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空气制水:实现水资源安全永续的解决方案

空气制水:实现水资源安全永续的解决方案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02-28

Turn Air to Water: a Solution to Ensure the Safety and
Sustainability of Water Resources
空气制水:实现水资源安全永续的解决方案
■ 本刊记者 李路阳 吴语溪

据联合国世界水资源发展报告披露:全球目前约近一半的人口居住在缺水地区,到2025年,将有三分之二的人口面临水资源短缺;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几乎每条河流的水污染情况都在进一步恶化,且水质情况还将在未来数十年进一步恶化;然而全球对水资源的需求却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女士呼吁:需要以新的方式来管理水资源,以应对人口增长和气候变化给水安全带来的挑战。那么,有谁发现了新的方式吗?这个回答是肯定的。香港天泉鼎丰集团(简称:天泉鼎丰)创办人、总顾问,联合国“水促进可持续发展”国际行动十年(2018~2028)高级别国际会议指导委员会委员、联合国环境科学政策商业论坛指导委员会创会成员吴达镕先生对空气制水的重大发现以及对空气制水系列技术与产品的发明,为面临水资源、水安全严峻挑战的人类带来了永续的福音。2018年岁末,他接受了国际融资杂志记者的独家专访

According to the United Nations World Water Development Report: Nearly half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now lives in areas with water scarcity, and by 2025, two thirds of the population will be short of water. Water pollution has worsened in almost every river in Latin America, Africa and Asia, and the water quality will continue to be deteriorated for decades to come; Yet the global demand for water is growing at a steady rate of 1% per year. Director-general of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 Ms. Audrey Azoulay calls for: New ways are needed to manage water resources in meeting the challenges posed by population growth and climate change to achieve water security. So does anyone discover a new approach for this?The answer is clear. Mr. Ng, Tat-yung is the founder and general consultant of Hong Kong Heaven Springs Dynasty Harvest Group, the steering committee member of United Nations High-level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International Decade for Action on "Water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 2018-2028, and the founding member of the steering committee of the United Nations Science-Policy-Business Forum on Environment, whose significant discovery of Atmospheric Water Generation and inventions of technologies and products on Atmospheric Water Generation have brought a promising future to humanity with sustainable solutions on water resources and water security challenges. By the end of 2018, he received an exclusive interview by International Financing Magazine.

基于自然的水资源与安全解决方案缘何如此重要?

