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展腾:中国企业的梦工厂

展腾:中国企业的梦工厂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4-07-16

Eagle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 DreamWorks for Chinese Enterprises
展腾:中国企业的梦工厂
■本刊记者 李留宇 艾亚

近年来,随着中国的银行信贷紧缩、境内IPO政策趋严,中国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日益凸显,为了获得较低的融资成本和更好的资本市场融资渠道,到海外上市成了中国企业的一项重要选择,而澳大利亚资本市场以其深厚的金融底蕴和得天独厚的资源,日益受到中国企业家和投资人的关注。作为集金融投资、境外上市、基金管理、资产运营、财务顾问等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跨国金融服务集团——展腾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展腾),对澳大利亚资本市场及其主要证券交易所的成立背景、发展定位、上市条件、上市流程、审批政策和监管政策等具有深刻的认识和理解,并致力于为企业提供最专业的全程上市融资服务。近日,《国际融资》记者在展腾北京总部独家专访了该公司董事长高健智先生,高先生就中国企业选择境外上市,特别是赴澳上市关注的种种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顺此文所引,读者可以看到又一家“梦工厂”如何为企业圆梦
The financing problems of private enterprises in China have become more and more serious with the continued credit crunch and tight IPO policy during the recent years. At present, being listed offshore becomes one important financing method for most Chinese private enterprises for lower cost and easier channel. Being one of the offshore financial markets, Australian capital market attracts increasing attentions of Chinese entrepreneurs and investors. Eagle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 a multinational financial service group majoring in investment, overseas listing, fund management, assets operation and so on, has concentrates on Australian capital market for years, and it can provide specialized whole-course listing services for enterprise because it knows the listing conditions, listing progress, approval policies and supervision policies of Australia profoundly. To know more about Chinese enterprises being lists on Australian capital market, the reporter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interviewed Mr. Money Gao, the Chairman of Eagle Investment Group Limited. The following is the story of DreamWorks for Chinese Enterprises.

澳大利亚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融资的新热土

记者:展腾作为综合型的金融服务机构,其创建的初衷是什么?

高健智:服务业的主要作用是满足客户需求和解决客户困难,我自己多年来一直从事股权投资,清楚地知道中国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一直无法得到妥善解决。所以,展腾创建之初就是站在“和”与“利”的角度,出发点就是助企业兴业,除了解决如何融资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集合一群有专业知识的专家,从研发、生产、制造、行销到财会等方面给予企业帮助。
台湾的“经营之神”王永庆曾说过,企业不赚钱是不道德的。站在投资角度,上市退出是企业利益最大化的有效途径,也是把企业做大做强的一个重要选择。由于一些门槛和限制,很多企业在中国境内上市是比较困难的,所以,最近展腾和澳大利亚的证券交易所合作,希望帮助中国企业寻找新的投融资的热土。这是目前展腾正在做的,也是未来要扩张的事业版图。

记者:那么,澳大利亚的经济环境如何?

高健智:澳大利亚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是全球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也是多种矿产出口量全球第一的国家。他们的政治和经济环境十分稳定,拥有世界公认的稳定、高效、透明的政治、经济和法律体系。同时其资本市场增长快、通胀低的特点使其成为全球公开认可的上市与投融资平台。
虽然经历过几次全球或区域性的金融危机,但澳大利亚的经济仍然保持着连续23年的不间断增长,2013年GDP达到1.5万亿美元,实质GDP增长率达到3.4%,远远超越了英国的2.3%和美国的2.6%,成为GDP增长最快的发达国家。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在2013年10月的《未来发展报告》中预测,2012到2018年度,澳大利亚的年度实质GDP增长率有望达到每年增幅3%,该预测使澳大利亚成为预计增长率最高的主流经济体。IMF还预测,2014年澳大利亚负债净额将仅占GDP的14.5%,远远低于发达经济体平均78.7%的负债净额。
澳大利亚的未来增长型行业如旅游、留学和财富管理等都走在世界前沿,同时,这些也是其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根据2014澳大利亚财政年报显示,20个主要支柱性行业中,有16个超过全球行业生产力平均值。其中医疗、教育、旅游和天然气行业超过全球平均值20%以上;农业、矿业和石油行业更是超过全球生产力平均值40%以上。世界行业分布中,澳大利亚在农业、教育、旅游、矿业以及财富管理这五大行业中占据世界性重要地位。全球行业排名中,澳大利亚财富管理行业名列第三、矿业第四、教育产业全球排名第五。
所以,综合各方面来看,澳大利亚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这无疑是中国企业一个上好的投融资目的地。

记者:中澳之间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关系如何?

