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产业升级怎么走?如何应对存量与增量

产业升级怎么走?如何应对存量与增量

来源: 发表时间: 2018-08-28

How to deal with stock and increment in course of industry upgrade
产业升级怎么走?如何应对存量与增量
■ 国际融资记者 井华 综述

 
主持人: 国家开发银行行务委员、本届独立评审团专家郭濂
对话贵宾:济南圣通环保技术有限公司(2013“十大绿色创新企业”)董事长李全修
南京宇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5“十大绿色创新企业”)董事长胡国祥
首都经贸大学教授、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连续六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陈及
中城特色小镇规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夏
国际金融公司高级项目官员、高级气候变化融资技术专家,本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张殿军
澳银资本北京公司总经理王迪

郭濂:我们先请两位企业老总就产业转型问题以及对产业增量和存量谈一下各自的看法。

李全修:我们在10年创业过程中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农村的存量资源非常丰富,而农村的产业转型升级实际上并不缺技术,缺的是技术的组合重组。农村问题、农业问题、农民问题,关系到每个人的身体健康,只有把这三个问题解决了,才能解决人的身体健康问题。也就是说,让土壤、水、空气更安全,生态环境更好,才能解决大家关心的生态安全问题和品质安全问题。从这个层面来讲,基于多年来对农业的深度体验和我们自己的创新研发,我个人认为,技术不是问题,缺的是三大块,第一,技术的组合,生成一条全产业链,如果不能生成一条全产业链,单打独斗,任何一家都做不成。第二,需要资本,资本从哪里来,现在社会上说不缺资本,但是农村、农业、农民缺资本,在这个领域,我个人恰恰认为在这个领域可以淘金,有很多金矿可以挖。第三,人才从哪里来?农村缺人,如何实现人才由城市向农村回流。正是基于技术组合,资本和人才的流动,我们设计了一个路径,把中医药农业产业和乡村振兴紧密结合,这是我们做的亮点。因为我们公司一直致力于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和营养问题,解决药品的安全问题,过去没有形成系统的全产业链的融合,现在我们发现有这样的路可以走通。我关心一个问题,围绕农村、农民、农业,完成乡村振兴,完成产业落地,实现人才回流,对我们公司而言,前端产业技术组合如何盈利、如何做好闭环管理、怎么让农民赚钱、怎么让生态宜居,这个已经基本实现。我们现在这两大块需要对接,通过村镇银行实现对接,农村有大量的金矿,足以支持金融的回报率,但是没有人做,我们想做但没有金融资质。如何解决农村金融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也就是说村镇银行能把钱贷给农民,解决农民贷款的问题,农民是有还款能力的,如何设计这个路径,是需要金融人才的。

胡国祥:我们南京宇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新能源发电站,我们现在与国家电网、位于高新区的集团组成一个新的新能源微电网电站团队。我们这个新能源微电网发电站,从中国目前发展现状来看是领先的技术。光伏、风电中国技术与产能都做到了全球第一,但是我们实际应用的消纳和投资成本的回收还存在很大差距。针对这个现象,我们做新能源要用多能互补微电网的方案去解决消纳问题。微电网对新能源来讲,是一个新的技术方案,增量电力怎么跟投资回报节点结合,就是我们要找的闭环节点;这个找不准,投资风险就大,我们就找增量的资源。最近在重庆找到了油改电,如何把小水电的利用用电替代,这是微电网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山西的瓦斯气,瓦斯气如何用起来也是微电网要解决的问题。我们国家最近在搞乡村扶贫、乡村振兴战略,新能源电力如何与农业的存量资源结合,这也有非常大的空间。举个例子,我们最近在河北石家庄地区准备投一个微电网+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项目,比如说核桃,在某一地区的核桃存量非常大,几十万吨,新能源和核桃的关系怎么组合起来?从核桃再到干核桃到核桃油,如果不做新能源它也有,而如果做了新能源,多能互补以后,跟一二三产业融合以后,经济附加值就高了。现在很多地方指望国家补贴,指望电网公司全额收掉,这其中很多麻烦事,而如果和产业链结合起来做新能源就不一样了。我们这个项目,今年下半年要干成3000吨的核桃,这样对接之后,我们的收益就有保障了,整个收益会超过1.5元/KWh,这个钱一定是和产业链接上的结果,是热、电、冷三联供能源供给的结果。比如说我们可以投资微电网,比如说李总的中医药产业,我投微电网,你把产业那块做好,但要能保证持续性的电力收益。我们目前主要是做微电网发电站,把增量的电力和存量的资源融合起来,形成新的投资回报节点,创造新的投资收益。

