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封面专访»向国际看齐,打造绿色资产交易平台

向国际看齐,打造绿色资产交易平台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10-13

Building Green Asset Trading Platform in Line with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向国际看齐,打造绿色资产交易平台
■ 本刊记者 李路阳 吴语溪

 

?北京环境交易所(简称:环交所)是2008年成立的一家集各类环境权益交易服务于一体的专业化市场平台。从碳排放权交易到一系列环境权益交易业务,再到北京全球绿色金融与可持续金融中心框架下的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建设,环交所的业务创新已不是单独的举措,而是逐渐形成了可以让绿色资产转动起来的闭环。环交所正努力发展成为国家级、国际化的绿色资产交易平台,成为中国绿色金融体系的重要市场基础设施。为了更多地了解环交所的过去、现状与未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国际融资杂志记者专程采访了北京产权交易所总裁、北京环境交易所董事长朱戈先生


Founded in 2008, China Beijing Environment Exchange is a professional market platform for trading various environmental equities. From carbon emission trading to a series of environmental equities trading services, and to the construction of green asset trading platform under the framework of Beijing Global Green Finance and Sustainable Finance Center, business innovation of Beijing Environment Exchange is no longer a single initiative, but has gradually formed a closed-loop that can turn green assets. China Beijing Environment Exchange is striving to develop into a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green asset trading platform and an important market infrastructure for China's green financial system.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of Beijing Environment Exchange, on the occasion of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reporters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Magazine interviewed Mr. Zhu Ge, President of China Beijing Equity Exchange and Chairman of China Beijing Environment Exchange

 


北京碳市场服务节能减排效果显著

记者:环交所作为集各类环境权益交易服务于一体的专业化市场平台,自2008年成立以来,主动落实国家生态环境发展战略,积极创新市场机制,陆续推出了一系列环境权益交易业务,助力解决环境治理问题。请您具体谈谈环交所成立11年以来,都推出了哪些环境权益交易业务?
 
朱戈:在全球气候变化挑战不断增大和我国低碳发展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在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政府指导下,北京产权交易所发起成立了首个专业化平台——北京环境交易所。环交所成立的主要目标是推动建立碳市场,积极应对气候变化。11年来,环交所通过不断创新,积极拓展环境权益交易市场空间,陆续推出了北京碳配额交易、全国自愿减排交易、地方排污权交易等多项环境权益交易业务,同时还在积极协助河南省研究设计用能权交易机制。
 
记者:能否先对碳配额交易做个简单介绍?并分享一下环交所在开展碳配额交易方面的经验?
 
朱戈:碳配额交易是指政府在碳排放总量控制的前提下,对纳入强制减排范围的机构分配相应的碳排放权配额,强制减排机构可根据实际排放情况从市场上购买不足的碳配额用于履约,或出售富余的配额增加收入。
我国国内的碳配额交易试点从2013年开始在北京等七个省市开展,环交所是北京市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指定交易平台。根据北京市主管部门的规定,北京地区二氧化碳年排放总量5000吨(含)以上的单位,均需履行控制碳排放责任。自2013年11月28日开市以来,北京市碳交易试点至今已完成五个年度的履约工作,环交所为近1000家重点排放单位完成年度履约提供了高质量的交易服务。截至2019年8月底,北京碳配额(BEA)与全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累计成交5881万吨,成交额达15.67亿元,成交量、成交额、市场均价及交易活跃度均居全国前列。
 
记者:碳市场是基于政府的环境管理目标而创设的市场,因此,机制设计至关重要。据悉,在全国七个试点碳市场中,北京碳市场的机制设计是比较规范完备的,能否大概介绍一下?
 
