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中色地科:混合所有制的实践者

中色地科:混合所有制的实践者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4-09-09

Sinotech Minerals Exploration: practitioner of mixed ownership
中色地科:混合所有制的实践者
■本刊记者  李跻嵘 艾亚 综述报道

拥有国有资产背景的企业通常存在摆脱生存压力不足、市场意识缺乏、决策流程繁琐、管理效率低下的问题,但是,中色地科矿产勘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色地科”)却显得与众不同,它在2004年创建之时设定的国有、民营和技术骨干入股的混合所有制的体制优势,让该公司摆脱了国有企业的顽疾,既继承发扬了国企规范经营的优良传统,又具备了民营企业强烈的市场意识,使之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作为最早以混合所有制经营的企业之一,中色地科摸索的经验是值得总结的。在有色地质大厦,《国际融资》杂志记者独家专访了中色地科董事长王京彬先生,就中色地科十年间如何由一个成立之初注册资本仅200万元人民币的小企业发展到今天:注册资本达36230万元,拥有22个参控股企业,六家海外上市资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在北美、南美、非洲、亚洲等地设立风险勘探公司12家,在亚洲、非洲、南美洲、北美洲、澳洲等地的10余个国家(包括所属上市公司)拥有总面积超过两万平方公里的60个探(采)矿权等骄人业绩,采访了这位专家型企业家

As is known, state-owned-enterprises often face the problems of lack of market consciousness, decision making process cumbersome and inefficient management. While Sinotech Minerals Exploration Co., Ltd.gets rid of such problems for its unique mixed ownership, which concluded state-ownership, private-ownership and technique-ownership since its establishment in 2004. The company was officially designated as the nation’s high technology enterprise since its establishment. Sinotech has registered capital of ¥362.304 million CNY. After years of rapid development and Sinotech people’s continued efforts, Sinotech is now well established and reputed in three major business fields: geological service, mineral exploration and mining development. Currently Sinotech owns more than one hundred properties all over the world, and has developed over twenty subsidiary investing companies. At present over 300 employees are working for Sinotech, and more than twenty of the employees are PhD or postdoctoral researchers. Their expertise widely covers geological, geophysical and geochemical explorations, remote sensing, mapping, geological engineering, geological hazard control and environment assessment, mining, ore dressing, and mine management, etc. How could Sinotech achieve remarkable successes during only 10 years? To know the answers, the reporter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interviewed Dr.Wang Jingbin, Chairmanand CEO of Sinotech Minerals Exploration Co., Ltd.

混合所有制为中色地科奠定了健康的基础

王京彬与“有色”有着不解之缘,前20年求学,他一直沿着学士-硕士-博士-博士后学位帽的“黑道”读书,博士后出站后被分到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工作。十年总工程师的经历给他打下了良好的技术功底。在地勘行业最困难的2002年,他开始担任院长,挑起带领单位“闯市场”的重任。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是一家研究型单位,主要精力集中在科研上,并不擅长市场经营,于是,2004年研究院决定出资组建中色地科公司专门从事市场经营。
矿产行业具有明显的周期性特征,对于投资同样产能和质量的项目来说,在矿业高峰期就会赚得盆满钵满,而在矿业低谷期则可能就会赔得血本无归。中色地科组建之时所面对的矿产行业恰逢最低谷,生存成为该公司的第一要务,只以国有资本进行市场经营,难以避免陷入赔钱的窘境。中色地科创建之初,就要求技术骨干入股,由公司管理团队带头持股之后员工再进入,从而形成一种新的混合所有制模式:用股权“绑架”技术专家和管理专家,使之享有与国有股东同样的权利与义务,共担经营风险,共享发展成果。十年前,这种允许企业员工持股的做法在国有资产背景的企业中是十分罕见的。但是,鉴于地质勘探领域对矿产地质专家的高度依赖性,以及勘探行业的高风险和高技术特性,出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长远考虑,现在回顾中色地科十年的发展历程来看,毫无疑问,当初做出的这一决定是具有前瞻意识的。
2008年,中色地科又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引入山东招金、广州广永以及一些民营企业,将“有限责任公司”改为“股份有限公司”,使混合所有制改革更彻底,更有利于企业健康经营。股份制改造后,更加依靠专业化的管理团队进行经营,公司在地勘市场中的地位迅速提升,跻身行业前列。
谈到混合所有制经营的优势,王京彬的体会非常深刻:“经营矿产勘查具有很高的风险,草根勘查成功率仅有2%~4%,国有资本控股的企业决策流程长,面对如此高的风险很难做出决策。在国企中,项目做成了,对领导而言是应该的,但如果做不成,失败了,就会追究领导责任。这就使得国企领导者不会轻易决策风险勘查项目,结果也就很难抓住机会,机会稍纵即逝。产权多元化、股权明晰的机制是中色地科近些年能够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如果不是成立时就实行骨干员工持股,用真正市场化的载体进行经营,我们公司的发展至少不会有今天这么好。”

