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智能是翅膀,政策是推动

智能是翅膀,政策是推动

来源: 发表时间: 2018-08-28

Intelligence is the wing and policy is the push
智能是翅膀,政策是推动
■ 国际融资记者 井华 综述

 
主持人:中国再设计中心主席、里夫金办公室中国/亚洲区域主任、连续七届50评委专家团评委吴昌华
对话贵宾:
国家电投集团珠海横琴能源发展有限公司(2018“十大绿色创新企业”)总经理侯震林
东营业和新能源有限公司(2018“十大绿色创新企业”)董事长戴丽莉
联合国环境署驻华代表处国家项目规划官员、本届50评委专家团专家蒋南青
浩德资本董事总经理、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连续六届50评委专家团专家乔文军
德同资本投资总监庄寒晓
上海自贸区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符晓

能源之间的协调利用需靠智能更需政策上的突破

吴昌华:这场对话聚焦的话题是“当清洁能源的生产和管理插上人工智能的翅膀”,大家对此有更多的期待,数字化已经跟能源经济结合,的确有一种“插上翅膀”的趋势。

侯震林:我是来自国家电投在珠海投资建设的珠海横琴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我们的任务是落实国务院批复的能源规划,建设目前全国规模最大的清洁能源项目,装机能力45万吨,总投资超过50亿。项目从前期策划到现在已近10年,从2009年开始做能源站前期,到现在一个能源站已经投产运行,尚有三个在建的能源站。未来还有五个能源站要动工,估计到2020年会初步形成产能,届时四个能源站投产,五个能源站在建。随着园区的建设,我们发现节能减排的措施还不是很多,我们认为节能减排是区域多联供的手段,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发展至今公司面临两个问题,现在项目建设用户已经有90多家了,都是大企业,随着企业的入驻,能源管理难度越来越大。我们从原来单纯的发电过渡为生产服务型企业,这种转变带来的就是能力的转变。为此,我们集团提出综合智慧能源,目标是为了建设智慧能源,但现在做的事情离智慧还有一定的差异,包括物联网技术,互联网+,人工智能,我们自己也开发了一些新技术,我们和清华同方开发了一个智能系统,希望通过自动化实现它的价值,由此带来的第一个问题是,随着用户越来越多,我们如何通过多网合组,实现效能的最大化?我们该怎样进行整合?第二个问题是,作为一个能源项目,收益率并不是很高,而我们这种项目,属于市政工程,收益率也是有限,这种项目,投行包括金融机构是不是有需求?诸如绿色债券这样的金融产品。

蒋南青:现在谈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可能要比能源互联先实现,但和虚拟互联相比,现在的阶段还属于互联网之前的前互联阶段,整个连接互联网的通用设备还没有形成标准的体系和语言,各种能源之间怎么对话?怎么对接?大家对能源概念和意识都没有统一,还没有像互联网那么流行。比如说对光伏,大家只认为可以发电,其实光伏太阳能主要是发热,为什么有那么多热能,而非要用于发电呢?发热可以给居民供暖。还有污水处理厂的污水余热可以用于供热,还可以资源化,做有机肥,可以高温分解、生物发电,所有的过程都可以应用。很多能源的应用方式,像地热,能源的循环利用、资源化利用都有进一步整合的空间,现在我们对能源利用的认知水平还比较低,表现在认知的碎片化,具体集中在某一个单体的能源,或者火电,或者太阳能,或者地热,部门的割据,没有部门整合的意识。未来要先建立起对整个能源的综合管理,一个跨部门,跨行业,跨城市的管理。区域能源有一定的物理范围,比如40公里以内最合适,但是,实际上,现在这个区域和那个区域,比如东城和西城,跨了一条街就受限制,现在需要做的是,实现跨越行政区域的能源利用。在这方面,科技还没有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尤其在能源分配上,未来的经济分配非常需要算法。现在人工智能已用在能源分配上了,但是还需要在政策上突破,再有就是技术研究上还没有很好的支持。我们跟东营市也有渊源,东营是非常有特色的石油城市,它的产业链做得非常长、非常好,现在石油占比越来越少,一直在做绿色转型。像侯总介绍的国家电投这种案例,今后有好技术、好产品,要做好宣传,可以通过这种影响力推动政策的出台。不但在市场推动,而且还要跟一些协会、商会,组织做一些公益性或政策性事情推动,会有更大的帮助。

