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财经论坛»疫情之下中美经济规模变化对比探讨

疫情之下中美经济规模变化对比探讨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11-16

A Comparative Study on the Change in the Economic Scale of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under the Pandemic
疫情之下中美经济规模变化对比探讨
■ 林九江

2020年一季度开始的新冠疫情,对上半年中美贸易发展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中美贸易规模有所萎缩,中国对美顺差有所减少;中美双边投资在前两年萎缩的情况下开始回暖;疫情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中国,而这种负面影响对中美双方经济发展造成的结果截然不同,直接导致中国经济的正增长和美国经济的下行,进而使得中国与美国的经济规模差距进一步缩小,由此看来,疫情是坏事,也是好事,疫情虽然对中美两国经济发展均造成了负面影响,但是由于应对措施不同,控制疫情能力不同,经济承受压力程度不同,使得中美经济的发展形成了此涨彼消的态势,从而成为中国追赶美国的契机
关键词:中美贸易;规模;疫情;影响

最近几年,中美双边经济贸易发展受到各种因素的干扰,总体发展呈现一定幅度的波动,美国单方面挑起的关税贸易战又加剧了这种波动。而2020年开始的新冠疫情,对中美双边经济贸易的发展无疑是雪上加霜,这次疫情和关税贸易战的叠加不仅影响了中美双边经济贸易往来,也对中美双方的国民经济发展,即GDP的规模和发展速度产生了影响,而即将过去的2020年,中美对比的GDP规模和比重也正在发生着微秒的变化,中国国民经济规模GDP占美国经济规模GDP的比重也在悄然上升。

疫情对中美贸易产生一定负面影响,贸易规模有所萎缩

上半年中国对美国进出口贸易继续萎缩,出口降幅大于进口,对美贸易顺差有所减少
根据来自中国海关统计的中国对美贸易数据;2020年1月至6月,中国对美国的进出口贸易额为2339.9亿美元,同比下降9.7%;其中,中国从美国的进口保持在564.3亿美元,同比小幅下降4.8%,与2019年同期相比,减少进口25亿美元左右;同期,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额为1775.5亿美元,同比下降11.1%,与2019年同期相比,对美国的出口规模也减少了220亿美元左右。截至6月份,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已经控制在1211.2亿美元,同比下降13.8%,与2019年同期相比,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减少了近200亿美元左右。
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2020年上半年,在新冠疫情期间,美国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比2019年同期缩小了21%,降至1317.2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2020年上半年,美国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锐减7.8%至2743.1亿美元。美国的出口下降15.7%至1.07万亿美元,进口额则下降14.2%至1.34万亿美元。从以上中美双方的贸易差额统计来看,美国统计的逆差比中国统计的顺差相差106亿美元,这主要是双方统计口径上的差异,也是双方贸易谈判中经常需要面对并争论的一个问题。

前五个月中国对美出口商品除纺织系列一枝独秀大幅增长外,其余商品普遍下降
按海关统计大类分析,2020年前五个月,中国对美国出口,除了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大幅增长82.1%以外,农产品出口也小幅增长1.8%,其余大类商品出口普遍下降。值得重视的是一方面纺织纱线、织物及制品大幅增长,同时,服装及衣着附件却出现了34.9%的下降,是不是服装及衣着类附件,美国的进口转向了其他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很值得深入地分析和研究。此外,家具及其零件、汽车零配件、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部件、手机和塑料制品则全部呈现下降的态势,这些商品对美出口下降率分别为:31%、27%、15%、11%、7%、6%和3%。以上各大类由于负增长直接减少出口达到220多亿美元。而正常情况下,对美国出口非但不会是负增长,还可能正增长,特别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一些服装、家具及其零件和汽车零配件等制成品,美国进口商一直在中国以外的东南亚等国家寻找替代厂商和替代商品,如果他们成功地达到了目标,未来中国出口产品想要再挤进美国市场就将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前五个月从美国进口升降参差不齐,差异较大
按海关统计大类分析,2020年前五个月,中国从美国进口,各大类商品进口增长出现巨大差异,参差不齐,冰火两重天。为了执行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的要求,中方未来两年需要增加采购20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制造业产品、能源产品及服务。而在2020年中国需要满足采购770亿美元的目标任务。2020年前五个月,中国从美国进口的粮食、农产品出现了大幅度的增长,两项产品的增长率达到了创纪录的79%和56%,前五个月的进口粮食达到38.5亿美元,占2019年全年进口额69.5亿美元的55.4%,比2019年同期多进口了18亿美元左右;前五个月的进口农产品达到75.7亿美元,占2019年全年进口额140.9亿美元的53.7%,比2019年同期多进口了28亿美元左右。前五个月从美国进口的粮食和农产品比2019年同期合计多进口了近50亿美元。此外,从美国进口的集成电路也有2.6%的小幅增长,其余各大类商品进口全部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下降。前五个月,从美国进口的飞机及其他航空器降幅较大为79.1%,汽车进口也有38.3%的降幅,另外,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初级形状塑料、计量检测分析自控仪器和医药品等进口降幅分别为:17.3%、14.3%、12%、7.1%和0.8%。以上各大类由于负增长直接减少进口达到60多亿美元,但是,由于前五个月从美国进口的粮食和农产品比2019年同期合计多进口了近50亿美元,总体而言,前五个月从美国进口减少有限。
综上所述,疫情对于中美上半年贸易影响有限,因为除了疫情的影响,一段时间以来,中美贸易受到美国发起的关税战的负面影响较大,也就是说,疫情与关税战的影响是叠加的,而中美通过谈判形成贸易协定后,美国商界认为疫情对中美经贸协议履行影响有限,美国商会78%的受访会员对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持积极的看法,认为协议避免了关税战升级,稳定了双边关系。