以勘探、科研优势做实中色地科三大主业板块

就中国国内来说,勘探与科研是两个圈子,地勘单位做勘探,高校和科研院所做科研,而科研勘查一体化则是体制带给中色地科的显著优势。作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中色地科的科研基因来自于它的大股东——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与研究院整合后的有色金属矿产地质调查中心又提供了勘查上的专业优势,借助于这两个优势,该公司紧紧围绕找矿突破和市场服务竞争力提升,以市场应用为导向,“接地气”地开展研究、勘查和开发。
以找矿为例,在研究阶段主要是找矿靶区优选,在勘查阶段主要是如何快速找到主矿体,在开发阶段主要是服务于开发的生产探矿与资源综合利用,中色地科将研发优势与勘查、开发密切结合。王京彬向《国际融资》记者介绍说:“我们可以根据找矿预测方面的最新理论研究成果,确定找矿靶位并马上钻探验证,如果找到矿就说明预测理论是正确的,如果没有找到就需要提出新的设想并重新研究。这种反复进行的‘预测—验证’的反馈过程是一般科研单位不具备的,它实现了以研究促进找矿突破、以找矿突破带动研究创新的良性循环。”
再比如,中色地科正在做的物探小飞机正是自主知识产权研发。通常一些科研机构完成验收报告后,其研究成果会止步于实验室,而中色地科研发出来的物探小飞机首先会在该公司内部项目上试用,在试用过程中发现不足后,再不断改进,试错,使其更加实用化后再对外推广。
创建初期,中色地科只做地质服务。随着企业跨越式发展,现已形成地质服务、资源勘探和矿业开发三大主业板块。既然公司的技术与人才优势集中于勘探阶段,为什么还要参与矿业开发呢?针对《国际融资》记者的提问,王京彬解释道:“位于产业链前端的资源勘探虽然非常赚钱,资源价值的提升也非常快,但是并不能保证每年都能找到一个大矿,也不可能把找到的矿一年都卖掉,很有可能出现‘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状况,因此,它的收入是波动的、不连续的。资源勘探需要有正常的现金流和利润作为基础,中国国内的风险勘探行业还没有来自资本市场的支持,但它是需要正常的现金流和利润支持的。我们中色地科之所以设定三大业务板块,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现金流可持续的问题。地质服务是为国内外大公司提供勘查技术服务,相当于做乙方业务,能够带来持续的现金流;矿业开发可以获得长期、连续的收益,现金流随着产能扩张而快速增长。我们以这两个拥有持续现金流的业务保持公司的持续发展并支持风险勘探业务,而风险勘探一旦成功,找到大矿,转让就可以赚一大笔钱,使公司获得跨越式发展的机会。”王京彬强调指出:“对于中色地科这样的公司,不能光看资产负债表、损益表和现金流量表三张财务报表,还应该看资源表,即矿权和资源量,这样才能更完整地体现中色地科的资产特点。”与紫金矿业合作的乌拉根铅锌矿,与大冶集团合作的萨热克铜矿,自主开发的新疆红石铜矿等可观效益都为中色地科的风险勘探提供了资金保障。
 
