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区块链可以实现全新社会关系的制度化体验

区块链可以实现全新社会关系的制度化体验

来源: 发表时间: 2016-11-08

Block chain can realize the institutional experience of the new social relationship
区块链可以实现全新社会关系的制度化体验

在由当代金融家主办,中国区块链研究联盟承办的中国区块链产业大会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发表演讲。他认为,区块链是一种制度,一种网上建立的制度,这种制度是基于交易,基于自由交易的历史逻辑产生了根本制度。从这个角度去看区块链,就会把区块链理解得相对立体化。他说

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谈谈我对区块链的理解:
第一,区块链的定义。毫无疑问,区块链将在社会保障本身的系统,以及社会保障的资金、投资、管理当中得到极有价值的应用。但是如何去定义它?如何去加以有效运用?我们需要对区块链进行一个最根本性的定义。目前,我们看到对区块链的所有定义,更多是从技术的角度、从微观的角度、从可操作性的角度、从可实验性的角度,甚至是从一个点,从一个线给出的定义。例如,当人们发现比特币以后,会说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设计、底层架构;当发现区块链可以记入所有账的时候,就把它看成是一个全网账本;当发现区块链可以是点对点的时候,就把它看成是一个相互之间的记账逻辑;还把它看成是一个不可更改、不可篡改、不可回避的记录;也看成是一个监管的有效的途径。但是,所看到的这些仅仅只是人们看到区块链的某一个方面,某一个逻辑。
要真正理解区块链、真正实验它、真正应用它。区块链是一种交易制度,是一种基于互联网重现所有人格、经济、社会、法律、财产之间关系的制度互联网。在互联网领域当中,如果归结到一点,我们发现这是以互联网为基础,点对点、一个人对一个人,当然也可以一个人对某一种财产,也可以有个虚拟的人对某一个虚拟财务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点对点的逻辑关系。人和人之间、人和物之间,如果通过互联网可以把所有的人都点对点和网络化、立体化的连接起来,未来的物联网还可以把人和物、物和物之间联合起来,人们找出这之间的关系加以确立,就是人类制度体系当中最根本的一点。
什么时候人类的财富开始产生重大变化呢?什么时候人类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呢?是以什么为起点的制度诱发、催生了自生长的变化呢?交易!一切东西,特别是当经济利益可交易时。而当交易制度开始产生的时候,就带来了人类的、历史的、全球的重大变化,这就是市场经济制度。市场经济制度就是把我生产的东西、我多余的东西能够在市场当中找到一个需求者卖给他,由此点对点之间的关系便开始产生。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如果想富裕,一定是把自己的东西和其他人的东西进行交换,一旦交换就会有分工,就可以专业化,一交换就可以让批量性的东西无限规模放大。人类从此开始了工业化,开始了城市化,把一切的交易关系放大,世界因此发生变化。当世界开始交易了以后,也产生了信用、产生了互利、产生了成长、产生了一切的逻辑。今天,居然有了以互联网为基础之上的一种东西,可以把人们已经展现出所有的交易关系,用一种逻辑把它交易化,这就是区块链。
因此,区块链是一种制度,是一种网上建立的制度,这种制度是基于交易、基于自由交易的一种历史逻辑产生出的根本制度。从这个角度去看区块链,就把区块链理解得相对立体化。
第二,区块链背后的内在逻辑。首先,自由自主交易交换。在经济领域当中,会产生点对点的经济交易,而在金融领域时,可以产生点对点的货币基础之上所有金融交易的东西。当人类开始用物品进行交易,进而到后期产生了金融交易和金融产品,直至今天有了区块链,所有人类可以交易的东西,都可以点对点地适时交易,而且可以跨时空交易。如果只看到经济关系和金融关系,看到有产权的自然人和有产权定义的法人时,这种交易仅是点对点还未能实现融合,而区块链让每一天的行动,每一个发出的东西,让所有人都可产生360度关联时,能通过区块链把它的关系化确定下来,这就是社会契约。在社会契约领域,如果用区块链去解决已经发生了尖锐冲突的问题,好比一个人自身一切的行为和所发生关联的人都是360度的全方位信息记载以及信息记载背后点对点契约交换逻辑很清晰的话,就可以自动打官司,也自动解决问题。因此,区块链可以实现全新社会关系的制度化体验。
