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为金融资产流动提供交易平台

为金融资产流动提供交易平台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1-11-08

Provide a plat for financial assets trade
为金融资产流动提供交易平台
■本刊记者 孙春艳 艾亚


北京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集团代表北京市政府逐步完成了北京要素市场的布局,先后投资控股或参股了中国技术交易所、中国林权交易所、北京环境交易所、北京石油交易所、北京黄金交易中心,北京国际矿业权交易所、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北京金马甲产权网络有限公司等产权交易平台。被业界称作“中国产权市场上的领军人物”的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熊焰先生,亲自参与了一个又一个市场前沿平台的战略设计并付诸实施,他把这些称作“自己人生的幸运”。2010年5月30日,已身兼多家交易所董事长的熊焰先生,又担纲了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北金所”)董事长兼总裁之重任,截止今年9月底,北金所已经完成了1500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成为中国交易最活跃、规模最大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占据中国金融资产交易市场80%以上的交易量。在北金所熊焰先生的办公室,《国际融资》记者独家采访了这位中国产权交易行业的领军人物


让产权市场在中国流动起来

熊焰结缘产权市场,说起来有颇多趣事可谈。
1956年生于哈尔滨的熊焰,像那个年代的青年一样很自然地赶上了“文革洗礼”,被迫辍学的他当过售货员、临时工。待业4年后,接替了父亲的“铁饭碗”,成为工人阶级队伍的一员。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他考上哈尔滨工业大学(以下简称哈工大)无线电工程系。大学毕业,他留校在团委工作,同时攻读哈工大经济学硕士学位。获得硕士学位的他,很快成为哈工大最年轻的处长、最年轻的党委委员、机关里最年轻的副教授。
这时的熊焰,已经可以很清晰地看见自己的未来:安逸、舒适、享有荣誉,受人尊敬,如果以时间作为代价,他可以按部就班地熬到教授,做司局级干部。但他骨子里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他喜欢挑战,喜欢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喜欢在跋涉中实现梦想中的人生。20世纪90年代初,他选择了一个全新事业——科技园区项目开发,并从管理哈工大一个科技园区,变成统管团中央青年科技园的项目开发。2000年,就在他44岁那年,在中国最活跃的科技园区——中关村,他创建了“百校信息园”并任总裁。
中关村的职业经历让熊焰对怎样把技术进行市场转化的重要性有了更深的认识。他希望中关村变成中国的“硅谷”,希望这里能培育和诞生出中国的HP、中国的苹果。200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时任北京市科委主任的范伯元与熊焰谈到了对中关村技术交易所(即组成北京产权交易所分支之一)改制的设想,熊焰为此一股脑儿提出很多中肯建议,并按照范伯元的要求对中关村技术交易所做出更贴近市场的改制方案,不仅如此,他还亲自操刀为改制找到了股东。熊焰的才能很让范伯元欣赏,范伯元再次找到他,说“股东是你找的,故事是你编的,你要负责到底”。就这样,熊焰成为中关村技术交易所改制工作的实际操作人。
“产权市场发展空间很大,而我当时正值盛年,进入这个行业不能不说是个缘份,一个偶得!”做了深入调研的熊焰决定试一下。但他也知道,在中国,做先行先试的事业,如果没有权力,是万万做不成的。于是他坦率地要求必须放权给他。有关领导经研究答应了他的请求,熊焰正式出任中关村技术交易所总裁。用他自己的话讲:“编剧成了男一号”。
对熊焰来说,心永远比舞台更大。执掌中关村技术交易所后的熊焰有了更大的想法——他要将整个北京市产权市场统一起来。于是他开始游说有关部门,推动中关村技术交易所与当时北京产权交易中心(组成北京产权交易所的另一分支)的合并。
“2004年的情人节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熊焰说,那一天他的梦想成真,原北京产权交易中心与中关村技术产权交易所正式合并,成为了今天声名远播的中国产权市场龙头机构——北京产权交易所。熊焰出任总裁,他的职业生涯也由此华丽转身。
“这是大势,必须让产权流动起来。”熊焰告诉《国际融资》记者,北交所成立后,建立和完善了业务流程控制机制以及各种市场规则,从而确保了国有产权项目能够依法规范地进行转让活动,并逐渐聚集了越来越多的市场人气。
北交所成立之初,产权市场对中国来说还是一个新兴市场,与证券市场等相比还是一个小众市场,知之者少,参与者更少。但北交所的横空出现让这个市场的舞台逐渐扩大了起来,双汇股权转让、奥运缶拍卖等一系列成功案例的运作,让中国国内乃至世界各国更多的人开始逐渐了解这个中国原创出的新兴市场。
从此后北交所取得的成绩来看,我们不得不佩服熊焰当年的胆识和魄力。2011年5月,熊焰在一篇名为“北交所的长征”的博文中写道:“回想北交所集团这些年来走过的路程,感慨同样很多。2004年北交所刚刚合并成立时,还租住在大运村的一个楼层中,人员不过几十人,业务主要面对在京的国有企业,全年成交额刚过两百亿元;如今,北交所已成集团化运营,下辖10个子公司平台,总人数、总成交量均有10倍以上增长。到“十一五”期末,北交所的年交易量已超过二千亿元人民币,总人数超过400人,北交所总部搬到金融街核心地段”。
北交所的成绩也让北京市政府对这个平台刮目相看,其在北京市领导眼中的分量也越来越重。在近几年北京市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郭金龙市长多次提到“依托北京产权交易所,建设首都要素市场体系,北京产权交易所是首都要素市场的建设者和运营者。”在北京市政府的支持下,北交所逐渐实现了熊焰最初设想的“聚大资源,做大市场”的目标,业务服务范围遍及金融、技术、环境、文化、林矿权、大宗商品等领域,成为北京市政府建设要素市场的核心平台和国资委、财政部、科技部、文化部、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国家林业局、国家知识产权局等部委以及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保监会等金融监管机构重点支持的综合性权益交易平台。
“坦率地说,在中国做产权交易所并非易事,单靠市场化力量,难以为继。北交所的成功经验是依托原有交易平台,依靠行政力量建立一个实体,再逐渐加入市场化因素,在大量实践基础上不断纠错并建立合规标准。”熊焰坦言。