1998年,为响应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委员会第六届会议的建议,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国际机构为主要成员的联合国水机制决定,每三年发布一版《世界水发展报告》,阐述全球淡水资源现状和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与水有关的子目标方面取得的进展。2003年发布了第一版主题为“人类之水,生命之水”的《世界水发展报告》,在之后的2006年、2009年、2012年分别发布了主题为“水:共同的责任”、“不断变化世界中的水资源”、“不确定性和风险条件下的水管理”三个《世界水发展报告》。自2014年起改为每年一版《世界水发展报告》,陆续针对“水与能源”、“可持续世界之水”、“水与工作”、“废水:尚未开发的资源”、“基于自然的水解决方案”等特定主题进行了问题分析、案例印证和政策建议。在这些报告中,可以发现一个清晰的脉络:从最初的观念引领、风险警示到水资源延伸的可持续发展领域,最终落到废水开发和基于自然的水解决方案上,系统揭示了由于受人口增长、气候变化、环境污染、消费急剧增长以及浪费资源的生活方式普遍化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人类水资源与安全正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第一个挑战是,淡水资源量与需求量不匹配带来的资源危机。全球淡水只占总水量的2.6%左右,其中占99%的绝大部分被冻结在南北两极和冻土中,无法利用,只有不到1%的淡水散布在江河湖泊与地底下,而便于人类利用的淡水资源只有2.1万立方公里左右。由于这些淡水资源在时空上分布不均,加上人类的不合理利用,水资源短缺地区和饮水困难的人群正在逐年增加。正如联合国《世界水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全球水的使用量在过去一百年里增长了六倍,现在还在以每年1%的速度继续增长。未来20年,全球的水需求将继续大幅度增长,目前每年4600立方公里的水需求现状已经接近了可持续水平的上限,但到2050年可能增长20%~30%,达到每年5500~6000立方公里之间,届时将有50亿人生活在水资源匮乏的地区。按此推测,如果人类没有找到与水需求大幅度增长相适应的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到本世纪中叶,人类赖以生存的淡水将成为最昂贵的稀缺资源,水之战难以避免。
第二个挑战是,有限的水资源与人口增长、环境破坏等给水安全带来的挑战。全球水污染情况正如联合国《世界水发展报告》所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几乎每条河流的水污染情况都在进一步恶化。未来数十年,水质还将进一步恶化,对人类健康、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的威胁只增不减。其中,最为普遍的水质问题是水体中的营养物含量升高。根据地区不同,这种情况还经常和病原体含量升高有关。上百种化学物对水质都产生了影响,包括农药污染水源、工业污染、未经处理的污水污染干净水源,以及过度抽水等滥用水的情况,这些不仅加剧了人类水资源的紧缺,还威胁到饮用水的安全。
如果按传统套路走,可能永远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因此,联合国在2018世界水日提出“用大自然战胜水资源挑战”并积极倡导“基于自然的水解决方案”。其实,早在2014年,空气制水发明人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就已经通过绿色创新探索,完成了基于自然的空气水解决方案这一史无前例的重大实践,用空气鲜榨水产品诠释了人类“用大自然战胜水资源挑战”是一条可持续的出路,是一次划时代的革命。
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告诉《国际融资》杂志记者,他从20年前就开始关注水资源问题,他发现人类在从寻找水资源到挖掘水资源,包括过滤水资源的过程中,从来就没有自主性地制造过水,一直对这个大自然恩赐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水资源进行着无度的挥霍、污染和破坏。“20年前我就研究过滤水的饮水器,后来发现由于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土壤的农药残留等进入江河湖泊,已经超过了水体自净能力,这种污染导致了水体在物理、化学、生物等方面特征的改变,即便是对水做了过滤,也还不能完全滤净。我也研究过海水淡化,但并不理想,成本太高。蒸馏水也不行,不仅没有任何营养,水的来源实际上也有污染。有一天,天上下雨,我看着降落的雨水,突然想到了空气冷凝,想到了大气中每天的蒸发量,灵感让我发现了空气中的水资源。我即刻上网查了一下资料,发现了这样的数字:世界海洋每年蒸发量约50.5万立方公里,向大气供应87.5%的水汽。这些从海洋或陆地蒸发的水汽上升凝结后,又变成雨雪降落在海洋和陆地上。全球每年降水量约11.9万立方公里,其中只有约30%渗入土壤形成地下水,70%通过地表流入江河湖海,从而构成了地球上周而复始的水文循环,能够较为稳定地被人类利用的水大约只有1.4万立方公里。这是什么概念呢?每年向大气供应的87.5%水汽约为44万立方公里,而全球每年的降水量约11.9万立方公里,也就是说每年约有32万立方公里的水汽在空中被白白蒸发或没被利用。如果我们将其中的零头——两万立方公里的水汽制成空气鲜榨水,那就真的实现了水资源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找到了水资源可持续的新路径,这让他异常兴奋。如果两万立方公里的水汽制成空气鲜榨水,则意味着人类各地区普遍获得了一个安全饮用水的通道;意味着人类在目前4600立方公里的水需求之外,还有两万立方公里的水供应储备;意味着因水资源匮乏导致的贫困以及地区间冲突从此可以化为乌有;同时还意味着人类在面临人口增长,城市化和工业化提速,燃料、粮食与能源安全保障,新消费模式应对,受威胁的生态系统保护等一系列挑战中,水资源将不再是被担心的制约因素,而是有保障的推动因素。从发现空气水的那一天起,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开始夜以继日地加紧研发空气制水的技术,2015年,第一台空气制水设备研发成功,制出的水质量非常好。这时他决定,要让联合国知道这个重大发现,他兴奋地奔走于联合国各NGO组织,参与各种与水机制相关的会议,不厌其烦地介绍空气制水这一基于自然的水资源与安全解决方案。同时,他有了一个愿望,要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特别是那些缺水国家能够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下,受惠于绿色创新企业带来的共享成果。

