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黄孟复:大幅度减税降费势在必行

黄孟复:大幅度减税降费势在必行

来源:国际融资 发表时间: 2019-01-08

Huang Mengfu: Big Reduction in Tax Deductible is Imperative
黄孟复:大幅度减税降费势在必行
■ 国际融资记者 艾亚 报道

在“《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上,第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原主席黄孟复表示,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大幅度减税减费不仅势在必行,而且也有较大的操作空间。同时,他指出,目前金融系统的改革落后于经济体制的改革,金融改革应加速。此外,银行应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不要一看到企业有点儿毛病就立即抽贷

In the annual conference 2019 of Finance, Mr. Huang Mengfu, the 10th and 11th CPPCC vice chairman and former chairman of the all-china federation of industry and commerce, said that a big reduction in tax deductible is not only necessary, but there is also a larger operating space in the current economic climate. He pointed that financial reform should be accelerated for the reform of the financial system lags behind that of the economic system at present. The bank should help the enterprise to tide over the difficulty, but not pull out the loan as soon as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the business.

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动力转换期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的发展格局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也发生了根本改变。黄孟复在做主旨演讲时指出:2008年以前,中国是以大投资、大生产、大出口为主导模式,展示了发展中国家强劲的增长,支持了美国的超前消费和欧洲的高福利。但这种世界增长的模式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而破灭了。据统计,世界上主要的200多项工业产品中,中国的产量都是第一。中国具有的巨大产能,在2018年以前是供不应求,而2018年以后则是供大于求,世界上接受中国产品的国家,也开始与中国产生了贸易摩擦和对产品的抵制。因此,中国必须进行认真的、痛苦的结构调整,这些年来,在供给侧结构调整方面也确实做了很多工作。
那么,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究竟在哪儿?黄孟复先生说:“在2008年之前,中国企业都非常注重原料、能源、土地、廉价劳动力、市场等生产要素,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经过供给侧结构调整,现在中国企业更注重的要素是信息、技术、创新、高技术人才等,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生产要素的权重发生了变化,新的增长动力在中国出现了。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动力转换期,劳动力正在进行结构调整,新动力则欣欣向荣蓬勃发展。”
他表示,目前,中国企业面临着这样一个转型的重要时期,这也是我们国家发展模式转变的重要时期。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取得了一些初步成绩,比如说,以服务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超过了以工业制造为主的第二产业。按科技部的统计,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超过了50%,中国正在向创新型国家的目标迈进。
但是,2018年以来,中国经济稳中有进的态势出现了稳中有变的态势。稳中有变是往什么方向变呢?黄孟复先生分析认为:由于各种因素的原因,出现了下行的压力。针对这一现象,必须要认真地对复杂的外部形势进行分析。世界经济全球化受挫后,以特朗普总统为代表的美国,提出美国优先的策略并采取了单边主义的倾向,这使得全球化的进程和信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从外部客观形势来看,对中国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但是,由于中国进行了结构调整,转而以扩大内需为主,因此,对中国的影响,包括中美贸易对中国的影响,都是可以克服的,因为世界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实际上是不可阻挡的。回顾一下过去20多年来发生的几次金融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是从泰国引起的,泰国在亚洲不算一个经济强国,但却引发了亚洲金融危机;希腊对欧洲来说也不是一个大国,但希腊的债务危机也引发了整个欧洲的债务危机;美国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全世界经济陷入了大倒退。这实际上是告诉我们,整个地球是连在一起的,任何一个国家出现重大问题,都会牵连到其他各个国家。因此,单边主义和某一国优先是不得人心的,也不符合世界经济发展规律,会给我们的经济和发展带来一些影响,这是外部的因素,是不确定性的,是不由我们控制的。

提升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

黄孟复先生强调说:“2018年以来,中国国内也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大家在总结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巨大成就和经验时,出现了一些声音,比如民营经济退场论,认为民营经济是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利用一时的工具,到40年了,它应该退场了,需要进行新的公私合营等等论调。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下,这些论调使很多民营企业产生了信心不足,深感前途迷茫,极大地影响了我国经济发展的前景,也影响了投资以及企业的发展。”
中共中央、国务院多次强调,中国改革开放的政策不会变,基本经济制度不会变,两个“毫不动摇”也不会变。2018年11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了民营企业的座谈会,会上,习总书记向全国和全世界声明,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的内在因素,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民营经济不但不能退场,而且要做强、做大,发展空间广阔。“习总书记的这些话,把民营经济退场论一扫而空,给广大的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吃了一颗定心丸。最近我听到很多民营企业表态:总书记的讲话使我们明确了方向,我们有继续大干一场的信心和理念。我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的动力,外部因素我们可能不能完全控制,但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了,脚跟站稳了,就不怕应对各种挑战。”他说。
在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为下一步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指明方向,其中第一点就是减轻企业税费负担。对此,黄孟复先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在当前经济处于比较微妙和困惑的情况下,大幅度的减税减费势在必行。现在企业的税费负担非常重,为什么要让企业负担这么重的税费?我一直想不通。我曾经在国有企业干了34年,当时我们拿四五十块钱的工资,创造了大量的财富,按理讲,国有企业员工创造的财富,应该拿来给养老,但现在我们的养老金是从哪里来的呢?是现在职工交的养老费。用现在职工交的养老费来养过去创造了大量国有资产的退休职工,这就是一个错位。所以,完全有必要降低现在员工的养老保险费,把一部分国有资产划归社保,以承担养老的费用。这样的话,现在的年轻人就不需要交那么高的社保。从现实来看、从道义来看,这都是应该做的。”
接着,他谈到另外一个是降税的问题。他说:“在困难时期,税是非常有作用的,企业面临困难,或者面临投资的时候,利润的增长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有利润,企业就有信心,就愿意投资,就能创新,企业也就有发展。过去我们也减了一些税,不管是5000亿还是8000亿,但企业没有感觉。从数据上来看,减了5000亿、8000亿以后,我们的财政收入仍然保持两位数的增长,这说明我们减税是大有潜力的。在困难时期,要渡过困难关,应该让谁痛呢?从职工、企业和政府三方面来看,我们绝不能让职工痛,不能减职工的工资,不能解雇职工,我们要和员工一起共渡难关,所以员工的福利待遇不能动。企业也很痛,成本的上升,利润的下降,如果再让企业痛下去,这个企业很可能就保不住了。所以肯定应该是让政府痛,政府减税减费要减到痛才行。现在减了以后,财政收入增长还是百分之十几,所以必须大幅度地减税!如果我们能够实现这个目标,虽然政府困难,但企业比较好过了,员工也比较好过了,将来企业发展起来的时候,有更多的税和费交出去,政府后面就会好过。我觉得这个道理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总书记讲的减税减费非常重要。”

