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的新机遇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的新机遇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5-04-15

New opportunity for China’s economic reform and development
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的新机遇
■本刊记者 李路阳 李留宇

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期间,《国际融资》杂志记者独家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南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副主席、国际金融专家张赛娥女士。采访中,她对中国经济转型发展过程中的“一带一路”构想、人民币汇率波动、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她表示,中国经济发展要保持稳定增长,应更注意细节和质量,并为企业营造诚信、公平的环境。谈及对“十三五”规划的建议,她认为,国家可借鉴香港的经验,并加强内地与香港金融市场之间的融合,使经济转型事半功倍
During the 3rd annual session of the 12th 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CPPCC, the reporters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interviewed Christina C.N.Cheung,member of the 12th 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CPPCC, vice chairman of directors board of South China Group  and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experts. She talked about the hotspots such 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s, RMB exchange rate and RMB internationalization. She said that China should pay more attention to details and quality of economic steady growth and should build a public and credit environment for enterprises. She also suggested that China could learn from HongKong and cooperate with HongKong financial market to realize the thirteen five planning.

创业、创新将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更多机会

记者:中国经济增长面临着下行压力,有观点认为,通缩已经离我们很近了。在您看来,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阻力有哪些?

张赛娥: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出通缩发生,但全世界都普遍存在经济下行的危机。首先是总体商品供应充足,其次是各经济体经济下滑导致需求减少,这两方面造成了供大于求的局面,并导致商品价格下跌,这就带来了通缩的可能。另外,由于大家还未看清未来的经济走势,在投资和消费上就比较谨慎,资金的周转率也就大大降低。
2014年中国进出口总量只增长了2.3%,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也连续多年低于3%,中国自身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中共中央八项规定对高端消费的影响,房地产的下滑等等,2014年的外商直接投资也显著减少。所以,2014年中国的GDP还能保持7.4%的增长是很不容易的。

记者:您认为,中国该如何保持经济活力并实现经济中高速增长?

张赛娥:中国正朝着“小政府、大市场”的方向去改革,这是好事儿,也是值得鼓励的。政府应该鼓励并发动九亿劳动力的积极性,让大家能够看清目前存在的问题,并鼓励创业、创新,中国经济在发展的过程中应更注意细节和质量,避免像过去那样的粗放型发展。以中国人民的聪明智慧,在未来经济发展中,一定会创造出很多新的亮点。
我们鼓励创业,但一定要让创业者明白,创业是一条很艰苦的道路,不是想创业就一定能成功。以往的统计数据显示,90%的新创企业都是失败的,所以,在创业之前,创业者一定要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此外,我们还要鼓励创新,比如金融行业近年来就有很多创新,但在这方面我们也要加强管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
对于政府而言,在简政放权,给民间更多创业空间之后,也不应太冒进,不必刻意指出哪些行业会是新亮点。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很多技术都可以应用到生活、生产、医疗、教育等方方面面,很多行业都有发展潜力。

记者:那么,我们应如何鼓励和支持创业、创新?

张赛娥:政府应该在税收上给创业企业更多的扶持,提供一定的优惠政策,并完善相关机制,在行政审批流程上给予一定的便利,减少企业来回奔波,让企业专心做好自己的主业。同时,我们也要帮助初创企业提升管理等方面的相关经验。比如IT行业,一些创业者即使有了资金,但除了自身专业外,在人事、内勤等其它方面都缺乏经验,这就需要有孵化器和顾问服务来帮助他们,尤其需要一些有经验的企业家和专业人士提出相关建议,指导创业者把企业管好。一些微型企业,可能没有能力请专家来指导,政府就应该通过一些服务机构提供帮助。
从政府角度,应集思广益,增强创业者的动力和创新力,并适当提供帮助和推进。从社会角度,我们要容许创新的失败,容许创业者有一些看似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做法,与其指手画脚或是笑话他们,不如默默地支持他们,这样中国的经济增长就会有更多机会。

区域协调发展将给中国经济增长带来新机遇

记者:国家近期提出的“一带一路”构想,这将为中国经济增长带来哪些机遇?

