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应早下决心实现汇率市场化

应早下决心实现汇率市场化

来源: 发表时间: 2017-01-06

China should determine to achieve the exchange rate
marketization
应早下决心实现汇率市场化 

在“《财经》年会2017:预测与战略”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发表演讲,他认为:在世界经济史上,你是否能找到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国家30多年来都是经常项目顺差,现在的经常项目顺差依然是世界第一,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世界第一或者是第二,这个国家有3万亿的外汇储备,这个国家的执政能力超强,这个国家还有资本管制,它的汇率会大幅度贬值20%吗?我认为是没有的。他说:

很多著名的银行家都说,对他们来讲最困难的事情是具体判断人民币汇率最后会走到什么水平,所以,只能谈谈原则性的问题。首先,我完全赞成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先生的观点,就是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长期人民币贬值,人民币应该是一个强势货币,但人民币目前确确实实面临着贬值压力,从总体上来说,压力来源于贸易,过去出口顺差非常大,现在出口顺差就有所减少。最重要的是资本外流,包括资本外逃,最近,我看了一台电视节目,专门介绍怎么在美国买房,我就奇怪了,每个人只有五万美元的额度,怎么就能在美国买房子,合法不合法?但电视台已经在给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建议,如:怎么在美国买房子不吃亏、不上当。
那么,央行的政策是什么呢?我猜想:是适度干预外汇市场,让人民币有序地、逐步地贬值,最后达到均衡汇率水平。与此同时,加强资本管制。这样就可以避免使用过量的外汇储备来干预外汇市场。央行加强资本管制的措施是不得已而为之,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确确实实要加强资本管制。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在强调资本管制、加强资本管制的同时,电视节目里却在议论如何把钱转到外国去,在外国买房子,是不是还有很多渠道使人们能够非常方便地把钱汇出去呢?
现在我想强调一个观点,如果我们不让人民币根据市场的供求关系来决定,就必须对市场进行干预,虽然干预的程度有时候多一些,有时候少一些。这种干预的结果,首先要消耗大量的外汇储备,在过去两年中,我们消耗了超过8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当然这里头有估值作用等等,但这个数量是非常巨大的。大家可能对8000亿美元的概念不是特别清楚,我想强调一点,IMF的总资源一共是6600亿美元,在整个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世界各国政府所消耗的外汇是3500亿美元,我们是8000亿美元。很多分析家认为,这是藏富于民,我不否认,但有相当大的程度上还不是藏富于民,毕竟损失了钱。
另外,它会影响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央行特别提出了这一点,我们为什么现在不能降准呢,因为一降准就会输入更多的流动性,会增加人们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增加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央行也充分认识到了,如果汇率不是由市场决定的,我们的货币政策独立性就会受到影响。
现在不得不加强资本管制,虽然我长期以来支持加强资本管制,但我们必须承认,资本管制有一系列的副作用,如果让人民币更多地由市场决定,资本管制的压力就会相应减轻。过去我们的一些政策错误的原因是没考虑顺序,如果把顺序搞对了,最终我们是能够比较平稳地实现资本项目自由化的。缓慢贬值,不能消除贬值预期,市场总是预期你还是要贬值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资本市场的改革就会受到很多阻碍。举一个例子,如果大家都认为人民币要贬值,就很难找到交易对手,在这种情况下,想发展衍生金融产品也是比较困难的。
汇率贬值有这么可怕吗?我觉得没有这么可怕。从国际上,一般大家讨论四个问题:一是银行货币的错配。二是企业的外债。三是主权债。四是通货膨胀。就中国目前来讲,这些问题都不存在。而且我还想说一下,在世界经济史上,你是否能找到过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国家三十多年来都是经常项目顺差,现在的经常项目顺差依然是世界第一,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世界第一或者是第二,这个国家有三万亿的外汇储备,这个国家的执政能力超强,这个国家还有资本管制,它的汇率会大幅度贬值20%吗?我认为是没有的。我不否认,如果央行停止干预,可能在短期会出现所谓的超调,但我认为这个问题不大,我们是有能力来克服这种冲击的,只要我们做好准备。
总而言之,我希望能够尽早下决心,让汇率由市场来决定,尽快实现汇率的市场化。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许多枷锁,专心致志地把我们的宏观调控搞好,把我们经济结构的调整搞好。
我觉得中国必须要加强资本管制,我们可以简单地算笔账,假如中国有2000万中产阶级,每年都想换5万美元,这个数量是非常巨大的,怎么办呢?只能是资本管制,这个额度是不能改的。当然我不主张他把额度减少,但无论如何,必须要严格执行这个额度,有些地方,有些老板把员工的身份证借来换很多外汇,这种事情是一定要禁止的,大量地在海外买房,到底合法不合法,需要做认真的调查研究,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总之,中国面临着这样一种挑战,完全靠市场的方法是没法解决的。但如果人民币在贬值压力之下,应该尽快释放这种压力,而不是缓慢地释放压力。我们在过去十几年中,已经有这个经验教训了。2005年的时候,我们说一定要打破人民币升值的非理性预期,那是理性的预期,结果热钱不断地流入,一不小心掉入美元陷阱。现在同样是这样的,让它贬到底了,预期就消失了。(本刊记者井华报道 王南海摄影)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