抓住金融危机之机,果断参与海外并购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让王京彬看到了中色地科海外发展的机会。
在此之前,海外资本市场的股价很高,中色地科资金实力有限,只能选择自己在境外注册公司获取矿权进行风险勘查的方式开拓国际市场,前期利用自有资本,后期有一部分来自国家境外风险勘探基金的资助。2008年9月,随着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全球金融危机袭来,王京彬和他的团队却看到了该公司海外谋发展的机遇。他们果断做出决定,即刻到香港设立海外投资平台公司。
2009年2月,加拿大的上市公司加纳克初级资源公司受金融危机冲击,资金链吃紧,股价一路下跌。王京彬坦言,当时没有人知道金融危机还会持续多久,因此,在收购加纳克初级资源公司的投资决策上,管理团队内部分歧较大,有人担心本来就紧张的资金投进去会赔钱,从而影响中色地科向海外拓展业务的战略。但是,考虑到并购成功将意味着绝佳的发展机会,失败也不至于影响到公司的“身家性命”,王京彬在董事会上据理以争,最终董事会通过了这项投资决策。他与加纳克公司的CEO走上了谈判桌。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对《国际融资》记者说:“最初我们和中介机构谈的价格是每股0.045加元,而加纳克公司的开价为每股0.05加元。我没有和他还价,而是提出我们的条件,即中色地科作为长期战略投资者要对加纳克公司有一定的影响力,包括董事长由中方人员担任,有两名董事的提名权,在公司层面派进高管,在项目层面派进技术骨干,向外方学习如何做海外上市公司的运营管理。此外,中色地科未来增资时有优先权,以保证中色地科能够有效参与管理。加方对于这些条件没有提出异议,双方一拍即合。”而正是这短短20分钟的谈判,奠定了中色地科开拓国际市场的基本模式。
2009年6月,中色地科以每股0.05加元的价格投资160万加元,获得加纳克公司3200万股股权和1600万认股权证。2010年4月,中色地科又以每股0.07加元的价格对1600万认股权行权,总计持有股权占加纳克公司已发售股权的35.9%,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中色地科进入后,除了提供勘查技术支持之外,还调整了加纳克公司的矿权结构,卖掉墨西哥的矿权,专注于坦桑尼亚Handeni金矿项目的勘查,并取得了重大的找矿突破。
2010年10月,中色金地公司进行项目重组,将其在埃塞俄比亚瑞丰合资公司中拥有的全部股权转让给加纳克公司,通过矿权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的方式,获取400万加元的现金补偿和350万股的股票,所获现金补偿成倍收回了前期投资,所持股票奠定了未来的收益基础,实现了矿权资产的证券化。
2010年12月31日,加纳克公司的股价以6.01加元收盘,比中色地科刚进入时增长了100多倍,市值也从200多万加元猛增至10亿加元,成为当年多伦多证交所创业板成长最好的股票之一。
2011年3月,借加纳克公司第三次融资的机会,中色地科以每股5.4加元的价格转让了所持有的800万股股票,变现4320万加元现金收入,回收资金是原投资额的15倍,通过股票减持实现了可观的收益。由此,中色地科在地勘行业创造了“低价进入-勘查升值-高价变现”以及“矿权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获利”的海外发展模式,这笔投资也被业界誉为加拿大初级资源公司最成功的投资案例之一。
然而,中色地科管理层并没有被加纳克公司股价的飙涨冲昏头脑,经过认真的思索和冷静的判断,他们认为加纳克公司获得市场认可主要得益于坦桑尼亚项目的资源价值增长,投资者却没有对埃塞俄比亚瑞丰VMS铜多金属矿所蕴藏的巨大找矿潜力给予应有的估价。为了最大化地体现瑞丰项目的价值和实现矿种的单一化,加纳克公司董事会决定试水“矿权资产分拆上市”的新模式,将瑞丰项目注入的矿权资产分拆至新成立的铁克雷公司。于2011年8月30日正式公开挂牌交易当日,铁克雷公司的开盘价为每股0.61加元,当天最高涨至一加元,截至2011年末,股价最高涨至1.95加元,得到了市场的高度认可。王京彬认为,分拆之后的两个公司的定位更加明晰:“铁克雷公司以埃塞俄比亚的瑞丰项目为旗舰项目,专注于非洲有色金属资源的勘查开发。加纳克公司继续以坦桑尼亚的Handeni项目为旗舰项目,专注于非洲金矿项目的勘查开发。”
尝到“分拆—上市”模式的甜头之后,王京彬和他的团队又将该模式在澳洲市场的战略布局上再次实施。澳大利亚上市公司ENT公司(Enterprise Metals Limited)在澳大利亚拥有包括铁矿、金矿、铀矿及铜多金属矿等14处有巨大找矿前景的矿权区,该公司总裁德默特·瑞恩曾经担任力拓公司首席地质师,他率领的技术团队专业技术水平高、管理团队经验丰富,这引起了中色地科的注意。2011年7月,中色地科斥资1240万澳元认购该公司6200万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入股之后,中色地科按照矿种专一化原则,对矿权结构和勘查部署进行调整,重点勘查铜金矿和铀矿,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初步揭示出巨大的找矿潜力,圈定多个可批量安排钻探的铀矿找矿靶区,并将铀矿资产分拆成为ENU公司独立上市。
中色地科还探索了“收购资源公司后上市”。2012年5月,中色地科控股的中色金地(香港)公司投资260万加元,收购北方镍矿勘探公司(Nickel North Exploration Corporation),持股比例47%。8月,北方镍矿勘探公司在加拿大多伦多证交所创业板上市(TSX-V:NNX)。该公司的核心矿权资产位于加拿大魁北克省的Hawk Ridg的Cu-Ni-PGE勘查项目。中色金地进入后,组织完成钻探进尺1055米,七个钻孔全部见矿,找矿效果良好。
除此之外,中色地科还创新了“股票分红”矿权资本经营方式。2010年1月,由中色金地公司控股的加拿大华源股份有限公司,以股票分红方式,将所持有的银狐公司股票,按股权比例分配给股东直接持有,方便股东从资本市场退出。借此,中色金地公司直接成为银狐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减少了中间管理层次。