乔文军:浩德资本有这样几个组成部分,一是天使基金,和国内主投基金等合投一些早期项目。二是并购基金。天使投资投了AI应用的项目,和一家上市公司合作山西省瓦斯发电的项目,我们认为瓦斯发电在煤矿开采中有很高的收益率,我们测算净收益率到60%到70%。AI比较热,细分到清洁能源管理方面的AI,我是这样看的,AI在清洁能源企业的管理,应该是基于计算机技术和物联网和互联网的发展,用更先进的技术推动清洁能源企业管理。基于大数据和各个节点进行有效的匹配,因为人工的匹配比不上AI技术,它是一种模型,有很多经过筛选的经验,它用最及时和最精准的匹配来提升整个数据的有效性,提升整个管理水平。前面侯总提到国家电投的第一个问题即如何实现能源效能最大化问题,这就是如何利用AI的问题,我想讲两个小案例,我们投了一个变量包的项目,是基于百度AI,我们用的是百度的AI技术,不需要从底层研发AI技术,因为谷歌、百度,包括科大讯飞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我们这个项目是列入百度AI应用的优秀合作伙伴,所以,建议侯总也去找这方面的合作伙伴。第二个案例,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刚毕业去了一家工厂,是做聚丙烯的,用天然气做聚丙烯,当时计算机还不普及,刚开始是局域网需要连接,但是对控制系统来讲,可以把节点进行有效的控制,自动化控制就OK了,不需要扩展,现在我们可以往外围扩展,有用的你就做,没有用的,可扩展的你下一步做。在每个节点、每个时间阶段做有用的事情,技术也是在不停的更新和迭代。关于侯总的第二个问题,前面我提到山西的瓦斯发电,它的收益率很高,它的优势是煤矿,一年有300万吨的开采量,气体就在旁边,利用率很高。我们也看到西气东输的管道,虽然它有价值,也具有垄断性,最大的问题是气源投资太高,我们就看最后的盈利在哪里。商业的逻辑改变买低卖高,如果从源头把成本压得很低,投资控制点很好,收益率很高,你就有上升的价值,否则就没有。

庄寒晓:我来自德同资本。德同资本现在有四个大的投资方向,其中一个重点板块就是清洁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和高端装备制造。讲到清洁能源和人工智能,我认为人工智能技术,第一是技术应用的升级逐渐成熟,对数据采集不断的完善,只有这两端完善好了才能应用好。第二是支撑技术的提升,包括物联网,随着基础指标和标准制定,其他的技术,长距离、低功耗的这些都给数据及其数据传输积累了非常好的媒介和方式。第三是对能源领域重大改革,包括电力改革,这为整个清洁能源插上人工智能的翅膀,也是一个政策的助力。在这三股力量作用下,这块市场是有非常大潜力的,因为能源市场就是巨大的市场。人工智能切入能源这个市场,过去几年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光伏包括数据采集的应用已经非常多了,这几样东西结合在一起以后,我们觉得这个爆发的节点越来越接近。至于说到侯总的这个项目,原先做的投入比较大,这种大资金投入项目的可复制性是有限的,资金密集型是需要时间的,这样的属性,从投资角度来讲,我们必须要借助于杠杆做这个东西,这样价值才会高,我们不可能只追求10%的回报,是要更高的收益。侯总讲到有10%的收益率已经是非常高的,如果加到1:2的杠杆,成本只有5%~6%,而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样收益可能就会达到比较高的水平,从资本的角度来讲,这样的项目更有吸引力。另外,资金占的少也有利于复制,如果放大杠杆,借助外力,这样的项目可重复性比较大。资本市场上,如果有比较好的扩张模式,也会有比较好的溢价。

符晓:我来自上海自贸区基金,是纯国有基金。基金的宗旨,第一是贸易便利化,第二就是我们通过上海自贸区首支上海自贸区基金解决中国国内一些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或者国企、央企、民企等在跨境并购过程遇到的问题,人工智能捆绑新能源领域是我们投资的主要范围。谈到侯总这个投资项目,如果是10%,这是一个类基础设施的建设,我觉得这个投资回报率还是可以的。如果你是一家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回报率是10%的话,就偏低了。但是,作为基础设施类的国计民生的项目,我们这样的纯国有基金还是有兴趣的。我们基金就和国企、央企就某一专项领域展开专项基金的合作,而且不仅仅是追求投资回报的最大化。所以,建议考虑一些国有的资本共同参与,这比较合适。

