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有一种公益创投模式值得分享

有一种公益创投模式值得分享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5-11-09

China: How to succeed in Venture Philanthropy
有一种公益创投模式值得分享
■本刊记者 石洋

中国自古就有“乐善好施、仁爱奉献”的美德,为慈善事业的发展奠定了深厚的文化基础。儒家对桑梓的热爱,“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重仁义、行仁政思想,以及佛教“普渡众生”,做善事可求得善报的思想观念,以及早期慈善人士对于流离失散、孤苦无援的百姓积极救助,这些是中国公益事业得以发展的文化原因。而当前,国际公益事业的发展创新出公益创投这一模式。那么,到底什么是公益创投事业?它的实际运作模式是怎么样的?这一模式是否适用于中国呢?带着这些问题,《国际融资》的记者在金秋的京师公益讲堂上采访了亚洲公益创投网络执行副主席Andrew Muirhead先生

China is a country who has a 5000 year history of giving, and mutual support in terms of Philanthropy. At present, a new model of Philanthropy__ Venture Philanthropy has emerged and developed from across the world. So what is Venture Philanthropy? What is the operating pattern, and how these might be adapted to suit the context of China. With high awareness of new Philanthropic models, the reporter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interviewed Mr. Andrew Muirhead,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Asian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

记者: Andrew Muirhead先生,能否请您先给我们介绍一下到底什么是公益创投事业?

Andrew Muirhead: 当然可以。如果要让大家了解我们亚洲公益创投网络到底是干什么的,首先必须让我们界定一下公益创投到底是什么。坦白来讲,中国针对公益创投也已经举办了非常多的论坛来进行讨论,但是如果让我来对公益创投做一个总结和定义的话,我觉得就是通过一种结构化的战略化的方式,把那些跟社会项目有关的资源整合到一起。实际上,公益创投就是将慈善基金和与投资相关的技能结合到一起,为了实现社会项目的成果,从而将投资领域关于公司治理、管理等方面的专业技能与资金结合起来,给非政府组织以及社会企业和任何有兴趣开展社会目标的组织提供这方面的投资。
可以说,公益创投这个网络来自于各种各样的组织,从NGO即非政府组织到传统的商业组织都可能产生社会的影响。也就是说,产生社会影响力的这些基金可以来自于赠款,也可以来自于商业投资。所谓的公益创投网络就是打造一个平台,让任何感兴趣产生积极社会影响的组织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携起手来去帮助那些面临社会挑战的人群,使他们受益。如果让我换句话表达一下我们成员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实际上就是把政府部门、企业部门以及社会部门整合起来,进行跨部门的合作,从而产生真正、持久、积极的社会影响。
   
记者: 您来自亚洲公益创投网络,能请您再介绍一下您工作的这个组织的具体运作情况吗?

Andrew Muirhead: 亚洲公益创投网络(Asian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AVPN)致力于在亚太地区构建一个活跃且具有高影响力的公益创投圈。亚洲公益创投网络拥有超过来自20多个国家的160个成员机构。我们在众多的公益机构和社会投资社群中提倡公益创投,并提供专业的交流与学习平台,以满足会员的需求。AVPN是一家非营利组织,会员遍布亚太地区,总部设在新加坡。我们正在建立一个跨地域的网络,汇集来自金融业、商界和社会部门的组织与领袖。我们的会员包括公益创投机构(正式会员)以及可提供不同网络、专业知识和经验的合作会员。合作会员包括私募投资经理、私人银行、财富管理等金融服务机构、专业服务公司、家族企业、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部门、基金会、大学和政府等相关实体。我们是公益创投领域的新闻和活动的集散地,专注于公益创投领域内的行业知识及最佳实践分享。通过我们的知识中心,我们将开发该领域内的实践者所需的各类资源,帮助他们在亚太地区推广公益创投事业。我们欢迎社会各界通过赞助、公益资助、捐赠或加入AVPN成为正式会员或合作会员,来参与并支持我们的项目活动。
我非常骄傲地和大家分享,其实我们这个网络在全球28个国家有超过20万的会员,而且我们的会员数量也在不断地增加,在大中华区我们就有70多个会员。在我每次介绍亚洲创投网络的时候,我都不得不做这样小的商业宣传,明年我们年会将在香港召开,之所以选择香港召开是因为我们希望吸引更多来自中方的参与者与会,而且我们希望鼓励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所以,请大家关注我们会议的日期,2016年5月23~25日,估计将会有500多名代表齐聚一堂,探讨有关社会影响力方面的议题。今年在新加坡举行的会议参与的人数是106位左右。我们希望2016年的年会有更多的与会者,而且我们也期待有更多来自于中国大陆、香港的嘉宾参加。
  
记者: 您能详细介绍一下有关公益创投日常实际的运作模式是什么样的吗?

