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美国对中国贴标“汇率操纵国”

美国对中国贴标“汇率操纵国”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10-13

The Purpose of the US Labeling China as “Currency Manipulator”
美国对中国贴标“汇率操纵国”
事件的目的
■ 喻家驹 徐晔


继中美间贸易战发生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持续贬值,2019年8月5日,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引起广泛关注。人民币贬值是汇率市场对中美贸易战的合理反应,且“汇率操纵国”是美国单方面定义的名词,即使按照“美国”标准,中国也不符合“汇率操纵国”标签。美国对中国进行“汇率操纵国”贴标的真实目的在于缓解其内部经济增长压力,维护其在全球价值链的顶端地位“汇率操纵国”事件背景

2019年8月5日,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引发了大众对人民币汇率的关注。“汇率操纵国”指一个国家通过参与汇率市场交易人为地操控汇率,一般是人为地操控本国货币贬值,保持该国出口商品具有价格优势。汇率调整属一国主权范畴,但操纵汇率却被IMF和WTO明确禁止。另一件受到更广泛关注的事件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从官方行为来看,贸易战始于2018年3月特朗普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并由此拉开中美贸易战序幕:美国分别于2018年7月6日、8月23日对从中国进口的340亿和16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于2018年9月24日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并于2019年5月10日提升至25%。作为反制手段,中国相应也对从美国进口的商品数次加征关税。此次中美贸易战开始之后,人民币相对美元持续贬值,自2018年4月美国商务部下令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出口电信零部件产品开始,此前相对稳定的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由4月的6.3左右涨至8月的6.9左右,而在2018年12月1日中美元首会晤达成共识停加新关税后,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又回落至6.7水平附近,而在美方毁约,进一步加码进口关税后,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又回升至6.9水平,并随着美国扩大关税的加征范围之后,一路破“7”。
 
中国操纵汇率的说法成立吗?
 
在汇率市场中,货币属于商品的一种,人民币也不例外。根据经济学最基本原理,商品的价格由市场供需决定。人民币和美元的相对价格也由两种货币在流通市场上的供需状况决定,国民经济发展的基本面和国际收支状态决定货币的长期供需平衡,进而产生均衡价格;市场因素影响货币短期供需,进而产生短期价格,总体上而言,汇率价格围绕其均衡价格波动。人民币贬值,就意味着相对而言,市场上人民币需求下降。从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这一行为来看,无疑是认为中国对汇率进行了过多的市场干预,导致人民币汇率偏离其均衡水平,影响了中美贸易公平。但事实上,近期中美贸易战事件是人民币快速贬值的主要推手,过去一年多人民币汇率波动的方向均是由中美贸易战的推进节奏所主导的。由于受贸易战影响,在“汇率操纵国”贴标事件之前,美国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涉及范围达2500亿美元,而中国采取的反制手段涉及从美国进口的1100亿美元,从数量上看美国进口商品受影响较其出口商品影响更大,这意味着在中美贸易中人民币需求的下降,人民币贬值是汇率市场波动的正常方向,中国并不存在通过市场干预引导人民币贬值的必要性。
另一方面,所谓“汇率操纵国”实际上是美国单方面创造的概念,但即使根据美国概念,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也是不成立的,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是其全球霸权主义的体现。“汇率操纵国”是根据美国在2015年颁布的《贸易便捷与贸易促进法》中定义的,判断一国或地区是否存在汇率操纵行为应满足三点:第一,与美国存在明显的贸易顺差,超过200亿美元;第二,与美国存在大额经常账户顺差,超过GDP的2%;第三,单边持续干预外汇市场,具体为一年中至少六个月存在干预,购买量超过GDP的2%。那么,中国是否满足由美国单边定义的“汇率操纵国”的条件呢?中美在截至今年7月底的过去12个月累计贸易顺差总额约3309亿美元;2018年,经常账户盈余占比约0.39%,今年第一季度占比约1.55%;2018年中国GDP总量约为90万亿人民币,按其2%的标准即为1.8万亿人民币,但过去一年中国的外汇储备基本稳定,并未如此巨额购买的情形。因此,且不谈美单方面制定的法律是否符合国际规则,这诸多现实数据也均能反映中国并不符合美国对“汇率操纵国”的定义,不能被界定为“汇率操纵国”。因此,将本次对中国“汇率操纵国”的贴标事件当做独立事件来看待是不合逻辑的。
 