高健智:澳大利亚和中国一直有良好稳定的外交和经济关系。中国是澳大利亚第一大商业合作伙伴,2012年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总量达到789.8亿澳元,使中国成为澳大利亚在亚洲地区的第一个出口国。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也特别指出,要加快与澳大利亚的自贸区谈判进程。而在2014年2月18日,中国银行还与ASX(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签署了人民币清算协议,有力推进了中澳经济合作前进。
其实,澳大利亚在中国一直都有投资行为,且进入的时间很早,规模也很大,只是他们本身做事比较低调,往往不为大众所知晓。中国很多高科技企业,包括阿里巴巴、智联招聘,都得到来自澳大利亚的资金扶持。不久前,澳大利亚总理还亲自带队到中国招商,四五百名澳大利亚政府官员、企业家在北京、上海、成都举办澳大利亚周,目的就是进一步加深两国企业的交流合作。
 
 
中国企业赴澳上市,门槛更低,更受青睐

记者:很多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资本市场并不熟悉,那么,澳资本市场究竟具有什么优势?

高健智:中澳之间的经济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澳大利亚拥有丰富的矿产及农畜牧业资源,而中国拥有强有力的需求市场,在澳大利亚上市有利于资源类及农业企业进行产业链整合。全世界能源和矿产相关的企业,在澳大利亚最容易上市,企业只要有探矿权和国际机构出具的报告,不需要开采就可以直接申请上市,而且融资的额度往往都非常大。另外,澳大利亚一直给予高科技行业扶持和优惠,包括生物科技、TMT等。
一般而言,企业对陌生的环境都会有很多疑问。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目前主要还是集中在美国和香港,相对而言,大家对这两个市场比较熟悉,但往往又不是真正的熟悉,只是常听到罢了。很多企业家并没有去过美国,纵然去过也不一定真正了解美国的金融市场状况,他们只是因为天天听到天天看到,所以自以为很熟悉。至于到澳大利亚上市,很多企业都没想过,因而总会有很多疑问。所以,我们应企业的要求,每一个月或一个半月组织一个投资考察团,安排大家到澳大利亚参观投资交易所、生活环境,了解澳大利亚实际状况是什么样的。
我个人在没有做澳大利亚板块的时候,也有个误区,以为澳大利亚最大的产业是矿业,但投入到这个领域之后,才知道澳大利亚第一支柱型产业是金融。澳大利亚现在有三个主要证券交易市场,即ASX(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NSX(国家证券交易所)和APX(亚太证券交易所)。作为亚太区最主要且高度发达的资本市场之一,澳大利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投资者,并拥有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商业环境,目前拥有超过2300家上市公司,涵盖各行各业及众多地域的不同企业,有着稳健的融资能力,常年被视为首次及后续融资的领先市场之一。按照自由流通市值计算,澳大利亚还拥有全球第三大可投资资金池,管理资产超过1.7万亿澳元。

记者:您能否简要介绍一下这三家市场的上市门槛?

高健智:APX的上市门槛相对而言最低,很多想上市的企业基本上都能符合其上市条件,只要企业有三年以上持续经营记录,资产达到200万澳元,年营运资本大于30万澳元,无论是否盈利,只要有保荐机构的保荐,就能申请挂牌上市,这在中国是无法想象的。而且APX从一开始就允许澳元、美元、人民币这三种货币同时在这个交易所里流通,极大地方便了境内外投资者。
而想在NSX上市的企业,只要有两年以上持续经营记录,资产规模达到500万澳元,年营运资本大于50万澳元即可,同样没有盈利的要求。在目前,中国国内各大银行的不良贷款明显增多,对民营企业融资部分贷款趋于紧缩的背景下,像APX和NSX这么低的上市标准,等于给中国国内众多的中小企业开了一扇窗。
此外,对于高科技企业来说,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要有置换概念,澳大利亚对知识产权是很重视的,知识产权也可以算入资产。中国企业的专利、商标、知识产权的认证等无形资产,如果有专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书,也等同于企业资产,这样一来,企业总资产达到澳大利亚的上市标准是很容易的,企业上市的门槛无形中又降低了。
至于澳大利亚的主板市场ASX的情况又不一样,上市企业需有三年以上的持续经营记录,过去三年的净利润超过100万澳元,且过去12个月的净利润达到40万澳元,或市值达到1000万澳元。若企业上市前满足的是利润测试则没有对营运资本的要求;若企业上市满足的是资产测试,则需要有至少150万澳元的运营资金。2008至2013年这五年期间,在ASX上市股票发行商的证券融资总额高居世界前列,五年连续融资总额达到2910亿美元,成为继纽约证交所、伦敦证交所和香港证券交易所之后世界第四大证交所,它的融资能力甚至在纳斯达克之上。但这么大的交易所,很多中国的专业金融机构、中介机构和广大企业却不知道。

