,中国可能面临着有所退让和有所作为的两难困境

有关中美贸易战的两种观点

就当前的中美关系而言,强国竞争的回归远比新型大国关系的建构更能反映出实际的状况。所谓强国竞争,就是体现着国际政治现实主义所判定的国际政治,就是争夺权力与和平的斗争的理念,以权势争斗为核心,以国际竞争和冲突为主要方式,以严重的互不信任与彼此防范为基本轨迹,强调国家利益至上,国家理由优先,它往往会因为陷入——哪怕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修昔底德陷阱”而造成所谓的“大国政治的悲剧”。有美国学者将这种现实主义思潮及其指导下的美国对外政策的再次兴起归结为两大原因——由新崛起的强国所施加的体系层面上的结构性压力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弥漫于“守成国”与“修正国”当中的民族主义激情。
在这样的国际情势变革背景下,中美贸易战的交锋看起来,也实际上便成为强国竞争的最前沿,然而,就如何看待这一交锋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比如对于新加坡学者郑永年来说,他认为:“就中国来说,如果大国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那么,经济竞争是最好的竞争,最终会取得一个双赢格局;而军事和战略竞争则是最坏的竞争,经常导向冲突甚至战争。因此,中国无惧和美国的经济竞争。”除此之外,俄罗斯的国际关系学者VladislavInozemtsev也认为:“经济摩擦的积极效应在于用这种方式消磨两国的竞争意志和资源,这总比它们被导入到军事-政治之争中要靠谱得多”。这种看法大致认为:其一,经济竞争,甚至贸易战,不过是“低政治”维度中的事态,因此,远不至于倾覆大国战略关系的总体平衡;其二,国际经济领域中盛行的利益和谐论假定,使得对于经贸矛盾的缓和与化解充满了神秘的乐观主义论调和预期。
另外一种对于中美贸易战的观点是认为,贸易战是中美综合国力的竞争,是关乎体系主导权之争与国际格局变动的集中较量,各方都必须严阵以待,全力以赴。持这一看法的人坚持从国际政治经济互动视角看待国际政治互动,认为在全球化与相互依存的国际新情势中,权势之争已经出现了新的变化,不能够再用传统的那一套“高”、“低”政治来理解和分析国际关系了。比如阎学通教授认为,与其说是多极化,倒不如说国际政治大有重回两极格局的征兆——即中美竞争,而且,中美在强国竞争的博弈中主要依靠经济和技术的维度决出胜负,但是,不能由此就认为这一过程是可以轻而易举地伴随着稳定与和平。约翰·米尔斯海默甚至在更早一些就著述称,如果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美国将再次面对一个针锋相对的竞争者,由此而必然导出的结果就是现实主义所假定的激烈的权势之争,并且即便是中美两国在相互依存的条件下,也很难将这一竞争与军事冲突完全避免开来。
以上两种极具代表性的截然不同乃至对立的观点,呈现出有关中美贸易战与强国竞争的一般联系。本文认为,经济实力要素作为国家综合实力的要素之一,是在新世纪、新时期决定国际体系变革的关键性变量,因为政治和军事领域的强国竞争极易形成所谓被“锁住”的僵局,然而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依然要实现国际权势地位的变更,并且要在这一进程中努力做到避免军事冲突,则唯有在经济领域中的超越才可能实现这一目的。

