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财经论坛»《交恶》如何讲述硅谷秘密和谎言

《交恶》如何讲述硅谷秘密和谎言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02-28

  Secrets and Lies in a Silicon Valley Startup: About the     Book Bad Blood
《交恶》如何讲述硅谷秘密和谎言
■ 朱伟一


《交恶——一家硅谷创始公司的秘密和谎言》(以下简称:《交恶》)一书讲述了硅谷的秘密和谎言,讲述了创新企业Theranos和其女老板伊丽莎白·霍尔姆(Elizabeth Holms)骗局败露的故事。讲述有关华尔街秘密和谎言的故事很多,但《交恶》是揭秘硅谷的第一本书。Theranos是一家失败的创业企业,各种问题由此得以浮出水面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硅谷创业的人们分手的时候,大多没有这种惆怅的诗意。正好相反,昔日的同道中人已经反目成仇,甚至是仇恨入心要发芽。《交恶——一家硅谷创始公司的秘密和谎言》(Bad Blood——Secrets and Lies in a Silicon Valley Startup)的书名应该是这个意思。该书2018年由Alfred A. Knope出版公司出版,作者约翰·卡雷如(John Carreyrou)是《华尔街日报》的资深记者。
《交恶》讲述了硅谷的秘密和谎言,讲述了创新企业Theranos和其女老板伊丽莎白·霍尔姆(Elizabeth Holms)骗局败露的故事。讲述有关华尔街秘密和谎言的故事很多,但《交恶》是揭秘硅谷的第一本书。Theranos是一家失败的创业企业,各种问题才由此得以浮出水面。

创业也要靠关系

伊丽莎白创立的Theranos曾经是硅谷如日中天的一家大独角兽公司——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未上市公司,但结果被证明是一场弥天大谎。麦道夫制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庞氏骗局,而伊丽莎白则称得上是硅谷的麦道夫。麦道夫骗过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但发财主要靠“杀熟”,骗的是自己的阶级兄弟:同为犹太人的富人。而伊丽莎白有本事让奥巴马总统为她站台,有本事让哈佛大学为她站台。
伊丽莎白一度风光无限,但创业之初到处求人,靠老关系获得资金投资创业。她找到儿时小伙伴的父亲蒂姆·德雷珀(Tim Drapper),说服他投了100万美元。蒂姆本人是位风险投资人,20世纪50年代,其祖父在硅谷创设了第一家风险投资基金。伊丽莎白的斯坦福大学同学中有位富商的儿子,也是她的筹资对象。
都说硅谷是个创业的好地方,这里尊重人才,讲本事,轻关系,但从《交恶》披露的情况看,硅谷这个地方也是讲关系的,至少Theranos内很讲关系,公司上下都是拉帮结派。伊丽莎白的弟弟从杜克大学毕业两年后,便进了Theranos,当上部门主管,又呼兄唤弟,招来了五位杜克大学的校友,在公司内形成了“杜克邦”。Theranos还是一个“夫妻”店,伊丽莎白把与自己同居的桑尼招到公司当了第二把手。
Theranos的员工最多的时候不过100多人,却分为好几派。硅谷有很多印度裔人,Theranos内也有一个“印度帮”。伊丽莎白的相好桑尼是个印度裔人,他当上公司二把手后,下面的印度裔员工自恃上面有人,仗势欺人,对其他员工很不友好。硅谷还有很多华人,《交恶》中也提到了华人,但散见各处,并没有拉帮结派的故事。
伊丽莎白上过斯坦福大学,Theranos内也有个“斯坦福邦”也并不奇怪。Theranos一度还有个“苹果邦”,都是些在苹果公司工作过的老同志,伊丽莎白崇拜乔布斯和苹果公司,Theranos早期的一位董事在苹果公司工作过,便推荐了自己过去的同事前来共创大业。Theranos的其他董事也安插过自己人,前国务卿舒尔茨把自己的孙子介绍到公司,詹姆斯·马蒂斯将军退役成为Theranos的董事后,把自己在军中的卫队长推荐到公司担任保安负责人。Theranos有一任公司总法律顾问曾经给希拉里·克林顿当过助手。
Theranos初创之际,伊丽莎白靠关系找资金,Theranos做大之后,更需要伊丽莎白建立关系扩大影响。伊丽莎白凭借斯坦福大学校友的关系,先把前国务卿乔治·舒尔茨拉进Theranos的董事会,舒尔茨再把自己的故交拉入董事会。一时间,Theranos的董事会内少长咸集,群贤毕至,有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前国防部长威廉·派里、参议院军事服务小组委员会前主席山姆·南、退役上将詹姆斯·马蒂斯、富国银行前首席执行官里查德·库瓦彻维彻、参议员前多数党领袖比尔·福利斯特。伊丽莎白还把公关做到了白宫,奥巴马总统给伊丽莎送上一顶桂冠:全球企业家大使。哈佛大学医学院还请伊丽莎白担任联谊会成员。