Andrew Muirhead:我刚才解释了公益创投,这里面还有几个词我想做进一步的解释。第一,一些组织,重点包括三个子部分,既包括NGO、社会企业和任何社会组织,把三个组织放到一起叫social challenges,别人把钱捐给我们,我们再把钱提供给这些NGO、社会企业来开展项目。第二,投资者,我说投资者,真正指的是捐助者。另外,当我讲投资的时候,我讲的就是投资者。第三,是大家比较容易忽略的一个术语,就是成果,指的是人们生活得到了改变,也就是指在当今社会中,人们可能面临比如健康、贫困,环境方面的诸多挑战,如果我们把这部分人的问题解决了,改善了他们生活,这就是成果。
之所以我们关注上述这些,是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些社会型的组织是有这样的需求缺口的,因为他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缺乏短期的资金支持,他们得到的资金也是比较破碎化的,很难形成规模。另外,他们在进行资金支持竞争的过程中,也竞争不过那些大的组织。所以,这种情况下,我经常会看到这些社会型的组织非常忙,其实他们是可以真正发挥作用改变人们的生活的,可以真正产生不同的效果,他们也是成天疲于奔命,使自己的组织能够运行下去,但是结果往往是不尽如人意的。基于此,八年前,我在苏格兰创造了一个机构,即“激发苏格兰”。不管怎么说,这是我创立的一个公益创投组织,就这个组织来讲,我们设立了五个创投基金,主要是针对苏格兰的这些相关的社会问题。
  
记者:那您能再给我们介绍一下“激发苏格兰”这个项目的具体运作情况吗?

Andrew Muirhead:我们知道现在大的环境对这种社会型的组织来讲都是非常不利的。我们“激发苏格兰”整个业务模式的核心组成部分就是三部门的合作,其实我们最基本的想法就是把政府部门、企业部门以及社会部门整合起来共同解决问题,我们希望真正基于这些组织的需求给他们提供相应的帮助,而不是从出资人的角度按照出资人武断的决定来给他们提供所谓的资金的支持,要首先了解他们的需求。除此之外,我们还希望给他们提供人力资本以及技能培训等能力建设方面的帮助,从而让他们更好地利用资金。
另外,我们“激发苏格兰”还希望鼓励各组织之间能够尝试新的东西,对新的东西进行尝试就意味着可能会失败,我们也是允许失败的。总而言之,这就是我们简单的业务模式。在我们这个模式项下,我们针对的第一个社会问题就是关于所谓的脱节的年轻人并帮助这些人。这群年轻人是14~19岁这个年龄段的,他们在高中毕业之后融入社会的时候没有很好地过渡,显然被社会孤立或者与社会脱节,对于这部分群体我们进行了干预。
针对这个社会问题,我们的整个运作模式也非常简单,我认为在整个干预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基线设定,也有人把它叫作成果开发。具体说就是摸清整个问题的基本情况,看一下社会问题到底是什么,包括几个维度,几个方面,人口的组成部分是什么,它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哪些社会创投或社会组织能在这里面产生真正的影响和变化,为什么我们要让这个组织参与进来或者怎么样做的。基于这样的一个报告,我们就开始进行募款,对于这个项目的干预应该是十年,我们需要筹资十亿的资金。所以,有了这样的整个计划之后,我们就向政府、企业,还有高净值人士和基金会开始进行募款。其实我们从社会上募集到的最重要的财富并不是资金,而是我们庞大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队伍。在有了基线设定之后,我们还让它起到类似于金融界的募股召集书的作用,于是我们就拿着这些基线报告找那些社会创投组织,最后有44个社会创投组织进行了尽职调查,在几个月之后,最终有24家社会创投企业决定开展这样一个为期10年的项目。当然,在这个社会问题干预的过程中,我们不仅仅给他们提供资金,而且我们也雇了团队来帮助他们不断地发展和成长,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动员了200个公益型的一些外部专家,包括IT、人力资源、法律、会计以及维护方面的专家来帮助这些组织。
五年之后,我们这个项目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我们给80多个社会组织提供了大概五亿左右人民币的赠款,其实我们只有24个员工来管理这样五个项目组合。虽然这些数字在中国的大背景下听起来都很小,我们确实取得了成功,当然也有一些失败。期间我们动员了200个外部的公益型的专家库来支持这个项目,而且最重要的是,进展报告得到剑桥大学的出版。这里面不仅仅是钱的问题,通过这个项目的实施,我们在促进人力资本方面的发展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大家到亚洲创投网络的网站以及我们“激发苏格兰”的网站上都可以找到这份报告,搜索引擎也能查到这份报告。这份报告涉及在整个公益创投或者说社会创投组织里的治理结构、治理能力和人员技能以及逻辑模型,还有这些组织如何分享和彼此借鉴成果,以及他们利用这个项目作为一种杠杆又额外吸引了很多其它的资金等,剑桥大学对这个项目的第一期进行了梳理,一共总结了10点。大家不一定非要读我们的这个报告,我想说的意思是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公益创投项目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的资本,更重要的是人力资本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巨大价值。
   
记者:您希望将“公益创投项目”在公益、资金资本和人力资本方面最终取得多大的成果和影响力?

