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机构•区域»中国海外投资正持续向产业链上游移动

中国海外投资正持续向产业链上游移动

来源: 发表时间: 2017-06-09

China’s overseas investment is continuing to move
upstream of the industrial chain
中国海外投资正持续向产业链上游移动
■ 国际融资 承安 综述

随着中国“一带一路”、“走出去”等战略的大力实施,中资出海近年来呈爆发式增长,且逐步从对传统产业的投资、并购迈向更高端产业链的布局。近日,安永发布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金额达1888亿美元,同比增长近30%。2016年全年已宣布的中国海外并购交易金额增至2216亿美元,同比增长147%。与此同时,科技、媒体和电信业成为最热门的并购行业。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指引下,中国企业在持续地向产业链上游移动,不仅“走出去”,还在“走上去”

2016年中国海外投资市场回顾

地方企业已成为对外投资的中坚力量
据《2015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2002~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年均增幅达到36%。经过十多年的快速增长,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对外投资的主力军。至2015年底,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10,979亿美元,占全球国际直接投资流出存量由2002年的0.4%提升至4.4%,排名由第25位上升到第八位。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占全球当年流量的十分之一,仅次于美国,连续第二年位列全球第二。
安永报告显示,2012~2017五年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0%。继2013年首破千亿美元、2015年实现资本净输出后,代表中国对外投资已经超过进入中国的投资。2016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金额达1888亿美元,同比增长近30%,创历史新高。同时,中国企业已宣布的海外并购交易共录得622笔,交易金额增至2216亿美元,同比增长147%。其中,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增长44%,达1701亿美元,投资遍及全球164个国家和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继中国央企之后,地方企业亦已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的中坚力量。2015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者中,央企占比不到3%,来自各省区市的地方企业投资者近两万家,占比97%。2016年全年,地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1487亿美元,占同期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比重从2015年的67%增至87%,可见地方企业已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的中坚力量。
报告显示,110家中国企业上榜《财富》2016年世界500强榜单,数量仅次于美国,其中三家中国企业名列前五名。越来越多的中企勇拓海外,助力中国连续两年实现资本净输出。这不仅从一个方面反映出中国开放型经济发展到了较高水平,也折射出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阶段,随着国内外竞争日益激烈,中国企业需借助海外并购实现核心技术、品牌和营销网络的积累,并通过对外投资合作进行资源优化配置和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要求。

攀升全球产业链,从“走出去”迈向“走上去”
如今中国企业不仅“走出去”,还在“走上去”。2016年,中国投资者海外并购的主要目的已从获取生产要素升级成为完善产业布局、并在全球范围配置资源,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过程中多元化,产业同步快速发展的趋势更加明显。2016年宣布的中企海外十大并购交易中,涵盖七个行业大类,已非以往能源和矿业占据半壁江山情况。
回溯世界企业并购100年历史,技术革命和产业升级是企业并购最重要的外部推动因素。“十三五”规划时期,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历史节点,是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转变的关键时期。2015年,“一带一路”被写进“十三五”规划,“十三五”规划成为中国第一次站在世界地图前制定的五年规划。与此同时,中国的对外开放也从“引进来”为主步入了“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重的阶段。
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开局之年,中国政府继续出台措施,鼓励企业“走出去”。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2016年6月份发布《促进中小企业发展规划(2016~2020)》,鼓励中小企业积极拓展海外市场;中国商务部等部门同年11月下发《关于加强国际合作提高我国产业全球价值链地位的指导意见》,大力支持企业结合产业优势海外投资布局、推动价值链向高端发展;2016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2017年将继续深化“一带一路”战略。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指引下,许多企业抓住时机、放眼全球科技前沿、培育新的增长点,推动了高科技行业海外并购交易规模的激增。从行业上看,科技、媒体和电信、农业、电力和公用事业成为2016年最吸引中国海外投资者的三大行业。科技、媒体和电信全年共录得交易166笔,金额合计488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217%。农业并购金额攀升至463亿美元,占全年并购总金额的21%。在推动制造业升级和发展国际产能合作战略的鼓励下,电力和公用事业、工业品并购金额比2015年分别增长228%和24%,占全年交易总金额均超过十分之一。

