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粤港金融合作会更深更强

粤港金融合作会更深更强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6-04-11

Cooperation between Guangdong and Hongkong will be deeper and stronger
粤港金融合作会更深更强  
■本刊记者 李路阳  实习记者 张俊秀

2015年下半年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大幅震荡,中国经济亦受到冲击,种种迹象表明,2016年注定也是不平静的一年。如何应对国际对冲基金做空的挑战?如何舒缓中国金融风险?完成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后一公里”路程该怎么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如何保持稳定?粤港金融深度合作的意义是什么?香港银行业的发展前景在哪儿?为此,《国际融资》杂志在两会期间独家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创兴银行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梁高美懿女士

China's economy has been hit with the global financial market volatility since the second half of 2015. So, what will happen in 2016? How to cope with the malicious short challenges of the international hedge fund? How to complete the "last mile" of RMB internationalization? How to keep the exchange rate of RMB against U.S. dollar stable? What is the meaning of financial cooperation between Guangdong and Hong Kong? What is the development prospect of the banking industry in Hongkong? To know the answers, the reporter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interviewed Ms. Gao Meiyi, member of the national committee of cppcc, Deputy chairman and managing director of Chong Hing Bank Limited during the annual two sessions.


全球经济震荡,中国面临严峻挑战

记者: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呈下行但仍保持了较高速增长,但是同时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其主要问题有哪些?

梁高美懿: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全球金融市场大幅动荡,各国股市在接踵而至的利空声中连环下挫,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暴跌,波罗的海干散指数跌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未曾出现的低位,新兴市场国家汇率波动加剧与外汇资金流出交织出现。
作为GDP总量世界第二、与外部联系日趋紧密的经济体,中国经济亦受到冲击。2015年8月11日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幅度加大甚至一度出现贬值趋势,国际上部分对冲基金开始觊觎可乘之机,重手做空人民币汇率,离岸汇差一度出现大幅飙升。与此同时,2015年中国的银行业也存在不良贷款普遍上涨的问题。

记者: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受2015年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影响有多大?对香港经济发展又有哪些影响?

梁高美懿:香港作为与内地经济密切相连、息息相关的国际性金融中心,其资金自由流动的便利条件、多元化金融市场以及联系汇率制度,使他成为多空双方逐鹿的主战场和发力点。除了冲击人民币汇率之外,部分对冲基金也做空港币,汇市、股市随即出现不稳定情况。
香港的对外经济系统受外国影响大,在金融方面因港币跟美元挂钩而受制于美国,美元利率升,港币也要升。同时,香港的立法制度对香港本地的政策推广也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制约。当政府希望出台一些新的金融与行政政策措施时,必须通过立法局的批准,不能擅自自主决定。今年立法局换届选举,这对香港来说可能是一次新的转机。

记者:以您的判断,2016年全球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金融会出现怎样的局势?

梁高美懿:2016年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年,全球各主要国家、地区都有大事件发生。比如:中国台湾新“总统”上任、美国大选、英国是否留在欧盟还未定、欧洲经济衰退加上难民潮。与此相对应,全球的经济发展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就中国来说,今年央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政策已经出台,同时还有去库存化等供给侧改革的政策,我个人认为,今年经济发展还是要继续保持平稳。从我们银行方面的资料显示,2015年的下半年中国国内有很多中小企业出现了问题: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特别是人工成本上涨,很多外国大型生产消费类产品的公司将产业转移到了越南、缅甸等地,不管是外贸出口还是生产,中小企业都面临着较大的压力。同时,由于产业转移带来的订单减少,再加上部分中小型企业的倒闭,部分工人面临着失业的危险。以广东为例,现在广东劳动资源过剩,很多离乡来此地打工的工人面临着失业回乡的窘境。

舒缓中国金融风险的对策种种

记者:基于这样一种严峻形势,您认为在金融市场方面会出现哪些新问题?对解决新问题的建议是什么?