陈及:怎么调整存量和增量的关系是非常复杂的问题。因为在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不管你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你都需要转型,你要不转型的话,在全球经济发展过程中,你的竞争力是在逐渐下降的。大家都看到了,中国各项要素成本等都在快速上升,在全球竞争力里处在不利的地位,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人口红利没有了,别的国家低成本优势体现出来了。但是转型又涉及到存量和增量调整的关系,我们的转型现在主要是政府倡导、政府推动,但是我们看到政府倡导、政府推动后,很多转型带来的存量比较大,比如说新能源的产业,包括电动车的产业,都需要转型升级,否则,接着就会造成了严重的产能过剩,比如变成存量以后一地鸡毛,很多企业挣不到钱,很多企业拿着大量补贴,最后跑掉了。怎么转?用什么方式转?这是需要深思的。若政府一刀切地推动各项优惠政策的支持,包括退税,补贴,新增的增量则快速变成存量,改变了市场的竞争态势,很有希望的朝阳行业也跟着走。存量和增量之间的关系,包括创新转型,要创造性毁灭,不毁灭旧的很难有新的。怎么在这个过程中积累更多的财富?怎么能够通过我们的转型增强竞争力?怎么通过深化改革,在政府的支持下,通过市场化方式去推动企业有质量、有效率、可持续地转型?在存量和增量的关系上避免这种毁灭的代价,这是中国经济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张夏:在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国家开发银行、光大银行、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中国城镇化促进会等六部门对特色小镇建设提出一个千城千镇工程的实施规划,开创了特色小镇创建的可行的路子。真正要解决中国农民的问题,最重要的还是要到农村去,产业怎么在乡村振兴里找到一个很好的定位。国家提出乡村振兴战略,习总书记要求的第一条就是产业振兴。乡村振兴靠什么?还是靠我们真正的农民,还有李总和胡总这样有情怀的企业家进入到农村一线做。最重要的是到农村去,真正当农民,和土地亲近。现在农村的情况大家很清楚,留守的都是老幼病残,凡是有劳动能力的农民全部进城了,我们做特色小镇就是希望农民能回去,不仅要回去,还要安居乐业,能够融入到当地的特色小镇中去。靠什么安居乐业呢?也就是产业。我希望有情怀的企业家,把你的产业打造好,你要做乡村振兴,先把你的产业振兴做好。产业怎么和农村结合,我们全国有很多特色小镇,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千城千镇”工程,就是由一千个企业和一千个乡镇结对子做特色小镇,有别于挂牌子的特色小镇,都是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化运作的创建模式,还是具有生命力的。大家都是做金融的高手,你们可以考虑解决特色小镇发展的资金问题,2017年12月,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联合发文,规范特色小镇建设。现在有一些地方政府负债做的特色小镇以及一些面子工程,建设发展遇到困难,特色小镇建设产业定位不好,资金链又断了,这是一个大问题。再比如,我们现在做特色小镇没有环评标准,污水怎么处理?垃圾怎么处理?我也希望各位专家和企业家跟我们对接也可以,直接走到农村也可以。现在农村土地政策越来越好,望企业家真正走到农村去,一个企业,一个很好的产业,就可以解救一方农民。

郭濂:下面有请各位专家、投资人就两位企业老总提出的问题发表建议。

张殿军:银行有钱,企业发展需要资金,怎么把这两个对接起来,如何把这两个互不认识的机构对接起来,让他们能够对上话,能够获得融资或者提供融资。我评估过很多很多中国的项目,还有其他国家的项目。第一,我所理解存量产业的项目,一定要提高它的效率,如果不提高效率,不去降低成本,企业就没有竞争力,肯定会在同业竞争中死掉,存量的客户要解决怎么通过技术升级改造,提高能源利用率,提高资源利用率,减少损耗,提高能源使用水平等问题,否则你无法跟行业里先进的企业竞争、跟同业竞争。所以一定要把企业做好,这是存量应该要做的事情。新建或改建项目,我也看过很多,对这类企业,你要知道用什么样的技术改造,生产线的规模。现在的生产技术,你的管理水平,如果采用过时淘汰的技术,银行是不会提供融资的,所以你要把自己做好。第二,对于增量,对于新的项目必须判断它是否能够有非常好的前景,我可以跟大家举个例子。手机屏幕的玻璃,几乎100%是进口的,最近我看过中国国内的一家企业,已经建好生产线,正在进行生产测试,可生产出高质量的玻璃,将来替代美国产品,这种企业我觉得是新增项目的典范,一定要考虑你的项目,是不是有广阔市场,以及先进性。

