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智库观察»走近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外合作基金

走近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外合作基金

来源: 发表时间: 2012-09-07

To know Sino-foreign fund of China Eximbank
走近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外合作基金
■本刊记者 李路阳 刘玉

根据国务院《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要求,2007年,中国进出口银行(简称:进出口银行)设立了特别融资账户部,以投资基金的方式支持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几年来,该行陆续投资了中意曼达林基金、国科瑞华基金、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中加自然资源投资合作基金、中日节能环保投资基金等中外合作基金,支持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支持中国高新技术企业,特别是节能环保技术企业的发展。为更详尽地了解进出口银行一揽子中外合作基金的情况,《国际融资》记者独家专访了该行特别融资账户部总经理魏然

进出口银行发起的中外合作投资基金

记者:魏总,请您介绍一下特别融资账户部的职能,好吗?

魏然:进出口银行特别融资账户部是根据国务院《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要求,在2007年设立的。我们这个部门的主要任务是支持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特别是以投资基金的形式,支持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引进国外的关键技术和设备,同时负责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的孵化,以及关键技术的培养。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投资性融资账户,自设立以来,我们陆续投资了几个基金,包括:中意曼达林基金(简称:曼达林基金)、国科瑞华基金、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中加自然资源投资合作基金(简称:中加自然基金)、中日节能环保投资基金(简称:中日环保基金)等,支持中国企业在“走出去”、“引进来”中的技术升级。

记者:《国际融资》曾就中联重科在曼达林基金等私募股权基金的帮助下成功整体并购欧洲工程机械界翘楚意大利公司Compagina Italiana Forme Acciaio S.p.A作了详尽介绍。中联重科因为这一并购成为全球混凝土机械的“巨无霸”,曼达林基金也因此名声大噪。进出口银行是曼达林基金的中方主要发起方和管理公司股东之一,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该基金的投向,以及投资项目情况。

魏然:曼达林基金是落实当年温家宝总理与时任意大利总理普罗迪会谈的要求设立的一个中意双方合作基金。这个基金由中方的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与意方的圣保罗银行共同组建,主要投资的是中国和意大利双边的一些项目,包括中国高科技产业的项目,以及与中国引进关键技术和设备有关的一些项目。截至目前,已经投资八个项目,并有已退出的项目,收益率还是不错的。其中有个叫Euticals的生物制药公司项目的年收益率大概在47%左右,获得了2.7倍的回报。我们认为,作为热门产业之一,生物制药不仅对中国未来发展有重要的意义,而且对中意双方的合作有深远的意义。

记者: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国科瑞华基金的背景及项目投资进展情况。

魏然:国科瑞华创业投资基金是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批准设立的中外合作创业投资基金,投资者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科学院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日本ORIX集团和以色列Harel保险公司等。国科瑞华基金主要是投资中国国内有发展潜力的、与高科技相关的项目。目前,在所投资的项目中,已有两个项目上市,三个项目报会。

记者: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是贵行主发起的一个基金,能否介绍一下该基金的背景和目前的运转情况?

魏然:2010年,进出口银行主发起并成立了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该基金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基金,总金额为100亿美元。首期募资10亿美元,主要投资方向是以基础设施和能源资源为主,同时也关照到东盟地区和中国进行互联互通的项目,比如促成中国和东盟加强沟通的交通、通讯、船运等相关产业。主要是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到东盟国家投资这类项目。从目前运转情况看,还是比较不错的。其中投资的一些船运项目,包括对全球五百强企业——和记黄埔在泰国项目的投资,对菲律宾第一大船运公司的投资,对四川开元实业公司在老挝的亚洲最大的钾盐开发项目的投资等,都运作得比较成功。像老挝这个钾盐开发项目,由于该基金为这个项目注入了较大投资,使得像西门子、德意志银行这些大牌投资企业和投资银行看后也准备跟进投资。

记者:从这些项目看,贵行的基金投资发挥了政策性引导作用。据媒体报道,2011年3月28日,正值泛美开发银行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召开2011年理事会年会期间,贵行刘连舸副行长与泛美开发银行行长莫里诺签署了共同发起一支包含人民币投资承诺的股权投资基金谅解备忘录。能否就贵行与泛美开发银行共同发起中拉合作投资基金的进展情况做一下介绍?