记者:中国企业赴澳上市有何好处?能否得到投资者的青睐?

高健智:澳大利亚证券市场具有高透明度和高质量服务,有稳定持续的融资渠道,股权也多元化,国际化程度很高,以此为新的平台进入国际市场,中国企业可以提升国际知名度和品牌影响力,引进丰富的国际合作资源。通过在澳大利亚上市实现体制转换,中国企业成为澳大利亚企业,就可以将很多澳大利亚资源和技术引进到企业中,对企业而言是很好的助力。澳大利亚投资者很关注亚太地区的企业,对外国股票也有强烈的兴趣,中国企业容易获得投资者青睐,有利于股价的提升。
此外,2012年11月,澳大利亚推出500万澳元(约3000万人民币)重大投资者移民签证,吸引海外人士以投资金融产品及基金的形式移民澳大利亚,签证推出后吸引了大量中国申请人投资澳大利亚,这些中国投资人也会成为澳大利亚证券市场的强大力量。随着中澳经济交流不断扩大,中国已为澳大利亚投资人所熟知,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上市能够引起投资者和大众的关注,为中国企业和产品起到了很好的市场宣传作用。
说实话,中概股在美国、香港都被做烂了,上市企业得不到太多投资者关注,而中国在澳大利亚政府宣传中都是正面的,且中概股在澳大利亚主板里只有几十家,占比还很小,所以中概股在澳大利亚还是香饽饽。这就是经济学里的供给和需求,澳大利亚市场上的中概股正是旭日东升的时候。
 
一揽子服务,展腾助力企业圆梦

记者:企业与展腾合作后,通常需要多久才能够上市?上市融资成本和回报的情况如何?

高健智:这主要看企业本身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最近,展腾帮助中国国内一些新三板企业转板到澳大利亚主板上市,大多耗时都不超过九个月,快一些的只需六个月就能完成,因为这些企业已经经过了中国国内上市时的梳理,所以合规方面都没有太多障碍。而有些企业可能在税务等方面存在问题,我们就要帮他们梳理调整,花的时间相对就更多一些。所以一般而言,企业没有太大瑕疵,只要6~9个月就能在澳大利亚上市,在时间上比中国大陆和香港等地区上市快很多。
费用方面,澳大利亚上市比香港和美国都低,包括后续的维护费用都低很多。我们又花了时间和功夫把目前中国企业海外上市的几个市场板块都做了比较,并统计出相关的数据,这些数据一再显示,澳大利亚市场的PE值仅次于美国纳斯达克,排全球第二,平均值达20多倍,融资总额度在全球排第三。
举个例子,仅2014年3月份,就有两家中国企业在APX上市,一家是深圳市生命力生物保健科技有限公司,PE达24倍;另一家是深圳市中环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PE达27倍。前者在私募的时候融资了3000万人民币,股票流通后又融资了大概6500万人民币,后者则融资了7000多万人民币。这两家企业的股票流通的部分只有25%,在深圳路演时股票就已经承销光了。当亚太证券交易所在媒体上公示的时候,当地很多人来询问,然而,股票早都卖完了,赴澳上市的融资成果由此可见一斑。

记者:那么,从展腾的经验上看,中国企业一旦决定赴澳上市,需要注意哪些风险?

