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主流经济学有效市场的自欺欺人与其方法论的超级狭义性

主流经济学有效市场的自欺欺人与其方法论的超级狭义性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11-16

The Self-Deluding of 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 and the Limitations of its Methodology within Mainstream Economics
主流经济学有效市场的自欺欺人与其方法论的超级狭义性
■ 马国书

主流经济学的市场建构已经从最原始的“万能型市场”节节败退到了一般均衡型市场和有效型市场,但其本质系“失灵型市场”和“特定类型化市场”——完全自由竞争型市场,而非可以涵盖所有交换均在其中的全类型市场,因此不可能有效承担起引领人类走向共同繁荣的共赢新未来
关键词:有效市场;万能市场;失灵型市场;一般均衡型市场;特定类型化市场;全类型市场

主流经济学的衰落已成历史定局,不仅正在汇聚成浪潮般的大趋势,而且也已经正在凝聚成全球的新共识。向松祚在其《新经济学》连载之二的开篇之首直接重拳击向主流经济学衰败的最核心软肋:有效市场的荒谬性。无疑,这是一种高超的学术战略。因为,有效市场的议题,就战争学和战争理论而言,相当于敌方战略布局的结合部,系主流经济学话语体系中最柔软的部分。毕竟,“有效市场”议题所触及的既与经济学纯理论相关,同时还与市场的实践密切相关。正因如此,向松祚先生一边引用当代西方最前沿的波普尔先生的“证伪科学观”,一边借助于毛泽东在抗日战争时期发明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战略思想,同时凭借着从沃伦·巴菲特的黄金搭档,投资大师查理·芒格的《论学院派经济学:考虑跨学科需求之后的优点和缺点》中获得的震撼感受,直击“有效市场”这一主流经济学的小蛮腰。立竿见影的是,“有效市场”的概念非常容易唤起读者的普遍共鸣:即,每个人在真实的“市场体验”中都有大量的迷茫和困惑,甚至不解,根本感觉不到“有效市场”的真实存在。当然,绝大多数读者对市场的体验是近乎“麻木”的。因为,要想体验“有效市场”,必须首先知道什么是“市场”本身的问题,唯如此才能将其作为命题对象来进行实证检验。
毋庸置疑,“市场”的概念在古典分析范式和新古典分析范式经济学中的定义和含义是不相同的。自亚当·斯密以降,在古典经济学的话语体系中,“市场”系指“社会分工型市场”,主要研究社会分工与市场规模之间的正相关关系。但是,自从新古典经济学经由杰文斯、瓦尔拉斯和门格尔等奠基者开创以降,尤其自马歇尔出版《经济学原理》以降,“市场”的概念逐渐被转型为新古典范式下的“供需市场”了。这是向松祚锁喉不松手的“市场”概念大背景。
当然,从“供需市场”到“有效市场”,中途还有两个极为重要的市场概念值得一提,那就是:“万能型市场”和“失灵型市场”。换言之,在20世纪30年代之前,即在1929年大萧条降临之前,新古典经济学已经将“供需型市场”打造成了具有神学权威特征的教义型信仰体系。整个西方社会被带入到了这种笃信“市场万能”的说教体系之中。直到大萧条的突然爆发和持续性恶化,才逼迫着绝望中的美国社会出现了和当时在任总统胡佛唱反调携“新政”而来的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换言之,罗斯福的“新政”,从经济学的视角上看,其实就是对“万能型市场”进行真实体验和实证检验时被强烈证伪之后取得一定共识的政治呐喊。
伴随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就业、利息与货币通论》的恰逢问世,无所不可企及的“万能型市场”终于被拉下了马。随之取代“万能型市场”的新市场命题逐渐转变为系内生性潜藏失灵机制的“失灵型市场”。从此,“万能型供需市场”被“失灵型供需市场”所取代,而不得不退出了人类经济学的历史舞台。
