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实践中的中国农业产能国际合作

实践中的中国农业产能国际合作

来源: 发表时间: 2018-11-21

Practical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on China’s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Capacity
实践中的中国农业产能国际合作
■ 本刊记者 井华 张宇佳 综述报道

近年来,农业合作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点和亮点,在“一带一路”农业国际产能合作论坛上,来自农业领域的专家共同探讨当下开展农业国际产能合作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为中国农业产能和国际合作提供了新的思路

农业农村部对外经济合作中心陈瑞健:
“一带一路”沿线有七个重点领域可以实现农业产能合作

我们知道,农业对外投资是对外投资合作的重要内容,在推进“一带一路”国际产能合作当中占据重要地位。改革开放的经验告诉我们,战略的实施需要融入全球要素,需要借鉴吸收全球先进的农业技术和发展经验;同时,过去40年来中国农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发展成果,愿意与全球各国分享,通过互学、互鉴形成优势互补,推动国际农业合作迈上新台阶。过去五年中,在各方努力下,“一带一路”农业合作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农业农村部紧密围绕国家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的要求,在中央政府的指导下,推动了一批有影响力的标志性农业项目落地生根,截至2016年底,中国企业已经在全球108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农业投资,投资流量达到32.9亿美元,投资存量为157.6亿美元,覆盖了粮、棉、油、糖、胶、畜牧、渔业、农资、农机等产业,以及科技研发、生产、加工、流通、贸易等各个环节,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农业发展贡献了中国力量。这些成效的取得得益于中国一直秉承的合作共赢理念。
为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农业国际合作,中国应该继续深化这一理念,主要是坚持以下原则:第一个原则是了解“两个需求”,做好“两个结合”。 要明确东道国农业发展的目标,深入了解东道国在资源、技术、产业、市场等方面的短板和痛点,挖掘中国农业发展的优势和诉求,以保障东道国和中国两个市场的农产品供给和两个国家的粮食安全为目标,做好双方诉求及优势的结合。
第二个原则是加快“三个转移,防范“三个风险”。要立足东道国的需求,输出中国先进适用的农业技术,以此助力东道国优化产业结构、拓展本土及全球农产品市场空间,推动中国优势的技术、产业和市场分层次、分阶段地有序转移,并与东道国一道防范“一带一路”农业合作中出现的政治风险、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提升合作水平和合作效益。
第三个原则是利用“三个支撑”,提升“三个能力”。即进一步提高跨国企业的规范性和合作层次,与东道国协商共同出台相关支持措施,做好政策支持、资金支持和管理服务三个方面的支撑。提升跨国合作企业的产业运营能力、企业融资能力和国际化管理能力。
中国开展“一带一路”农业合作目的在于实现与世界各国资源禀赋的互补、技术优势的互补、产业结构的互补以及产品市场的互补这样的共赢局面,提高全球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以保障全球粮食安全、消除饥饿为己任,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反映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意愿和利益,履行大国责任、体现大国担当。
为了实现这样一个宏伟目标, “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有七个重点领域可以实现农业产能合作:
一是加强战略对接,把农业合作作为打造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最佳结合点,加强各国农业发展战略、发展规划、机制平台、具体项目的对接,寻求合作的最大公约数,明确共同关切的重点领域、主导产业,增进战略互信。在协同联动发展中抓好发展机遇、用好发展政策、拓展好发展空间,推动各国都成为农业务实合作的参与者、贡献者和受益者。
二是加快机制建设和政策对话,推动更多国家建立高水平、常态化的农业合作机制,深化各国政府间的交流协调,以及与相关国际组织、地区组织的合作,营造开放包容、公平竞争、互利共赢的农业投资合作环境,围绕重点领域建立农业合作工作组,促进政府服务和企业投资实践有效对接,扩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各层次的政策对话,在投资保护、金融、税收、通关等方面达成广泛共识。协商解决农业国际合作中出现的问题,为农业合作提供全方位的配套服务及政策支持。
三是强化农业科技交流合作,以知识共享、技术转移、信息沟通和科技人员交流为主要内容,围绕作物育种及种植资源、水产科学、热作农业、畜牧兽医科学、植物保护等重点领域,在品种研发、农产品加工、病虫害防控等关键环节,通过建立联合实验室、技术示范基地、科技示范园区等方式开展共同研发、技术培训、科研成果的示范、集中展示全球的先进技术、优良品种,共享全球农业科技资源。
四是优化农产品贸易合作,坚定在开放中推动农产品贸易自由化和便利化的理念,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携手各国共建贸易通道,开展仓储、物流、港口、码头等贸易基础设施建设,扩大贸易规模、提升贸易效率,积极与相关国家商谈优惠贸易安排,加强规则和标准体系的相互兼容,降低贸易成本,加快各国农产品检验检疫合作交流,共同研究提出安全、高效的农产品检验检疫监管措施,拓展贸易的范围。
五是深化农业投资合作,有效利用现有多边、双边合作机制,充分发挥各国农业发展的资源优势、产业优势、技术优势和市场优势,加大全球范围内的农业基础设施以及农产品生产、加工、仓储、贸易等全产业链投资,促进全球农业要素有序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创新投资合作模式、推动合资、技术入股、园区建设等模式多元化发展,提高企业投资能力和水平,促进各国农业企业精诚合作、互利共赢。同时在中国国内致力于营造更加稳定、公平、透明、法制化、可预期的营商环境,加大引资、引质、引技的力度,欢迎各国企业来华开展农业投资领域的合作。
六是提升国际援助水平,在总结多年的援外经验和成效的基础上加大对农业发展相对落后国家的援助,继续派遣农业技术专家和高级顾问赴相关国家开展实验示范,结合受援国资源禀赋及发展基础,输出中国农业发展的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提供受援国诉求高、可操作性强的指导和培训,提升受援国农业的自主发展能力。
七是加强农业文化交流,作为农业大国及农耕文明古国,中国将做好表率,积极发挥示范带动作用,与各国分享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和保护的经验,支持各国农业文化遗产能力建设,促进各国农耕文化交流互鉴,强化国际社会对于传统文化的认识和保护。
为保证上述七个领域的合作顺利开展,中国与沿线国家需要密切沟通,加强在机制、金融、税收、保险、动植物检疫等方面的务实合作,加强人才交流和信息互通,为深化农业合作保驾护航。
 