朱戈:北京碳市场十分注重顶层设计,主管部门通过调研国外碳市场建设经验并梳理分析国内相关法规和基础条件,建立了“1+1+N”的碳市场制度体系框架,第一个“1”指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北京市在严格控制碳排放总量前提下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决定》,第二个“1”指北京市政府关于《北京市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在此之下是北京市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出台的N个配套政策文件与技术支撑文件,构成了关于北京碳市场系统完备的规制体系。
上述文件的内容,涵盖了碳排放总量控制、碳排放配额管理、碳排放权交易、碳排放报告、第三方核查、碳价调控等重要制度和相应罚则。在此框架下,北京碳市场建成并完善了温室气体排放数据填报系统、注册登记系统和电子交易系统,实现了碳排放数据报送、第三方核查、排放配额核定与发放、配额交易和清算(履约)等五个环节碳交易流程的完整闭环运行。完备的制度建设,为促进北京碳交易试点健康有序发展提供了重要保障。
碳排放数据质量,是整个碳交易工作的生命线。为此,北京碳市场公开遴选了多家第三方核查机构及核查员,率先实行核查机构和核查员的双备案制,对碳排放报告实行第三方核查、专家评审、核查机构第四方交叉抽查,切实保障碳排放数据质量。同时,北京碳市场坚持严格透明的执法,并建立起完善的碳价调控机制,这些都是北京碳试点取得成功的重要保障。
此外,北京碳市场具有较强的开放性和扩展性,积极推进与河北、内蒙古等地的跨区市场建设,在七省市试点碳市场中率先实现了跨区交易。在主管部门推动下,北京碳市场成立了交易企业、中介服务机构和金融机构三大联盟。通过政府引导、市场化竞争方式,带动了一批低碳咨询服务机构发展,培养了一大批碳资产管理专业人才,培育了一批从事碳资产管理、低碳投资和碳金融服务的企业。
 
记者:环交所在北京碳交易试点期间的宝贵经验,对于建设全国统一碳市场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您认为目前我国碳市场亟待解决、完善的主要问题有哪些?
 
朱戈:包括北京在内的七省市碳交易试点运行近六年来,已经成功地将碳排放权交易这种市场化减排机制建立和运转起来,并取得了积极的成效,使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九大报告“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要求在节能减排领域真正落到了实处,这是很大的进展。当然,目前的碳市场建设仍然存在较大的局限或不足,离建立一个更具活力、更有效率、规模更合理的碳市场,以及充分实现碳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等目标,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比较突出的问题主要有两个:第一,需要不断提升碳市场的定价能力。市场的价格发现能力,需要以一定的市场规模和流动性为基础,目前地方试点碳市场容量有限、流动性不足,离有效的价格发现还有距离。这些问题,相信会随着全国碳市场的启动和一些碳金融工具的引入,逐步得到解决。第二,需要不断提升各类主体的意识和能力。碳交易对于政府主管部门和控排企业都是一个新生事物,因此,能力建设工作是重中之重,这也是过去六年来我们的重点工作之一,目前试点地区政府部门和企业对碳交易的认识和能力已经大大提升,但非试点省市对于碳交易的认识还很不足,能力建设急需跟上。部分企业对于碳交易的认识还处于完成控排责任的早期阶段,没有意识到碳配额及项目减排量是资产。既然没有把它们当成资产看待,也就想不起采用各种金融工具来充分挖掘资产的融资和投资潜力。这就需要包括政府、交易所、金融机构和企业一起携手,不断深化对碳交易和碳市场的认识与了解,强化能力建设工作。
 
记者:环交所在碳市场领域提出了不少的创新举措。能否介绍一下主要的创新产品?
 
朱戈:为了给重点排放单位提供更多履约抵消产品,北京市碳排放抵消管理办法规定,各类履约主体除了可以购买北京市碳配额外,还可以通过购买经审定的核证自愿减排量、节能改造项目碳减排量和林业碳汇项目碳减排量等方式实现履约。目前,北京碳市场的交易产品已发展到北京碳配额、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本地林业碳汇项目碳减排量、跨区域林业碳汇碳减排量、“我自愿每周再少开一天车”活动减排量等多产品共存的局面,同时研发推出了碳配额场外掉期、碳配额场外期权、碳排放权抵质押融资以及碳远期等碳金融工具,为交易双方提供更多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工具。
 
记者:今年是北京碳市场的第六个履约年。截至目前,有哪些企业和机构参与了北京碳市场?
 