让联合国了解空气制水能给人类带来怎样的福音

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发明了“空气提纯冷凝技术”、“大气甘露转化系统”等七项空气制水发明专利及其制水设备,通过“空气提纯冷凝技术”、“大气甘露转化系统”的运动产生结冰的原理,对结冰前的水进行处理转换,制作出空气鲜榨水。当他看到利用空气资源高效制取的“零用水、零公害、零添加”的安全饮用水缓缓流到容器中,当他沉醉地品尝着甘甜的空气鲜榨水时,感到无比的欣慰。“我看到了希望,因为这个绿色创新设备制出的水可以救更多的人,想到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能有安全的饮用水喝了,这让我很快乐。特别是当人们喝着空气水,认同这个制水设备,并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个事业当中时,我内心就会涌起强烈感动。”
但是,他发现推广空气制水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因为绝大多数人第一次听到这个发明的反应都是根本不信!他以为从20世纪90年代就致力于全球水资源可持续发展研究的联合国水机构,一定会认可这个技术。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当他从2015年第一次参加联合国大会的时候开始直到现在,无论向谁介绍这个技术,只要是第一次接触这个技术的人,包括联大主席,他们的回答都是一致的:“不可能!”但他每次的回应都很冷静而给力:“如果你亲眼所见、亲自品尝,你还是这个回答吗?”回答转向了:“东西在哪儿?”“就在会场外面。”因为他在此前已经不知道领教了多少次固执己见的面孔,他知道这些人不见实物根本不会相信,于是,干脆把空气制水机也带了过来。他在设备前给联合国官员介绍空气制水的原理,并将制作出来的空气鲜榨水一一递给他们品尝。结果瞬间赢得了一张张不可思议状的表情和惊讶的赞叹与恭喜,紧接着又是非常严肃地提问与质疑。而下面这些问题几乎成为每一次都会被问到的通用问题。
有人问:“你这个空气制水机不断地抽空气,会不会导致没有空气了呢?”他毫不客气地反驳:“你要再讲这个问题我就要说你没文化了。大气是有气压的,你说抽真空吗?80亿人同时呼吸会不会没有空气?”
有人问:“空气制水会不会影响大气产生变化?”他回答说:“当然不会。想想看,我们地球面积的71%是海洋,在太阳照射下,海水蒸发形成云,云层降雨形成江河湖泊,最终又流向海洋。在这样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水在太阳照射后,受温度升高的影响,成为水蒸气,水会蒸发,但地球的引力足以把水蒸气留在大气层中,而不会散失到宇宙中去。因为水只有达到第一宇宙速度才能冲出大气层,也就是每秒7.9千米。这一公开资料显示的相关论述,已经很清楚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又有人问:“沙漠地区严重缺水,空气制水怎么发挥作用?”他答曰:“沙漠地区不是缺水,而是因为沙漠的白天阳光太强烈,水都被蒸发了。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能量只能从一种形式变为另一种形式。白天地表水被迅速变成水蒸气,所以沙漠地区的夜晚湿气很重,埃及、希腊的年均湿度在70%以上,卡塔尔、迪拜的年均湿度在80%以上。这些水蒸气完全可以为空气制水所用。”
问:“空气中也有污染物,怎么处理?”答:“我们利用空气提纯冷凝技术制水,并经过一系列过滤和处理,达至直饮标准。”
问:“水的安全性怎么样?”答:“是无二次污染的安全饮用水。”
问:“水质情况都经过了哪些权威机构的检测,拿到了哪些认证?”答:“已符合世界卫生组织、美国标准、中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中国生活饮用水标准,及香港水务署等认定的无重金属、含有益微量元素和矿物质的水质检测,通过了瑞士通标、欧盟合格认证、中国3C认证、香港标准及检定中心等质量检测。”
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发明的空气制水机核心技术,包括有200多项国际专利,其中“空气提纯冷凝技术”、“大气甘露转化系统”、“标量波光量子导入系统”等七项空气制水发明专利均已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注册,覆盖联合国WIPO-PCT体系的152个缔约国。他对人类水资源与安全的贡献,以及他对水资源与安全保障的倡议,让他在联合国赢得了一系列荣誉并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他成为联合国“水促进可持续发展”国际行动十年(2018~2028)高级别国际会议指导委员会委员、联合国环境科学政策商业论坛指导委员会创会成员,成为惟一一位荣获联合国水行动10年高级别国际会议贡献表彰的国际知名人士,还获得了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革命性水资源解决方案奖、塔吉克斯坦外交部联合国水10年国际行动贡献表彰奖。由于他创立了量子技术应用发展的新标杆,被多个联合国NGO组织和国际社会誉为“空气制水之父”。
2018年10月6日,他在联合国全球水资源可持续发展论坛上发表的主旨演讲,可谓是他多年来积极倡导并推进水资源利用与水安全行动的观点浓缩,更折射了他为终结贫水、污水给人类带来疾病、战争与死亡所做的不懈努力。他在演讲中一针见血地指出,在过去的50年中,人类活动对水资源的污染是史上前所未有的。水资源的短缺和污染已经成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因此,必须实现用可持续发展的方针和政策,完善和促使科学和自然的解决方案。由于水处于基础性自然资源和战略性经济资源、生态环境的关键要素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保障的特殊地位,因此,保护水资源的成本,要远远低于污染后的清理整治成本。一旦水资源稀缺,社会公平问题就突显出来。他提出在资源需求中找到平衡是确保水资源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他强调说:“保障水安全已经超越了单一学科的研究范围,也超越了单一部门的管理能力。学科融合将在水科学的发展中成为大趋势。”他希望有更多跨学科、跨部门、跨行业的人能够广泛参与到这个关系到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事业中来,共同合作。
据媒体报道,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关于《向空气要水的水资源解决方案》的倡议与空气制水技术,在2018年联合国2018~2028“水行动”国际高级别会议、联合国环境大会中,获得了联大主席、环大主席、172个国家的联合国代表,以及各国科学技术专家的一致认可和支持,并在中国、美国、澳大利亚、韩国以及中东和中亚等地区获得了积极响应和实践。

