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科技型银行:为中国科技创新提供金融支持

科技型银行:为中国科技创新提供金融支持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3-11-14

Technology Bank: provide China’s innovation with financial support
科技型银行:为中国科技创新提供金融支持
■本刊记者 石洋

当今世界综合实力竞争的核心和焦点是科学技术,但在现实中,科学技术成果的主要提供者——科技型中小企业仍然面临十分突出的融资问题,为消除这一影响科技创新能力提高的障碍,科技型银行应运而生。科技型银行专门服务于科技创新型的企业,能为中小企业提供更为灵活的融资方式,更多的增值服务,有助于提升中小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那么,科技型银行如何发挥金融资源集聚的独特优势?如何通过金融创新引导资源配置从传统的产业资本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这种类型的银行的服务理念和服务方式与传统银行相比都有哪些创新?前不久,在2013中关村论坛年会上,本刊记者走访了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型银行——硅谷银行的董事会主席、现任浦发硅谷银行行长魏高思先生

记者: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科技型银行尚属一个比较陌生的名词,作为一家非常成功的科技银行的董事会主席,您能否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硅谷银行在这方面的做法以及在中国开设合作银行的感想?

魏高思:我的30年职业生涯,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和中小型企业打交道,特别是在技术领域。两年半之前,我退休了,当时是做硅谷银行的行长,然后我来到了中国。今天我的角色是浦发硅谷银行的行长。这家银行是由硅谷银行和上海浦发银行合资成立的。我们银行的宗旨是将重点全方位放在创新领域的企业,而且是针对中国企业,也就是说,我们在创新方面主要是针对中国的科技型企业,为他们提供融资。我希望能够把我们的银行打造成技术型的银行,然后帮助中国实现“中国梦”,对此,我十分相信,而且深信不疑。中关村将会在这当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北京也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将有助于实现中国梦。因此,我非常荣幸在这个时代来到中国,并且在中国生活。

记者:您认为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如何?中关村要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对此你持什么看法?

魏高思:对于中国未来的创新,我深信不疑,原因。第一,中国政府正不遗余力地支持中国的创新。第二,有大量的人才聚集,中国每年毕业研究生和博士生超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甚至在美国,许多的在硬件科学这方面获得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大多数是华人和中国留学生。第三,中国的创业精神非常之强,中国已然变成了一个创新之国,在某种程度上还不只如此。当我第一次来到中国的时候,是参加一个中国风险投资协会的年会,中关村的很多成功人士也参加了那个会。中国创业市场现在还在继续向前发展,而且我相信,这一发展的方向对中国来说,是非常光明的;另外创业投资行业的发展会促进创新的发展,因此,我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对中国的创新能力有非常大的信心,同时对我们未来的科技型银行也充满信心。

记者:非常荣幸您对中国的创新有如此高的评价,但是,也有人说中国缺乏原始创新,大多是引进吸收消化之后的改造,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并没有真正的创新,对此,您的看法是什么?

魏高思:其实,这是一个别人经常问我或我问别人的问题。在中国是否有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呢?在某种程度上,大家可能会问我们对真正的创新是否会有所关注。在中国可能会有针对性的创新,对此我们可以提出非常多的创新例子,有些时候人们可能会说,大学有些时候不提倡创新,大家知道,创新需要创新思维的培养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在美国,在科技这个领域有非常重要的创新人员,例如比尔·盖茨,我不是特别确定上大学实际上是否会阻止学生的创新,我也不确定上大学是否有助于学生创新,这个答案我也无从知晓。但是,我觉得提到创新的时候,要对其它问题进行通盘考量。创新和创业精神是不一样,创业精神是构建一个企业所需要的精神,需要领导者,需要的是很多企业家,即使没有创新者也能够取得成功;而创新者希望能够打破现有的商业模式,他们希望创造出一些全新的东西。因此,我觉得,创业精神和创新之间必须要区分开来,发明者或者说能解决问题的那些人员都叫创新者,他们不走寻常路,他们的想法和常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觉得中国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创新,而且我们将会鼓励这种创新,旨在把中国打造成一个创新之国。

记者:那么,您认为目前在中国还存在哪些制约创新不能大步前行的障碍?对此,您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魏高思: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中国现在当然还存在许多发展的瓶颈,有些瓶颈中国已经成功地克服了,而有些还没有。一是资本市场,要么太贵,要么风险太高;二是资本的分配流程和模式不是特别成熟;三是知识产权没有办法保证;四是经常缺乏透明度。
对此,我也有一些想法和建议。因为我过去30年只做了一件事情,这件事使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对于中小科技企业而言,最理想的融资模式是股权融资与债权融资结合,这兼顾了低成本和安全性。在中国,有很多人无法把债权融资和股权融资区分开来。基于先前的职业经验,我深信,只使用股权资本是非常之昂贵的,因为要拿到股权融资,创业家必须要出让一些股份和对企业的所有权;只使用债权融资的风险非常高,因为无论创业成功与否,银行家都一定要把资本收回来。对于创业家来讲,科技型银行最大的创新是要把两者进行融合,专业投资机构的股权融资是基础,银行的债权融资将会在这个基础上提供一个杠杆,把它们二合一之后,整个社会就会产生定价最低、代价最低的创新,这样就能实现创新成本的优化。我觉得我们必须要采取这种债权和股权融合的方法,而且他们不能来自于同一个机构,而是来自于不同的市场玩家。至于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方面,我觉得总体来说,当中国有自己的知识产权需要进行保护的时候,就会衍生出对知识产权的整体保护政策。当时美国只是从英国窃取一些知识产权,这些事情在每个国家都会经历,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有了足够的知识产权量且对自己的知识产权保护也在增加。可以这么说,一个公司如果没有知识产权的话,我们银行是不会向他发贷款的;另外知识产权必须要得到保护,否则我们的投资没有办法得到回报。至于透明性,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个重大的问题,但是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在中国可能更加严重。有些时候我们不能把资金投入到不透明的企业中去,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样的企业财务状况是什么样的,所以,银行没有办法保证投入的资金能够拿回来。

记者:您怎么看中国的民营企业纷纷申请发起设立民营银行这件事?这些银行在不赚钱的三五年内,将接受怎样的考验?