朱戈:北京市重点排放单位范围广、类型多,不仅覆盖了电力、热力、水泥、石化、交通运输、其他工业、服务业等七个行业类别,还包括高校、医院、政府机关等公共机构。从参与企业性质来看,中央在京单位占比接近30%,外资及合资企业占比约20%左右,包括多家世界500强企业。此外,还有不少金融投资机构和个人投资者参与。同时,北京碳市场还实现了与河北省承德市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鄂尔多斯市的跨区域碳排放权交易。
 
记者:怎样保障北京碳市场健康稳定运行?其市场表现和服务节能减排的效果如何?
 
朱戈:为了保障市场健康稳定运行,北京碳市场率先出台了公开市场操作管理办法,实行市场交易价格预警,超过20~150元/吨的价格区间将触发配额回购或拍卖等公开市场操作程序。截至2019年8月底,北京市碳配额与核证自愿减排量共成交超过5800万吨,成交额接近16亿元,在配额总量较少的情况下,交易量、交易额和活跃度等居全国试点碳市场前列;碳配额的公开市场年度成交均价一直稳定维持在大约50元/吨左右的水平,居全国首位。北京碳交易试点即将顺利完成六个年度的履约工作,已经初步建立起“制度完善、交易活跃、监管严格、运行规范”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陈吉宁市长2018年指出,过去五年北京市万元地区生产总值能耗和碳排放分别累计下降22.5%和28.2%,能源利用效率位居全国首位。这显示出利用市场机制推动节能减排已开始初见成效。
 
自愿减排交易走在全国前列

记者:2008年环交所建立之初,就开始推动自愿减排交易,一直是业内的标杆,具体情况能否给我们做一些介绍?我们也很想知道作为国家发改委备案的中国自愿减排交易机构,环交所基于减排项目产生的自愿减排成交量情况怎么样?
 
朱戈:自愿减排是指个人或企业在没有受到强制减排要求的情况下,为中和自己生活或生产经营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而主动从市场购买碳减排指标的行为。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是光伏、风电等可再生能源项目经相关审定机构审定后,由应对气候变化主管部门签发的基于减排项目产生的自愿减排量。截至2019年8月底,环交所已成交核证自愿减排量达2375万吨,成交额约1.56亿元。
 
记者:在自愿减排、碳中和、碳普惠等方面,北京碳市场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创造过多个第一,比如:中国第一个自愿减排标准“熊猫标准”、中国第一单企业碳中和、中国第一张低碳信用卡、中国第一个“绿色航班”、中国首家碳中和律师事务所、中国国内首单碳配额回购融资等等,除此之外,环交所在服务自愿减排交易方面还有哪些创新?
 
朱戈:除了刚提到的创新,环交所近年来还积极探索碳普惠创新,协助蚂蚁金服推出支付宝碳账户“蚂蚁森林”项目。截至2019年8月底,“蚂蚁森林”已拥有超过五亿用户,真实栽种约1.22亿棵树木,种植总面积超过168万亩,预计控沙面积超百万亩。与此同时,环交所面向北京广大市民创新推出“绿行者”绿色出行奖励平台,涵盖步行、骑行、公交、地铁、机动车停驶、绿色驾驶等在内的绿色出行场景,用户参与后可领取减排奖励。“绿行者”与福田汽车联合推出“绿色驾驶”活动,已吸引上千名货车车主参与得“绿色驾驶”积分。“绿行者”已完成与远盟系统的对接,通过远盟APP可实时监测显示车主的停驶减排信息。目前,“绿行者”正打造升级版本,将涵盖多种绿色出行场景。绿色出行普惠平台的建立,是市场化手段解决交通和环境问题的创新尝试。
 
助力城市绿色低碳发展

记者: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可以为企业控制污染物排放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促使高污染企业不断减少污染物排放,同时通过排污权在市场上的交易,优化环境容量资源配置效率,降低全社会污染控制成本。为推动区域性排污权交易市场早日落地,环交所开展的排污权交易做了哪些具有示范意义的工作?
 