打造全国性金融资产交易平台

北交所集团成立7年来,陆续投资设立了近10家不同门类的交易所,说起这段经历,熊焰说他自己完全没有“天翻地覆慨而慷”的豪迈,有的只是“诚惶诚恐”和“如履薄冰”。尤其是“北金所”的建设运营,让他一直亢奋着、忧思着、感动着。
北交所代表北京市政府逐步完成了首都要素市场的布局,但此前金融类交易所仍是空白。而中国金融资产总量大约130万亿元人民币,北京占据总量一半还多,金融业已经成为北京市支柱产业,在地区生产总值中的占比达14.3%。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离不开要素的金融化。北交所作为北京乃至全国要素市场建设的重要力量,某种程度上正在做着类似金融机构的事,直白地说,无论我们是否愿意金融化,金融已朝我们走来。”熊焰对《国际融资》记者说。
有趣的是,熊焰又是临阵受命, 被推向北金所董事长、总裁的岗位上。2010年春节前夕召开的北京市金融工作会议上,时为北金所筹备组组长的北京金融局霍学文书记告诉熊焰:“北金所筹备工作已经就绪,到时候要参与进来。”2010年3月,熊焰被补任为筹备组副组长。5月份临近北金所挂牌的时候,他被告知出任董事长一职。几天后,熊焰又被告知“把其他工作放一放,准备担任总裁一职,全力主抓北金所工作”。
熊焰并非金融出身,董事长兼总裁这一任命宣布后,用他自己的话讲,是有几分惶恐的。但北京市政府有关领导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有用意的:一则因为他7年来“摸石头过河”,已经积累了一整套产权交易的战略策划、风险管理、人才管理的经验,二来因为他富有探索的胆识、挑战的精神和阳光人格,三是因为金融对一个国家来讲太重要了,作为中国金融资产密度最高的北京金融街,谁在这个地方坐上金交所的一把交椅,兹事体大。“市政府有关领导让我放宽心,说金融业务有人具体负责,我只要负责‘控制风险、带领队伍、把握方向’。”熊焰笑着说。转而他又颇为严肃地说:“中国资本市场将要出现新一轮机遇,我就是要在这件事上搏一把,我愿当这个尖刀班班长。”
其实,早在2003年,北京产权交易所就建设了中国首家“金融资产超市”,联合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和国有商业银行共同进行金融不良资产的处置,后来成为包括不良资产处置、金融国有股权交易和并购贷款服务等业务在内的全国影响力最大、交易量最高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截至2009年,该平台已累计处置各类金融资产达3300亿元人民币,业务量占据中国国内同业市场的80%。
北金所成立后,接过北交所原有金融国有股权和不良资产交易业务,并在此基础上开展业务创新,根据市场上不同类型金融资产的流动需求,分别组建信贷资产交易平台、债券交易平台、信托资产交易平台、保险资产交易中心平台、金融国资交易平台和PE交易平台等六大业务中心,迅速构建起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业务体系,包括金融产权交易和金融产品交易两大类型。