高健智:中国企业需要注意的风险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财务风险,包括会计和报告、市场、流动性和信贷、税务、资本结构等。企业需要设定切实可行的财务目标,同时在财务上保持透明度,符合公司各利益关联方的期望。
二是战略风险,包括规划和资源调配、沟通、投资者关系、市场竞争动态、并购活动、业务剥离、宏观市场动态等。从我们的经验来看,建议企业应该重视经营战略,把快速开拓当地市场和稳健发展相结合。
三是合规风险,包括满足持续披露的义务,符合当地的法律监管和合规要求,以及一些特定行业的监管要求。我们会协助企业加强公司治理,符合相关监管和披露要求,了解当地监管环境,加强公司内控程序。
四是运营风险,包括信息技术、实体资产、销售和营销、成本控制、当地团队建设等。我们会协助企业配备相关的独立董事、高管及当地专家,帮企业规避可能碰到的运营风险。

记者:在帮助企业上市并应对风险过程中,展腾将提供哪些有别于其它机构的一揽子服务?

高健智:我们本身就有基金公司和管理公司,能够为有资格上市的企业做股权投资,这是我们的本业。因为公开上市是各种投资退出手段中利益最大化的,所以投资之后,我们会想办法辅助企业上市,为企业提供上市需要的法律、财会、股票承销等一揽子保姆式的服务。很多企业,当其资产规模只有几千万人民币的时候,在市场上往往是不知名的,所以,通过企业的知名度来吸引投资者的几率并不高,这就必须通过我们海内外累计的信息资源协助企业做私募,解决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展腾在企业的上市过程中主要是担任上市总顾问的角色,协助企业进行从上市准备、过程执行以及上市后的一系列工作。上市之前,我们的团队将帮企业进行周密筹划,包括评估企业是否具备上市的条件,结合中澳两地监管机构的要求及市场上的案例,关注未来可能影响上市过程的潜在问题,包括拟上市主体的股权架构,资产所有权的明晰及独立性,财务规范性,是否存在重大关联交易问题,以及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等问题。并评估这些问题对上市过程的重要程度,与企业共同制定上市流程的可行策略,制作上市可行性方案和上市时间表。上市之后,我们又可以帮助企业承销股票,在澳大利亚、新加坡、中国香港,甚至在中国大陆,帮他们找特定对象,协助企业把股票流通出去。
之前有一家酒店连锁企业,经营多家五星级酒店,入住率都在九成以上,总资产有四五十亿,最近想向银行融资人民币2.5亿,补充新盖的一家酒店的内部装潢费用,但因为银行对民营企业相关行业银根紧缩,所以无法获得贷款。在对该企业进行评估后,我们发现它完全符合澳大利亚主板上市的标准,于是就为该企业做了股权投资和上市服务,不仅一次性解决了企业资金紧缺的问题,还帮助企业通过海外上市进一步融资并使品牌价值得到了提升。
另外,展腾有澳大利亚的交易所资源和保荐机构资源,可以协助企业更好地“走出去”。不久前,大连的一个产业园区建立了规模达人民币两亿元的引导基金,委托我们筛选该园区内的企业,符合澳大利亚上市的企业就能获得基金的投资。中国各个行业各个领域都想“走出去”,企业“走出去”的同时也是“引进来”,企业在澳大利亚融资上市的钱还是会回到中国投资。
最近很多企业来找我们,因为它们融资很困难、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支持,听到有我们这样的机构能为它们提供一揽子服务,就来与我们洽谈,最后发现它们的每个问题都能够从我们提高的一揽子服务中得到很好解决。

记者:你们就是企业的梦工厂啊!能够帮助企业解决问题,为企业量身定做,解决企业的困难。

高健智:是的。我的希望是做得更好,帮助、服务更多有融资需求的中国企业。
 
澳大利亚非常适合绿色企业经营

记者:您对环保行业非常熟悉,也是台湾中华节能协会理事长,能否对比一下不同地区对支持绿色创新企业方面都有哪些异同?

高健智:台湾和大陆对环保节能方面的做法很类似,大部分都是说得多做得少,政策上都很鼓励,但对企业实质帮助都不大。举个例子,光电照明企业,在台湾和大陆都是给予企业税务上的补贴和优惠,不是直接补助资金到终端产品的销售上。而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则是直接给民众购买上的优惠,比如买一个普通的电灯泡是十块钱,节能电灯泡是九块五,民众肯定会选既便宜又省电而且还环保的节能电灯泡。
在合同能源管理方面,台湾比大陆做得好一些,2013年台湾的第一银行第一期就投入2000亿新台币,针对合同能源管理进行融资,而大陆在这方面往往还是雷声大雨点小。

记者:在澳大利亚,绿色创新企业又能够享受哪些优惠政策?