梁高美懿:一是尽管目前港币汇率起伏及离岸人民币贬值幅度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货币相比并不大,但对汇率调整路径与外汇储备消耗问题而言,则必须进行全局性、前瞻性考虑。如果相对稳定的汇率水平要经过多重博弈才能实现,那么,就应该主动采取多种措施,有效引导、管理市场预期,防止市场判断出现单一取向,扭转央行独力应对平衡市场的不利局面。
二是相对于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目前对冲基金的做空方式会更加灵活多样、更具攻击性,比如:假如国际投机者将初始策略由使用真金白银做空货币改为做空以保证金形式交易的股票或股指,那么,这种低杠杆化交易将提升攻击烈度,强化多米诺骨牌倒塌效应,这就要求监管当局更加全面、系统地加强对各个金融市场的监测和分析,及时掌握市场大规模资金的异动情况并做好应急预案。
三是当前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已取得显著成效,香港也成为人民币最大的离岸市场,但要完成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后一公里”路程,实现资本项目的完全可兑换,则必须确保作为中国金融安全前哨阵地的香港的繁荣稳定。香港金融市场和人民币离岸市场是否能够稳健运行,将成为中国内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晴雨表。而香港金融市场与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稳健运行,在很大程度上,也将舒缓中国的金融风险。因此,有必要采取标本兼顾的策略,在舒缓短期风险的同时,为内地与香港经济金融体系的长治久安布局谋篇。

记者:您提到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到了最后关键的阶段,而且此时也最容易受到国外资本的冲击。针对这一情况,您认为应该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梁高美懿:第一,中国内地与香港要联手创新更多的保护人民币的金融产品,丰富香港离岸市场的人民币资产交易品种,提高市场的价格发现、风险对冲和管控能力,增强离岸市场的深度,培育离岸市场内生的均衡力量。离岸市场具有足够的深度、广度、宽度和坡度,市场自身就会越具有内生性消化波动率的能力,市场波动率就越低。当香港金融市场和离岸人民币市场紧张情绪得到缓解后,应适度引导市场开发更多的人民币金融衍生产品和人民币风险对冲和管理工具。如进一步拓宽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股票规模,推出人民币利率掉期、CDS等金融衍生产品,做实市场深度、广度、宽度和坡度,提高市场的定价效率和风险管理能力,培育市场内生的波动消震机制和交易对手机制,借助市场内生力量来稳定人民币和港币汇率。
第二,继续巩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与此同时,继续发挥香港的金融服务竞争优势,在港探索实践内地信贷资产证券化和银行CB(不出表的银行优质资产准证券化业务)等业务,探寻多层次的风险资产市场化交易模式,为中国盘活存量金融资产、推动供给侧改革和清理僵尸企业等提供跨境合作试点。这样做既可缓解中国国内金融风险,减轻中国金融安全压力,又可拓展香港金融市场的宽度和厚度,增强其国际自由资金港的优势。
第三,继续对实体经济层面采取有效措施,支持香港经济发展。人民币在不远的将来会成为第三大国际货币,利用好人民币的国际化历史机遇,是香港重塑国际地位的重要抓手,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稳步推进的有效保障。历经全球红利到扎深中国红利之后,香港需要再度用开放的心态切入全球红利,为此,在《基本法》等法律法规下,中央可适度允许香港基于自身的要素禀赋和优势,探寻香港经济的多元发展方式,为香港经济再度驶入全球红利阶段提供必要准备,创造有利条件,缓解香港经济周期与货币周期的错位风险。
最后一点,就是要完善粤港金融深度合作。

粤港金融合作必将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记者:对于如何完善粤港金融深度合作,您有哪些具体建议?

梁高美懿:我觉得要完善粤港金融深度合作,首先,需要中国政府进一步向香港服务业开放内地市场,逐渐清除各类玻璃墙和弹簧门等,发挥香港服务业的优势。在CEPA等框架下,加强粤港金融深度合作和金融生态链的融合,借助珠三角深厚的经济根基,增强香港经济纵深空间,促进港币联系汇率制的稳定。
第二,利用以前海、南沙和横琴等为主的国家级广东自贸区的政策优势,实行境内关外的粤港金融业深度合作,在广东自贸区试点中国国内金融业分工的市场化、社会化、专业化和精细化,探寻搭建产融结合的众包生态链建设,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广东自贸区内,扩大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可兑换等试点。
第三,探索在香港设立亚投行等的区域或全球运营中心,利用香港发达的金融服务能力,提高亚投行等中国主导的国际金融组织的运作效率,同时在香港探索国际大宗商品期现货交易的可行性,助力提高中国在国际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议价能力,甚至定价权。

记者:您是资深银行家,您觉得商业银行在推进粤港金融深度合作方面能发挥怎样的作用?