金融创新是北金所的一张独特王牌

“中国用30年的时间建立起了庞大的金融体系,金融资产总量达到130万亿之巨,而如此巨大的金融资产中,除股票、部分债券与公募基金外,绝大多数的金融产品在设计时都没有流动性安排。比如,中国超过60万亿规模的信贷资产主要是持有到期,基本不能流动,这是一个巨大的浪费。金融资产总体上讲是属于全体公民的资产,只有让它流动起来才会给社会带来巨大价值。”熊焰说。
那么,怎么才能为金融资产提供流动性呢?对于《国际融资》记者的提问,熊焰坦言:“北金所的建立就是为中国现存金融资产尝试提供流动性。”他指出:与西方“自下而上”的金融创新不同的是,中国的金融改革只能是“自上而下”,要经过监管层的审批后才能产生。与美国等西方国家金融创新过度、衍生过度、监管不足不同的是,中国恰恰是创新不足、衍生不足、监管过度。在这样一个困境下,需要搞一点儿试验田,在现有监管的框架下做一些金融创新实验。“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就是中国金融市场化创新的试验田之一。我们希望建设一个公开的、竞争的、电子化的、中立的、有监管的第四方交易平台。”
在熊焰看来,北金所在金融创新上拥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北金所脱胎于产权市场,该所目前的金融国资业务就是从北京产权交易所剥离而来,这恰恰是北金所独特优势之所在。北交所集团和下辖的十大产权交易所之间,有专门的业务协同机制,无论是创新还是服务,均可做到协同作战。比如,中国技术交易所和北金所共同打造“融资产品包”,其中一款刚付诸实际的“中关村1号”产品,就是“VC+贷款+担保”的组合,适用于拥有核心知识产权、刚刚摆脱成长危险期、但成长速度快、信用评级及格的企业。
因承载了北京产权交易所在产权市场中的成功经验和多年积累的巨大客户资源,以及各级政府的信任和大力支持,北金所自成立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有关领导就多次到北金所调研指导,并明确表示对北金所发展的支持。
2011年3月,北金所与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签署合作备忘录,成为“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指定交易平台”,该合作备忘录的签署,意味着中国金融市场第一次实现了“跨业金融自律组织”与“跨业金融交易平台”的战略性对接。根据双方合作协议,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支持北金所参与金融市场产品创新研发,并利用北金所平台进行创新产品与融资工具的发行交易;同时积极引导、鼓励该协会相关会员进入北金所开展相关金融资产交易业务。
另外,北金所还成为财政部指定的金融国有资产交易平台。

为长远发展不懈地“创新”与“坚守”