高健智:在澳大利亚,无论是政府还是大众,都已经具有根深蒂固的绿色环保意识,对于要进入澳大利亚的绿色创新企业来说,无需再进行过多的消费者及投资者教育。在中国,消费者对价格还是非常敏感的,可能不愿意为了绿色概念买单。相似的两种产品,中国消费者可能更倾向去选择更便宜的,而不是更环保的。但是在澳大利亚,消费者倾向选择更环保的,他们愿意多付一些钱给那些能够更节省能源或者更少破坏环境的产品。比如,悉尼CBD地区的办公楼,除了地理位置和基本的建筑标准外,还有一个绿色评分指标,最高是六星级,越高的星级意味着这栋办公楼在电力和水力等方面更加节约。当然,星级越高的写字楼租金也越昂贵,但是企业还是倾向于选择绿色评分星级高的办公地点入住,他们认为这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体现。所以,绿色创新企业在这里无疑将受到更多的欢迎。
另外一点就是,环保意识是可以直接带来收益的,这主要取决于澳大利亚的成熟的碳交易体系,以及对高排放企业征收的碳税。这样的调节机制直接决定了企业的能耗选择,如果少耗能,企业节省的碳排放量就可以通过交易带来直接收益,如果企业耗能超标,不但得花钱购买额外的碳排放量,还会面临着高昂的碳税。所以,从民众意识上、碳交易机制以及税收政策,澳大利亚都有全面而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政策环境,对绿色企业非常有利,是一个非常适合绿色企业经营的市场。(采访人物摄影 王南海)

点击展腾
展腾投资集团是集金融投资、境外上市、基金管理、资产运营、财务顾问等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跨国金融服务公司,总部位于北京,目前在香港、台湾、悉尼等地设有分公司。该公司在境内外拥有丰富的项目、市场及人脉资源,并与中国国内外多家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行业投资机构、律师事务所及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服务机构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致力于为中国的高增长企业及高净值人士在大中华地区及海外的投资活动提供全方位的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及资本运营等服务,帮助企业客户实现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完美结合,帮助高净值群体实现投资银行服务和私人银行服务的有效对接。
展腾所投资的领域涉及金融行业、房地产行业、矿产资源、文化传媒、消费行业、现代服务业等多个领域,并拥有一支国际化的专业投融资团队。该公司高级管理层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地,并在这些国家和地区拥有多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执行团队由行业投资、法律及财务管理、风险控制等专业人才组成,90%以上的团队成员拥有硕士以上学历,70%以上的团队成员拥有海外教育及从业经历。该集团充分利用自身广阔的人脉资源及政府合作关系,以及在海外的资本及项目资源优势,立足中国国内的资本市场并着眼于中国国内资本与境外资本市场的对接,中国国内资本和境外项目资源的对接,帮助企业实现价值提升、并由此为投资者创造较高回报、实现企业和投资者的共赢。

高健智先生素描
高健智先生现任展腾投资集团董事长。曾任先见出版集团总经理,趋势创业投资集团董事长,岩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大中华不动产投资基金董事长,华鑫国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抚顺台湾工业园有限公司董事长,诺亚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钜国创业投资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财团法人。地球生态环境保护基金董事长,台湾中华节能协会理事长。拥有近20年的投资银行及共同基金、财务顾问实战经验。
他曾在政府部门任职,也当过佛教协会秘书长,但最后选择了金融行业,先后当过银行的董事、信托的老总、中外基金的董事长,在金融领域有着完整的工作经历。
在采访过程中,高先生戏称自己也曾想过那种“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生活,但这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愿望,他自己更相信的是天道酬勤。由于业务繁忙,他经常奔波各地与企业会谈或为企业做尽职调查,往往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有时前一天与企业开会到深夜,第二天一早又要约见其它企业。他认为,选对了方向,只要坚持就一定会有结果。
在他看来,中国投资行业面临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改变以不动产为唯一的价值导向的观念,从国企到民企,有关系、有能力的企业第一想到的是投资房地产,而不是实业,所以中国投资环境很难得到改变。如果这一观念不改变,谈再多的投资理论都是空谈,中国企业的科技含量、知识产权都很难得到发展。
高先生热爱自己的事业,所以更乐此不疲地帮助实业企业圆梦,为企业和社会创造更多真实价值,他告诉记者,“这样蛮好的”。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