梁高美懿:粤港金融合作覆盖面广,涉及银行、证券、保险等多类型金融机构,尤其是作为现代金融业主要组成部分的商业银行,在这一轮合作的新进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首先,从推动两地金融机构业务往来方面看,随着两地经贸合作不断加强,两地企业跨境贸易、融资、并购、结算等一系列金融服务需求逐步增加,使得两地金融业之间的业务往来也愈来愈多。两地商业银行在国际结算、贸易融资、外汇理财、保理保函等方面展开了一系列合作,在金融市场、投行等新兴业务方面的合作也越来越频繁,比如商业银行对广东赴港融资的企业提供财务顾问、上市辅导等方面的专业服务,既带来了中间业务收入,优化了收入结构,更催生了债券承销、首次公开募股、增发等业务需求,继而带动两地证券市场迅速发展。根据金管局数据显示,2014年1~10月,新发行人民币债券达1670亿元,已超过2013年1166亿的全年发行量。截至2014年6月底,共有837家内地企业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而广东企业就占内地赴港上市公司数量的两成左右。
第二,从助推两地资金流通方面看,随着两地银行间支付结算系统的对接程度愈来愈高,资金清算效率也大为提升,这给两岸资金跨境流通、企业跨境贸易结算、个人跨境消费等行为带来了极大便利,也为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提供了支持,这些都是在中国人民银行的统筹下,以商业银行为基础实现的。一方面内地商业银行通过提供跨境人民币结算通道、跨境并购、银团贷款等服务,增强了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另一方面,港资银行也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背景下积累起数量可观的人民币资产和负债,并通过跨境人民币贷款、跨境投资等业务,使资金回流至广东,助推了当地经济发展。
第三,从推动两地金融创新方面看,随着两地监管政策的有序放开,以及中国国内关于外汇管理与改革、贸易投资便利化等一系列金融创新政策的推出,粤港两地银行在金融产品创新方面的合作也越来越多。如跨境供应链融资、跨境财富管理、跨境汇率风险管理、全球现金管理等产品和服务,都是在粤港两地银行充分对接、有效合作的基础上完成的。同样,金融的持续创新不仅为企业提供了多样化的融资管道,也给粤港两地银行自身发展提供了更多的业务机会。

记者:您认为粤港金融深度合作的意义在哪儿?您有哪些建议?

梁高美懿:现在很多中国国企及中国内地银行已经在香港发行离岸人民币债券,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点心债,用以筹集资金;还有通过银行融资将资金回流到中国国内的;除此之外,这两年也开始了跨国企业人民币现金池的试点等等。办法虽有,但由于资本项下管制的原因,还没有建立起真正方便快捷的资金回流通道。我相信,未来这方面会陆续开放,特别是在南沙、横琴、前海这三个粤港试验田,相信会有更多的粤港合作的政策落地。
基于上述考虑,我觉得只有建立起顺畅的资金回流渠道,才可以帮助人民币真正踏上国际化之路。所以说,人民币国际化一方面是粤港金融合作的重要支撑,带动了广东省企业以香港为重点的国际化之路,另一方面,粤港金融合作也必将加速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这是粤港两地金融合作的重要支持领域,未来必定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记者:您怎样看香港作为国际金融市场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的作用有哪些?

梁高美懿:香港在配合人民币国际化方面起步早,与内地经贸联系紧密,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香港自2004年起开办经营个人人民币业务,发展离岸人民币业务多年,已积累了足够经验与规模,有先行者之优势,已成为最大和最重要的人民币离岸市场。随着更多跨境贸易以人民币定价及结算,离岸人民币数量将更快增长。面对这么大的资金规模,如何更好地发挥资金效应,创造新的价值?如何在企业和资金“走出去”的同时,建立人民币资金正常流动的渠道,这是国家必须面对的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也相信粤港间会有更深、更强的金融合作。

加强与内地的合作是港银的发展前景

记者:您在国际大牌银行做了近40年,怀揣着丰富的工作经验出任一家本地小银行的掌舵人,上任第一年的2014年,创兴银行实现了40%的盈利增长,2015年达到了51%。能否分享一下您的经验?