政策支持有难度怎么办

戴丽莉:我是业和新能源公司的创始人、董事长,在二甲醚(DME)被世界公认的清洁燃料的光环下,我们在中国国内自主创新醚基汽油、醚基柴油、醚基航油这一替代产品。每个人都会用到车辆,现在最好的代步工具就是城市车辆,但是尾气排放让大家感到不很乐观:污染水源,对土壤也有一定的影响。我们的产品在替代比达到30%的情况下,可降低汽车尾气排放污染物的47.76%,我们自主研发的醚基汽油、醚基柴油、醚基航油,也是目前马上能产生效益的项目。这个项目从试验室走到今天的产业化经历了11年,其中,我们在研发上花费了七年时间,期间没有什么投资人帮助过我们,我们也没有去找投资人,因为没有时间而且实在太累了。我是顶住了很多的嘲笑和压力走到今天的。但是我很快乐,因为我想做一件真正利国利民、让老百姓受益的事情,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
我想说的是,这些创新的清洁能源产品问世后,我们在立项方面,经过了很多专家和部门的审核、审批,累计盖章13774个。当上报给相关部门时候,我们发现需要政策支持很困难,到了市里却到不了省里,到了省里也到不了中央。怎么说呢?可能是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关于这个产业的政策,在顶层设计方面还有一些缺乏。既然有诸多的上下不匹配,何不在立项时就不要给立项呢?只谈创新发展那就是空谈!我们呼吁更多的有识之士能参与到这个行业中来,但是我们缺的是资本。我们的企业很受中东资本关注,他们很想投入到这个行业里,但又会遇到政策的问题,所以,我想提两个问题,一是政策方面怎么支持我们?二是我们如何参与国内行业标准的制定?

乔文军:我以前在石化企业工作过,我回答一下您的问题。这主要是政策问题,特别同情你,醚基柴油和以前的甲醇汽油确实特别好,又没有污染,效果也还不错,成本还低。对您提出的问题,分两个方面看:第一个是石油开采经过几十年以后,已经形成了利益的分配链条,从开采到最后炼制再到化工产品、营销,再到C端,整个利益链条已经形成,谁要革命性地切入进去难度很大。第二个是我们的体制,中国的原油是管控的,就是由三桶油控制的,因为他们有利益在里面,切入进去难度很大。虽然有很好的技术,从投资角度看你是希望拿到投资,但是投资人投资是希望赚钱,如果政策不开口,你不赚钱,或者很难赚到很多钱,我看到戴总技术有很高价值,包括一些清洁能源逐渐在替代碳化的产品,关键是你们行业怎么呼吁,但愿未来会看到好前景。

庄寒晓:戴总做这件事情肯定是非常利国利民的,我们也看到一些企业,有的是通过石油添加剂的方式改进的,做得非常好。出口是一个突破口,还有通过一些地区或者一些应用场景的试用试点,比如在港口的范围内,这个地区的车辆加你这个产品做区域性试点,现在有很多企业都在突破尝试走这个路,只有点到线再到面才有可能突破这个局面。

符晓:我问戴总一个问题,您公司现在有盈利吗?

戴丽莉:我建成四个月后,利润是一亿四千万。

符晓:建议找一个试点,从北京开始。

戴丽莉:我现在在西北五省试点,经销商也认可,基本走的是非标的加油站。

符晓:短短四个月实现了这么好的净利润,也开拓了一部分潜在的客户,我认为还是非常有希望的,下一步走向资本市场。

乔文军:您现在用到西北,非标的,应该还是货运吧,运费成本远的话比较贵,因为山东的地炼比较多,有一些渣油,打到地方的加油站,合作一下,把你们的叠加进去,因为你们成本比较低,多个角度开拓销售市场。

庄寒晓:戴总,您已经冲破重围了。这块市场如果一旦被打开以后,空间还是非常大的,清洁能源在布点的时候也用到人工智能的技术,哪些点有多少需求,可以结合人工智能数据的应用进行精准的定位。现在西北是你们的突破口,未来要找准目标客户,在离你们更近的区域内,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大数据的方式,寻找新的突破口。(摄影 杜秋)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