应该加速金融系统改革

谈到金融,黄孟复强调说:“金融是经济的血液,但它不是抽血机”。根据金融机构上市公司多年报表数据,他揭示了问题所在:“几十家金融企业盈利额是几千家上市公司的一半,中国的利润为什么会如此多地集中在金融企业里?而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我认为金融系统的改革落后于经济体制的改革,所以金融系统的改革应该加速。”
在谈到降低企业杠杆率问题时,黄孟复先生表示,杠杆率高,实际上是一种现象,它是多年来中国金融政策和企业发展积累出来的问题。“硬性地把企业杠杆率的分子减一下,杠杆就降下来了吗?杠杆降下来企业就死了!这是降杠杆的目的吗?为什么会形成这样高的杠杆?我认为金融体系是有责任的。我跟很多企业家接触后,他们都讲,当银行有钱的时候就拼命地找企业贷款。当宏观金融一旦收紧的时候,银行就反过来了。宽松的时候,不管企业的项目是好还是不好,银行都给贷款;当金融出现收紧的时候,不管企业的项目是好还是不好,银行都抽贷款。所以,这样一个金融体系和企业体系之间的关系,是存在着很大问题的。”他认为,由于中国可直接融资的市场渠道发展很缓慢、很不健全、很不充分,结果导致金融的担子基本上都压在了银行的身上。这个问题应该和金融体系改革的一揽子计划放在一起。“企业和他的贷款行之间应该是一个互依互存的状态,银行应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而不是看到企业有一点儿毛病就立即抽贷,这样的关系是不正确的。”他说。
在谈到中国资本市场的问题时,他直言不讳地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的股市,不能说是最烂的股市,反正也差不多了,完全脱离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面。现在2000多点的A股的市值加到一起,也就六个苹果公司,中国这么多优秀的企业加在一起也就六个苹果公司,中国股市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应该进行认真的分析。”他表示,如果中国股市是4000点到5000点的话,很多问题就解决了。关键是自己看不起自己。
黄孟复说:“我认为中国发展的基本面还是不错的,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我还是有信心的。前面讲的一些问题,是可以克服的,而且现在已经在逐步克服之中。我相信经过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进一步深化改革,我们的经济发展是能够再保持二、三十年6%到7%的增长,关键还是要能够坚持改革,坚持市场化导向。”

对中国经济的发展要有信心

为什么要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有信心?黄孟复这样回答:“首先,我们有巨大的国内市场,有三亿多人的中产阶层,而且中国的中产阶层还在迅速壮大,我们一亿多人出去购物,全世界的奢侈品让中国人买了一半。中国现在每天有1.7万多家企业诞生,每年有几百万的大学生毕业。所以,中国在走向全面小康的过程中,每一年都可以增加几千万人的中产阶层,如果股市好一点,中产阶层增加的可能性还会更多一点。再经过20年,中国的中产阶层就能达到七至八亿,其所产生的巨大内需市场,是世界各国都不能小看的,这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所在。有了这个,我们只要保持平稳发展的态势,我们的潜力就会得到世界上的认同。2018年中国在全球首创进口博览会,我也提醒各位金融专家,我们进口都靠美元进口就坏了,人民币国际化要加速进行。中国的经济发展有这样的底气。我们还有一个底气,就是现在资源的配置,还没有真正实现中共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讲的由市场进行决定性配置的目标,我们的资源配置还没能充分地体现它的价值,中国改革和开放的红利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如果我们把改革开放的红利充分释放出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就会更好。今后的目标应该是新的经济引领。”
最后,黄孟复先生言简意赅地总结道:“我们要坚持互联网和物联网+、科技创新+,改革开放+,有了这三个+,中国的经济一定能实现长远的、持续的发展。”(摄影 杜京哲)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