科学不是理论和套路,她就在灯火阑珊处

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发明的空气制水技术,被中央广播电台视频健康频道称为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这项技术也让他本人及他领导的天泉鼎丰集团和子公司在中国获得了多个奖项:2015年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中国企业联合馆入选品牌、入选科技品牌和入选科技代表品牌三连冠;2016年中国自主品牌十大创新企业,中国(行业)十大影响力人物,中国(行业)领军品牌;2017年全国商业质量品牌示范单位、全国商业质量品牌质量奖单位,中国共享经济十大领军企业;2018年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获得智能制造创新人物奖、中国改革开放40年影响中国诚信建设杰出成就奖、中国经济新模式发展十大创新人物及全球最具影响力华人领袖奖等殊荣。
这项技术给人类可持续发展带来的贡献,让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在美国获得了国会最高贡献表彰、加州议会最高贡献表彰、美国陆军最高荣誉贡献表彰等近30项殊荣。有些国家希望他能够带着技术加入他国国籍,均被他拒绝。他说:“我是永远不变的中国人,我发明的空气制水技术属于中国。我要让中国人首先喝上质量安全的空气水。”
作为空气制水行业的创建者和引领者,具有国际专利和运用航天高新科技的空气制水企业,天泉鼎丰和他本人虽获得了多项国内国际奖项,但在中国推进空气制水成果落地的过程中,其难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无不担忧地告诉记者:中国属于人口大国,是全世界13个缺水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是人均淡水资源贫国,水资源可用量、人均和亩均的水资源量极为有限,降雨时空分布又严重不均,地区分布差异性极大,北方属于资源型缺水,南方水资源虽然比较丰富,但因水体污染,水质型缺水问题相当严重。据公开信息披露,近三分之二的中国城市供水不足,六分之一的中国城市严重缺水,其中也包含北京、天津等特大城市。到2030年,中国用水将达8800亿立方米最高峰期,而这数字将超过水资源、水环境承载力极限。同时,水污染日益严重,也加剧了中国水资源短缺的矛盾。“我发明的空气制水技术目前已经推出了日产水量由30升至五吨的系列鲜榨空气制水机,还推出了规模日产水量由50吨至100吨‘零添加、零公害、零用水、零废水的天然活性饮用水’的鲜榨空气制水厂,结合太阳能、风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的供电系统,为解决海岛、轮船、钻探平台等无水源补给情况,旱涝等灾害情况以及沙漠等自然环境的饮用水问题,提供了新思路和新途径。但是在中国大陆推广落地时,挑战的确不小。最难突破的就是从没有变成有。”他说。
首先是注册难。2015年,当空气制水设备研发成功后,天泉鼎丰决定在深圳投资设立一家空气制水高科技公司,但在申请工商注册时,却遇到难题,因在工商企业注册的行业里没有空气制水这么一个类别,如果用空气制水注册公司,根本无法通过名称审核这一关。但在境外,企业注册了就可以从没有变成有,但在中国国内则不同,工商注册的类别里没有的就不能有。照章办事讲原则讲规矩,一点儿错都没有,但是从科技创新的角度讲,这会制约中国高科技发展的速度。想想看,如果我们不去做机制上的突破,这个制水的“零到一”过程怎么完成?又如何区分落后与先进?
他和团队四处奔走,不停地找有关部门沟通,寻求突破口,毕竟深圳政府的改革开放力度大,他们终于陆续获批以鲜榨空气水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空气制水科技有限公司的名称注册公司,实现了企业名称中空气制水新类别零的突破。
