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李开复话说未来行业的引爆点

李开复话说未来行业的引爆点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7-02-10

Kai-Fu Lee talked about future industry tipping point
李开复话说未来行业的引爆点
■ 本刊记者 陈梦妮 艾亚

作为创新工场创始人,同时也是一位与众不同的资深风险投资家,李开复先生不光为创业者提供资本,同时还做他们的导师,分享他的诸多见地。在IFC主办的首届“中国创新论坛”上,《国际融资》杂志记者有幸采访了李开复先生,就读者关心的投资风向、行业趋势等,请他一一细说究竟

Mr. Kai-Fu Lee, Chairman and CEO of Sinovation Ventures and a distinguished senior venture capitalist, not only provides capital for entrepreneurs but also serves as their mentor and shares his many insights. To know more about China’s future investment direction and industry trends, the reporter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interviewed Mr. Kai-Fu Lee in the first China Innovation Forum hosted by IFC.

要关注引爆未来的五大领域

记者:有人说中国互联网红利终结,“以量取胜”出现瓶颈。您作为中国风险投资行业的资深风险投资家,能否谈谈在过去的一年VC行业在投资项目上有什么变化?

李开复: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开始消退,用户的增长放缓,APP使用率的增长也不如以前那么快了,很多领域开始合并,这可能会让一些人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感到担忧。另外,在整个资本市场上,2016年整体投资量大约是2015年的一半,也就是说投资金额少了一半。很多创业者认为中国进入了资本的寒冬,企业融不到钱。有趣的是,那些高科技公司的融资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过去投资界的投资模式是寻找能够快速且能大量吸引用户的项目或公司,而不关注技术,现在不同了,整个投资界已经从不关注技术转向只关注技术了。

记者:支付宝、微信支付等互联网支付工具因为便捷的操作体验逐渐成为人们转账支付的首选工具,传统银行因此而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被取代的危机,对此,您认为传统的金融机构应该如何应对?

李开复:对于传统金融机构,我要说的是,他们应该意识到他们最有价值的资产不是财富或者客户,而是数据。中国的保险公司、券商、银行有大量的数据,这是他们的优势。现在做人工智能的公司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数据。相对来说,我更看好那些创新的公司,因为他们没有包袱,历史告诉我们,如果一个公司有很大的包袱是很难创新的,若想要达到一个新高度,可能就要放弃过去拥有的。所以,我认为,传统金融机构面临了很大的机会,同样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

记者:作为中国国内一流的创业平台,创新工场不仅给高科技创新创业企业提供所需的资金,还针对早期高科技创新创业所需要的商业、技术、产品、市场、人力、法务、财务等提供一揽子创业服务,旨在帮助早期阶段的高科技创新创业公司顺利启动和快速成长。根据您的预判,您觉得未来哪些领域能火爆?

李开复:中国将成为真正高科技创新创业的一个顶尖国家,我认为,人工智能、文化娱乐、在线教育、B2B交易、消费升级这五个领域能够引爆未来,并且这五个领域也正是创新工场的主要投资领域。

创新工场投资最多的是人工智能

记者: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人类现在工作的50%在10年以后会被人工智能取代”,您刚才在演讲中提到,搜狗王小川在做演讲时说:用人工智能机器来做实时翻译已相当精准,虽然仍可能会有5%的错误,但再给他10年时间的话,人工智能做实时翻译就可以做得很完善。您怎么看人工智能的未来发展?

李开复:创新工场投资最多的就是人工智能。基于深度学习的算法让各种领域都可以用人工智能做出非常好的解决方案,所以四年前我们就开始了对这个领域的投资。在人类所有的工作中,只要是用人工智能五秒钟就能完成工作,不管是哪个领域,人工智能都远远超越了人类,这就意味着有非常多的蓝领甚至白领的工作在未来10年将被取代。当然,还是有一些工作人会比机器做得好,比如翻译小说、诗歌,这个工作人工智能机器可能在20年内都不可能比人做得好,当然,今天从事翻译的人还要继续加深自己的功力才行。再举个例子,比如美联社的文章是人工智能机器写的,和人写的一样,甚至都不会犯错。人工智能机器特别厉害的地方就是它可以比人做得更好,它不会觉得累,不会发脾气,不会要求加薪,更不会罢工,因为这个缘故,未来很多领域里的蓝领和白领工作都会被人工智能机器取代,它都不是说会达到人的水平,而是会远远超过人的水平。
我们投资了一个做人脸识别的公司,它的一套技术可以识别几十万张脸,而人最多也就识别一万张脸,人工智能机器已经比我们人厉害很多倍了,这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人工智能能够识别人脸,那么,保安和边防的工作可以被取代;人工智能语音识别还可以取代客服和销售。当然,远不止是这些领域,谁有数据谁就可以创造出人工智能,因为数据是点燃人工智能机器的燃料。我们每一天都在用人工智能,当你用搜索引擎的时候,每个点击或不点击都会作为数据被收集起来,然后人工智能根据这些数据向你推送你需要的东西。

记者:您说人工智能在某些方面比人做得更有效率,可能会使很多人失业,这对人类来讲也是一个挑战,您能不能以风险投资家+创业导师的双重身份诠释一下这个问题?