疫情对中美双方投资影响略小,中美双边投资开始回暖,中国对美投资增幅较大

根据中国商务部有关中美双边投资数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美国对华投资额只有16.8亿美元,同比上升3.4%。一季度前四个月,美国对华投资增长有一些起伏,2月增长76.1%,1月、3月和4月则分别下降-6.9%、-56.4%和-7.6%;5月和6月则实现正增长分别为:15.1%和133.3%。上半年总体实现了小幅正增长3.4%。2020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额21.9亿美元,同比出现难得的11.7%增长。上半年,1月、3月和6月,中国对美国投资同比仍然是负增长,分别为-34.8%、-6.4%和-20.3%,2月、4月和5月则出现一定幅度的增长,分别为10.1%、20.3%和148.9%的增长,特别是5月148.9%的高增长直接拉抬了上半年的正增长,而5月一个月的对美投资额也达到了6.2亿美元,是其他月份的两倍左右。
中美双方直接投资经过近三年下降和萎缩后,今年上半年开始双方均有一定的增幅,中方对美投资规模超过美方对华投资达5亿多美元,中方积极性略高于美方,双方投资回暖情况明显,基本没有受到疫情的负面影响。

疫情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对中国的影响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到2020年底,170个国家,也就是全球90%的国家,人均收入将出现下降。该组织出的《世界经济展望更新》杂志预计:2020年第二季度应该是新冠疫情经济危机的谷底。IMF自4月以来大幅下调其预测,预计2020年全球增长率为-4.9%,低于4月预测的-3%。2021年的增长率预计为5.4%。

疫情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较大
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公布并分析,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下降-5%,影响GDP的几大因素,除了政府支出有1.1%的增长,进口、出口、个人消费支出和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均出现负增长,其增长率分别为-15.7%、-9.3%、-6.8%和-1.3%。2020年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折年率下降-32.9%,创下1947年美国政府开始跟踪该数据以来的最大跌幅。部分经济学家曾经预测,二季度美国GDP环比折年率将下降-34.8%。此次疫情前,美国有纪录的GDP环比最大跌幅是1958年一季度的-10%。2007年至2009年大衰退期间,美国GDP的最大季度环比跌幅为-8.4%。美国商务部分析,二季度GDP下跌,主要是个人消费支出、出口、私人投资、非住宅固定投资等大幅萎缩造成的。2020年7月底,美联储重申承诺,将使用“所有工具”支撑美国经济,并将利率维持在接近零的水平,时间长短取决于经济从新冠疫情打击中复苏的进程,也就是说,经济发展上升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走向。