第二是建厂难。天泉鼎丰要在广东河源投资一家空气制水厂,但又遇到麻烦:由于水厂目录里只有污水处理厂、自来水厂,没有空气制水厂,所以无法建空气制水厂。这又是一个“零到一”如何突破的问题。他又开始到处游说,谈机制创新的突破。他说:“幸好我们是在中国最开放的地方——广东和深圳投资收购当地一家水厂并改制注册成立空气制水厂,最终突破了这一问题。”
第三是最难的,空气制水厂运营必须要有牌照,但空气制水是全球首创,所以关于空气制水的牌照不可能先于它诞生。这就出现了一系列问题,按规定要提交水质检测报告,但已有的联合国、香港、欧盟的检测报告都不算数,内地检测机构又因没有空气水这一类别而无法检测。最后只能按饮用水标准检测,最终拿到中国饮用水检测报告。
由于空气制水在水行业没有先例,在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拿到牌照。没有牌照就不能投资建厂,这是行业规矩,谁都无法逾越。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可持续的水资源与安全的创新解决方案因为没有“一”而搁浅吗?如果搁置一年,就意味着中国距离用水超过水资源、水环境承载力极限的2030年近了一年。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这位致力于让全世界的穷人和富人都能喝上空气鲜榨水的发明人是不会坐等的,他知道,这是人类在和时间赛跑。于是,他提出用并购手段,拿下一家水厂。就这样,很快有了牌照,在经营范围内增加了空气制水。“我很感谢这些领导,正是因为他们的大胆突破,才使得像天泉鼎丰这样的高科技企业真正走向产业化。”他这样表示。
天泉鼎丰最终将并购的河源水厂建成了全球首家鲜榨空气水厂及生产和示范基地——河源市天泉鼎丰空气制水科技有限公司,整个鲜榨空气水厂采用全球首创的回收过滤、消毒和循环再生清洗系统,可使生产用水量节省40%,生产成本降低15%~20%。
从起名到产业落地,一步又一步地化解创新产业落地的难题,天泉鼎丰用了三年时间。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庆幸而欣慰地说:“幸好天泉鼎丰的内地公司设在敢于突破条条框框的深圳,在2018年,天泉鼎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从万宗申请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首家获得‘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认定的空气制水企业。这一殊荣意味着空气制水已被划入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领域。对于我们港资企业来说,这是国家对天泉鼎丰的研发能力、技术成果转化能力,以及在空气制水行业领军地位的肯定。”
欣喜之后,天泉鼎丰又遇到了新难题,虽然并购了一家水厂,但空气制水还没有国家标准,在全球水危机的今天,这将掣肘这一产业的健康发展。坦率地说,任何产业创新要想实现“零到一”的技术成果转化,确实不是靠企业单枪匹马就可以完成的,这涉及到体制的突破。“我们需要突破体制上没有的东西,为了实现‘零到一’的突破,我们绝不能等,要创造条件,主动去和有关部门就标准制定工作进行沟通。”他坚定地说。
他告诉记者,天泉鼎丰已经邀请12个国家的特使和中国国内几十位水专家,设立了全球空气制水产业行业标准国际高级别成员会议,为空气制水行业制定生产标准和饮用标准。他说:“生产空气制水机器的标准要按欧盟标准走,这样才能实现出口;空气制水机制出的水要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标准,通过检测水的能量和成分跟国际接轨,同时要制定空气制水的最高标准和最低标准,还要将抽湿机、空调机抽出的水的区别标准也搞出来,免得让消费者产生误会,错将抽湿机、空调机抽出的水当成空气制水。空气制水的标准一定是按照健康合格饮用水的标准做的。”目前,天泉鼎丰正在积极配合工信部等有关部门制定空气制水的国家标准。

