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财经论坛»资本市场要实现法制化监管

资本市场要实现法制化监管

来源: 发表时间: 2018-04-23

The capital market should realize legal regulation
资本市场要实现法制化监管

在第三届中国并购基金年会上,清华大学教授、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高西庆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表示:“法制化全面监管的最大好处就是高效,想实行什么规则就把所有公司集合开会,告知不能干什么,令行禁止。监管部门要对市场及时分析、预测、规范。当人民公仆不是嘴上说说,要体现在实际行动上。监管人员不能把自己当成市场上的主人,要认真研究市场情况,做好市场的公仆。”他这样说

首先是资本市场与监管的定位。在提高市场效率的过程中,根本上就是创新和监管之间的矛盾过程。要提高效率,就要把原来的机制打破,是所谓的“破坏性创新”,必须要破坏一个东西才能创新,在原有机制之下是走不了太远的。但只要是破坏,就会对原来系统里面的有序性造成一定威胁,所以还得监管。中共十八大与十九大的报告相继表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因为在现代经济体系中,资源配置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资本市场,资本市场的效率要比实物市场高很多倍。

中国资本市场的建立是从债券、股票的方向做起来的。刚成立证券市场时,是以上海和深圳作为证券监管试点实行的,不敢在中央层面做,因为没有经验,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在地方先汲取经验。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经验积累后,中共中央成立了监管部门,此时中国的证券市场已经发展起来,市场具有不受地域行业限制的特性,会自然而然本能地向各个领域冲击,而资本市场在短时间内冲得更高。于是在1992年建立了中国证监会,目的是对证券市场作出监管。但是,中国证监会成立之后一直饱受争议,许多人认为存在很多不合理的监管。实际上,市场失灵需要监管,但监管人员也必须了解

自己的监管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各个领域都这样,存在久了会有路径依赖,觉得自己的逻辑最正确,但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看就不是这样。中国证监会一直不愿意听到关于“闲不住的手闲一下行不行?”之类的语句,毕竟市场是由“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可是,监管权的自我膨胀倾向不只会在中国发生,世界上最强大的监管部门是美国证监会,他们的监管膨胀也很严重,也在不断受到舆论冲击,可见监管也需要制约。

但是,美国的监管状态虽然也饱受诟病,但争议的出发点与中国不同。美国在2008年出现重大金融危机后,一片骂声都认为是监管问题。当时的美国证监会主席被国会批评后诉苦,说监管人员的工资水平太低,与市场水平之间相差20%。其实中国监管人员的工资要与市场水平相差好几倍,但美国国会听到后还是把给美国证监会的拨款增加了八亿美元,提高了监管人员的工资,这也是做好证监会最重要的办法之一,可是放在中国实行起来就很有难度。

第二是资本市场的创新与监管。市场只要脱离监管就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由市场做主而肆意发展。以共享单车为例,某些单车的质量很差,但却占领了大部分街面。因为是以低劣质量的大规模数量来取胜,资本也愿意投资,先把质量好、成本高的单车公司挤出市场,成本低的自然取胜。而取胜之后也不会花很多钱去改变质量,反而会垄断市场提高使用价格。可见,监管是防止劣币驱逐良币的必要手段。但如果过于监管,比如有些地方规定共享单车只允许两家存在,有效的竞争只有两家肯定不够,属于寡头垄断。到底应该三四家,还是六七家?问题在于以什么标准来判断市场的准入条件,决定由什么人来做,以及以什么规则来做。市场发展就是创新、监管、再创新的过程,也是破坏、抑制、再破坏的过程,使过程能够得到好的平衡就必须要有法治化。

第三是资本市场监管的法治化。从中共十八大开始出现了负面清单的概念,这个概念是美国人先提出来的。以前美国每次跟中国进行经济谈判时都要一个负面清单,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都在清单上简单明了地体现。但中国没有负面清单,干顶了好几年,最后发现负面清单是个很好的办法,所以同意了。第一次出现负面清单是在上海自贸区成立时做了一个负面清单,以往都是没批准的事不可以做,现在只要是清单里没写的就都可以做了。在中共十八大写中央文件时,首次提出市场经济也要搞负面清单和权力清单,都是用来约束政府行为的,有了这两个清单,监管部门才知道要做什么,而不会以自我膨胀的趋势去扩大自己的权力。

但全面监管模式下存在剩余权力的问题,清单里通常没有写明。中国在这方面做得最好的地方是法院,法官的准则就是只要中国的刑法、宪法以及各种规定里没有明确写出不可以做的就不能判其违法。中国近几十年的法制进步极大,全国有超过3900家法院,所有法官统统受过至少四年的法律教育。中国20世纪70年代的法官几乎没有一个受过专业教育的,全部都是部队转业的各级干部,经过三至六个月的培训就做了法官,不可能有依法执法的概念。如果资本市场的监管部门有专业法官一样的清楚概念,中国的市场经济就会前进一大步。法制化全面监管的最大好处就是高效,想实行什么规则就把所有公司集合开会,告知不能干什么,令行禁止。但也会存在对市场的预期问题,监管部门要对市场及时分析、预测、规范。当人民公仆不是嘴上说说,要体现在实际行动上。监管人员不能把自己当成市场上的主人,要认真研究市场情况,做好市场的公仆。(国际融资记者曹月佳根据高西庆演讲整理)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