朱戈:2016年,环交所受哈尔滨环保局委托,协助哈尔滨市开展排污权交易工作,交易标的物包括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四项污染物,并引入竞价方式交易。目前,哈尔滨已出台《重点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条例》、《重点污染物排放总量指标交易办法》等法规及文件。哈尔滨市在排污权交易能力和水平方面已成为黑龙江省排头兵,跨入全国排污权交易高水平地区行列。近年来,哈尔滨排污权交易平台发挥环评审批前总量交易的经济驱动作用,控制新上项目污染物增量,同时还计划出台富余排污权核定等规范性文件,与排污许可证核发紧密衔接,使富余总量指标产生后可计算、可审核,增强可操作性,进一步促进排污单位开展深度治理、改善环境质量。
 
记者:关于服务用能权交易,环交所都做了哪些试点工作?效果如何?
 
朱戈:环交所已经连续两年承担国家发改委“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工作”项目,进行试点地区跟踪评估以及能力建设,负责研究制定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技术规范。2016年以来,环交所承担河南省用能权顶层设计和制度研究工作,并为河南省用能权注册登记和交易系统建设工作提供支撑。
 
记者:近年来,第三产业已经成为城市的支柱产业,环交所在绿色交通服务领域有哪些经验可以分享?
 
朱戈:目前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已达630万辆,研究表明,机动车尾气排放是北京市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根据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北京市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财政补助资金管理细则》、《北京市促进高排放老旧柴油货运车淘汰方案》等政策,环交所分别自2014年1月、2017年9月起作为第三方审核办理平台,办理相关补助补贴审核发放工作。
截至2019年6月底,环交所累计核发老旧车淘汰更新补贴和新能源推广应用补贴124.8万辆,发放补贴金额超138亿元。2019年上半年,环交所共为两万辆符合高排放柴油车淘汰政策的车辆发放补贴,同比增长61.70%;共为0.65万辆新能源车发放补贴,同比增长34.11%。这些措施进一步改善了首都空气质量,今年上半年,北京四项主要污染物浓度均创历史同期最低水平,其中细颗粒物(PM2.5)平均浓度为46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3.2%。
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中共十九大确定的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之一,2019年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关键之年,今年2月,北京市政府办公厅专门印发了《北京市污染防治攻坚战2019年行动计划》。环交所将继续积极服务北京低碳城市发展,助力大气污染防治,不断降低机动车污染。
 
记者:建筑的综合排放与耗能也是个大问题,请问环交所如何开展这方面的服务?
 
朱戈:过去六年来,北京市发改委已将大型公共建筑及物业管理公司纳入碳排放权交易试点,通过碳排放权交易推进建筑节能减排。2018年,北京市住建委开始大力推进全市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化改造,在市住建委的指导下,环交所作为服务支撑单位积极配合各区建委推进大型公建绿色改造工作,目前已经为海淀区、朝阳区、丰台区的相关工作提供了系统服务,到2018年底,共完成改造评审面积超过76万平方米,占全市2018年评审面积的65%。同时,环交所还在市住建委指导下积极开展公共建筑PPP融资模式研究,为绿色金融服务绿色建筑探索创新路径。
 
建设全球绿色金融与可持续金融中心

记者:环交所非常重视碳金融的创新工作,已陆续成功推出碳配额回购融资、碳配额场外掉期交易等多项中国国内首创的碳金融产品,请问推出这些创新产品主要出于怎样的策略思考?
 
朱戈:首先,是为市场参与方提供更丰富的交易工具,帮助提高市场的流动性,更好地实现市场为碳资产定价的基本功能;第二,是帮助企业盘活碳资产,利用各种金融辅助手段挖掘碳资产的融资功能,帮助绿色低碳项目拓宽融资渠道;第三,是为市场参与方提供更多元化的风险管理工具。这三个目标是相互关联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建立起一个更具活力、更有效率、规模合理的碳市场,充分实现碳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
 
记者:除了碳金融产品创新,环交所在绿色金融方面还做了哪些工作?
 