“北金所的制度设计和产品创新为各类金融资产流动提供了一个有效渠道。”熊焰说。“传统的金融业分业监管,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理财都是各做各的,没有实现‘跨’;北金所的交易品种几乎是无所不包,只要市场需要或者能够推动市场健康发展,其产品和服务都是我们开拓的对象。”他用一个“跨”字,将北金所跨业全牌照金融交易平台的制度设计的最大优势表现出来。
北金所还提出开展“融资工具集成商”服务,即北金所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聚集各类金融产品提供商,根据企业融资需求和市场实际情况,制定融资工具标准,为企业提供最适合的融资路径和融资产品选择,真正将北金所打造成融资服务市场中的“苹果”。
但熊焰所说的金融创新并非没有底线。“我判断北金所是中国产权交易圈中对弱势群体保护最为有力,底线也守得最牢的一家。我可能不知道金融创新的边界和前面的路在哪里,但我知道它的底线是什么,我知道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我就是那个握‘停止阀’的人!”。他很坚定地表示。
熊焰清楚地知道,这些平台实际上是一个公共交易平台,信用是北金所的生命线。他认为,金融市场实际上是个利益胶着的地方,也是配置风险之地。据《国际融资》了解,包括北金所在内的所有北交所集团团队成员,每上一个项目都须进行严格的可行性评估,在对风险、收益等各项指标进行过深入比对后,最后才由守在底线的“看门人”——一把手熊焰点头,项目才可以上马。
作为一个金融业的“外行人”,领导一支专业的金融团队,按理说并非易事,但熊焰做得很顺畅,按他本人的话说“我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具体业务他从不插手,只履行决策权。一旦某项业务出现纰漏,他在旁边看着,也从不插话,让具体负责人自己负责。因此,他所带领的团队自我管理能力和执行力都超强。
他带队的成功经验是:保持团队良好的精神状态。他认为,个体潜能的发挥,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适度焦虑,寝食不安的状态,达到这种状态才能激发出巨大的潜能。团队从事的是一个在中国还没有成熟运作经验的业务形态,是一个全新的行业,这就要求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需把这种学习能力和亢奋状态以及创造性工作叠加在一起;同时,团队从事的又是一个有风险的行业,因此,团结、和谐和战战兢兢的恐惧态度都很重要。
“我负责航向的把握。”他说,北交所和北金所的发展战略和创新结点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他自己利用周末休息时间坐在自家的阳台上一点点思索出来的,并记录在一种小方格稿纸上。他拿出设想,由团队具体操作。
记者不得不感叹他的超强学习能力。他笑称自己是急用先学的实用主义者。在北交所工作的7年,是熊焰最紧张最忙碌最兴奋的时光,因为需要学习和思考的问题太多,他感觉自己已经深入到了经济学的核心地带,这里表面平静,却时刻孕育着经济的漩涡和风暴。
在采访最后,熊焰强调指出,北金所今后将朝着真正的优势去努力。“我们要清醒地意识到我们是一种市场化的力量。我们现在提出两个服务——服务市场、服务监管,这个顺序代表了我们的取向。因为北金所的本质是一个交易市场,从长远看,我们应该尽力去发现那些符合市场长远发展需要的业务与服务,并为它们提供方案”。

最后的絮语

北金所是北京金融街最矮的一栋房子,但它的室内设计就像它的制度设计一样,开放、视野宽阔,熊焰的办公室同样简约开阔,一面墙壁被三幅特大号世界地图、中国地图、北京地图覆盖,在采访即将结束之际,他自赏地边看地图边对《国际融资》记者说:“我们北金所的发展战略就是立足北京,辐射全国,走向世界。”当记者问到对北金所的成就怎么看时,他言简意赅地回答:“北金所之所以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迅速成长,是使命使然。它担负着北京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将北京建设成为世界城市和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中心城市的战略目标任务,也承接着推动中国金融资产流动、深化金融市场改革的历史使命。”(采访人物摄影 王南海)

 


聚焦推动中国金融资产交易的历史性法规

◇ 2007年11月14日,财政部召开了《金融类国有企业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座谈会,会议邀请了有关监管部门和京、津、沪、渝4家产权交易机构就具体办法细节进行了座谈。
◇ 2008年7月9日,财政部颁布新修订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产处置管理办法》,针对不良资产的商业化处置做出严格规范,强调公开竞价的方式,并要求资产管理公司出售股权资产必须“进场(即产权交易所)交易”。即“除特定情形,国务院批准的债转股项目股权资产及评估价值在1000万元以上的其他非上市公司股权资产进行转让时,均应在依法设立的省级以上产权交易市场公开进行。
◇ 2008年10月28日,《企业国有资产法》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通过。《企业国资法》的出台对产权市场的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这部法律明确规定国有资产转让应当在产权交易所公开进行,这也是中国首次从法律的高度肯定产权交易机构的地位。可以说,这部法律给产权市场颁发了一个身份证明,产权市场受到了国家级法律的认可和保护。其次,这部法律为金融国资的进场提供了法律依据。
◇ 2008年12月6日,中国银监会下发《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风险管理指引》,这意味着中国自《贷款通则》发布以来,沉寂了13年之久的并购贷款终于开闸。