魏然:这是进出口银行开发的又一个新项目。该基金的先期总规模为等额10亿美元,基金的主要投资方向为中拉合作基础设施、资源等项目及处于供应链中的中拉中小企业合作项目。该基金是首支中拉合作股权投资基金,也是首支包含人民币投资承诺的基金。该基金的设立对于促进中国和拉美国家的投资合作、中国企业以及人民币走向拉美将起到重要的作用。作为发起人,首次泛美开发银行拟出资两亿美元,进出口银行拟出资两亿美元的等值人民币。设计以人民币投资计价,这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很重要进程。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基金把人民币概念推广到国外,特别是拉美地区。目前,这个项目已报国家发改委,正待国务院批准。为了让这个基金更好地发挥杠杆作用,我们将聘请国际上最专业化的基金管理团队精选项目、管理基金。

记者: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9日,在第五届中国-加拿大经贸合作论坛上,进出口银行与加拿大加通金融控股集团(简称:加通集团)签署了基金发起备忘录。根据备忘录,进出口银行将与加拿大合作伙伴共同发起成立初始规模为10亿美元的中加自然资源投资合作基金。该基金将致力于推动中加两国企业在自然资源领域的合作,主要面向中加两国的机构投资人进行募集。目前,该基金的进展如何?贵行选择加通集团作为合作对象的初衷是什么?

魏然:中加自然基金已获国务院批准。这个基金最终大概要做到100亿美元左右的规模,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自然资源基金。我们之所以选择加通集团,是因为他们是加拿大最大的独立投资银行,每年在加拿大发生的能源项目的并购、融资、再融资等金融服务业务中,加通集团占了很大比例,他们对整个加拿大的市场非常熟悉。
从进出口银行来讲,投资这个基金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过去都是这些投资银行将项目推荐给中国企业,让中国企业购买,至于项目能不能成功他就不管了。投资银行做卖方顾问时就收卖方的费用,做买方顾问时,就收买方的费用,通常投资银行都会把他们推荐的项目描述得比较好。但现在不同,加通集团和进出口银行一起将资金放进基金里,这就要求这家投资银行对推荐并选中的项目也必须投资。目前,该基金募资工作正在进行中,整体进展顺利。

记者:您认为中加自然基金设计的最大特点是什么?为什么要把这样一个全球性的自然资源投资基金设在加拿大?

魏然:作为中国和西方大国共同建立的第一支自然基金,它在设计上的最大特点是:以利益捆绑、风险共担的方式保证项目的成功,同时也打破了西方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使那些把中国描述成到其他国家掠夺资源的种种报道不攻自破。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从经济上讲,其意义都十分重大。目前,与我们合作的加方表现比较积极。除加通集团外,加拿大皇家银行也表示愿意向中加自然基金投资。
谈到为什么会选择在加拿大做这个基金,这是因为加拿大市场非常独特,多伦多交易所不仅吸引了加拿大本土企业在那里上市,而且吸引了60%以上的全球自然资源企业在那里上市,该交易所的项目储备和资源非常丰富,我们可以利用与加拿大最大的的投资银行、最大的商业银行投资合作的机会,从多伦多资源市场选择最好的投资项目。

记者:进出口银行在引进合作的中外投资合作基金中,中日环保基金的创新特点体现在哪里?

魏然:2011年12月25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访华期间,与温家宝总理亲自见证了进出口银行与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等发起设立中日节能环保投资基金谅解备忘录的签字仪式。中日环保基金的发起方除中国进出口银行、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外,还有日本瑞穗实业银行、日本日挥株式会社(简称日挥)、月岛机械、杭州市产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杭州上城区投资公司。基金首期募资总额为10亿元人民币,基金注册地选在浙江杭州。我们认为,这个基金后期能够做到50亿到100亿人民币的规模。其原因是基于我们对中日两国在节能环保领域合作前景的判断,这也是我们创新设计中日环保基金的前提。我们认为,日本的工业化程度和人口密集度都非常高,但是,日本的环境却非常清洁。在环保方面,日本是全世界领先的国家,其节能环保行业的技术管理特别先进。因此,日本的经验非常值得中国借鉴。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基金,把日本在节能环保领域最先进的技术和管理引入中国。我们看到,日本企业对参与这个项目表现出了很大的积极性。比如日本日挥株式会社,它是日本环保行业做得最好的企业,而且和中国的杭州、连云港、天津等地在环保节能技术方面都有合作,包括用最少的电力和资源实现办公楼智能自动化,减少碳排放。由于中日环保基金的发起投资人有日挥这样的纯商业企业,这样就能保证它把最好的技术拿出来与中国环保节能企业合作。我们希望通过这种创新模式,把日本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和管理引进来,比如像碳排放等先进技术,又比如怎么管理办公大楼,如何管理一座城市的污水处理等。我们将这些先进技术引进中国,与中国产业、与本土企业相结合,造福子孙万代。
我们认为,节能环保行业是中日双方最好的结合点。一方面中国缺资源,另一方面消耗和污染又很大。作为一家政策性银行,我们实现国家战略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通过引进先进技术、设备、管理,把中国的节能环保事业做好。我们想通过合作基金的杠杆作用,为国家发展、民族兴旺发挥较大的作用。

为中外合作基金选择最好的管理者

记者: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策略的执行和盈利目标的实现是需要基金管理团队完成的,你们在选择中外合作基金管理团队上有什么设计与考虑?