值得关注的中色地科海外管理经验

截至目前,中色地科通过定向增资等方式投资在加拿大多伦多证交所和澳大利亚证交所上市的初级资源公司,已拥有在加拿大多交所上市的奥卡黄金公司(ORG)、East Africa Metals Inc.(东非金属公司)、黄金股份公司(GSH)、北方镍矿勘探公司(nickel north),以及在澳大利亚澳交所上市的ENT金属公司和ENU金属公司共六家境外上市初级资源公司。中色地科的诸多海外投资成功案例以及拥有六家境外上市公司的骄人业绩,让《国际融资》记者对于该公司的海外经营管理产生了浓厚兴趣。王京彬介绍说:“中色地科的海外投资主要是从战略管控、技术支持和融资帮助三方面进行管理的。在战略管理上,董事会决定重点投资哪个矿权和勘探融资计划,负责审定勘查计划和预算,借鉴中国国内将工资与奖金分开的做法设计高管薪酬体系,根据每年目标任务的完成情况兑现奖金。在技术支持上,海外初级资源公司大多是聘用外部勘查力量,但我们有时也会利用我们自身优势直接承担勘查项目,两股力量优势互补,使勘查技术和能力得到增强。在融资时,我们作为大股东会跟进投资,这样做的结果自然会增强其它投资者的投资信心。中色地科并购海外上市公司后,这些公司的具体经营和运作依然由原公司管理团队承担,因为他们更熟悉当地对于上市公司的要求以及税务法律政策。通常我们也会派人参与,参与的目的一方面是学习海外上市公司的管理经验,另一方面是及时向母公司反馈情况。”
中色地科在海外的一系列并购都很成功,基本没有发生过其它一些中国国有企业在海外并购中遭遇滑铁卢的遗憾事件,这不能不说是混合所有制给中色地科海外并购带来的先天优势。不仅如此,王京彬还道出了成功的另外缘由:“中国国内一些大企业针对的是存量资源,专拿境外公司的成熟资源项目进行并购。但我们中色地科不是,我们针对的是增量资源,是帮助别人发现资源,是投资一个从无到有的资源过程。并购人家现成的资源,人家自然会有抵触,但是从勘探资源时就参与进去,那就不一样了,人家不仅不会抵触,反而会非常欢迎。我到智利参加矿业部长高层论坛时,当地领导就非常欢迎我们来找矿,因为找到矿后就能为国家GDP和社区发展做出贡献。”谁找到矿就由谁来开发是国际上普遍通行的做法,中色地科自身拥有的勘探、科研优势,为其成功完成海外并购和开发海外矿产加足了砝码。《国际融资》记者认为,中色地科系列海外并购的成功,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王京彬及其管理团队的专业与优秀。当你与行家谈判的时候,你必须是行家,而且必须足够优秀到让别人欣赏你、钦佩你。在这一点上,他们做到了足够好。
矿业领域开拓海外市场,今天的中国公司已经拥有了资本优势,同时,中国国内庞大的资源市场需求也让不少国家愿意与来自中国的伙伴合作。可是,中国企业对于国外资源市场并不太了解,与国外矿业开发公司的企业文化在磨合过程中也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王京彬举例指出:“许多依据中国国内标准评判的资源在国外看来是不挣钱的。比如,按国外的标准判断,西澳的铁矿品位在58%~60%的才算是铁矿,30%含量的就是石头,不赚钱,但在中国30%铁矿却能赚钱。又比如,在国外许多地区,铜矿品位2%的才能赚钱,但在中国国内0.4%就可以。”
针对中国渴望“走出去”的地勘企业,作为“过来人”,王京彬分享了他的经验和教训,他认为,控制风险比赚大钱、赚快钱更重要,他说:“中国‘走出去’的投资矿业的公司需要规避三种风险。第一是资源风险,也就是能否找到可开发的资源,国外公司提供的资源数据是否可靠、是否可开发利用。第二是国家风险,包括所在国的法律和政策风险。第三是社区风险,一些南美国家的社区对矿业能否开发起着决定性作用。因此,为了控制好风险,投资时要做好组合,包括不同国家地区的组合以及矿种的组合。”他对于风险控制的极度重视正是源自中色地科曾经在海外遇到过的挫折。有一个埃塞俄比亚的项目,由于合作伙伴过于强势,导致该公司矿权在埃国矿业部的直接干预下丢失。另一个是坦桑尼亚的项目,由于当地严重的非法采矿现象和政府的不作为,该公司尽管拿到采矿许可却很难进入开发环节。
矿产资源的勘探和开发往往会对当地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中色地科无论在中国国内还是国外一直非常重视环境保护。在中国国内,新疆哈密红石矿区属于缺水地区,中色地科为此专门购置压滤机将选矿尾渣压干后排入尾矿库,废水综合回收利用率达到85%以上,并在项目区域周围的戈壁荒漠上进行绿化,被新疆自治区政府授予“环保优秀企业”称号。在王京彬眼里,环保是理念也是行动,但并不一定非要投入特别多的资金,他说:“哈密红石矿区一吨水大约要15元,通过废水的综合利用,我们将一吨水的成本降至五元左右,一年反而能省下来上千万元。”在国外,该公司也积极承担着社会责任。比如,在非洲,他们即便勘探没有赚到钱,也会帮助非洲修缮小学、打水井、修路,尽量不破坏环境和庄稼,得到了非洲当地居民的欢迎。