朱戈:2016年,在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绿金委)的指导下,环交所牵头成立了绿金委碳金融工作组,系统开展碳金融相关的政策咨询、基础研究和产品创新工作。2016年,在绿金委指导下发布了《中国碳金融市场研究报告》,在前期产品创新的基础上,对碳金融相关的基础问题进行了系统、全面的研究总结;2017年,在绿金委指导下,环交所牵头联合兴业银行、中伦律师事务所和君合律师事务所完成了环境权益抵质押融资研究报告,为基于碳排放权、排污权、用能权等环境权益拓宽企业绿色融资渠道打下了基础;2018年,在生态环境部指导下,完成“绿色金融政策促进绿色技术创新体系”等课题研究工作;2019年,环交所与中国工商银行联合完成了商业银行火电行业碳交易压力测试研究,并在绿金委年会和UNEP亚太绿色金融圆桌论坛正式发布。这些基础研究工作,为我们进一步开展绿色金融产品创新和平台建设,在技术层面做好了准备。
 
记者:据悉,环交所正在积极推进北京绿色资产交易平台的建设工作,搭建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出于怎样的发展战略考虑?
 
朱戈:2019年2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北京市政府和商务部共同报送的《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支持北京建设全球绿色金融与可持续金融中心。目前,环交所正在主管部门指导支持下,积极筹建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建设全国绿色项目库和国际绿色项目库,积极推进绿色项目投融资,为绿色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尤其是解决民营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提供支撑。环交所将在绿色项目投融资服务的基础上不断拓展绿色资产交易平台服务功能,为北京建设全球绿色金融和可持续金融中心积极搭建市场支撑平台。
要实现绿色金融的规模化发展,就要建立完整的绿色金融生态,搭建绿色资产价值实现的市场化通道,从而逐步催生出绿色金融自生长的可持续发展商业模式。建立绿色资产交易平台有利于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激发企业主体的活力,不断激励跑在前头的企业做得更好,同时提供多样化的投融资方式,降低市场搜寻成本,吸引更多金融机构参与绿色投资。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希望聚集起大批国内外优质的绿色投融资机构,建立绿色投资者网络,不断普及推广绿色投资理念。
 
记者:在服务北京全球绿色金融和可持续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绿色资产交易平台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
 
朱戈:绿色资产交易平台,是服务北京建设全球绿色金融与可持续金融中心的基础性市场平台,没有发达的交易场所,就很难有真正的金融中心。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具体说来,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可以发挥三个方面的作用。
第一,提高绿色项目的融资效率。企业获得绿色融资和金融机构识别绿色项目,都需要具备金融和环境方面的专业知识,需要配备专门的项目分析服务团队。目前很多企业和金融投资机构都欠缺这方面的条件,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可以通过第三方专业服务会员机构,在绿色项目的筛选入库、评估认证以及增信等方面提供相应的服务,降低绿色项目投融资双方的交易成本。
第二,加快国内外绿色金融标准接轨。目前,国内外有多个绿色金融相关标准,国内包括不同部门的绿色债券标准、绿色信贷标准以及国家发改委的绿色产业指导目录,国际上有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气候债券标准、国际资本市场协会的绿色债券标准以及欧盟正在制定的可持续金融项目分类标准。按照主管部门“高标准、国际化”的建设要求,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可以在金融业扩大开放的背景下,将在绿色项目库建设过程中向上述各类绿色金融相关标准开放,通过市场选择促进中外绿色金融相关标准的接轨及融合。
第三,探索绿色资产的价值实现机制。绿色资产的价值实现需要市场化的交易机制。环境权益交易从产业端进行了很好的探索,在促进低成本减排方面充分发挥了市场机制的积极作用,增强了实体企业的节能减排动力。如何从资金端探索提高金融机构的绿色投资动力,将是绿色金融体系建设和持续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在发展绿色金融业务方面,各类金融投资机构将会面临越来越细致、越来越严格的政策要求,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可以作为一块试验田,为金融投资机构探索相关的创新产品和市场机制先行先试、积累经验。这也是北京建设全球绿色金融与可持续金融中心重要的基础性工作。
 