张赛娥:“一带一路”是中国近年最重要的外交战略之一。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如今,中国在工业方面的工资及生产成本已经大幅上升,一些东南亚国家的生产成本已经优于我们,而美国也在大力推动生产自动化及各种创新生产方法,提高生产效率。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出口由以往的电子产品及服装,转型至“一带一路”的基本建设产品和服务,在时机及方向上的选择都是恰当的。
在美国金融海啸后,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由信贷产生的固定资产投资所带动。就目前来看,中国国内很多基建相关行业都有产能过剩问题,例如钢铁、水泥、电解铝及船舶业等。中国当下提出“一带一路”,可以发挥我们的长处帮助周边的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从中国过去30多年的经验看,我们的基建能够做得很好,不仅价格较低,而且在质量、性能等方面也有保障。通过购买或者自主研发,中国企业也掌握了很多核心技术,这使得我们的制造业也上了一个新台阶。基建业是中等增值产业,可以吸纳劳动力,而且产业链很长,基建合约如果附带采购中国的钢铁、水泥及其它产品,将为中国创造很多商机,对国家经济基础有很大的稳定作用。
“一带一路”下的基建输出,将可以利用一些行业的过剩产能,降低资源闲置造成的经济浪费。一方面,由于产能过剩和规模效应,中国在物料方面有“硬件”优势;另一方面,中国在高铁、公路及水力发电等方面也有技术层面的“软件”优势。因此,基建输出应可带来额外的经济贡献,是中国经济转型往更高增值产业前的踏脚石。

记者:在“一带一路”的实施过程中,我们应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

张赛娥:在实施过程中,我们要特别注意周边各国人民的想法,不要引起不必要的疑虑。从务实的角度看,一些国家确实有大量基建需求,同时缺乏资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先要评估这些国家“缺乏资金”是因还是果,如果该国具备经济竞争力、人民具有拼博精神、社会及政治土壤有利,与中国经济有互补性,那么,提供资金兴建基建就能为双方带来回报。
在“一带一路”等过程中,我们还要分析中国与沿线国家之间的“比较优势”,发现别国的优势,实现优势资源互补。我们应务实分析沿线各国的经济需要及互惠互利之处,同时配合文化差异的考虑,先易后难,就最有潜力的国家和项目加大推广,寻找经贸合作空间,强调中国可为友国带来的好处,淡化战略规划的味道,强调帮助周边国家和地区共同富裕并与我们一起实现共荣的愿望。这样一来,彼此间的隔阂就会减少,就不会出现中国威胁论、阴谋论等问题。所以说,“一带一路”是发展到一定瓶颈的中国经济的一个突破口,可以使我们的发展再上一个台阶。

记者:您如何看待“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等区域协同发展的举措?在这其中有哪些新的投资机会值得关注?

张赛娥:区域协同发展能发挥经济体量的优势,实现规模经济,如果我们能够将区域经济的优势发挥好,中国经济就能实现稳步增长。此外,各地区之间相互发挥自身的长处,把整个市场规模扩大并提升制造力,那么,经济力量也将得到扩大。我们应该鼓励各个地方之间有竞争也有合作。
改革开放前,我们只有一个“脑袋”,即只由中央考虑问题和做决定。而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则是因为改革开放后全国人民能够共同考虑问题,大家的积极性大大增强,地方政府之间也有了竞争意识,所以才有今天的成绩。但当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为了地方的经济利益,就有可能发生恶性竞争。所以,中央现在鼓励发展区域经济是有好处的,能够避免恶性竞争,避免重复建设和产能过剩。我希望在这一进程中,中央政府还能给予一定的指导,发挥地方各自的长处,让地方政府和企业能在各自的领域做好自己的工作,实现良性发展。

营造诚信、公平的环境,将有利于企业发展

记者:中国的虚拟经济资金泛滥,但实体经济却资金短缺,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张赛娥:我认为,凡事儿都应该有个度,过头了就不好,金融深化和虚拟经济也应该有个度。如果没有它们,企业依靠自身能力来发展是比较慢的,依靠它们的帮助才能够让企业发展得更快。但如果只是通过派生一些产品来玩金融游戏,则会带来危机,这就像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一样。届时,政府也不知道量有多大,最终就引起金融海啸了。
在这方面,政府的责任就是做好监管,要掌握相关情况。我们一方面要鼓励创新,不能一棍子将新的金融产品打死;但另一方面也要管住,可以采取登记备案等制度加以监管。政府相关官员自身也要接地气,掌握各方面的情况,民间热门做什么,政府应该要知道,才能把握好宏观政策。如果政府发布的政策总是自以为是,不能真正从老百姓的利益出发,就有可能影响到经济的增长。所以,政府官员不应该总坐在轿车里,而应该多坐坐地铁和公交,听听老百姓谈什么,培养自己的能力,这样政策的出台才有针对性和前瞻性。
此外,政府具有一定的公权力,再加上现在的信息技术和云计算等,只要用好这些工具就能很方便地掌握相关信息。当民间某些投资过热的时候,政府应该保持清醒,而太冷的时候则应该给予一定的刺激和推动。政府要有一定的前瞻性,而不应该头疼医头、脚痛医脚。

记者: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被讨论了很多年,在您看来,有何方法能够解决这一难题?