“汇率操纵国”贴标是贸易战的延伸

单方面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实际上是中美贸易战的延伸,是一种辅助手段。美国正面临着其国内经济增长压力和对中国崛起的顾忌。早在贸易战初期,美国就开出四个条件:给中国一年时间,减少1000亿美元贸易顺差;中国对美国开放金融与电子商务市场;不允许中国进行以市场换技术;不许用政府补贴搞行业政策,具体指不准搞“中国制造2025”。从这四个条件来看,不论是加征关税还是对人民币汇率施压,其背后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减少贸易逆差,引导制造业回流,进一步保持美国在全球价值链顶端地位。
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即为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美国当前迫切希望减少贸易逆差,这与其在20世纪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的制造业转移有关。全球范围内出现过四次大规模的制造业迁移,其中三次美国都占据了价值链顶端地位,而美国本土经济以服务业为主,这就使得生产的消费品难以满足消费需求,需要进口大量消费品,因此,美国在与全球贸易过程中长期处于贸易逆差状态。就近十年而言,其贸易逆差水平在大部分时间内相对稳定。除2010、2011年增长较快,增速分别达到32.8%和11.6%,2012至2016年增速都不超过10%,增长最高的一年为2014年的7.10%。但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贸易逆差增长连续两年超过12%,分别达到12.1%和12.5%。贸易逆差的快速增长意味着大量由本国消费品制造业竞争力相对下降。另一方面各项经济数据指标显示全球经济增长不容乐观,今年8月,美国两年期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间的息差转为负值,这是自2008年经济危机前夕以来的首次;IMF在最新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分别下调2019、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0.2和0.1个百分点至3.5%和3.6%。预示着全球经济或将放缓。因此,出于贸易逆差和经济增长放缓的压力,引导制造业回归是美国政府希望看到的。但由于美国挑起贸易争端后人民币对美元的持续贬值反过来对其加征关税的影响形成了一定缓冲:虽然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提升了中国出口美国商品的成本,但人民币贬值相当于降低了美国消费者的购买价格,这不利于美国减少其贸易逆差的目的。因此美国单方面对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其用意并非关注中国是否真实存在汇率操作行为,而是想在汇率市场对中国施压,配合其减少贸易逆差进行升值,同时也是为其后续升级贸易战的前期铺垫。
进一步来看,美国对中国贴标“汇率操纵国”事件,其根源也不仅是简单的市场竞争和贸易摩擦,而是战略竞争和制度摩擦,根本目的在于维护美国的全球价值链顶端地位。中国崛起已成为美国保持其全球价值链顶端地位的挑战者,贸易战中,美国开出的后两项条件矛头直指中国高端制造2025计划。自20世纪起,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生产要素禀赋方面的差异凸显出来,出于成本等原因的考虑,发达国家将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转移至其他国家,逐步形成了全球范围的价值链,拥有技术和资本优势的转移国处于价值链顶端,而拥有人力成本优势的被转移国处于价值链末端。制造业转移对于转移国和被转移国而言本是双赢局面:转移国降低了产品生产成本,扩大了市场;被转移国增加了就业,获得了技术溢出。但随着被转移国在资本方面的累积和技术方面的学习和进步,使得转移国对被转移国的相对优势逐渐削减,二者之间利益分配的矛盾又会凸显出来。这种矛盾并非中美两国独有,20世纪70年代也在美国和日本之间发生过,其结果是美国通过在汇率方面对日本强势施压,迫使日元在20年内大幅升值,最终导致20世纪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随着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研发要素和科技含量的提升使得中国制造业部门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得到“质”的提升,美国对中国在资本和技术方面的优势正在削弱,特别是在中国制造2025计划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之后,美国主导的全球价值链体系受到挑战。因此,美国再一次以汇率为窗口,为中国贴标“汇率操纵国”施压,其根本目的是为针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阻止中国在制造业特别是高端制造业方面建立优势,以维护其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