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财经论坛»高度警惕流动性陷阱

高度警惕流动性陷阱

来源: 发表时间: 2017-09-18

High alert for the liquidity trap
高度警惕流动性陷阱
■ 邹力行

早在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针对美国经济危机状况就提出了流动性陷阱的概念。目前中国央行源源不断的流动性大部分没有转为有效需求,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漩转,无论货币存量有多少,社会上货币需求的依赖性越来越大。这种现象不是一般的流动性问题,而是出现流动性陷阱的重要征兆;如果处置不当很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流动性陷阱是指央行不断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市场主体仍然萎靡不振,经济增长乏力的现象。早在20世纪30年代,凯恩斯针对美国经济危机状况就提出了这个概念,指出当一个经济体一旦陷入流动性陷阱,货币需求就会无限增大,对经济社会造成负面影响。一般而言,增加流动性是件好事,但是流动性过大、过急、过长、过剩,则可能形成金融漩涡,产生严重的破坏性作用。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美国等发达国家一直实施宽松货币政策,一个时期,美联储更是将利率降至趋于零的低水平。这一方面是美国国内应对金融危机、调整经济结构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把全球经济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卷入了高负债、高杠杆、高流动性的陷阱。美元作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和流通货币,其货币政策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球的神经。近年,美元强势回归,特别今年以来,美联储两次加息,而且还可能加息,在其他央行因经济下行不得不减息的时候,美国货币政策重大转向,很可能使全球经济在遭受流动性陷阱惯性冲击的同时,还得承受投资成本增大的压力。
中国的流动性虽然免不了受国际环境的影响,但得益于改革开放的红利对冲,外部的影响是有限的。中国的流动性问题主要是自身发展过程中产生的问题。目前中国央行源源不断的流动性大部分没有转为有效需求,大量资金在金融体系内部漩转,无论货币存量有多少,社会上货币需求的依赖性越来越大。这种现象不是一般的流动性问题,而是出现流动性陷阱的重要征兆。如果处置不当很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吞噬广大群众的劳动成果,打乱深化改革的部署。因此,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流动性陷阱的成因

中国出现流动性陷阱的原因是什么呢?主要有以下四方面原因:
一是铸币税偏高。所谓铸币税,一般是指基础货币变化与当年名义GDP的比值,也就是新增的印刷钞票数量。这是中央银行特有的法定权力,也是国家增加收入的一个来源。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一个经济体需要一定数量货币与实体经济相匹配。但问题是,中国的铸币税较长时间处于高位运行,2000年至2016年平均超过4.4%,这么高的铸币税不但远高于美国(0.5%)等发达国家,而且也远高于印度(2.1%)等发展中国家。这一定程度上说明,中国的经济增长是货币推动的、是不踏实的、是不可持续的,需要充分认识到货币政策的局限性和规律性,严格掌控合理的流动性。
二是金融空转现象严重。突出表现在银行间市场资金流通规模过大,同业链条上非银行金融机构理财业务占比过快增长。2016年底,大型商业银行资金融出规模达到219万亿人民币,其中37.6万亿流向中小型银行,174.4万亿流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在同业存单持有结构中,非银行金融机构占比达到53%。非银行金融机构成为银行间市场主要的资金融入方,大量承接银行的外部委托资金,进行杠杆投资,容易出现系统性风险。
三是债务扩张增长速度过快。截至2016年底,中国反映全社会经济债务状况的杠杆率(债务/GDP)达到259%,特别是增量杠杆率(增量债务/增量GDP)从2008年的152%上升到2016年的373%,增量杠杆率上升速度超过了存量上升速度。这表明债务扩张速度快于产出扩张速度,信贷扩张对经济拉动的实际效果减弱。与此同时,大量的流动性充斥于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2016年底,机构部门活期存款占比超过85%,房地产企业到位资金达到14.4万亿人民币,比上年增长15.2%。进一步加剧金融脱实向虚,增加金融体系的脆弱性。
四是全要素生产率下降。中国制造企业员工的名义工资大致相当于发达国家的15%,劳动生产率大致相当于美国的17%、日本的21%、德国的24%,特别是反映总产量与全部要素投入量之比的全要素劳动生产率更有下降趋势。中国处于市场发育阶段,市场主体投机动机比较泛滥,市场对资本要素比技术要素更受重视,资本-劳动比率持续上升,导致投资收益率恶化,原始创新和技术进步应用滞后,单位GDP需要的资本投入量从2007年的3.5%上升到2016年的6.7%,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大量资本投入。

深化改革,防控流动性陷阱

防控流动性陷阱需要从四个方面进一步深化改革:
首先,要强化经济规律的法律性。一方面,需要抓紧研究总结新时期经济规律,把一些规律性的总结上升为经济法规条款,更好地指导经济工作;另一方面,市场主体需要增强遵循经济规律的自觉性,牢固树立平衡发展的思想观念,坚持“收入增长率、开支增长率、债务增长率”三者基本平衡的原则。
其次,要建立和完善流动性预警管控机制。进一步改进商业银行宏观审慎评估考核办法,并将此办法扩展应用到所有金融机构;进一步改进资产结构分析方法,流动性缺口分析方法,现金流量分析方法等措施,完善流动性管控方法体系,加强市场流动性监测、评估和趋势性分析,提高货币政策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再次,要建立完善“节源开流”工作机制。这里所说的“节源开流”是指有节奏按规律注入增量流动性,大力盘活存量资产流动性。为此,必须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坚持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外贸进出口政策、社会保障政策协调运作,保证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统一;在稳定货币政策目标前提下,科学选择中介指标和操作指标,灵活运用防御性策略和能动性策略,增强货币政策弹性;大力推动存量资产证券化,进一步盘活金融机构存量资产,促进实体经济发展。
最后,要大力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一是大力支持科技创新引导基金做大做强,促进原始创新和技术推广运用;二是大力发展两年制社区大学,加强新型技术人员培养和全社会终身教育,用合理的人才结构支持供给侧结构调整;三是有效发挥信贷政策和金融杠杆作用,按市场需求调整产能结构,加快生产方式转变,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