梁高美懿:创兴银行是一家香港的上市银行,有跨越海内外的56家服务网点,有扎根香港68年发展所形成的经营优势、客户优势。由于我有过多年外资银行的工作经历,与国外的很多企业有业务上的往来,因此,在业务的拓展方面有一些经验。我上任后,对创兴银行在香港的业务进行了改革及创新;与此同时,我们也开拓了内地市场。2014年2月越秀集团成功收购创兴银行75%的股权,在收购后短短八个月内,创兴银行的广州支行就顺利开业,两年内在广州、佛山、南沙开了三家支行。外资银行在内地发展存在很大的制约,之前成功的例子不多,但是由于我们的大股东在内地,我们在内地开展业务的时候就显得如鱼得水。我们在广州开的支行第一年就赚钱,这个是很不容易的,同时我们也凭自己的努力在香港和内地都增加了不少客户,拓展了我们的产品并改善了服务。

记者:创兴银行下一步发展计划是什么?

梁高美懿:今年打算在7月之前开两家分行和一家支行,主要选址是在珠三角,因为离香港比较近,便于管理。加上广东的人均收入比较高,亦有不少很成功的国企和民企在当地扎根,这都是我们稳健的客户来源。创兴银行在越秀集团收购之前的银行策略是不到中国国内发展,所以尽管有很多香港客户将自己的业务已经拓展到了珠三角一带,但创兴银行只能为他们在香港的业务提供服务,客人去内地发展,我们没法跟进,业务丢得很可惜。现在我们在香港和内地都有业务,方便服务客户,也为自身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渠道。
未来创兴银行会配合粤港金融合作,不断地先行先试。我们一方面会依赖于粤港两地的金融合作,另一方面也希望为粤港金融深度合作做出贡献。创兴银行将大力发展跨境金融服务,通过内保外贷、内保外债、外保内贷、贸易融资、银团贷款及跨境银团贷款,帮助广东的企业引入海外较低成本的资金,降低经营成本。

记者:从创兴银行的成功体验,您对香港本地银行的发展有哪些建议呢?

梁高美懿:我对香港银行的发展有两点建议:一是要积极应对内地利率市场化的趋势。利率市场化给银行业带来的既有挑战,又有机遇。利率市场化后,对银行业不利的是,为吸纳及保住客户存款,银行普遍需要将存款利率提高,存贷利差因而收窄,利差收益大幅度的下降。对银行业的好处是,利率市场化使银行获得更大的自主定价空间,可以合理选择最佳综合收益的客户和业务类型,从而促进银行的转型升级。在利率充分市场化后,相信银行会将发展重心从存贷款转移到存贷款以外的其他金融服务上,这在一定程度上会激励银行积极拓展如保险、证券、基金、投资咨询等相关业务,以中间业务收入弥补利差收益。
二是要境内外联动,充分利用好资金成本的优势。中国发展速度很快,内地企业在境内及境外都有很大的资金需求。从现在看,境外的资金成本比境内的成本低,不少内地机构都希望在境外融资、集资。总的来说,就是要积极拓展内地市场,实现香港和内地的经济深度合作。(摄影 杜秋)


                     点击梁高美懿
梁高美懿女士毕业于香港大学,获得经济、会计及工商管理学士学位,亦曾到法国INSEAD深造。
毕业后,她投身金融界40年,曾任职于美国银行、汇丰银行及恒生银行,拥有银行管理的丰富经验。
任职汇丰集团期间,梁女士是汇丰银行140年来首位华人女总经理。1985年她被委派往澳洲开拓新市场,因工作业绩卓越,后被委任为汇丰银行集团工商业务环球联席主管,负责管理集团在亚太区、中东及拉丁美洲的中层企业客户及中小企业客户业务。
2009年,梁女士出任恒生银行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成为恒生银行76年来第一位女行政总裁,也是恒生指数成份公司首位香港女行政总裁。
2014年2月起,梁女士加盟创兴银行,任该行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成为该行68年来首位女行政总裁。
梁女士是香港上市的中国建设银行、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新鸿基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第一太平有限公司和利丰有限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她也是澳洲上市的QBE保险有限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她曾任和记黄埔有限公司及太古股份有限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汇丰银行及Wells Fargo HSBC Trade Bank非执行董事。
梁女士2010年、2011年连续两年被英国《金融时报》选为“Alternative 50 Women at the Top”,2011年获香港工商及专业人员联会颁发的杰出专业女性奖,并获香港政府颁授为太平绅士和银紫荆星章。
梁高美懿女士还是第12届全国政协委员,第10届、11届河南省政协常委,第11届、12届广州市政协委员。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