活着的“乔布斯”

伊丽莎白的祖上很有钱,类似于美国的贵族家庭,但家道中落,所以她从小发愤图强,立志要成就一番大事业。伊丽莎白一心要当女乔布斯,也以当代居里夫人自居。她是位才女,考进斯坦福大学,学的是化学工程,还会说点儿汉语,在中国上过几周的汉语短期班,算得上是位跨世纪的国际人才。
伊丽莎白还是位魔女,很会压榨自己的员工。她布置公司为员工提供免费晚餐,但晚餐要晚上8:00或8:30才送到,这就拉长了员工的工作时间。不过,伊丽莎白这下缩短了我们与硅谷之间的距离:硅谷的这位女精英很像《半夜鸡叫》中剥削长工的“周扒皮”。伊丽莎白还在公司内布置了两支侦缉队:IT员工检查其他员工的电子邮件来往,行政助理人员则在脸书社交网上搜寻员工们的网上活动,查看他们是否泄露了公司秘密。
伊丽莎白无限崇拜乔布斯,管理方面学习乔布斯,说话压低嗓音模仿乔布斯,装神弄鬼也像乔布斯。伊丽莎白发迹后坐一辆黑色奥迪A8轿车,没有车牌号码,就是学的乔布斯:乔布斯生前用的是租赁的奔驰,每六个月换一辆,不用上车牌。
伊丽莎白无限崇拜乔布斯,但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乔布斯还乔布斯,在公关方面远胜过乔布斯。伊丽莎白搞定了许多前政要,美国的很多老同志都被这位年青女子弄得晕头转向,成了她的“死忠粉”。前国务卿舒尔茨在家中为伊丽莎白举办家宴暖寿,舒尔茨还非要自己的孙子弹起吉他,为伊丽莎白献唱。前国务卿基辛格还为伊丽莎白献上自己专门写的一首诗。《交恶》有下面一段描写:
舒尔茨家的客厅内,客人们围坐成一圈,伊丽莎白坐中间,众星捧月似的,伊丽莎白像个女王,宫廷成员们在亲吻她手上戴着的戒指。伊丽莎白喜气洋洋,很是受用。
这些退休后的智叟们也并不是盲目崇拜伊丽莎白:伊丽莎白给了他们Theranos的股份,如果Theranos上市,他们无疑可以发大财,公司不上市,这些股票也能够兑现,甚至可以卖出好价钱,只要股东们能够找到下家。有钱能使鬼推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斗升小民会财迷心窍、上当受骗,舒尔茨和基辛格这样的老智叟们也会财迷心窍、上当受骗。
 