完成水资源的系统架构是可持续发展的最佳选择

水是万物之源,对水资源的需求涉及到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根据2018世界水资源及中国水资源概览及水利部信息披露:中国农业用水占中国总用水量的62.4%,工业用水占21.6%,生活用水占13.6%;人工生态环境补水(仅包括人为措施供给的城镇环境用水和部分河湖、湿地补水)占2.4%。全国城市每年缺水60亿立方米,因缺水造成的经济损失约2,000亿元。而工业废水、生活污水和其他废弃物进入江河湖海等水体,超过水体自净能力,导致水体污染,使其物理、化学、生物等方面特征发生改变,从而影响到水的利用价值,造成水质恶化,破坏了生态环境并危害到人体健康。严重的缺水和水污染问题已经制约了中国城镇现代化建设进程和GDP的增长,也制约了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特别是健康中国的幸福指数。
鉴于水在农业和工业占比84%的重要地位,水的有无、水的优劣,都将在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发挥正向的推动作用或反向的制约作用。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是一位具有系统整合格局意识的大家,他发现了淡水资源可持续的自然之源,创新发明了空气制水,如果这项革命性技术发明能在全世界各国应用的话,终结水之战就不再是天方夜谭。但他的发明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还在提速。
接着,他又把目标对准了农业,创新推出空气水新农业技术整合项目,在中国广东虎门,天泉鼎丰投资建立了全球第一个空气水新农业基地,将其投入的大型量子能量水处理厂净化和精滤的量子能量水用于农业灌溉,将美国超钻光量子导入农业种植,大幅度降低了化肥的使用量,并达到近零排放的目标。这种采用空气水以“仿生农法”种植生产出的“空气水量子超能蔬菜”,杜绝了农药及含有激素等化学成分的肥料;灌溉用水均通过独创的过滤及磁化技术进行改良,使水分子进行重新排列组合而形成极易被植物与土壤吸收的小分子结构的磁化水;土壤均是运用改良水结合天然植物与微生物菌种混合发酵研制而成的营养液,以独特的地下灌溉渗透技术彻底净化形成;植物在最佳的自然生态环境中聆听音乐成长,使这种“空气水量子超能蔬菜”具有了超强的抗氧化功能并含有多种微量元素和维生素。突尼斯驻华特命全权大使迪亚·哈立德参观了这个全球第一家空气水新农业基地,非常震惊,连连赞许并给予高度评价。
不仅如此,在“空气水种植”成果的基础上,他又带领团队进行“空气水水培法”、“空气水气耕法”等无土栽培技术、栽培设施、栽培工艺的研发。“空气水气耕法”只需传统耕作10%至15%的用水量,收成却是传统种植的三至四倍;这些技术的推出,有利于非耕区开发的立体式垂直化栽培,可以做到无需甲溴基的土壤消毒和无虫化的免农药生产,实现无废料、废物、废液的零排放,从而重构缺水地区和土壤污染地区的绿色农业生态。
这一系列在空气制水基础上创新的农业生产、环境美化及生态修复方面的集成技术,让我们看到未来中国农业摆脱土壤沉疴、重回基于自然的健康生态农业的希望。
在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眼里,这还不是完美的闭环。他看到了水在未来工业革命中的重要性。工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发动机是工业的灵魂,但燃油发动机的资源不可持续,锂电池有二次污染的问题,只有氢燃料电池的源头资源——水是可持续的,特别是洁净的空气制水的诞生,使电解制氢获得了永续的资源,因此,氢燃料电池被发达国家公认是解决未来人类能源危机的终极方案。在山东日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天泉鼎丰投资参股了一家氢能汽车制造企业,空气制水将成为这家氢能源汽车产业基地的重要资源。
他说:“氢能源发展是中国国家战略,它会给全球工业带来一次重大变革,而且是一次必然革命。”他进而指出:“随着氢能发展的进步,世界可预见氢燃料电池应用的普及。水资源作为氢能的原料,则意味着全球对水资源需求的进一步提升,而空气制水技术将在其中发挥关键性作用。从空气高效制取永续、安全、可靠的水资源,可以保障氢能生产的水供给,同时摆脱如沙漠、海岛等干旱、缺水地区的气候和地理限制,降低取水和净水成本。天泉鼎丰创新的可移动式空气制水厂能够随时随地提供各类用水服务,实现‘有空气的地方就有永续的氢能源’。另一方面,氢燃料电池也能为空气制水设备提供清洁能源,兼得相辅相乘之效。”
他的探索还不仅仅停留在氢燃料电池对汽车的应用上,“我还在考虑将我们对氢燃料电池的研发延伸到氢能源发电厂,为工业供电、民居供电。因为膜技术已经很成熟,空气制水因纯净度高,提取氢的含量就比较高、能源效率也高,两者结合一定会在未来的发电领域发挥更好的作用。”他这样说。
最后,他谈到了天泉鼎丰以“绿色、智能、永续”为核心的智能建设项目,这个项目以可再生能源及空气制水为基础,带动电解制氢系统发电,采用无土种植系统在楼顶种菜、空中花园养花,使用氢能汽车出行等绿色闭环生态。该系统集成技术方案是智能型电脑、通信、信息技术和建筑艺术的有机结合,通过对设备的自动监控、对信息资源的管理和使用者的服务,以及建筑的优化组合,实现楼宇自动化、办公室自动化、通讯自动化,继而发展成高效率利用能源、最低限度碳排放及保障水和能源自给自足的永续社区。这个架构将为“生态城市”和“智慧城市”的规划发展提供一个可持续性的优化解决方案。就在发稿前,天泉鼎丰与湖南海凭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于深圳就辽宁医械园并购合作事项签订协议,首个空气制水新能源房地产项目正式启动。