欧洲、美国并购市场火热,“一带一路”带动亚洲投资
安永报告显示,欧洲市场最受中国投资者青睐。2016年,中国投资者对欧洲国家的海外并购总金额比2015年增长了144%,达到936亿美元。全年23l笔并购交易主要集中于农业、科技、媒体和电信、工业品等行业,主要目的地包括瑞士、德国和芬兰等国家。巨大的市场、雄厚的技术实力、良好的经济复苏势头,加上一段时间内欧元和英镑持续走弱,无不吸引着渴望全球化的中国企业。2012~2016年,中国对欧洲地区的并购金额增长三倍,欧洲已成为中国投资者最看好的投资目的地。
而美国连续四年成为最吸引中国投资的国家。2016年,中国投资者对北美洲并购金额比2015年大幅增加227%,达到720亿美元。自2013年以来,美国已连续四年成为中国海外并购的第一目的地国。2016年,中国对美国企业的并购总金额在2015年的基础上增加了近四倍,达到683亿美元。全年对美149笔并购交易主要集中在科技、媒体和电信行业以及金融服务业,占对美国收购总金额的46%。
同时,“一带一路”作为中国国家战略正稳步推进,中国陆续出台多项举措支持企业“走出去”。中国投资者对亚洲的海外并购2016年增长75%至322亿美元,全年163笔并购交易主要集中在与“一带一路”密切相关的科技、媒体和电信、工业品、电力和公用事业行业,热点国家包括以色列、新加坡和日本。自2013年中国推出“一带一路”战略蓝图至今,从联通欧亚的中欧班列、穿越中亚腹地的塔吉克斯坦瓦亚铁路,到连接东南亚岛屿的印尼塔扬大桥,“一带一路”正在逐步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经济走廊之一。三年多来,“一带一路”不断往纵深发展,真正形成了具有广泛影响的国际合作框架。报告显示,中国企业2016年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达到145亿美元,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l260亿美元,占总额的一半。截至2016年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已建立初具规模的经贸合作区56家、累计投资186亿美元、上缴东道国税费11亿美元、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17.7万个。截至2016年11月,中国与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40多份互信友好、共建“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同20多个国家开展了机制化的国际产能合作,并且成功实施了一系列铁路、公路、港口和油气管线等相关的重大基础设施工程项目。

中企海外投资应关注五方面风险防范

第一,宏观风险。一般指存在于国家层面包括投资国以及东道国当地的政治经济风险,或在一段时间内分布于更广阔区域间(如特定地区乃至全球范围内)的既有或潜在的政治经济等风险因素。如当前全球经济存在较大不确定性,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发达国家市场复苏缓慢,新兴市场则频现动荡,致使民粹主义、孤立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等风险因素抬升,“反全球化”浪潮涌现,为海外投资增添变数。因此,宏观风险是企业在海外投资规划过程中不可忽视的关键因素,目前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在宏观层面主要面临政治、经济、市场等方面的风险,如对华关系、汇率波动、市场监管等。
第二,政治风险。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O)调查结果显示,政治风险是影响企业境外投资和国家经济安全的一项至关重要的因素,中国企业对东道国的政治风险应对能力尚需提高。尽管2016年中资企业已公布及完成的海外并购金额创历史新高,但因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给买家设置的监管阻力存在,使得最后因此搁置的并购案数量也大幅增加。汤森路透数据显示,因担心中资持有战略性资产及某些并购可能引发的安全问题,2016年有共计金额356亿美元的中资企业并购计划搁浅,创纪录最高。这项数据在2015年总金额仅为20亿美元。比如,2014年,墨西哥政府取消中国企业中标的当地高铁项目;2015年,希腊政府叫停中国企业承接比雷埃夫斯港;2016年,某中企收购某德国芯片制造商因“国家安全”因素遭搁浅;2017年初,“一带一路”在欧洲的标志性项目——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到匈牙利布达佩斯高铁项目受到欧盟的法律合规调查。由此看来,随着近年来地方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倾向在全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重新复苏,未来中国企业面对的海外政治风险不容小觑。
第三,经济风险。宏观经济风险主要包括经济增长前景、金融领域、物价稳定性、税收政策稳定性等方面风险。其中,金融领域风险又可进一步细分为信用、利率、外汇等方面风险。人民币汇率波动同样会对中企海外并购造成影响。人民币汇率自2016年下旬以来出现较大波动,中国外汇储备出现了短期快速下降态势,由此引发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和更为严格的监管措施。此外,税收政策稳定性也是中企在海外面对的另一大经济风险。由于海外各国税收制度迥异,税收政策、税收体系往往比中国复杂,中国企业在海外遇到税务争端的情形时有发生。国家税务总局曾指出,中国企业需全面考虑境外投资的税务风险,包括税收协定适用风险、关联交易转让定价调整风险、以及派遣员工和当地雇员个人所得税和社保税管理风险等方面。同时,当投资项目涉及OECD和G20成员国这些国家时,还应同时关注有关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15项行动计划,以及各项成果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所带来的影响趋势。
据安永调查显示,在非洲、中南美和俄罗斯等发展中经济体,法律体系和税收稳定性的挑战明显高于发达经济体;而投资美国及大洋洲的受访者认为金融风险的挑战相对更大,显示出2016年下半年来,投资者因人民币对美元和澳元持续汇率波动的担忧。另外,在印度和非洲等地区,社会治安问题相对更为突出;大洋洲的投资者对投资目的地政府办事效率较其他地区更为关注。
第四,市场风险。虽然当前中国企业面对的海外市场风险因不同投资地区、投资行业、社会文化环境等因素而有所不同,但整体上主要包括人力资源(如劳动力素质和价格)、市场监管、供应链、市场规模、环境问题、政府运作效率等方面的风险。据安永调查显示,中南美、印度和东南亚市场对中国企业的形象、产品质量和品牌认知、影响力相较于发达的西方市场更为薄弱。而几乎所有在中东地区进行投资的受访者认为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领域和投资目标上竞争过度激烈。除此之外,在非洲、中东和印度等地区的投资者提出他们面临文化差异带来的巨大挑战。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主管周昭媚称:“随着中国和西方发达国家的接触逐渐频繁和深入,中国人已逐渐对西方文化有所了解。但面对较为陌生的地区,其宗教信仰和文化习惯与中国和西方均有所不同,因此挑战更大。中国企业需要加强多元化和包容性方面的建设,以应对逐渐深入的全球化脚步。”
第五,行业风险,在海外投资的过程中,来自不同领域的企业会聚焦不同的目标行业,而这些行业面临的投资风险不尽相同。即使是同一行业,由于所在地区不同,其面对的投资风险也会存在差异,因此对行业风险无法一概而论。但总体上,海外投资涉及的行业风险主要体现在市场准入、合规、行业寿命周期、技术革新水平等方面。
安永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主要集中在科技、媒体与电信业(TMT)、农业,以及电力和公用事业三大行业,上述行业的并购金额占2016年中企海外并购总额的近54%;投资(或计划投资)于上述三大行业的中企合计亦占到受访企业总数的41%。行业准入壁垒目前已成为中企在海外投资的各个行业普遍存在的主要行业风险。TMT和健康医疗行业作为高技术、专业行业,对投资者专业能力、前瞻能力要求较高,前期开发投资成本高,且易产生知识产权、区域版权政策、网络安全等风险,因此技术革新的频率和难度受到广泛关注;金融行业本身具有高市场风险、操作风险、流动性风险,投资者相对关注海外投资目的地政府监管政策和法律、法规要求。
同时,企业对不同地区的行业风险认知不尽相同,不过行业准入壁垒程度(56%)、行业寿命周期(34%)、投资政策(34%)等因素在多数投资地区都被中国企业列为主要行业风险。除上述因素外,在(或计划在)主要发达经济体和俄罗斯、东南亚等地区投资的企业认为行业市场集中度等因素也是重要的行业风险;由于科技、健康医疗类投资者较多,因此对投资者而言,技术革新的频率和难度在欧美、日韩等地区形成更大挑战;基础设施及能源供应、政府办事效率等问题则是构成俄罗斯、印度和中东等地区行业风险的其他主要因素。
第六,企业风险。不同企业由于其企业成熟度、战略定位、市场进入程度、人才储备和运营能力的差异等原因,在海外投资过程中存在的风险和面对的挑战,以及这些风险和挑战的严重程度都有所不同。总体而言,中企面临的企业自身投资风险包括战略层面和具体操作层面。安永调查显示,近75%的中国投资者认为做好完备的尽职调查是最有效的风险应对措施之一。除此之外,建立良好的组织架构和管理流程,以及建立有效的风控体系这两项亦有40%的企业选择。但是,尽管尽职调查是投资者普遍认为是有效的风险应对措施,但并非所有企业都重视开展有效的尽职调查。有部分企业认为尽职调查仅仅是投资过程中一项例行的程序,流于形式,等事后发现问题了才追悔莫及。只有认真严格做好完备的尽职调查,才能有效应对风险。