张赛娥:在融资难方面,我认为,应该首先解决的是诚信体系的建立,在今年的提案中我也特别指出了这一点。中国的传统银行体系贷款通常须要以房地产抵押,这令很多没有固定资产的中小企业及个人难以获得融资,不利于有创意的企业及有才能的企业家发展事业。
最近,中国开始发展的网络银行,如微众银行,利用线上“刷脸”放贷,配合个人征信体系,这种做法与淘宝网信用评分的作用一样,可透过制度鼓励个人诚信,而且网络银行的“刷脸”比淘宝网的用户评分更进一步,个人关联度更高,相信效果会更佳,这值得大力推动及投放资源发展。其它金融机构及社会上其它领域,也可效法这种讲求合作和互信的商业模式。如果企业家有诚信,本本分分做生意,且生意是可行的,自然也会有投资人愿意投资。如果企业家不可靠或者生意不可行,自然就不会有人投资。

记者:由于产能过剩等问题,现在很多中小企业都已处在破产边缘,我们应该怎么做来帮助中小企业渡过难关?

张赛娥:对于这问题,我们应该理性看待,要相信市场会自己调节,不适合市场的企业也不一定非要硬撑。虽然会有一些企业由于产能过剩或者其它种种原因熬不住而被淘汰,但也会有一批新的企业应运而生。
从政府角度而言,应该建立健全各项制度,但也不要过多干预,不要勉强地去扶持一些企业。举个例子,日本过去经济迷失了20年,原因就是政府一直在扶助“僵尸”企业,不让它们破产,这是不对的。正所谓不破不立,有时候我们需要破旧立新。当然,我们也不能让企业大面积破产,这会造成严重的影响。我们应该保持市场经济的有序进行,自身经营不好或是环境、社会、行业出现了变化,自然就会使一些企业破产或转型。政府要做的则是构建良好的环境,保证货币畅通流动,让企业能够获得公平竞争和提升的空间。

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将使人民币国际化更顺畅

记者:您如何评价近期央行降息、降准的动作?

张赛娥:目前,央行的财政和货币政策还称不上宽松,而是根据目前的市场环境进行调节。比如,近期中国CPI增速放缓,所以央行也不需要增发过多的货币。央行现在进行的是定向、定点调控,这对中国经济是有好处的,这就像是靶向治疗癌症一样,只把坏的细胞清除,不会破坏好细胞,我们不希望调控政策带有过多的刺激性。目前,中国政府对经济的调整总体上是比较有效的。

记者:近几个月来,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跌,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这对中国的对外贸易及人民币国际化有何影响?

张赛娥:这一轮人民币汇率的降低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经济复苏较好,而且已经结束量化宽松。另一方面,中国为保出口竞争力,也不应该令人民币兑美元进一步升值。事实上,相比于其它货币,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涨幅还算是比较少的。如今,欧洲和日本都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令欧元和日元贬值,人民币兑欧元、日元等货币仍是上涨的。然而,汇率的总体走势不是人为能控制的。近两年来,全球的投资人对中国经济并不太看好,认为中国房地产经济将会下滑和调整。另外,原来一些炒卖人民币的热钱也逃出了,因此,人民币下跌也就不奇怪了。但央行对人民币汇率并非放任不管,而是不轻易去干预,我们要相信市场自己能够调节,适当地进行微观的、有针对性的调整。
过去一段时间,中国出口贸易的增长比预期要慢,如果人民币汇率稍微下跌一些,对我们的贸易是有好处的。近期材料和工业投入品的价格也开始下降或趋稳,不像2005年至2012年期间增长过快,这也使得出口企业的压力得到了缓解。此外,中国大部分的贸易结款还是以美元为主,所以人民币汇率下跌对出口而言总体还是有好处的。
当然,我们也不希望人民币汇率下跌太多,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我们希望人民币币值能够相对稳定,不应过涨过跌。这样,大家对人民币的信心也会更强一些,各方以人民币作为定价货币或使用人民币交易的意愿就会加强,这对中国制造业、服务业的进出口都是有好处的。

记者: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中国还需要做好哪些准备?

张赛娥:人民币一旦国际化,人为干预的空间就会变得很少,但我们也不用过分关心汇率的涨跌,这是市场对一种货币币值的正常反应和看法,只要汇率波动不过分就可以。中国有很多外汇储备,从短期内看,可以应对一定的风险;而从中长期来看,货币的汇率主要依靠的是中国自身经济的增长。所以,要想人民币国际化更顺畅,中国需要给自己制定一个大目标,就是保持经济稳定增长,这对我们也是一种鞭策。
一个国家的币值只要能真实反映其经济表现,即使有炒家进入,他们也不会有太多的操作空间。如果从政策层面上过分插手,就会被炒家看到操作的空间和炒作的机会,反而容易引起波动。我们可以观察西方的一些发达国家,他们对于汇率也都是放开的,如果经济没有受到大幅的冲击,汇率也不会有过分的波动。
其实在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出现了轻微下跌,展望未来,我认为中国可以向市场发出信号,借用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走势的案例,引导市场预期未来人民币汇率会大致维持稳定,一方面不会因升值而影响其它国家以人民币结算的意愿,另一方面不会因贬值而影响人民币的储值功能,从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展望“十三五”,香港的经验可令中国大陆经济转型事半功倍

记者:对于即将到来的“十三五”规划,您有何建议?