最后的赘语

作为笔者,写至此,便有想呼吁几句的冲动。一个重大发明专利往往是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基于其重大发现而研发出来的,但是,当这个重大发明对我们现有行业或整个工业、农业产生颠覆性革命的时候,靠某个企业或某几个企业的力量是不大可能顺利实现其成果转化的。像空气制水,它所能带来的革命性进步不仅涉及到资源、能源,也涉及到农业、工业、建筑业等几乎所有与民生相关的领域,因此,政府支持产业创新的机制也应该改革,应该通过跨行业、跨部门的系统协调,形成与企业自主创新重大发现相吻合的政策支持机制,推动这个基于自然的覆盖空气鲜榨水、健康农业、清洁能源和绿色建筑的革命性大产业尽快落地,提速发展,造福人类。(采访人物摄影 杜京哲)

                                    点击香港天泉鼎丰集团
香港天泉鼎丰集团创办人、总顾问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是全球首创“空气制水系统”发明人,享誉国际的慈善家、民间外交家、发明家。任联合国“水促进可持续发展”国际行动十年(2018~2028)高级别国际会议指导委员会委员、联合国环境科学政策商业论坛指导委员会创会成员,联合国华人协会荣誉主席,是亚洲知识管理学院董事局荣誉院长、资深院士,加拿大皇家管理学院客座教授和荣誉院士等。
自主研发的国际专利技术达200余项,所有专利均已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注册,覆盖PCT体系的152个缔约国。创新科研成果包括:空气提纯冷凝技术、大气甘露转化系统、标量波光量子导入系统、光量子时光仓等。
该集团业务涵盖智能科技、量子科技、环保绿化、自然资源、新能源、新农业、互联网、房地产、影视文化等行业,积极开发以“空气制水促进可持续发展”为核心的产业生态服务。该集团属下天泉鼎丰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鲜榨空气水智能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天网鼎丰物联科技有限公司已于前海股权交易所挂牌,系列产品已列入《国防军工行业配套产品》。
天泉鼎丰致力于水资源可持续发展公益项目,已与30余个国家驻华大使馆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与20余个国家共同建立了“空气开采权联盟-全球空气制水产业”;在北京、深圳、香港、洛杉矶、墨尔本、首尔、杜尚别等地成功地合作举办了九届“全球水资源可持续发展论坛”;作为联合国环境科学政策商业论坛的合作伙伴,天泉鼎丰是惟一担任其指导委员会创始成员的中国香港企业;2018年与联合国“水促进可持续发展”国际行动十年(2018~2028)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并与塔吉克斯坦政府合作举办首届高级别国际会议;推动和开展空气制水产业行业标准国际高级别指导委员会会议,13国驻华特使和40余位将军和部长任该会议成员,对全球空气制水产业的科学质量以及产业规范管理具有重要意义。
天泉鼎丰持续关注以水资源为核心的环境与经济问题,谋求人类最终的水安全解决方案,这一技术和倡议,已经在中国、美国、澳大利亚、韩国、斯里兰卡、非洲、中东、中亚等国家和地区普及展开并得到积极响应。
天泉鼎丰在人类科创发展的同时关注地球环境保护,提出现代科学创新运用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地球资源、关心人类未来身心健康发展,关注和推动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以高科产业带动和维护自然生态,为积极构建人类生命共同体做出努力。


