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2017年世界经济有可能是一个转折年

2017年世界经济有可能是一个转折年

来源: 发表时间: 2017-01-06

The world economy is likely to be a turning point in 2017
2017年世界经济有可能是一个转折年

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弗里曼经济学讲席教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发表演讲,他说:总体上讲,世界经济2017年有可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转折年,可能是U型的底部,当然不等于说能从这个U型的底部马上就能够走出来,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最起码不会下滑。整体上讲,发达国家的变化可能是一个格局性的,一个范式改变,甚至是革命性的变化。主要是两个主题:一是反精英。二是反全球化,要回归到民族主义的大思路上去。他说:

世界经济2017年走势充满了不确定性,这个说法永远正确,每年讨论都会说不确定,似乎等于没说。我觉得应该有一个更加精准的判断,各种迹象表明,2017年世界经济最有可能是一个转折年。从过去连续四年增速的全面下降,基本上走到一个增速的稳定甚至于略有回升的这么一个转折点。先看看发达国家,美国增长速度2016年大概能到2.2%左右,头三季度是1.8%,第四季度可能会快一点。美国经济整体上讲调整还是比较到位的。欧洲国家尽管有选举的不确定性因素,但选举不可能立即影响2017年的宏观的走势,欧洲增长走势在很大程度上延续2016年和2015年的走势,增速会在1%左右,也许还略有回升。日本增速会在0.5%左右。俄罗斯最近的数据显示停止下跌,开始回升,原因很简单,大宗产品价格过去九个月以来有相当程度的回升,直接拉动俄罗斯、南非、巴西等国家的经济增长。所以,总体上讲,世界经济2017年有可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转折年,可能是U型的底部,当然不等于说这个U型的底部马上就能够走出来,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最起码不会下滑。整体上讲,发达国家的变化可能是一个格局性的,一个范式改变,甚至是革命性的变化。主要是两个主题:一是反精英。二是反全球化,要回归到民族主义的大思路上去。这个大背景下,特别值得关心的是特朗普现象,为什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让很多人大跌眼镜,那就是很多的选民没有讲真话,为什么?我称之为“臭豆腐现象”,特朗普的很多话听起来很臭,但很多选民是支持的,特朗普紧紧抓住了百姓的内心想法,公开地讲出来,有好多人嘴上不愿意同意,但心里是赞同的。所以,很多投了特朗普票的美国选民,事后都不愿意承认。特朗普当选之后,很多人非常沮丧.整个世界在变,西方在变,全球化的格局很可能会变化。在这个大背景下,中国应该做什么呢?
第一,不用担心,特朗普毕竟是一个商人,不太敢真正发动一场贸易战争,可能会在一些非常引人注目的产品上有些动作,比如轮胎、钢板,这些行业工会势力很强的,在大家关注的局部产品上搞一些非常吸引眼球的贸易保护措施,但全面的贸易战打不起来,因为他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他知道历史上的美国打贸易战引发的一系列的恶果,对他自己也不利。我只是把轮胎作为一个例子,因为轮胎的案例背后是钢铁工人的工会在推动的,不是汽车工人的工会。特朗普上台之前做了很多承诺,他会以某种形式来兑现,他是一个对媒体运作极其熟练的领导人,他一定会通过媒体来放大他的政策。怎么放大呢?提出一些吸引眼球的贸易保护措施,我担心的是钢材,某种类型的钢材,比如线材或者板材,因为这个事已经炒得轰轰烈烈了,在美国修建的一些桥梁用的是中国的钢材,但这个对经济的影响并不是很大。
第二,应该做好两个准备:一是国内经济的调整必须加快。必须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必须加快破产的程序,不要怕,要让一些真正的坏账、呆账暴露出来,为什么我们的汇率会贬值,一个因素是预期,很多人认为中国经济下行了,因此要到美国去,这是企业家的观点,大部分企业家都问怎么去美国,怎么换美元,这个因素背后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就是我们的流动性非常强,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全世界登峰造极的水平,每一块钱都可能跑。设想一下,如果这21万亿相当一部分换成债券,就很难跑了,或者部分的换成保险产品,保险产品流动性很低的,因为买保险不可能买五年就不买了。所以,宏观的金融结构,必须调整,必须从现在开始想方设法减少银行贷款在融资中的比例,减少存款在百姓储蓄中的比例,必须从现在做起,一点一点调起来,这件事不做,我们的汇率永远是不稳定的,或者有升值的压力,或者是贬值的压力。二是当西方国家从全球化中逐步撤出的时候,中国应该适当、量力而行地举起全球化大旗,在相关精准的领域应该起到阻止西方反全球化浪潮的蔓延,应该起到保持全球化继续前进的中流砥柱的作用,包括在一些国际组织,包括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对外的一些投资,包括“一带一路”,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树立起负责任大国的形象,以及我们长久的影响力。
从理论上讲,我们传统的模型都是用一个国家的经常账户的顺差、资本账户的顺差以及物价水平等等因素来解释汇率的波动,但这个模型对中国可能不太适用,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有巨大的、远远领先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流动性,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它是一个潜在的巨大的放大器,一个不稳定因素,当大家预期美元会贬值,每一块钱的人民币都想往外跑,到国外买房子或者买股票去的时候,一旦预期形成了,资金就会往外走。如果汇率市场放开,汇率往下走,就可以又反过来自我循环,形成一个正反馈。这是中国经济与世界上任何经济体的模型不同的地方,因此,对预期的管理重要。我个人的建议或预测,2017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不会贬过5%,最多3%甚至更少一点,为什么?这恰恰是中美之间无风险的财富管理的产品的利差,美国基本上是零,我们银行大概无风险的理财产品4%左右,3%~5%,甚至比3%更小一点,这是管理预期的一个基准的空间。现在是6.8%,可能7.1%。作为政策建议,我认为这个必须要坚持,同时我也相信,我们的政策制定者不会那么天真,认为在21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背景下,完全可以按市场的方式管理你的汇率,那恐怕是自杀式行为。
根据我的观察,现在主要资金出走的压力前还不是在家庭,中国大部分的百姓对出国投资认识比较模糊,还不太清楚。资本外出的压力主要来自于企业层面,企业层面现在特别想到美国去,包括去欧洲,主要是买两样东西:一是酒店、商业性的大楼;二是保险公司,因为他们发现保险公司在国外是一个金库,控制保险公司之后,还能在国外吸收它的保险的钱,就可以像巴菲特一样有长期资金池去投资,这个风险就非常大了。我和很多企业交流过,也跟华尔街的投资人交流过,我觉得我们亏大了,他们赚得的钱太多了,他们漫天要价,我们脑袋一拍就定价了,基本上亏三、四年。现在很多企业家认为,只要换成美元,只要买了美国的房地产和酒店、保险公司就赚钱,这种认识是非常错误的。做商业的事情一定是认认真真,谈判必须寸土不让,中国的文化是宽厚的心态,而犹太人是寸土必争的心态,双方搞到一块是大亏特亏,最好是以犹制犹,找个犹太人来帮你谈判。(本刊记者井华报道 王南海摄影)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