市场为王,成就国际一流勘查型矿业公司

回顾带领中色地科“闯市场”的十年历程,这位专家型企业家感慨良多,他说:“经历过这么多酸甜苦辣,感触最深的是做企业要有市场意识,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在国有单位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人来说,这种意识的建立也是边干边学边探索出来的。十年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领导给了我们非常大的支持和帮助,为我们创造了宽松的发展环境,从不干预具体经营。此外,机遇意识也非常重要,我们刚好赶上了矿业的上升通道,并且抓住了一些机遇,获得了快速的发展。”当前矿业正处于低谷期,王京彬坦言,确实感受到了经营压力,但他认为,中色地科原来打下的基础比较好,矿山也陆续开始释放产能。他坚信,在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中色地科将比一般地勘公司要好过一些。
与金融危机时相比,现在矿业市场的投资逐渐回归理性,高品位矿较低品位大矿量更受青睐,政局稳定、矿业环境好、低风险地区的矿产项目成为优先选择。虽然正值行业低谷期,但中色地科并没有放慢脚步,而是选择有共同理念、专注矿业投资的高能资本合作,共同设立“中色高能蓝天矿业基金”,弥补自身在资金实力和资本运作上的短板,进一步开拓市场,投资具有采矿权和一定现金流的项目,将内生增长与并购增长相结合。谈及中色地科的未来发展规划,王京彬告诉《国际融资》记者:“我们将继续坚持技术与资本相结合,突出和强化矿产资源的发现能力,通过向海外上市公司的项目团队派出人员,学习国外技术特长和管理经验,使我们的勘查技术与国际接轨。”在打好基础与框架之后,中色地科下一步的目标是建立起控制大批优质资源的国际化资源公司,并在主板上市,借助资本翅膀的力量,继续加大勘查力度、资源控制和并购力度,成长为卓越的探矿者和高成长型的矿业集团。
中色地科取得的耀眼业绩并没有让王京彬轻松下来,在企业经营管理之外,他不但要从事科研工作,开展项目和课题研究,培养研究生,还要承担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有色金属矿产地质调查中心的行政管理工作,以及国土资源行业的技术立项、设计审查和研讨等工作。他笑言自己的工作经历很简单,毕业到这家单位就一猛子做了下去。他表示,特别希望能把中色地科做成地勘行业的示范。
在中色地科大厦的大厅墙壁上镶嵌着异常醒目的一行字:“创建一流的国际化勘查型矿业公司”。这是王京彬的不倦追求,也是中色地科全体员工的奋斗目标。