Andrew Muirhead:简单地说,在公共福利方面,中国已经成功实现了经济转型正进入小康社会,但是全世界还有很多国家没有达到这一层面。我们亚洲公益创投网络要做的就是全面了解关注他们的各方面需求,合理调配资源满足他们的这些需求,进而实现社会公共福利的最大化。从这个层面看,实现公共福利最大化是我们未来的关键目标。
在资金资本方面,我们认为,不管什么类型来源的资金都会产生正面的社会效应,无论是慈善捐助还是商业投资都会实现我们的目标。因此,我们的会员包括公司、基金会、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高校、政府天使投资以及公益创投基金。
至于人力资本,我在讲述“激发苏格兰”项目已经强调过人力资本在这个过程中所发挥出的巨大的作用。几乎在我参加的所有活动中,我都遇到了一些很有能力也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在做着一些与自己专业无关的不喜欢的工作,因此,将资金配置到解决这类社会问题上就会产生巨大的效应。

记者: 您已经成功运作了类似于“激发苏格兰”这样的项目经验,请问您觉得这样的经验在运作“亚洲公益创投”方面是否也是有用的呢?对于中国在“公益创投”方面的情况您有什么看法呢?这些经验是否适用于中国公益创投的发展?

Andrew Muirhead:就我个人的观点而言,好的创意总会产生良好的结果,所以我认为这些经验和模式也适用于中国这种体制。但可能具体的实施路径与欧美会有所不同,实践证明,我们亚洲公益创投网络的许多成员国的成功经验最终也会影响到欧洲和美国的具体运作模式。
对于中国发展公益创投事业,我愿意尽我所能提供帮助。我现在来中国非常频繁,事实上今年就已经来了六次,参加关于公益创投项目的学术会议、圆桌会议以及各种聚会等。我认为最重要的事情是分享经验,然后将其付诸实践,这中间需要获得来自社会层面的支持,重要的是要有资金的支持。我们亚洲公益创投网络在新加坡分部的一些优秀的同事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成功的经验。目前我们已经拥有一支能掌握流利汉语的人才队伍(可惜的是我本人还不会中文),能保障将我们的经验准确地翻译成中文资料。我们亚洲公益创投网络还有一个新的知识交流中心,在中国一直很活跃。知识交流中心拥有亚洲公益创投网络在全世界各地经验积累的庞大数据库,我们正将其转换为中文资料并将其在中国付诸实践,所以,所有这一切都是有利于中国公益创投事业发展的。

记者:您能谈一下您对中国的印象吗?您喜欢中国的哪些方面?或者说哪些地方令您印象深刻?

Andrew Muirhead:虽然我第一次来北京是两年之前,但是在过去的两年当中,我已经12次来中国开展各种工作了,所以,我非常热爱中国,而且我也非常热爱中国充满着的发展活力和巨大的潜能。在公益事业方面,我注意到中国已经有5000多年历史的互助互惠的精神,而我在中国遇到的人们也非常关心公益创投这种新的公益事业的运作模式,在这一点上,我们可以实现共鸣。亚洲公益创投网络的存在就是为了能够促进国与国之间的这种交流和经验的分享。未来全世界都将面临来自诸如环境、人口等领域的严峻挑战,我相信中国在这方面能够率先探索出创新性的解决路径。(摄影 杜秋)

点击Andrew Muirhead先生
Andrew Muirhead先生,现任亚洲公益创投网络执行副主席,董事会成员。他从1993年开始就一直在英国公益事业部门工作。Andrew Muirhead先生从2008年开始担任苏格兰的劳埃德银行基金首席执行官,继而建立了“激发苏格兰”基金项目。多年来,Andrew Muirhead先生为苏格兰慈善团体的发展壮大进行了许多创新性的尝试,做了许多成功的项目,他还一直为解决英国以及亚洲、非洲、东欧和南美的发展中国家存在的关键性社会难题而努力。这些开创性的工作让Andrew Muirhead先生获得了2008年的灯塔奖。除了首席执行官的职务,Andrew Muirhead先生还曾经供职于苏格兰特许银行、广播站、高等院校,并且还为社区的建设发展作出过贡献。Andrew Muirhead先生同时也是欧洲风险投资协会的董事会成员,慈善捐赠和慈善事业中心的监事会成员,还供职于一家卫生部部长级工作队。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