疫情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较小
鉴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中国经济增长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特别是中国的疫情发生相对较早,主要是一季度的2月份开始暴发,对于一季度的经济影响相对更大。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数据,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即GDP一季度同比下降-6.8%,其中最终消费贡献率为64.1%,这一下降水平甚至超过了美国一季度下降-5%的幅度。这是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季度负增长,即便是2008年金融危机也没有出现过如此大的下降幅度。一季度的经济下降,甚至影响了2020年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对于2020年国民经济增长的计划安排,这也是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次,没有确定当年明确的国民经济增长计划目标。正如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的,我们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主要因为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中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李克强总理同时强调:[1]这样做有利于引导各方面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六保”是2020年“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守住“六保”底线,就能稳住经济基本盘;以保促稳、稳中求进,就能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夯实基础。政府报告中还强调,继续“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今年增加财政赤字一万亿,发行抗疫特别国债一万亿,上述两万亿全部转给地方,主要用于保就业。同时政府工作报告还强调:“稳健的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就业优先政策要全面强化”。2020年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国国民经济第二季度的增长率为3.2%,而第二季度的环比增长了11.5%。二季度的经济增长情况远远好于一季度的负增长。有关专家人士此前分析,由于中国为降低疫情影响采取了多项财政和货币政策,他们曾经估计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约为2.5%。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然超出了有关专家人士的分析预判。总体来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为,一季度GDP同比下降-6.8%,二季度同比增长3.2%,整个上半年同比下降-1.6%。尽管二季度出现了同比增长3.2%的水平,但是,就整个上半年而言,国民经济GDP仍然是负增长-1.6%,由此说明疫情对国民经济发展还是有一定影响的。

2020年中美经济增长和规模的对比预判

国际组织等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测判断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中国将是20国集团中2020年唯一能够保持GDP增长的国家,2020年GDP的增长率为1%。美国智库存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认为,中国已经控制住了疫情,随着之前抑制的消费需求释放,2020年中国经济有望实现2%至3%的增长。牛津经济咨询公司的分析师认为,他们此前作出的2020年中国GDP增长2%的预期可能过低。他们认为2020年底前,中国经济将恢复到疫情之前的趋势,即GDP增速约为6%,比其他任何经济强国发展速度都要快一些。
从以上各方面的预测判断分析,2020年中美经济发展的态势差异较大,由于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时点不同,加上两国在处理新冠疫情应对方法有差异,效果也不同。普遍的意见认为:中国经济受到的影响主要在上半年,特别是一季度情况最为严重,二季度已经开始逐步走出低谷,可能实现经济“V”型转折,全年经济转为正增长的可能性较大,但要恢复到2019年的6%增长有一定难度,一般预计能够有2%至3%的增长,随着中国疫情的控制和经济的强劲恢复,逾来逾多的国际机构、商业咨询机构和经济方面的专家倾向于预测中国经济增长为3%左右。也就是说,全年保持3%左右的增长是完全有可能的。2019年中国的GDP规模为99.09万亿元人民币。按3%增长预测,2020年中国的GDP规模将达到102.06万亿元人民币,按照2020年上半年累计平均汇率一美元兑换人民币七元换算,2020年的中国GDP规模预计将达到14.58万亿美元,如果剔除2020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因素,我们按2019年的平均汇率6.89元计算,2020年的GDP规模将达到14.81万亿美元。

国际组织等对美国经济增长的预测判断
对于2020年美国经济的预测情况正好相反。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商业分析机构经济学人智库预测,七国集团第三季度经济相比一季度将可能转为正增长,即便如此,从GDP规模来看,美国只会恢复到2017年的水平,英、德、法和加恢复到2016年的水平,日本会恢复到2012年的水平,意大利仅能恢复到1997年的水平。以上国家的经济完全恢复正常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鉴于美国疫情发展极为严重,联邦政府在控制疫情方面往往采取的措施又不及时到位,一些政府部门发出的防疫信号混乱,在疫情日趋严重的情况下,一个关于戴不戴口罩这样的简单问题也会弄得全社会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因此,造成美国的疫情从一季度末开始启动,二季度逐步进入高峰,三季度还看不到峰值,而在疫情处于高峰状态的情况下,出于大选的考虑,美国不少州匆忙复工,关于秋季的开学,政府、学校和学生及家长也出现了巨大意见分歧。匆忙地复工和轻意地恢复开学,不仅不能带来经济的增长和社会的繁荣,还带来了疫情的进一步加剧,从而最终导致经济的进一步下行。截至2020年8月24日,美国的新冠患者已经超过587万人,死亡人数超过了18万人。这样的结果,导致经济的下行和衰退已无悬念。对于美国经济的现状,不少国际组织、商业咨询机构和经济专家均预测,2020年美国GDP实现正增长几无可能,出现负增长是高概率事件,关于负增长的幅度则有不同的预测。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商业分析机构经济学人智库预测,七国集团第三季度经济相比一季度将可能转为正增长,即便如此,从GDP规模来看,美国只会恢复到2017年的水平,也就是说,2020年美国的GDP规模非但没有增长,还要倒退到2017年的水平,GDP差不多下滑到20万亿美元以内的水平,保持在19.49万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经预测,美国经济将在2020年萎缩8%,2020年8月17日,该组织重新预测,受新冠病毒和旨在遏制这种病毒的封锁措施重创,2020年美国经济将萎缩6.6%。另一些专家机构预测,鉴于美国经济受到疫情和大选的双重影响,2020年美国GDP将出现负增长达10%左右,据此计算,2020年的美国GDP将从2019年的21.4万亿美元左右回落到19.3万亿美元左右,而如果没有疫情等因素的影响,美国的GDP规模只要保持与上年一样的2.3%增长,GDP规模将达到21.92万亿美元左右,换句话说,因为疫情影响直接导致美国的GDP规模萎缩了2.6万亿美元左右。