魏然:我们的目标是选择最好的管理团队来管理这一揽子中外合作基金,至于管理人的身份是否为中国人没有明确规定。就拿拟设立在加拿大并投资境外自然资源的中加自然资金管理公司来说,我们会为这支基金在全世界范围内招聘最好的管理团队,包括我们目前对基金管理公司CEO的选择,我们会招聘在海外有长期矿业投资经验和退出经验,对加拿大的自然环境、人文、政治、税务等各方面有着丰富阅历,有真正成功案例的职业基金管理人或投资人。这是我们对管理团队的重要考量要求。因为我们要找的项目一定是百里挑一甚至千里挑一的好项目。
再比如中日环保基金,由于基金管理公司设立在中国杭州,投资对象是中国的清洁技术企业,所以,我们聘请青云创投作为基金的管理机构。因为他们在节能环保投资管理领域拥有超过十年的经验,并有很多成功案例。
像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由于基金管理公司设立在香港,所以,我们从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市场招聘了一批对东南亚地区基础设施投资、管理有成功经验的专业管理人士组成团队管理这支基金。比如,该基金管理公司的CEO就是原IFC东亚太平洋局首席投资官李耀。曼达林基金的管理团队主要以意大利专业管理人士为主。
中拉合作投资基金选择基金管理团队的定位标准也会是这样,由谙熟于基础设施、能源投资、项目管理的国际著名团队管理基金。目前这一遴选工作还在进行之中。

记者:在贵行设立的中外合作基金中,您觉得最具创新特色的是哪支基金?

魏然:我觉得这些中外合作基金各有特点,以中加自然资源基金和中日环保基金为例。这两个合作基金当中,有将近一半的投资来自国外产业和资本方,特别是节能环保技术,是中国最需要的。我们在引进财务投资的同时,也引进中国和外国一些产业集团的投资,以双方利益捆绑、风险共担的方式来保障这些项目运作的成功。产业集团的参与能使我们投资相关行业的成功度大大提高,因为产业集团的产业背景,能为我们所投项目的管理和建设提供很好的经验,同时,产业集团所起的引导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像中日环保基金,首期就是10亿人民币,由于有日挥集团的投资参与,如果我们投几个特别漂亮的项目,对整个市场引导、行业的提升会有非常大的好处。这些都是合作基金的亮点。

记者:进出口银行在中外合作基金领域已经做了不少投资,而且有了很多成功退出的经验,已经形成了一个品牌。未来是否还会设立更多的中外合作基金?

魏然:由于做出了品牌,今后国家还会把一些重要的地区性产业投资基金交给进出口银行来做。就拿正在谈判运作的涉及到16国的中东欧基金就是国务院交给进出口银行的一个政策性使命。我们希望能克服各种困难,把这些中外合作基金做好,用专业化的团队进行专业化的管理,同时引导中国企业投资好项目。我们跟纯商业化的外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不同,我们是具有政府引导作用的合作基金,能够使国家获得真正的战略性收益,实现战略性规划和既定目标。

记者:这些中外合作基金的周期一般多长?

魏然:一般都是八至十年左右。比如,我们对中加自然基金的退出时间是七至八年。八至十年指的是所有项目最后的退出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我们四年左右就进入逐步退出的过程了。

中外合作基金不仅仅为企业提供股权

记者:这些中外合作基金投资项目企业,对企业性质有要求吗?

魏然:对企业性质没有明显的要求,无论是国有还是民营都可以。像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支持四川开元集团对老挝钾盐矿的开采,这家企业就是民营企业。

记者:那合资企业支持吗?有什么具体要求?

魏然:对于投资项目本身的业主,我们都没有明确要求,哪怕他就是国外的一个业主,只要它的资源和我们有关系,我们可以拿到一些包销权,同时有财务上的收益,还能引导中国企业参与一部分股份,这几项能达到要求的,我们都可以给予一定的投资支持。

记者:所投资的企业,最后是不是一定要在基金注册地的资本市场上市?

魏然:对此没有硬性规定。关于退出,我们有多条渠道,不光是上市退出这一条途径。中国国内私募股权基金比较崇尚上市退出渠道,但在国外有很多渠道可以退出。比如像股份转让,项目开发和生产过程中的收益,与财务股份同时获得的附带权益,如矿产资源的包销权等等。另外,也可以从投资企业的利润方面取得分成,同时还可以向其他企业转让自有股份。

记者:这些中外合作基金除了可以给企业项目带来资金支持外,还有哪些附加值?