农业农村部国际合作司副处长欧阳沙郴:
中国农业企业“走出去”首先要秉持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原则
   
截至到2017年底,中国企业已经在全球107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农业对外投资,投资的农业对外合作企业项目已经超过500个,累计投资额度为1800亿人民币,与140多个国家以及国际农业和金融组织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农业科技交流合作关系,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与援建270多个农业项目,对外派遣农业技术专家2000余人。
中国共有863家农业企业对外投资,主要集中在亚洲和欧洲,对俄罗斯的投资超过欧洲总投资的50%,在亚洲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老挝、印度尼西亚、柬埔寨和泰国这些与中国有着传统友好关系的国家和地区。
如今,中国农业产能国际合作的特点已然发生改变:一是投资环节已经从简单地买地、租地、进行初级生产向加工、仓储、物流等产业链后端环节延伸;二是产品营销从瞄准中国的国内市场向开拓国际市场转变;三是投资方式从直接投资转向合资、并购等多种模式并举。从2016年到2017年,中粮、中化都相继完成了大型的跨国并购,其中中化于2016年完成的并购额达到了3500亿人民币;四是组织形式已经从单打独斗转向更加注重抱团出海的模式;五是中国农业“走出去”的企业发展目标逐渐从短期牟利向长期规划转变,更加注重海外经营中中长期的考虑和布局。
从中国农业“走出去”现状来看,存在一些问题:一是投资规模较小;二是产业布局不完善;三是海外投资风险防范意识不强;四是中国国内省份间发展不平衡。据统计,中国农业“走出去”企业较多的省份主要集中在农业经济发达的地区,如山东、江苏、黑龙江、四川、浙江等,而个别经济欠发达的省份还比较少。  
未来如何发展,中国农业农村部韩昌副部长指出,统筹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和两类规则,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涉农企业,合理开发利用境外农业资源,为保障世界农产品的有效供给、实现2030年议程做出积极贡献。中国要筹建大型的农业跨国集团,因为世界上有ABCD四大粮商,即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和法国路易达孚,它们控制着世界农业产品价格和物流体系。
中国农业“走出去”秉持着四项基本原则:一是坚持开放包容,互利共赢。不但中国要赢,东道国也要赢;二是坚持企业主体、政府引导,特别是以民营企业为主,政府要做好政策引导;三是坚持统筹谋划,重点推进,根据中国的农业发展状况,对短板进行弥补;四是坚持积极稳妥、安全高效的原则。
中国农业农村部从2016年实施农业“走出去”培训工程——“扬帆出海”,着力打造企业家、科技专家、政策咨询、行政管理和外交官五支队伍。同时,中国农业农村部还进行了农业“走出去”猎鹰行动计划——高校专场招聘会,为农业“走出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提供既懂农业又懂外语、经营的多层次复合型人才。

