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重视“一带一路” 能源建设与合作中的政策问题

重视“一带一路” 能源建设与合作中的政策问题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10-13

Attaching Importance to Policy Issues in “B&R”
Energy Construction and Cooperation
重视“一带一路” 能源建设与合作中的政策问题


在“2019国际能源热点问题高层论坛”上,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朝全先生在肯定中国“一带一路”油气合作所取得的成绩的同时,对油气“引进来”过程中需要解决的政策问题进行了分析,他说


“一带一路”建设中的中国油气合作取得成果

中国油气企业“走出去”并进行对外合作已经超过30年,已成为了“一带一路”建设的支柱,为促进五通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走出去”的过程中,通过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间协议与合作,在油气田项目获取、项目运营等方面,促进了政策沟通。建设了四大油气战略通道(包括西北部的中亚油气管道,东北部的中俄油气管道,西南的中缅油气管道,东部沿海的LNG接收设施、油气码头和油气库等),促进了设施联通。项目建设、油气贸易的资金往来,促进了资金融通。中国的油气企业在资源国的油气活动,为资源国提供了大量税收。通过雇佣当地人员和作业队伍,积极参与社会公益和捐赠,帮助苏丹、尼日尔、乍得等资源国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石油工业体系等活动,极大地促进了与资源国的民心相通。
此外,中国油气对外合作也取得了丰硕成果。截至2017年底,中国陆上石油累计与美、英、法、澳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59家石油公司签订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合作合同69个、煤层气合作合同11个,海上油气合同超过200个,建成一定的经营规模和生产能力,创造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引进了一批先进适用的新技术和新工艺,推动了中国石油勘探开发技术进步,逐步完善形成对外合作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促进了石油企业管理理念和管理方式的转变,培养造就了一支高素质的对外合作人才队伍,向国内自营业务和海外合作项目输送了大批业务骨干。
 
中国的石油与天然气开采会计准则与国际不接轨

在中国的《企业会计准则第27号——石油天然气开采》中规定:勘探干井支出予以费用化,一次性进入损益表,直接全额冲减税前利润,不允许有其他方法。这种做法在国际上称为“成果法”(Successful Efforts)。另一种方法被称为“完全成本法”(Full Cost),是指将勘探干井支出资本化以分期摊销的方法处理(在企业有产量后,以直线法在八至十年摊销;或者以产量法,在八至十年的期限内进行摊销)。
在美国,大型国际石油公司一般选择成果法,而绝大多数中小独立石油公司选择完全成本法。从油气行业发展的结果看,美国允许两种方法并存,让企业自行选择,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中小企业通过勘探投入,获得地质发现,中小公司的储量和产量,均超过美国全国的80%以上,大型国际石油公司的储量、产量只占不到20%,充分激活了中小公司的勘探投资活力。
中国的储量和产量几乎被四家大型石油公司(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延长石油)占有。中国一直想激活民营企业在勘探投入的积极性,也进行了两轮页岩气招标,民营企业的积极性很大,但实际效果欠佳,特别是两轮竞标之后,拟议中的第三轮页岩气招标一直未能开展。2017年5月14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发布了《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对于开放上游具有重大意义。但是两年来,民营企业进行油气勘探的积极性仍然不大,储量和产量仍掌握在大型国有企业手中。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正是《企业会计准则》中的不合理规定,对民营企业进入油气领域造成了极大的障碍。
民营企业一般规模小、实力偏弱,相比中国的“四桶油”,利润并不丰厚。页岩气的勘探井,一口井就得5000万元以上,而勘探是高风险行业,有“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的说法。一旦开始的一口干井出现,按照中国现行的《企业会计准则》,企业就得整理冲减5000万元的利润,这会使多数的中小企业利润锐减,甚至出现亏损。利润锐减导致的后果,导致上市企业股市价格急剧下滑,非上市企业得不到银行新增贷款,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而大企业,由于其体量巨大,直接将勘探干井成本一次性冲减利润,对其损益表中的利润影响较小。小企业与大企业承担包袱的能力不同,就如同少年和壮汉的差异。一副担子200斤,壮汉一肩挑得起;但如果要少年一肩挑走,极端困难。如果允许少年分成8~10次分别挑走,就几乎没有难度。
对于中国《企业会计准则》中现行油气准则成为油气行业改革和降低对外依存度的重大隐性阻碍这个问题,中石油经研院两年前就完成了研究,经过集团公司财务部和海外公司多位总会计师认同,以智库报告的形式呈交给相关政府部门,但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一带一路”不光是“走出去”,也仍然有“引进来”的需要,是一体两面。随着《外商投资法》的颁布,这个问题也会影响到外国石油公司在中国勘探的积极性。
 
陆上油气田弃置费规定不明确

在中国的“引进来”和自身实践中,陆上油气田弃置费也存在规定不明确的问题。在财政部颁布的《企业会计准则》中,没有明确规定计提弃置费的要求。2011年国家税务总局颁布了《海上油气生产设施弃置费企业所得税管理办法》,对年度计提弃置费如何抵扣企业所得税做了明确规定。自2010年以来,中海油按年计提海上油气生产设施弃置费15亿~50亿元不等,折合桶油弃置费为0.52~2.02美元不等,但该政策仅适用于海上油气田,不适用于陆上油气田。
经过对华北、西北、滩海项目调研发现:由于陆上油气田弃置费计提缺乏具体、明确的规定,导致与外方合作的项目,几乎都未提足弃置费,有的甚至没有计提,给后续的中方接管带来了经济损失和安全隐患。
国家应尽快制定中国国内陆上油气田弃置费的计提方法和标准,不仅能够规范“一带一路”“引进来”的合作项目,也能规范中国国内自营项目的运作;同时提醒“走出去”企业高度关注弃置费问题,遵守资源国的弃置费计提和使用规定,对“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降低环保与安全隐患有积极意义。(本刊记者张宇佳根据刘朝全演讲整理,杜秋摄影)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