魏然:在这些合作基金中,除进出口银行外,中加自然基金中的投资银行加通集团,中日环保基金中的日本国际协力银行、日本瑞穗实业银行,中国-东盟投资合作基金中的IFC、中意曼达林基金中的国家开发银行、意大利圣保罗银行、中拉合作投资基金中的泛美开发银行等,都是具有融资功能的金融机构,可以为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同时,这些金融机构还可以给合作基金提供很多客户资源和项目来源,供基金管理者选择最好的,优中选优,以保障项目运作成功。

记者:这种通过中外合作基金投资的方式进行海外投资,是不是成功的概率会更高些?更适合中国企业“走出去”?

魏然:我还不能完全下这种结论,因为中国在海外投资的经历非常短,也就是近十年的事情。以日本为例,日本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就不断布局海外产业。比如在巴西的铁矿项目上,日本在每一个环节都有大概10%~15%的参股,包括铁矿、铁路、港口、海运等都有参股,而且是日本银行带着日本的财团去做的投资,即政府引导企业去做日本本身资源匮乏的资源投资。日本通常不做大股东,因为它们觉得在别的国家做大股东风险太大,没法控制,所以,他们通常以财务投资人进入,在每个环节又有股份,同时提供一些设备和技术。当铁矿涨价,日本自然获得收益;铁矿跌价了,作为当时全世界最大的钢铁生产国,日本的钢铁成本就降低了。所以,无论钢铁价格涨还是跌,日本都有收益。日本不追求对资源产业链的任何一个环节进行控股,但确实参与每一个环节的管理,通过资金、设备和技术的输入达到控制企业的目的。又比如铁路的关键信号技术全是日本的,矿山的一些设备也是日本的,实际上很多项目对日本依赖度很大,即使日本不控股,也会提出很多附加要求,比如收益权、包销权等。
我们借鉴了包括日本在内的其他国家海外投资的经验,当中国企业自身没有能力完全控制海外投资风险的情况下,可以先做一些财务投资、项目投资,或者去跟投一些项目,取得经验后,就可以扩大投资范围。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还可以培养一些国际化人才。
比如南美,整个政治环境非常不稳定,政府经常是多变的。像巴西、秘鲁的法律体系就特别复杂,每个州都不一样。你要是没有意识地去花钱雇一些当地的机构替你做财务、工会、税收、法律的工作,那几乎是寸步难行。
所以,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的初始时期,可以先投一些后期项目,并关注一些绿地项目,因为后期项目已经具备了很好的基础,运营比较正常。

记者:你们是否会帮助企业加强对风险的控制?

魏然:是的。这是我们非常重视的环节,包括对企业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的考察,对团队的建设和管理的考察。就拿矿业项目来说,矿业项目团队优秀的话,一个一般的项目就能做成一个很好的项目;团队不好的话,很好的项目也出不了矿。我们做的事情是确保项目的成功,用我们的资金链和附加值把整个产业链协调配合起来。所以我们想尽量利用国外的大型矿业公司,利用它们的长期经验做一些比较好的项目。这是双赢,同时也可以实现多赢。

记者:您认为中国企业到海外投资,特别是资源类投资,成功案例不太多的原因是什么?鉴于此,中外合作基金支持企业“走出去”是怎么设计的?企业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什么?

魏然:我们感觉,这几年的海外投资,特别是矿业自然资源的投资遇到了很多问题和障碍,真正成功的案例不多,究其原因是进入时考虑得不够周全,包括对当地自然资源、基础设施、文化、工会、法律、收税、政府的稳定程度情况等还没有考虑周全的情况下就做出决策,有的企业或者得到了一些投资银行的片面信息,或者是受同行的影响,盲目投资某个项目。所以,我们在设计中外合作基金投资人时,特别注意引入当地的合作方。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因为他们对当地情况非常熟悉,而且他们自己有股份投资在里头,所以,他们不会不负责地把那些不优秀的项目推荐给投资企业,为了使他们的投资获得丰厚的盈利,他们自然会尽心尽力地为投资企业排除在当地的诸多障碍。中国企业在海外有时喜欢大包大揽,什么都要全资控股,我认为大可不必这样,去做一些财务投资,买15%~20%的小股份,只要取得收益,获得投资经验,拿到一些矿权、收益权,那就非常好。(人物摄影 李留宇)

魏然简历

1994年中国进出口银行成立时,魏然从中国银行调至进出口银行信贷部门,成为进出口银行组建人员之一。
2001年他到甘肃岷县挂职做副县长,在挂职工作的一年半时间里,他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做成了几个项目,其中一个是世界银行扶贫贷款项目,为解决当地土豆出路问题建成一家土豆淀粉厂,提高了当地土豆销售价格,农民获得了收益。他于2003年被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2006年,他从进出口银行总行信贷部调任湖南分行当副行长,一干就是四年。
2010年10月,他被调回进出口银行总行,任特别融资账户部总经理至今。在他任上,特别融资账户部建立了数支中外合作基金,还做了一批重要资源类项目的附带权益的融资和贷款项目。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