简要回顾这段主流经济学理论的发展史,我们不难发现的是,自凯恩斯宏观经济学的崛起,由新古典范式经济学建构的“需求市场”已经演变为“失灵型供需市场”。亦即,“市场体系”实际上系由“失灵机制+有效机制”所组成。当然,到2020年的今天为止,“(失灵机制+有效机制)型供需市场”又经历了两次重大的理论变迁。其一是:伴随20个世纪70年代罗纳德·哈里·科斯领衔的新制度经济学的崛起,“市场体系”(包括“(失灵机制+有效机制)型供需市场”)被发现还存在有外部性机制。其二是,伴随着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自由竞争型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被发现必须得向大而不倒( Too Big to fail)让步”。故,我们共同生活在其中的市场体制早已经不再是自由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所信奉的“万能型市场”了。其有效性在凯恩斯失灵机制面前、在科斯外部性机制面前、在Too Big to Fail面前,早已经所剩无几,甚至孤掌难鸣了。
无疑,这是向松祚力求批判主流经济学有效市场话语体系的第一部分。当然,就具有证券从业背景的读者而言,向松祚对“有效市场”的批判还存在有第二部分和我本人认为的第三部分。亦即,就“有效市场”本身而言,它是20世纪70年代最初由尤金·法玛提出并深化的一套针对证券市场运行机制的有效市场假说。它假定在供需市场双方的交易成本,包括信息成本完全对称的前提下,任何投资者都不可能通过对股市价格和企业价值的分析而能够获得到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超额利润,除非借助市场寻租或市场操纵。但是,向松祚借助芒格途径得到的信息表明,超越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是完全可能和可以重复操作而普遍存在的。
最后,主流经济学有效性市场说教体系中最滑稽、最可笑,也是最自欺欺人之处就在于,所谓的新古典市场,即经由马歇尔、瓦尔拉斯初始构建和阿罗-德布鲁等完善的“一般均衡型市场”,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市场被分类之后的一个“特定类型的市场”,而不是市场本身。例如,即使在主流经济学的教科书中也清晰地表明是存在古诺型垄断市场的。而垄断性市场本身还可以进一步分类为:
a.买方垄断型市场;
b.卖方垄断型市场;
c.买方及卖方同时垄断型市场(如,国家电网|唯独在中国出现);
此外,还有寡头型市场。而寡头型市场本身还可以进一步分类为:
a.买方型双寡头市场;
b.卖方型双寡头市场;
a.买方型多寡头市场;
b.卖方型多寡头市场;
c.买方及卖方同时多寡头型市场(如,石炼市场|进口管制和石炼管制);
此外,张伯伦的垄断竞争性市场:
中国的银行业
再有,琼斯的不完全竞争性市场:
中国的律师业
中国的第三方公证业
中国的保险业
当然,就经济学的纯理论构建而言,还存在有不同类型的市场形态。笔者就不在此赘述了。总之,即使在主流经济学的主流话语体系中,“市场”也是存在不同类型的。其中“完全自由竞争性市场模型”就是从瓦尔拉斯开启,到阿罗-德布鲁“一般均衡型市场”的类型边界和同质化假设前提体系。果真如此的话,令人万分不得其解,请问:主流经济学有什么理由居然可以将一个特定类型化的市场模型当成市场本身来教义化大力推广呢?这种仅只能反映人类真实生活万分之几概率的市场模型又如何可能具有实证性基础呢?换言之,用“特定类型市场模型的有效性”来自欺欺人地替代可以面向所有真实生活的“全市场有效性”,是西方新古典经济学市场有效性的最大软肋之所在。这种市场理论不仅不可能具有实证基础,而且必须被新觉醒的人类齐心协力抛到历史的垃圾堆之中。一言以蔽之,主流经济学的市场理论早已不再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状态,而已经堕落成人类奔向美好未来的最大绊脚石了,必须尽早抛弃!越早越好!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导致主流经济学这般没落不是没有原因的。其核心根源就是向松祚在首篇中所开宗明义指出的:主流经济学“去人化”的方法论在最深层次上所导致的。如果不能将“人”回归到经济学的中心位置上,经济学将永远停留在“无血、无肉、无思想、无道德、无创造、无梦想、无人性”的物化经济学范畴。更直截了当地讲,主流经济学的方法论是无法建构出可以将所有不同类型的市场均包含在其中的统一市场模型的。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广东共赢经济学研究院院长、高级研究员,共赢经济学创始人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