                                 独角兽的逻辑:做最难的事儿
采访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我发现他的思想非常跳跃,而且跳跃的跨度很大,如果不是事先做了不少功课,恐怕很难跟上他的节奏。在几个小时的畅谈中,我感到他是站在一个水资源能否可持续的思考高度去探索、发现、实践、推广,他的所思与所行都不是基于某一个点,而是基于一个面,这就是他发现可永续的空气水源并将它制成空气鲜榨水,进而将其延伸到农业、能源、建筑等与人类基本生存需要相关的各个方面的一个可循环的闭环模式。
“一个理念、一个哲学、一个观点、一个发明被认可是非常难的。人生最累的事情是夏虫语冰。”这是他的感慨,也应该是所有在科学路上探索者的共鸣。但是,即便是无人认可,也不会阻止科学家探索的脚步,因为没有任何框框可以限制他们跳跃的思维,这也是古往今来的事实。但是,当一个重大发现是关乎人类基本生存保障之安危时,“你就必须要有一个落入红尘的方法或套路,也就是说要从企业运作的角度,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话让别人听懂,用看得见的事实让别人看明白,用世俗的东西完成脱俗的理想。”他说。
他认为,很多科学技术发明没能实现成果转化,外因有很多,但是内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突破自己。“只有突破自己才能突破别人。用别人听得懂的话来突破别人并不难,难的是你能不能放下自己的清高与桀骜不驯。我和很多搞科学的人一样,过去也曾有这个障碍,但我最终放下了,走出了这一步。伟大的理想只有落到地上去做事才能实现,”
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是一位有着强烈使命感与忧患意识的发明人,他说他不是科学家,只不过搞了些小发明,发现了宇宙中原本的存在,并将这些东西组合起来罢了。他创新水资源与安全的整体解决方案,是为了阻止人类因安全饮用水减少而导致的疾病与死亡人数的上升,及争夺稀缺的水资源而可能引发的地区冲突。为了让更多的生命有机会、有尊严、有质量地活下去,他像一位公共外交家,在联合国各种与环境、资源等相关的会议上奔走,呼吁各国政府,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关注水资源可持续发展问题。
他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只吃一顿饭,他白天致力于国际社会的公益、经贸、文化、教育等多领域社会活动,当夜深人静时,便进入探索发现的兴趣王国,伏案疾书。
他知道天泉鼎丰制出鲜榨空气水设备并使空气制水厂投产运营后,一定会形成可预期的庞大生产链和商业链,但也不可避免地会有很多人冒仿。“我不怕别人冒仿,相反,我会很高兴,有人冒仿就说明这个事业成功了。未来七年要解决80亿人喝水的问题,光靠天泉鼎丰一家企业是做不到的。从商业角度来讲,有些股东会认为应该打击冒仿,但从另外的角度讲,这个市场太大,纵使有几十万家冒仿,都不一定来得及解决80亿人喝水的问题。我的目的是救人,他冒仿我的技术,能够被救到的人就会更多。”他站在挽救生命的高度这样说。“而且我们也希望能够与更多企业、投资机构开展合作,共同推进这个事业。”
截至目前,天泉鼎丰已向非洲、中东一些水缺乏国家捐赠了一些鲜榨空气制水机,同时,向全球那些极度缺乏水资源的贫困地区弱势群体捐赠鲜榨空气制水机的“全球天泉计划”也正在实施之中。他希望所有人都能喝上安全的饮用水。也因为这个始终坚守、永不改变的初心,他成为国际NGO组织中鲜有的集慈善家、民间外交家、发明家于一身的杰出人才。
在别人看来,拿督斯里吴达镕教授是一位成功者,但他却这样说:“失败这个东西都是成功的人用来忽悠的,其实没有什么失败,所谓失败就是成功地发现了一次不对的方法,是又一次经验的积累。给予我成长营养的是我的老师——庄世平先生的身教与言教,他一生与巨贾高官打交道,身家上千亿却全部无偿捐给国家,他说过一句很深刻的话:‘人到无求品自高’,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而支撑我走到今天的其实是信仰,如果不是因为菩提心和慈悲心的驱使,人生对我没有任何意义。这是我的真心话。”(李路阳 撰写)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