李开复:人工智能并不是说让我们变得没用了,而是让我们变得更加有个性,更加脱颖而出。重复的工作可能会让人花大量的时间,而人工智能机器五秒就能干完,这样我们就能把人腾出来去做更有意义的工作。
我认为,未来的五年里,在对孩子的教育方面应该会有非常大的提高。这方面的教育工作肯定不会被机器所替代,如果被机器替代了,那将是最坏的教育。
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尽管未来10年我们人类可能有一半的工作会消失,但还是有一丝亮光在前方的,首先它的替代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而且主要还是那些有利润的企业才能有资本购买人工智能机器来替代一些重复性的工作,这个工作的转换是分阶段的、渐进的。我认为,我们人类最终的命运就不应该是花时间做那些重复性的东西,让我们把精力放到更有用的地方去,让我们从重复性的工作当中抽离出来,把更多时间花在解决更复杂的东西上。所以我相信,哪怕是那些被机器替代了原有工作的人,也能够找到更能展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工作。

互联网正快速地改变很多行业

记者:中国文化娱乐产业正迎来一个发展黄金期,文化娱乐产业作为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途径,不断受到各国的高度重视。当前,文化娱乐产业正处于浪潮之巅,小众市场百家争鸣,电影、移动游戏等细分市场的增速更是超过30%。您断言说“中国的文化娱乐比美国文化娱乐的创新速度更快”,对此,能否具体解释一下?

李开复:中国的文化娱乐是非常创新的,我认为比美国好莱坞的创新速度更快。我从三点回答你的问题:
第一,中国国内电视节目因为政策限制的原因,导致很多人到互联网上看节目,创新工场看到这个趋势就投资了很多互联网上的节目,如马东的《奇葩说》。
第二,过去中国国内对知识产权有些不尊重,有侵权问题,但是近三年来,中国国内对于知识产权的认知非常快,所以我们同样也针对这些知识产权做了很多布局和投资。而且相比国外,中国有更开放的平台,在欧洲,从出版一本书到拍成电影可能要花15年的时间,但在中国国内可能就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所有的环节都是打通的,而且对知识产权有更高的认识。
最后一点,在投资文化娱乐方面,创新工场主要看95后、00后喜欢什么。因为我们认为95后、00后成长在一个虚拟世界里,对他们而言,真实世界反而是一个补充,他们会成为文化娱乐的引领者。

记者:2016年是直播元年,随着直播的火热,在线教育行业内的培训直播热度也水涨船高,并且最近几年受到科技驱动和消费升级的渗透,在线教育行业涌现出了一些“准独角兽”公司,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您对在线教育的看法?

李开复: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过去的教育会被颠覆,互联网时代里授课的方式也达到个性化,非常好地利用了共享经济,而且在线教育解决了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问题。在中国,有非常多的想跟美国老师学英文的学生,但是在中国国内,优秀的美国老师非常少,如果有视频会议把他们连接起来,用标准的美国小学的授课内容让中国的孩子也可以像在美国上小学一样学习。互联网快速地改变了很多行业,比如媒体、交易、电商等等,教育永远是文化领域里改变最慢的,但是我们现在也看到了互联网在改变教育,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加上人工智能,可以针对每一个孩子做主动式教育,确保他学到他最需要的基础知识,也确保他有兴趣去做他喜欢做的事情。

记者:B2C的时代已经达到峰值,B2B的时代正在爆发。您说B2B领域正进入3.0阶段,为什么?您能否就此与我们读者分享一下?

李开复:好的。现阶段更注重产品如何与产业链对接,如何卖东西给企业用户而不是终极用户。B2B的1.0时期,以会员费来盈利,解决信息透明化。B2B的2.0时代特点是去库存,撮合交易,加快周转。B2B进入3.0时代,不是关心怎么买得最快、最便宜,而是关心怎么买到最适合的,怎么才能最快捷地获得服务。B2B的3.0阶段,买好车这类的打开方式是用服务介入交易,进而收取一定的服务费。因为中国是制造的王国,比如钢铁、化学混合物,或者是布料甚至是车,都需要用B2B的方法打通这个环节。举一个例子,比如面料领域,对于设计师来说,他们能够搜到他们需要的东西,愿意付出更高的价钱,或者更高的代价,但只是打通了一个流程,这是一个很好的领域。

记者:您说过,“不是消费者没有需求,而是绝大部分中国企业的同质化无法激发用户的欲望”,您能否和我们再分享一下对消费升级的看法?

李开复:说到消费升级,中国的中产阶级有两三亿,未来还可能会更多。虽然这个所谓的中产阶级的比例比较小,但是整个的量级却非常大。在这些中产阶级还不那么有钱的时候,他们可能更在乎的是怎么能够买到最便宜的商品,而淘宝很好地解决了他们的需求。
又比如,现在中国整个饮食习惯已经被颠覆了,美团、百度外卖、饿了么……让中国人改变了饮食习惯,配送费只需要几块钱,还能吃到自己想要吃的东西。(摄影 杜京哲)

点击李开复
李开复博士于2009年9月在中国北京创立创新工场,立足于人工智能、互联网和内容娱乐等领域的投资,公司管理着80亿的双币基金。在此之前,李开复博士曾就职于Google、微软、苹果等世界顶尖科技公司,并分别担任全球副总裁职务。
他曾以最高荣誉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并于1988年获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学博士学位。李开复博士分别于2011年、2015年被授予香港城市大学的荣誉博士、卡内基梅隆大学荣誉商业管理博士。
他还是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的院士,曾任美国“百人会”副会长。
李开复博士2013年当选为《时代周刊》全球最有影响力100人。
他还分别担任香格里拉亚洲有限公司和美图公司的非执行董事、以及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