让绿色金融的市场平台真正转动起来

记者:目前,环交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朱戈:环交所的使命是为环境权益定价、为低碳发展赋能,服务北京低碳城市发展、服务国家生态文明建设、服务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要把这些任务逐一落实,我们还面临诸多挑战,这些挑战实际上也是绿色金融体系建设过程中普遍面临的深层次问题,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让绿色金融的市场平台真正转动起来。
第一,环境问题的产生主要因为市场失灵,要建立解决环境问题的市场机制,首先就要通过政府干预消除市场的扭曲和失灵,让市场机制真正运转起来。因此,服务于解决环境问题的绿色金融,就与传统金融存在很大的不同。绿色金融要解决环境问题,推动将环境负外部性逐渐变成正外部性,由此产生的环境绩效对公共利益至关重要,但在传统的市场条件下,不但无法变成当事企业的直接交换价值,反而还需要当事企业承担一定的额外成本。消除这种激励错配和市场扭曲,既是从经济层面解决环境问题的前提,也是发展绿色金融市场的前提,而这些都需要必要的政策引导和支持。
第二,在政府消除这种市场扭曲和失灵后,市场不会凭空自动产生,还需要做一系列的基础准备工作,因为绿色金融体系与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建设本身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包括绿色项目登记入库、绿色资产评估认证、环境信息披露、资产综合增信、投融资产品开发等诸多环节。只有把以上各个环节连到一起、把市场生态系统培育起来后,绿色金融市场才会真正转动起来,绿色资产和绿色资金的化学反应才会产生。
当然,第一个层面的问题是最重要的前提,与此相比,第二个层面的问题更多是技术层面的问题。环交所未来将重点针对以上挑战,在政府指导下与各类利益相关方紧密合作,共同推动绿色金融市场的发展。
 
记者:环交所从支持节能减排、绿色能源、生态环保产业的角度,将如何设计、提供绿色资产的金融服务模式?
 
朱戈:环交所未来会积极推进绿色资产交易,不断完善绿色金融服务。第一,在现有碳排放权、排污权、用能权等环境权益交易基础上,进一步完善环境权益的市场化定价机制,不断提升环境权益定价水平。目前,北京碳市场的线上成交均价和市场活跃程度一直位居全国前列,碳排放权的市场定价机制日益成熟,环交所将在持续做好北京碳交易试点支撑工作的同时,积极参与全国多层次碳市场建设,把北京建设成为国际有影响力的碳定价中心。同时,我们还在绿金委的指导下,牵头完成了环境权益抵质押融资相关研究,接下来将与金融机构合作,积极拓展环境权益抵质押融资渠道。第二,积极搭建全国绿色项目库和国际绿色项目库,与第三方评估认证机构合作,统一绿色项目认证评估规范,搭建绿色投融资服务平台,帮助金融投资机构汇聚筛选绿色项目,降低市场搜寻成本。第三,在主管部门指导支持下,与各类金融投资机构合作,开发相关绿色金融产品,不断完善绿色金融服务。
 
记者:面对环境保护更深层面的挑战,您有怎样的思考?对机制创新还有哪些建议?
 
朱戈:随着我国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进入深水区,一些更深层面的挑战开始浮现:一是如何引导全社会改变观念与行为,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从“要我做”变成“我要做”。二是如何让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本身变得可持续。这些也是环交所开展业务创新工作的重要前提。
一方面,我们高度重视如何引导人们逐渐改变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观念和行为。比如,环交所提供技术支撑服务的“蚂蚁森林”项目,通过引导支付宝用户不断强化在日常生活中的低碳消费习惯,日积月累获得了巨大成功,是倡导个人绿色生活的典型案例。
另一方面,如何让环境保护工作本身变得更可持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一是要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污染治理和环境保护过去更多依靠行政管制措施,好处是执行力度大,效果立竿见影,尤其是在治理雾霾和黑臭水体等大范围持续性严重污染问题方面非常必要。但生态环境保护问题本质上是一场持久战,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能指望通过行政手段毕其功于一役,因此,在政府引导和支持下,充分发挥碳排放权、排污权等环境权益交易市场机制的作用,通过经济手段引导企业强化节能减排,同时实现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协同发展,应该是一种更可持续的环境保护做法,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二是要不断加强绿色金融创新。如何在环境权益市场化定价和环境信息充分持续披露的情况下,通过绿色金融创新引导更多资金投入到节能减排与环境保护领域,打开资金和绿色项目的合作通道,让它们产生更充分的化学反应,这也是我们建设绿色资产交易平台的重要目的。
 