其次,交易成本低。最初,人类历史上可交易的都是交易成本非常高的东西,人们都在思考如何让生产成本变低,于是有了监管系统、有了票据、有了托管、有了清算、有了货币之间的互换。当人类进入市场经济,可交易物品、可互动物品变多,此时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降低交易成本,金融相对实体经济而言,交易成本降低很重要,而区块链可以让金融交易成本变得更低。
最后,去中心化。今天所有区块链解决的生产问题、交换问题,最终通过交易费用解决时,无非表现为一个中心。货币是解决交易最好的工具,货币可以反映所有交易者的信用。但是,货币会通胀,各国的央行发多少货币反映了时代的信任,发多了就反映了非时代信任,这就是通胀。人们必须有货币的中心体制管理,因此,人们为货币组建了一个个体系,当货币在流通过程中要兑换、要交易、要报销、要核验票据的真实与否等会延伸出所有的问题,其实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构成一个交易费用的中心化和组织化。如果能够去中心化,节省交易费用,才能解决最根本的问题,点对点,从底层由下至上。人类拥有智慧是个体的智慧,人类有利益是个体的利益,当把个体的智慧和利益与别人进行交换时,就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时候。满足了别人利益的最大化,才能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这是通过交易实现的。当理性的东西通过交易实现时,只要交易产品足够大、资产足够大、交易规定下的社会行为规定足够大,人类的GDP会增多,整个人类的福利会增多。
今天,人们看到这种逻辑时发现,交易的背后一定要满足从基础性的产权拥有者个体开始的前提。个体是理性的,集体不仅交易成本高,而且集体不是个体理性的加和,更不是个体理性的化学反应增量。恰恰相反,由于它交易成本高和组织成本高,它会使理性利益降低。为什么区块链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呢?因为区块链是底层设计,由于市场经济是一个一个的设计积累,是一个集体集合的智慧,而不是集中的智慧,集中无理性,集中一定会伤害一部分个体的利益,满足另一部分个体利益,总体来看利益是下降的。而集合是基于底层向上的集合,才会产生有效的利益膨胀以及利益的公平分享。
第三,区块链在中国应用的生态要求,一定会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底层架构设计的点对点,不管是自然人还是法人,一定要有他内在的区块链,把自己的一切东西去积累;把自己的一切去应用;把自己一切行为进行价值最大化。有趣的是,中国进行市场经济改革几十年间,产生了民营企业的同时,也产生了独立的自然人追求自我利益的法律框架、制度框架、交易框架。但这些如果只在小的范围内去应用,既没有规模效益也不能把价值利益最大化。因此,当它能够在一个区域的范围内,迅速地扩大到大规模的交易和大规模应用的时,才是基于互联网之下,把自身的组织成本、交易成本降低了,这是在财富可以自积累的过程当中最有效的过程。
当人们找到一个边界,一个自下而上的点对点的积累逻辑和在一个相对独立的封闭系统当中,而这个系统是一个相对简单的系统,就将会是区块链应用的最佳生态法则。今天,对于区块链领域最有挖掘冲动的是BAT,因为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应用空间,这个应用空间当中如果引用区块链的话,会产生自己的货币、产生自己的电子票据、产生一切东西,这些东西都会给它带来利益的成长、交易费用的降低。虽然民营的互联网领域当中,已经成气候的企业对区块链有冲动,但是它的冲动还不是最大的。互联网当中第二梯队或第三梯队的那些公司,都想通过区块链的应用去替代那些已成气候的巨头,去革命、去超越,他们对区块链的冲动更大。
二是回到监管当中。中国今天的监管逻辑如果用了区块链,所有的信息不可更改,一定是从行为监管角度才可以发生最基本的变革。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变革,实际上是在区块链当中的历史应用,有地方市场经济的比较,不同部门之间互相的竞争,就是一种链条和区块的设计。如果在简单逻辑系统化完成之后,我们就可以推广、就可以拓展、就可以全面覆盖。可以预言,区块链如果坚持真正的制度内涵,在新的竞争格局之下,在新的机构和个人历史动力的冲动之下,会向人类快速走来。(本刊记者曹月佳、承安报道)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