创新落入俗套

很多高科技创新产品其实是客户自助再加中央处理,实质上与自助餐大同小异。Theranos的产品也是如此,病人借助Theranos的产品在自己家中抽血,通过互联网传给医生或医院处理。可怜这点想法最后伊丽莎白也没有落实,但却被她吹得神乎其神,硅谷的一些老江湖们居然信以为真,出钱投资Theranos。硅谷风险投资家们有一种通病,深怕错过了送人暴富的载客火箭,英语中有一个专有名词FOMO,是“fear of missing out”的缩写,意思是“生怕错过机会”。
硅谷的企业家们都标榜自己是创新标兵,但很多时候也会落入俗套。比如,为了表现自己独立特行,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先后从哈佛大学辍学,一是表明时不我待,要尽早实现自己的伟大抱负,再就是要标榜自己确实是超天才,一流大学也无法因材施教,所以提前入江湖弄潮。伊丽莎白也把前辈当成学习的榜样,上到“大二”便从斯坦福大学退学。但奇怪的是,她找了位比她大20多岁的“成功”男子同居,寻求精神上的支持,显得很不自信。
硅谷巨型技术公司的领头人需要超强的布道能力,让很多人成为其忠实信徒,因为只有忠实信徒才能成为最好的投资者和顾客。伊丽莎白很有一股宗教的狂热劲头,有一次给员工训话时就说,她是在创立一个宗教。硅谷的领头人总是把自己的产品说得很美:投资人可以借此赚大钱,产品则可以造福全人类。扎克伯格说他的脸书可以连接人类。伊丽莎白则是到处宣传,鼓吹她的袖珍验血机不仅是投资的良机,而且可以帮助病人早日脱离苦海,有病可以早发现,早治疗。总之,她的产品既可以赚钱,又可以普度众生。发财与行善并举,这样的好事谁不愿意做。无怪美国那么多投资者很容易中邪,美国外交界的智多星舒尔茨也中了邪,对伊丽莎白赞不绝口,说是“不管从哪方面看,这位年青女士的动机都很纯。她就想让世界变得更好,这是她的方法”。
硅谷巨型公司的领头人们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美,非说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但事实并非如此。伊丽莎白就很讲排场,甚至可以说是铺张浪费。Theranos有20多位保安人员,伊丽莎白出门至少有两个保镖跟随。保镖还给她取个代号“飞鹰一号”,她的相好兼工作副手桑尼的代号是“飞鹰二号”,很有美国政要的排场。伊丽莎白还有专用(也可以说是御用)大厨,为其制作色拉和由欧芹、甘蓝、菠菜、莴苣和芹菜挤压的果汁。
 
硅谷创新的殉道者

传奇故事需要一位非同凡响的主人公,可以是一位灰姑娘,也可以是一位蛇蝎心肠的歹毒女子,《交恶》作者笔下的伊丽莎白是个蛇蝎心肠的歹毒女人、阴钻刁刻、刚愎自用,而Theranos的广大员工则是好的或比较好的,参与造假完全是被胁从,敢怒不敢言,当然,也有敢于仗义执言的。
但伊丽莎白之所以失败,主要是因为她选择了一个难以胜出的突破口:家用袖珍验血器需要硬碰硬的技术,很难蒙混过关。统帅大众的创新产品大多需要利用人性的弱点,尤其是利用人性的两大致命弱点:爱占小便宜和自恋。几乎所有人都爱占小便宜,最好是能有免费产品。脸书同时利用了这两点:脸书社交媒体的使用者可以免费向脸书社交的其他使用者推介自己,向全世界推介自己。这实在是难以抗拒的诱惑。脸书的技术并不复杂,难的是说服大家都来使用脸书,前者是实,后者是虚,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相比之下,伊丽莎白的项目太实,回旋余地太小。当然,也不是说扎克伯格就有先见之明;实在是他运气好,撞上了大运,硅谷很多人都是在撞大运,只是如愿以偿的人太少。
伊丽莎白是真干,埋头苦干了好几年,而且把很多优秀科学家吸引到Theranos。怪只能怪伊丽莎白自己对创新太认真,自己也中了邪,弄假成真,假戏真做。可以说,伊丽莎白自己也是受害者,是硅谷创新的殉道者。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