最后的絮语

基于混合所有制良性体制下成长发展的中色地科,在规避了国有企业的决策短板、发扬民营企业的市场长板,并以股权激励的方式最大限度调动专业技术人才的积极性的管理体制下,王京彬及其团队领导中色地科以市场为导向,坚持科研勘查一体化,经过十年的耕耘和打拼,形成了地质服务、资源勘探和矿业开发三大主业板块,摸索出多种“矿权+技术+资本”三者相结合的海外发展模式,国有资产大幅度增值,所有股东无论企业还是个人都收益颇丰。应该说,中色地科以国有、民营、员工共同持股的混合所有制解决了企业管理团队责权利不对等问题,因而使企业的市场能动性发挥到极致,创新创造力发挥到极致。其经验值得研究总结。(人物摄影 王南海)

中色地科携手高能资本打造首只地勘系统“探采一体”基金
2014年7月31日,中色地科矿产勘查股份有限公司与专注于矿业投资的高能资本有限公司在北京有色地质大厦举行签约仪式,合作设立“中色高能蓝天矿业基金”。该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总规模是10亿元人民币,首期规模五亿元人民币,是地勘系统第一支探采一体、并购开发相结合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主要投资于境内外成长性好、业绩稳定的优质矿业项目,以及具备重大资源增长潜力和显著并购价值的“蓝天矿业项目”。“蓝天矿业项目”(Blue Sky Project)是指拥有采矿权和外围探矿权、具备较大资源增长潜力的中小矿山项目,投资这类项目具有市场规模大、投资机会多、成本较低、风险可控、增值潜力较大、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等诸多优势。中色地科在矿产勘查领域拥有一流技术和专业人才,高能资本在矿产资源投资领域拥有深谙资本运作、经验丰富的杰出团队,双方携手打造的这支基金将广泛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改善优质矿业企业的融资环境,有效发挥地勘系统资金的杠杆放大效应,助推境内矿产资源行业的健康快速发展。

点击王京彬
王京彬,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色地科矿产勘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有色金属矿产地质调查中心主任,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院长,兼任中国地质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中国矿业联合会地质勘查协会副会长。他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中南大学、昆明理工大学兼职教授,地质过程与矿产资源国家重点实验室、矿床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国土资源部成矿作用与资源评价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储量评估师。
他主持完成国家级、省部级和社会委托的勘查科研项目多达40余项,在有色金属矿产找矿勘查和成矿规律研究方面业绩突出,曾被科技部聘为国家973项目“中国西部中亚型造山与成矿”首席科学家,获得“第十一次李四光地质科学奖”、“第二届黄汲清青年地质科学技术奖”、“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全国有色金属行业劳动模范”等荣誉。

中色地科参控股公司一览表
地质服务类
北京中色资源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北京中资环钻探有限公司
北京中色测绘院有限公司
昆明中色地科矿产勘查有限责任公司
资源勘探类
中色金地资源科技有限公司
新疆鑫汇地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长沙中色矿产勘查有限公司
中色金龙(北京)矿业投资有限公司
额尔古纳瑞石矿业有限公司
额尔古纳博石矿业有限公司
呼伦贝尔市金联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中色地科(智利)有限责任公司
中色地科(香港)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中色鸿鑫矿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金源脉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矿业开发类
哈密红石矿业有限公司
阿鲁科尔沁旗金山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翁牛特旗盛世莲花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北京凯富奇贸易有限责任公司
富蕴金蕴矿业发展有限公司
新疆汇祥永金矿业有限公司
承德县银峰矿业有限公司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