经济实力要素决定国际权势地位

一国的实力地位往往并不对应一国的国际权势地位,而努力填补这种落差、实现这种匹配则是新兴强国的朴素追求。国际政治的权力理论认为,一国的相对实力是一国权势地位的基础,而这个相对实力已经越来越体现在了经济领域之中。在这一点上,保罗·肯尼迪提醒我们:“大国之兴衰,最终、更重要、更具决定性的因素,是相对他国而言的经济实力,……大国的经济基础决定和影响着他的相对地位”。卡尔·施米特也说:“在经济时代,如果一个国家不把握或操纵各种经济关系,面对政治问题和政治决断时就不得不宣布保持中立,从而放弃自己对统治权的要求”。赵穗生教授也是从经济实力要素的视角得出了美国衰落和中国兴盛的结论,他的论据在于:“美国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的份额,已由二战结束时占大约一半下降到25%;而中国所占的份额,则从不足2%上升至约15%”。中国政府于2019年国庆前夕发表了《新时代的中国与世界》一文,其中也提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货物贸易第一大国、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资流入第二大国、外汇储备第一大国”。然而,问题在于,若说经济实力是当下一国相对实力的关键来源,那么,这种来源指的是其经济总量的规模或者所占世界比重吗?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经济实力要素决定一国权势地位,其深刻机理在于一国处于什么样的国际分工地位,换言之,一国在国际价值链(GVCs)和生产链(GPNs)上的位置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也就是林兆木所说的:“科技优势及在全球产业链所处的高端位置,使美国在长期保持贸易逆差的同时仍能成为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国。一国从贸易中获得的收益并非只源于数量和顺差,更取决于贸易的结构和质量(附加值和利润)。”之所以这种结构和质量能够决定国际权势变更,乃是因为它提供了非对称相互依赖的禁制效用,并且一旦形成就很难变更。处于被依赖的一方,往往处于国际分工的核心区域,在那里,技术和金融是主要的优势资源和禁制性的工具,因此,当我们“抓住全球价值链重构和产业分工格局重塑机遇,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我国产业向价值链中高端攀升”,便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与既有体系主导国的激烈竞争和摩擦——因为既有主导国无法接受一个能够与其平起平坐的竞争者,在这一点上,可能像一些学者所认定的看法——如:“零和博弈只能存在于绝对封闭的状态下,而当今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互联的、非零和的世界。……全球相互依赖深化,共同挑战涌现,人类已成为命脉相连、兴衰相依、祸福与共的相互依赖体,以往零和的生存竞争关系逐步走向正和的共生关系,世界地球村的面貌更加清晰”——便可能需要重新再审视。

中美贸易战的发展趋势和中国的对策选项

按照前述分析,需要加以强调的是,本文并不试图渲染中美贸易战的悲观走向,而是想要通过对经济实力要素与国际权势地位的机理分析,指出中美贸易战或经贸摩擦的战略意涵,由此可能需要提高认识、做好准备、耐心应对。约翰·柯林斯在论及大战路时说:“一切有意义的计划、纲领和行动都必须以明确的目的为基础。这是一个基本观念,但是人们往往不认识或不重视这一点。”李际均将军告诫我们:“在一定时期内,目标必须是明确而坚定的、不应具有模糊性和游移性。”在塑造中美关系的大战略上,如果对胶着博弈中的中美贸易战认识不清、定位不明,则根本不可能形成有意义的战略规划和有胜算的战略步骤。应对强国竞争这个现实主义命题的可靠选择是什么,尤其是当这样的挑战来自体系主导国时,又该如何在互动中加以应对?汉斯·摩根索在其现实主义六原则中指出,“政治现实主义者坚持政治领域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尤其应该与国际利益和谐论划清界限,因为这种源自政治自由主义及其扩展出的国际经济自由主义常常诱使大发善心的一些国家将国际政治的基本前提——无政府性和资源稀缺性——有意无意,但却危害极大地忽略掉了。
具体而言,在应对强国竞争态势下的中美贸易战时,时殷弘教授认为:“中国现在必须在对美经贸问题上作出一些让步,要不过不去”。这种让步不光是基于中美实力差距的结构性判断,而且还是一种策略性的选择,即转危为机地进行适当且关键性的中国国内改革,以此来扭转目前不对称依赖的情势。然而,与此相反,另一种观点认为,“今天中国的体量,已经不是‘低调’就能隐藏的了,就像一头大象不可能隐身于小树之后。就是我们想韬光养晦,也不可能做到了”。这种看法主张针锋相对反制才是切实可行的理性选择。这两种观点虽有差异,但至少都回归实际也立足实际,但究竟哪一种选择才是更可靠的,哪一种选择才能更加符合国际政治经济互动新情势,在强国竞争的态势下,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易得出结论的难题。

结语

现实主义思潮及其指导下的对外政策的兴起使得强国竞争成为中美关系不得不面对的共同难题。贸易战是这种强国竞争的具体表现,因为经济实力要素是当今一国国际权势地位的关键变量,其关联机制在于:一国所处的国际分工地位决定了其在结构化了的国际经济依存中的角色功能,即核心国家可以拥有禁制性的非对称依赖优势。由此,中美贸易战以及由此可能波及开来的全经济领域内的竞争便成为新的强国竞争样态。对于中国而言,如何应对这一全新的强国竞争模式,需要在有所退让和敢于作为两端进行适当的调整。无论如何,这是决定新世纪国际政治格局大概走势的关键博弈,对于美国霸权的兴衰,中国民族复兴的成败可能都具有相当程度上的决定性意义。(本文作者系西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专业人士,傅晋摄影)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