记者:2019年1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方案》,该《方案》要求,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从源头减少资源消耗和废物排放。在实现“无废城市”目标中,环交所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朱戈:在建设“无废城市”的过程中,除了通过绿色资产交易平台为相关绿色项目提供投融资服务外,环交所还将通过低碳转型等相关业务提供辅助支持。截至目前,环交所的低碳转型服务部门已经为蚂蚁金服、阿里云、闲鱼、高德、百度、菜鸟等各大互联网平台提供低碳领域全面的技术支持和咨询服务,累计开发了20多个低碳场景的减排方法学和算法模型,积极参与“互联网+”等创新模式的探索。在资源回收层面,已为大家电回收、电子产品回收、图书回收、旧衣物回收以及各类可回收垃圾的再生利用等场景提供了碳减排计算方法。在垃圾减量层面,已为减少超市购物袋、减少外卖一次性餐具、减少一次性咖啡杯使用等场景提供了碳减排计算方法。支付平台的海量用户通过参与以上场景的低碳活动,培养了绿色低碳生活理念,让每个人都可以为实现“无废城市”目标尽一份力。(摄影 杜京哲)

 


                             朱戈心中有一幅环交所的未来蓝图
朱戈先生是北京产权交易所总裁、北京环境交易所董事长,并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国家发改委公共资源交易研究中心特聘专家、中国产权交易协会专家委员和北京绿色金融协会副会长等。
他拥有十余年的产权交易行业从业经验,对国资国企改革的相关法律、金融、财务等专业领域均有深入的研究和准确的把握,曾带领团队完成诸如双汇集团、新华人寿股权转让项目,招商公路、川气东送增资扩股项目等一批国内外具有影响力的交易案例,并代表北交所参加国务院国资委组织的《企业国有产权交易操作规则》、《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等文件的制定和统一交易系统的开发设计工作。
环交所的业务都是开拓性事业,几乎没有参照,更无案例可寻,做得很累、很辛苦,但创新的收获也颇丰。对环交所未来的业务发展思路,朱戈先生心中有一幅蓝图,他概括为“三化”,即现有平台业务的深化、创新平台业务的互联网化及金融化。
他说:“现有平台业务的深化,就是要将环交所在包括环境权益交易和绿色公共服务两方面的业务持续拓展与优化。不断深化北京碳交易试点相关服务,积极参与全国碳市场建设,同时在哈尔滨排污权和河南用能权市场的基础上,继续拓展环境权益交易市场的发展空间,在综合性环境权益定价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同时,他表示,环交所还将在建设北京低碳城市的两大重点领域——绿色交通与绿色建筑继续发力。
在创新平台业务的互联网化方面,他告诉记者,环交所将不断优化绿色出行服务,让“绿行者”平台在生态文明理念和绿色生活方式的传播上发挥更大作用,实现北京城市总规中2020年全市绿色出行比例提高到75%以上、到2035年不低于80%的目标。
创新平台业务的金融化是重中之重,朱戈表示,绿色资产交易平台作为北京建设全球绿色金融与可持续金融中心的重要市场支撑平台,也是环交所未来发展的重点。北交所高度重视这项工作,2019年以来,北交所集团发创委成立了绿色资产平台专委会,负责统筹协调、指导支持环交所,系统推进绿色资产交易平台建设的各项工作。
采访最后,朱戈充满信心地说:“环交所未来将致力于将北京建设成为全国多层次碳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际有影响力的碳定价中心、领先的综合性环境权益交易市场,发展成为国家级、国际化的绿色资产交易平台,成为我国绿色金融体系里重要的市场基础设施。”(撰稿 李路阳)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