王迪:我们是一家有20年历史的VC,是早期的风险投资机构。谈到存量和增量的问题,我们更多关注的不是存量,可能也不是增量,而是变量,也就是说一些新技术的应用,这些技术的应用带来商业模式的变革,出现了一些新的产业,一些新的业态。

李全修:刚才的问题已经交流了,现在产业存量,资金存量,技术存量,这个都是足够的,问题是商业模式组合,如何让农民、让企业、让参与的各方赚钱?考虑问题的时候不要只考虑让自己赚钱,要先考虑让合作伙伴赚钱。如何让金融机构赚钱,减少金融机构的风险,最后让金融机构放心,把钱拿出去,农民才能获得关键的资本,有了资本才能把存量资源转化成钱。有了钱,才能用得起技术,农村进入了最后一公里,解决的是存量的问题,一个合作伙伴的关系,农村能源的解决方案,我想问张殿军先生一个问题,农村有一个大的问题,农村的用气环境和昂贵的天然气价格,IFC在规划农村煤改气方面有没有哪些具体的解决方案?

张殿军:我们还没有做农村的煤改气,我们做过城市的煤改气,是为了减少城市雾霾问题。农村的煤改气要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农村要是挺大一片,就叫小城镇了。农村是10家、20家、50家,我要建立一套管网送到那儿,不划算。如果我在那儿来一个LNG,给那来一个罐,这有可能。气源问题我觉得对农村不太适宜。习主席说过,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因地制宜。我也生在农村,对农民有感情,农村有好多好多秸秆,一个村或者几个村,把这些秸秆压缩成颗粒,就容易运输了,就可以好好利用了。再一个还有太阳能资源。燃气推广不能一刀切,如果跟城市接近的地方可以做。另外,农村发展一定要可持续,让农民挣钱,他有钱了,第一会种植更高附加值的经济作物,他挣钱了,才有钱还金融机构的资金,所以一定要可持续,否则一方挣钱了,另一方说我没挣钱,这也是不可持续的。

胡国祥:今天的金融机构比较多,我们是做企业的,企业要想发展壮大,按照乡村振兴战略,我们要投入这个项目缺少资金,金融机构在扶贫和乡村振兴战略,特别是三大产业融合怎么发挥作用?我们作为企业,要执行三大产业融合,要创造附加值,我们是投资电力的,电力投资以后,农村存量的三大经济,比如说核桃项目,你不投它也有,如何提高它的附加值,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金融机构有什么具体的要求,怎么样做好风控?

张殿军:您说的三大产业融合,这是我们国家的战略,我们也要让农民富起来,农村七亿到八亿的农民也要富起来。政策我们都要考虑,这是国家的发展方向,但是金融机构要挣钱,要可持续发展,像我们机构,我们不以盈利为唯一目的,还要考虑可持续发展,对于一个行业或企业,如果完全靠政府补贴才能生存,是没有前途的,一定要通过自己的技术进步,把自己做好,提高竞争力。国家的政策只是开辟了一片市场,前期的补贴是让你起步,后期如果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不做技术进步,肯定会死掉的,这是一个。
再一个,讲到三大产业怎么同时发展,我举个例子说明,大家知道地上光伏电站,如果在光伏组件下面的地上搞农业生产,同一片土地有两项收益。马鞍山农商银行为安徽宿州的光伏发电与油牡丹耦合生产项目提供了融资,光伏板下面种植油牡丹,牡丹籽可提炼出牡丹油,富含α-脂肪酸和不饱和脂肪酸,这个对人体大脑非常好。这个油除了做保健产品,将来还可以上餐桌,替代国外进口的橄榄油,而且效果也比正常的橄榄油的营养价值高,一产二产就很好融合起来了。所以将来的发展,一定要考虑如何高效地利用现有的条件。李总和胡总二位分别是做农业和能源的,看看能不能结合起来,让一片土地带来两份产出。

王迪:张总讲他们机构是不以盈利为目的,更多关注社会信息,我们澳银资本是一家纯商业的VC机构,我们最高的原则就是帮大股东挣钱,如果连续两年不能帮助股东挣钱,第三年大家就见不到我了,这是我们的最高原则。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不做公益的事情,不做社会性的事情。我们看项目,第一个看团队,我们非常关注均衡性,核心创始人是不是同时具备技术和商业的素质,如果没有的话,团队其他人员能不能补充?第二个就是看现金流,不管是政府的补贴,还是银行的贷款,各种各样途径的融资,企业的现金流一定要安全。第三看企业成长性,这个行业或者项目是什么样的趋势,这样的趋势里也有机会在,就是这个项目本身的成长性。对业务发展的判断,是有很多判断标准的。(摄影 杜秋)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