张赛娥:中国过往的发展,一直倾向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模式,好处是灵活变通,坏处是法治基础薄弱,令很多人有“浑水摸鱼”及“过河湿脚”的机会。虽然这的确让部分人先富起来了,但却为整体社会带来沉重的成本和浪费。
如今中国已步入中等收入国家,未来方向也可以考虑由粗放式的注重“量”,走向精细式的注重“质”。要达到这个结果,法治基础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法治基础包括多方面的领域,例如社会公义、利益分配的合理性(如垄断行业有否赚取超额利润)、金融运作的依法程度、商业社会的合约精神、各行各业是否按规则办事等等。我们需要在法制基础上加以改善,从而照顾到人民的需要。

记者:在法制基础和法制精神方面,香港一直有着优良的传统,在这方面香港有哪些经验能与我们分享?

张赛娥:在这方面,经过数十年的教育及社会风气的积累,香港人普遍有很强的法治精神,办事依照明确的规则和程序,这是香港各种高增值产业得以蓬勃发展的基础。香港的核心竞争优势,在于整体社会拥有相对公平的制度。香港的教师和医生不会收红包,因此即使较为贫穷的市民,也可以得到合理的教育和医疗服务;公务员按既定条例和准则审批项目,对事不对人;商业社会中,大家尊重合约精神,令各相关利益者在营商环境中有所依据。这些都实实在在地为香港创造了一个公平的社会环境,增加社会阶梯的流动性。
就此,国家可考虑进一步研究如何借鉴香港建立法治精神的经验,再配合国情,在大陆进行推广。至于“十三五”规划方面,我建议增加香港专业人士到内地工作的机会,令专业精神更有效地传播到大陆。因为专业精神同时意味着依照规则、不谋私利、公平公正公开的办事原则,是法治精神的实践。中央政府应在制度的建立和推广方面加强相关工作,除薪资外,在荣誉方面也可以给予优秀人才奖励,推举模范和典型,香港人一向就有优良的作风,再加上一定的鼓励,相信会有很多人能够成为改革的中流砥柱。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需要两代人40年的努力,因为法律意识不是一下就能改变的,需要慢慢学习,而且政府也要以身作则,并从教育、舆论等多方面进行引导。

记者:香港在金融方面也有着丰富的经验和一定的优势,在您看来,“十三五”期间,应如何加强香港与内地的合作共赢?

张赛娥:香港在“十三五”规划中的另一个角色,是为国家提供金融服务的平台。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有成熟的金融体制及配合各项基建的行之有效的制度,可以在两个方面上加强与内地之间的合作。
一方面,香港可以作为人民币离岸市场及融资平台。香港人民币存款基础雄厚,配合人民币兑美元转弱,香港可定位为第三方使用离岸人民币服务的平台,鼓励新兴国家通过在香港发行人民币债券等方式进行融资。香港也可以配合“一带一路”的战略,为国家对外投资“走出去”出力,强化作为国家对外投资战略平台的角色。因为香港和全球各地都有良好的经贸关系,可以作为国家与各地之间的融资及商贸平台,尤其是一些在商业文化、法制及社会文化方面与香港较接近的国家,香港可发挥桥梁作用。参考伦敦作为离岸美元中心的经验,香港也可作为我国的跳板,为人民币提供高流动性的货币市场,产生利率指标。这可以让人民币逐步迈向利率及汇率自由化,达到人民币自由兑换的终极目标。
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进一步加强内地与香港的金融市场相融合。“沪港通”是大陆与香港股票市场互通的第一步,为迎接“沪港通”,香港兑换人民币的个人上限已取消,海外人士也可以透过香港这个窗口无上限地兑换人民币。但“沪港通”仍设有每日额度及总额度,未来时机成熟之时,也可撤销此额度限制。而且我们还开放资产类别,不限于股票,推动香港作为国家开放资本账的试验窗口,向人民币国际化及市场化的终极目标迈进。未来,内地与香港仍可探讨更多方面的合作及金融市场的融合,可考虑制定时间表及目标,加快融合。
香港可以在以上两个方面推动人民币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及与国家金融发展的协调。在“十三五”规划中,国家发展如果可以借用香港的平台,将可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令经济事半功倍。(摄影 杜京哲)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