魏高思:我认为,中国民营企业积极地发起设立民营银行是一种很好模式,未来也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创新型的民营企业需要资金,渴望得到贷款,他们需要资金支持来实现增长。这里面,可以以发行股票、甚至是基金的形式来开展业务,当然,银行也可以向他们提供融资,将这两种方式结合起来可以产生最好的效果。但要注意的是,股权投资和贷款一定不能来自同一个机构,而应该是来自两个不同的机构,这样可以在实现互相帮助的同时也互相制衡,从而产生最好的效果。所以,我对于中国鼓励设立民营银行这种模式非常看好,也祝愿他们有一个美好的发展前景。一旦有一天我们可以在北京开设分支机构并且可以经营人民币业务了,我们将会很乐意支持这一种银行模式的发展。
对于第二个问题,我可以谈一下我们硅谷银行和上海浦发银行的合作经验,希望能对企业有所帮助。硅谷银行,也就是我们合资银行的股东之一,和科技创新公司创造出了不同的关系,一般来讲,我们建立的是一个三角形的关系,即我们、科技创新公司,还有这家科技创新公司的股权投资方(通常是我们选择过的优秀的风投机构),这个关系非常和谐。但是,中国的资本配置模式目前还不是特别成熟,导致一些风险投资的风险可能非常之大。风险投资在中国要想得到快速发展,变得特别成熟的话,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需要假以时日。但到目前为止,风险投资在中国的发展还处于早期阶段。在我看来,中国的风险投资可能还没有一个长远性、前瞻性的思维方式,他们希望尽快投资,拿到回报尽早退出,这种思维没办法长远发展,我不太看好。在我看来,有些风险投资机构可能完全靠关系做决策,并不是根据企业本身的价值做投资。

记者:申请发起设立的科技型民营银行,对标的是硅谷银行,对此,您怎么看?有何建议?

魏高思:我们硅谷银行从2005年起就开始在中国运营,并积极申请营业执照,在2010年我们获得了执照,即与浦发银行合资,在中国开展银行业务。我们在上海的杨浦地区开设了浦发硅谷银行,这一银行主要支持科技创新型的企业发展。根据执照的资格规定,我们银行是被允许在中国全国境内经营的,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在其他地区运营。这里面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法律法规有这样一个规定,外资银行在中国境内经营的前三年不可以从事人民币业务,这使得我们的日常运营非常艰难。刚才说过,我们银行关注的客户主要是中国的创新型科技企业,而这些创新型科技企业都是需要使用人民币来开展各项业务的,他们存的是人民币,贷的也是人民币,而由于我们在银行开业的前三年,不能使用人民币来做业务,只能使用美元来开展业务,而中国的这些企业不需要,结果造成了供给和需求的不匹配。

记者:您对发起设立中关村银行,有何建议?贵行是否会参股中关村银行?贵行是否会参股未来中国境内发起的更多民营银行?

魏高思先生:首先,对中国的未来我持很乐观的态度,对中国建设未来的创新中心这一举动也很看好。据我了解,位于北京市的中关村科技园区是中国很大的一个科技园区,同时上海在科技中心的建设方面也是做得非常好的,还有包括杭州、苏州在内的中国其他一些地区也都建成了不错的科技园区。当然,北京的中关村是其中最大的一个科技园区,在未来几年,会有很多的创新型企业涌现在北京并且发展壮大,我们在这方面愿意帮助中国。当然,要做这一项工作,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是比较困难的,由于做人民币业务还受限制,我们无法展示自己都能帮助中国做什么。这就好比让一个大厨教另一个厨师怎么做菜,但是却不给提供原材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就没有办法实现教授的过程。所以,主观上来说,我们非常乐意帮忙,但是需要先把我们的本领展示给大家看,这样才能帮助到大家。
关于在中关村开设分行的事情,我的观点是这样的。第一,我们期待着在中关村未来会开设一个分支机构,因为中关村是中国科技创新最主要的一个区域。但是在眼下我们还无法做到这一点,因为现在即使在上海我们也还没有建立自己的分支机构。第二,就算我们在中关村如愿地开设了分支机构,我认为也无法顺利地开展业务,主要原因还是刚才提到的,我们目前不能涉足人民币业务领域。所以对于这个问题,只能说这是我们的期待。(摄影  王南海)

点击魏高思

魏高思先生拥有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任浦发硅谷银行行长,兼任硅谷银行董事会主席。同时,他担任亚洲协会、硅谷教育基金会(The Equilibrium Capital Group)、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青年家庭中心协会董事会成员,也是复旦大学兼职教授,并在2006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董事。
魏高思先生曾任硅谷银行金融集团首席执行官。在他任内,硅谷银行金融集团不仅始终专注于科技、生命科学、风险投资、高档葡萄酒等核心行业,还成功地完成了战略性扩展和多元化发展。魏高思先生曾被《美国银行家》杂志评为“2008年度最佳银行家”,并在2009至2010年连续被安永会计事务所评为“年度最佳企业家”,上海市杨浦区政府曾向他颁发“创新贡献者奖”。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