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焦点话题 »主流经济学模型原理与现实原理之间显著脱节的机遇和挑战

主流经济学模型原理与现实原理之间显著脱节的机遇和挑战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11-16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Associated with Notable Disconnection between the Principles of Mainstream Economics and the Reality
主流经济学模型原理与现实原理之间显著脱节的机遇和挑战
■ 马国书


主流经济学的建构已经无力解释无所不在的现实。对现实进行模型化表述是科学方法论所倡导的,但将现实高度扭曲为远离可实际体验的浓缩式自我解释型实现,是对证伪型科学原理的最大背叛。主流经济学正被发现越来越系如此。有鉴于此,重构主流经济学,将其变革并创新为系能够涵盖所有不同类型交易均在其中的全类型市场理论已经迫在眉睫
关键词:主流经济学模型;主流经济学批判;现实原理;全类型市场


主流经济学令世界从失望到绝望的首要根源就是其对现实的解释力近乎荡然无存所致。不仅企业家、管理者和个体行为者越来越失去或主动远离了经济学的指南,更重要的是各国政府的政策制定者们越来越发现自己已经在不自觉之中迷失在主流经济学模型和经济现实之间的可怕鸿沟之中。这个可怕且巨大的鸿沟就是向松祚在其《新经济学》连载之三中力求借助多视角和多样化权威进行佐证和揭秘的主流经济学之庐山真面目。
毋庸置疑,不经过系统性的长期探索和思考是不会轻易拥有对主流经济学进行批判的胆识和能力的。不仅如此,想要找出主流经济学的死穴,进行有效地批判并期待着这种批判是具有未来影响力,仅有批判的勇气和精神是远远不够的。为此,能够高屋建瓴地鸟瞰主流经济学的阿喀琉斯之踵,并将其归结为系主流经济学模型体系对经济现实活动之解释力的困乏,即脱离现实的关键软肋,是需要纵观主流经济学全局,即从方法论到各种流派都包括在其中的全局,包括主流经济学发展史。否则,在主流经济学正统话语体系一统天下的当下,是很难聚集自信,站出来与主流经济学整体打擂的。
所以,松祚的《新经济学》实际上是继杨小凯、张五常和林毅夫之后,面对整个主流经济学阵营的第一次真正呐喊。毕竟,小凯借助《新兴古典经济学》的尝试,虽然具有挑战和超越新古典分析范式之边际方法论的革命性建构,但是并没有尝试对主流经济学的整体,包括但不限于方法论在内的整体进行彻底批判和重构。相比之下,张五常先生的理论创新就更加局限在“科斯领衔的新制度经济学”的边界之内了。毫无疑问,新制度经济学的方法论确实敲碎了古典和新古典经济学的所有根基和方法论,但是,潜藏在新制度经济学自身中的内生性软肋同样显著而不堪一击。例如,对经济或市场的外部负效应机制虽然有了系统性的回归构建,但有关外部的正效应机制却几乎不敢逾越雷池半步。最终不得不落入仅只是一种对主流零交易费用市场构建的补充,即“交易费用不为零”的理论创新。并在此基础之上重新构建了一遍西方新古典分析范式而已。这种理论的革命性创新无疑是巨大的,但却无法借此化解主流经济学所潜藏的在其模型理论和现实经济之间所显著存在的严重脱节现象和事实。至于林毅夫教授的《新结构经济学》,因其本身已开宗明义地对外宣称是在新古典经济学方法论的基础上的一种尝试探索和建构不同均衡经济体之间的变迁理论,故仍属于发展经济学的范畴,所以与全面批判主流经济学之间还是存在不小距离的,故在此不做越线的赘述分析和评判。总之,向松祚对主流经济学的整体批判确实开创了中国经济学界的第一个新学术阵地,开创了一个高举和倡导全面反思主流经济学潜藏困境的学术新阵地。其现实意义不言而喻,尤其当中美关系进入大国之间深水博弈状态下的今天,不仅其经济学意义巨大而且政治经济学的意义恐怕同样巨大,甚至更大。
综上所述,向松祚对主流经济学死穴的直击封喉,将其最丑陋的伤疤,脱离现实的方法论的无能揭示出来,在西方恐怕已不新鲜,但在中国却很可能是一种壮举。因为,中国40多年改革开放所取得的高速增长已经在事实上披露了主流经济学话语权体系的致命弱点。亦即,在西方连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升级的制度探索与实践都不敢承认是“市场体制”的前提下,即中国仍然不是“市场体制”的前提下,中国都已经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高效且高速的经济增长,由此一个最具经济学悖论争议的议题就被创造了出来,那就是:是在主流经济学范式下的“有效市场”更有效呢?还是中国在其实践中所探索出的“高速增长型经济制度”更有效呢?
毫无疑问,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中国既没有照搬主流经济学范式下的“特定类型化市场”,也没有照搬“完全自由竞争型市场模型”的制度规则;相反,中国在实践探索中走上了一条“全类型市场体制”(简称“中国全类型市场体制”)。即,在中国经济制度转型的探索中,所有不同类型的市场模型,无论自由竞争型的、还是单边垄断型的、寡头型的、垄断竞争型的、不完全自由竞争型的、双边垄断型的等等,都在中国大地的经济活动的不断演变中被进行了广泛实践和探索。所以,在中国可以实证考察的市场体制是“全类型市场体制”,而不是某种特定单一类型化的市场体制。然而,不无遗憾的是,主流经济学受其方法论的禁锢,无法建构“全类型市场体制”,而只能先做分类,然后才能建构“单类型市场模型”。故,主流经济学范式下市场体制系脱离现实的根源是潜藏在其方法论深处的内生性死穴,而不是一般的方法论缺陷。
无疑,“交换现象”是可实证的,因此是具有实证基础的。但是,一个可被实证检验的交换现象又是根据什么而被分类为不同类型市场模型下的交换的呢?对此,答案是没有的,或者说是需要由经济学的市场构建者去自行构建的。很可能最早的“市场模型”就是法国人古诺于1838年建构的双寡头模型 (CournotDuopoly Model)。换言之,包括主流经济学教义化洗礼了整个世界,因此,最具主导地位的“一般均衡型市场”也系建立在“市场模型”首先被在交换现象之外建构起来的基础之上方能生效。亦即,主流经济学的方法论是无法从具有实证基础的“交换现象”直接建构起“市场体系”或“市场模型”的,而必须得首先从建构“市场模型”作为前提假设才能构造起来的。正因如此,主流经济学所建造的“类型化市场”是无法具有实证基础的。
无疑,这为全球经济学界追求建构具有实证基础的“全类型市场”埋藏了千载难逢的历史良机。所以,主流经济学脱离现实的困境既构成了当今世界的巨大障碍,但也同时预留了可以彻底超越该分析范式的难得机遇。所以,当向松祚以《新经济学》命名来标识其已经高高举起的对主流经济学整体批判的大旗之际,重构主流经济学之后的全球新经济学的号角也已经同时吹响。当然,任何新经济学都不必须另起炉灶,以全盘否定主流经济学的方式进行重构。相反,任何新经济学都必须得是可以有效兼容主流经济学,但从根本上彻底超越其方法论的新范式经济学。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广东共赢经济学研究院院长、高级研究员,共赢经济学创始人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