2020年中美经济增长和规模的对比预判
鉴于以上的分析预测,2020年中美两国的GDP将分别达到14.81万亿美元和19.3万亿美元左右,中国GDP占美国GDP的比重将上升到76.7%,超越前两年达10个百分点以上,美国的GDP规模比中国的多30.1%,比前两年大幅下降了差不多20个百分点。疫情以前的2018年,同样的比重中国的GDP规模只相当于美国的66%,而美国的GDP规模比中国的多51%;2019年情况也是如此,当年中国的GDP为14.38万亿美元规模,仅相当于美国的67%,而美国的GDP规模比中国的多49%。
回顾近几年中美GDP规模发展情况,美国的规模大于中国,但中国的发展势头较好,一直处于追赶阶段,疫情正好又创造了一次大幅赶超的良好契机。
2010年至2018年,中国的GDP增长率分别为:10.4%、9.3%、7.7%、7.7%、7.4%、6.9%、6.7%、6.9%和6.6%,九年的GDP增长率呈现由高到低的过程,九年的平均增长率为7.7%,由于相对较高的增长速度,中国的GDP规模已经由2010年的41.2万亿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90.03万亿人民币,九年时间中国的GDP增长了118.5%,也就是说翻了一番多,中国GDP在世界上的位次尽管依然处在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但通过九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的GDP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不断上升,同时也拉近了与第一名美国的差距;同期,美国的GDP增长率则分别为:2.5%、1.6%、2.3%、2.2%、2.4%、2.6%、1.6%、2.3%和2.9%,近九年的GDP增长率呈现高低错落的情况,九年的平均增长率为2.27%,比中国平均增长率7.7%低5.43个百分点。不难看出,中国GDP的相对快速发展一直处于追赶阶段,比较美国高出5.43个百分点的发展,正在拉近与美国经济规模的差距,中国经济的这种发展势头逐步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引领者,而2020年的疫情又为中国更快赶上超越美国,拉近与美国的距离创造了良好机遇。
综上所述,2020年一季度开始的新冠疫情,对2020年上半年中美贸易发展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中美经贸协议履行顺利,贸易规模有所萎缩,中国对美国出口降幅大于进口,中国对美贸易顺差有所减少;疫情对中美双方投资影响略小,中美双边投资在前两年有所萎缩的情况下开始回暖,中国对美投资增幅相对较大;新冠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增长因为各种原因负面影响远远大于对中国的影响,而鉴于这种负而影响对中美双方国民经济发展造成的结果截然不同,直接导致中国经济的正增长和美国经济的负增长,进而使得中国与美国的经济规模差距进一步缩小,或者说,中国GDP占美国GDP的比重大幅度提高,美国经济的规模超出中国的幅度大幅下降。由此看来,疫情是坏事,也是好事,疫情虽然对中美两国经济发展均造成了负面影响,但是由于应对措施不同,控制疫情的能力不同,经济承受压力的程度不同,使得疫情对经济发展的影响在中美之间形成了此涨彼消的态势,从而成为中国追赶美国的历史良机。
 
                                         
注释
[1]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2020年5月22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北京:人民出版社,第9页,第10页。


作者系高级经济师、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工会副主席、监事会办公室主任、中国保险学会理事和中国价格学会理事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