 

点击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大事记

◇ 2003年8月18日,中国金融资产超市开市,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总裁杨凯生与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董宏共同为金融资产超市开市鸣锣。当日,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北京办事处与北京产权交易所正式签约,成为第一家加盟“金融资产超市”的资产管理公司。
◇ 2003年9月至11月,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分别与北交所正式签约,进场处置不良金融资产。
◇ 2005年6月27日,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在全国范围内与北交所展开合作,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发文要求全国各办事处累计500亿资产全部进入北交所挂牌交易。
◇ 2006年6月8日,北交所与中国光大投资管理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继北交所与光大银行北京分行、光大信托清算组合作之后的又一战略协议,至此,北交所与光大集团所辖机构的全面合作已经展开。
◇ 2006年10月18日,由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办、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承办、华融、东方、长城、北京产权交易所协办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暨邮政储蓄机构发展战略国际研讨会在海南三亚举行,北京产权交易所熊焰总裁在会上发表了题为《发挥产权市场平台优势服务不良资产市场化处置》的演讲,引发产权市场处置不良金融资产的市场优势的行业大讨论。
◇ 2008年3月至4月,中国银河金融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建银国际投资咨询公司分别与北交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 2008年8月26日,北京产权交易所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签署业务合作框架协议。双方确定将在金融资产交易业务等多个方面展开合作,结成全面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 2009年1月6日,“中国并购贷款第一单”诞生: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北京首创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产权交易所三方举行了“关于水处理项目并购贷款合作协议”签字仪式。通过北交所的牵头服务,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正式向首创提供超过50亿元人民币的并购贷款授信额度。截至2009年末,北交所先后与14家银行金融机构开展了并购贷款业务合作。
◇ 2010年3月19日,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筹备组正式成立,意味着北金所筹建工作进入起跑阶段。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的组建是北京市为实现市委、市政府提出的要将北京建设成为“有影响力的国际性金融中心城市”而实施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
◇ 2010年5月11日,北京市金融工作服务领导小组组织市各委办局负责人召开会议,成立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筹备工作组,意味着北金所筹建工作进入冲刺阶段。
◇ 2010年5月30日,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成立揭牌仪式在金融街国际会议中心举行。北京市市长郭金龙、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共同为北金所揭牌。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吉林、北京市政协副主席黎晓宏等市领导及相关部委领导出席仪式。
◇ 2010年6月9日,中国产权市场有史以来挂牌金额最大的股权项目——中信证券股份公司持有的中信建投证券公司45%和8%两笔股权在北金所公开挂牌转让。两笔股权评估值总计高达85.86亿元。
◇ 2010年6月9日,北金所成立后第一单业务——华融120亿金融资产正式挂牌。
◇ 2010年7月14日,中国工商银行与北金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北京市常务副市长吉林、北京政协副主席黎晓宏、中国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副行长易会满等出席签约仪式。
◇ 2010年9月20日,《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信贷资产交易规则》发布仪式在京举行,标志着全国信贷资产交易已经有规则可依,北金所的信贷资产交易业务开始进入快车道。
◇ 2010年11月13日,北金所发布《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私募股权交易规则》,并向首批私募股权交易会员授牌,建银国际(中国)有限公司、汉能投资集团、华兴资本、大成律师事务所等业内知名机构成为首批会员。
◇ 2011年1月12日,北金所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本着“诚实信用、平等互利、资源共享、优势互补、长期合作、共同发展”的原则,建立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 2011年3月10日,北金所“全国地方商业银行股权交易平台”启动。北金所致力于为全国中小金融机构打造一个公开、公正、公平且高效的股权交易平台,通过规范的交易流程,优质的交易服务,帮助中小金融机构优化股东结构、克服上市障碍、实现股东价值最大化、防范交易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道德及法律风险。
◇ 2011年3月25日,北金所与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在京签署合作备忘录;该协会向北金所授予“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指定交易平台”牌匾。
◇ 2011年6月1日,北金所与广发银行举行战略合作协议签约仪式,正式结成长期稳定的全面战略合作关系。
◇ 2011年6月13日,北金所与厦门市人民政府正式签署合作备忘录,双方就合作推进厦门市两岸区域性金融服务中心建设、在厦门设立北金所海峡金融资产交易所达成共识。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