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展望

安永预计,长期来看,中国海外投资将保持稳定健康的发展态势。不过短期迹象显示,2017年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热潮可能有所放缓,同时将进一步强化自身对于各类投资风险的应对能力。2017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将呈现“稳中趋缓、稳固发展”的态势,因此,中国企业需格外留意对外投资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近几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在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非理性的投资倾向。一些企业在其非主营业务领域频频开展大额海外投资,一些企业面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大环境过度对外投资,或借虚假投资以转移资产。这些非理性的投资行为不但造成中国外汇储备的流失,也让海外投资出现风险隐患。2016年以来,中国发改委、商务部等部委针对中企的大额非主业投资和地产、酒店、娱乐等行业一些不规范投资行为展开真实性、合规性审核,引导企业审慎决策、理性投资。2017年初,中国国资委发布修订后的央企境外投资监督管理办法,对中央企业的境内外投资进行事前、事中与事后的全程监管,从而促进海外投资健康发展。从外部环境看,近年来民粹主义、反全球化、地方保护主义在欧洲、北美等中企主要投资目的地有所抬头,而此间中企频繁的投资并购行为更加剧了“中国威胁论”的势头。在一些发达经济体,已出现以“(国家)安全审查”为名阻碍中企(尤其是国企)投资的情况,给投资企业造成损失。因此,在一段时间内,中国海外投资预计将阶段性放缓。风险不可能完全避免,中国企业必须在全球范围内重新审视资源的有效配置,并寻求新的经济增长点。不过,长期来看中国鼓励海外投资的方针不会改变,中国企业也不会减缓海外战略性并购的步伐。可以预计,2017年及今后,中国企业对于海外高科技、新能源、高端工业制品等领域的投资还将保持良好势头,与“一带一路”沿线、以及欧美等发达地区相关的并购可能继续保持热度,而互联网、电商、机器人、生物科技等创新型经济领域有望成为中国企业的关注焦点。处在转型期的中国海外投资,应“质”字当头,稳步推进。(摄影谢云)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