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海外投资发展总经理姚俊:
新希望海外投资有两个逻辑,一是控股,二是投资人口密集国家

新希望是中国国内非常大的民营企业,有3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第一大畜牧业上市公司,新希望1998年在深圳中小板上市,目前600亿销售收入,全球雇员六万多人,从澳洲到东南亚、南亚、东欧、非洲,全球覆盖近20多个国家和地区。
新希望是做畜牧业、养殖业、种植业,主要的业务在中国国内有这几个板块,猪产业、禽产业、畜牧业。我们现在的战略是深入发展养猪板块,也是大力挺进畜禽板块,我们在海外布局当中会进一步深入发展海外业务。
新希望的布局,包括美洲的北美、加拿大,澳大利亚,东南亚,非洲的北非、西非、南非,欧洲,中亚等,菲律宾也是我们的主要市场,它是我们未来四年投资的重点国家。菲律宾是一个市场需求大的国家,未来我们将进一步增加在菲律宾的业务,提升我们目前的经营,我们现在主要的业务是猪肉生产和食品生产。
我今年去过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这些国家,非常喜欢那里,我们非常有兴趣在埃塞俄比亚开设当地的业务以满足当地的需求,减少消费物价指数,加速和改善当地的家禽业的发展状况,但是,目前我们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缺少外汇储备,而我们必须要进口很多的原材料,比如说玉米、小麦这些饲料,如果没有足够的外汇储备,我们在那里没有办法维持我们的业务和我们在埃塞俄比亚的本地生产,这是目前我们在埃塞俄比亚投资的主要关切点。但是我相信这个问题如果能够得到很好的解决,我们就能够在埃塞俄比亚百分之百追增10亿投资,就是增加家禽业的生产链。
我们与乌克兰前两大玉米的生产商签署了五年的合作协议,每年进口很多乌克兰的玉米和小麦,从乌克兰进口到中国,从乌克兰进口到印度尼西亚,从乌克兰进口到其他国家,这方面我们开展了非常多的合作。我们未来重点会在菲律宾、越南、印度尼西亚,把新希望的产业进一步往食品终端、肉食端、水产产业发展。我们在澳大利亚已经并购了它最大的宠物食品公司,也并购了澳大利亚全国第四大肉牛屠宰场,这些并购是为了让澳大利亚的宠物食品以及澳大利亚的优质牛肉进口到中国。
新希望海外投资有两个逻辑,一个逻辑是我们控股海外优质农产品资源,通过贸易方式回流到中国,提供给中国大陆市场,我们在中国华东与华南有非常多零售端的销售资源,这样我们可以进一步提供端到端全产业链的覆盖,这是我们重要的投资逻辑。还有一个投资逻辑就是投资在海外人口密集的国家,比如像亚洲的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越南、菲律宾,还有像非洲的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这些国家都是人口大国,在这些人口大国我们把动物蛋白技术、饲料技术、种禽种猪技术、养殖技术以及后面的屠宰技术等中国优质技术、生产设备、管理人才引进来,去提供优质的动物蛋白食品,像鸡肉产品、牛肉、水产、鱼虾产品、水产产品,去满足当地蓬勃向上的消费需求,从这种投资当中获取我们一部分的收益,降低当地居民的购买成本,帮助当地企业进一步升级它的传统畜牧业产业,也带动当地的就业。我们希望更多地为国家“一带一路”倡议做出贡献,也希望为“一带一路”更多国家带去更多的繁荣,带去更多的物质文化。
资金方面主要是以新加坡作为海外的融资中心,通过新加坡的公司以美元直接向海外投资,包括贸易也是通过新加坡作为国际贸易中心,我们在新加坡发展了非常庞大的金融贸易中心。
新希望出海已经19年,目前,业务已经发展到18个国家,我们宝贵的经验就是在本土化上做得比较不错,在这么多国家当中,除了一半的高层、三分之一的中层,其他所有的基层都是雇佣当地的员工,由他们帮助我们进行采购、财务、贸易等方面的管理,我们也非常尊重当地的文化、政治、风俗,这些尊重和本地化也让新希望在过去10多年发展当中立于不败之地,这是我们引以为豪的地方。
我认为: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农业发展有非常广袤的空间,要想清楚自己企业的定位,能做什么,要充分评估风险,但是也不要畏惧风险,机会是给准备好的人,在风险面前我们如何应对、如何化解,只有化解好风险我们才能很好的发展。(摄影 张宇佳)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