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智库观察»从IMF报告看中美“贸易战”

从IMF报告看中美“贸易战”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01-08

The Impact and Countermeasures of the Trade War between China and U.S. from IMF Report 
从IMF报告看中美“贸易战”
的影响及对策
■ 金靖宸 丁嘉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9年7月17日发布了2018年度《对外部门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中提到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大幅缩减、外部头寸与基本面关系由“中等偏强”转变为“基本一致”以及人民币汇率变化等问题。本文从中美“贸易战”的视角解读IMF报告,认为美国发动“贸易战”具有严重的不合理性,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并对中国如何应对“贸易战”提出对策建议

美国挑起“贸易战”无理无益

中美贸易顺差并未对美国利益造成明显损害
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的一个重要理由是中国对美过高的贸易顺差,但从经常账户整体来看,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主要体现在货物贸易领域,而在服务贸易领域,美国是中国服务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中国对美国服务贸易顺差的金额和贡献度是逐年提升的,对以服务业为主的美国起到了促进就业的积极作用。
另外,中美双边货物贸易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不同位置,通过贸易提供的产品能够满足彼此的国内需求,即使在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情况下也能使彼此都从贸易中获利,来自中国的贸易顺差并未明显损害美国利益。
美国一直强调“公平贸易”,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在2018年、2019年的会晤都提到双方应在经贸问题上坚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并提到了扩大进口的问题。2018年,中国货物进口总额达21358.7亿美元,同比增长17.4%(数据来源:海关总署),中国有着充分的扩大开放以化解与美国贸易争端的诚意,而美国执意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对中国部分企业加以制裁是缺乏依据的无理行为。

提高关税对美国贸易平衡并未起到改善作用
“贸易战”爆发以来,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中国也被迫采取一定的反制措施。IMF报告认为,由于第三国的转移效应,这些行为对美国贸易平衡影响很小。从美国贸易额来看,2018年美国贸易逆差达6276.8亿美元,同比增长14.1%,比上年提高4.7个百分点,贸易逆差显著扩大;出口总额为25013.1亿美元,同比增长6.3%,比上年提高0.2个百分点;进口总额为31289.9亿美元,同比增长7.8%,比上年提高1.1个百分点(数据来源:美国经济分析局)。由此来看,在发动“贸易战”期间,美国的进口增长程度远高于出口,贸易平衡向着与期望相反的方向发展,由此可以说明美国加征关税的行为并不能有效改善其贸易平衡,“贸易战”是损人不利己的行为。

关税提高对全球经济增长造成损害
中美“贸易战”的负面影响不仅局限于中美两国,还会蔓延到全球各国。根据IMF报告的分析,“贸易战”及其引起的不确定性导致全球贸易和工业生产急剧放缓,并正在影响投资和商业情绪,或将导致全球就业下降,最终导致全球GDP的降低。2018年,全球贸易总额增长率为8.95%,比上年下降1.2个百分点;全球工业增加值增长率为3.56%,比上年下降0.16个百分点;全球就业率为58.33%,比上年下降0.11个百分点(数据来源:世界银行);全球GDP由升转降,同比增长3.6%,比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数据来源:IMF)。作为全球贸易额排名第一和第二的贸易大国,中美“贸易战”及其示范效应的外部性已扩散到全球贸易、投资、就业等领域,产生广泛的负面影响,最终抑制了全球经济增长的态势。

在全球范围内形成负面示范效应
根据IMF报告,2013年以来,全球经常账户盈余和赤字日益集中于发达经济体。其中,经常账户赤字扩大以美国为代表,经常账户盈余扩大则以日本、欧盟为代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经常账户盈余或赤字普遍缩小,其中赤字缩小以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南非、土耳其等国为代表,盈余缩小则以中国和韩国为代表。
在中国努力扩大开放并显现出经常账户盈余缩小的情况下,美国仍挑起“贸易战”,不仅无理无益还会形成严重的负面示范效应,当发达国家希望缩小自身经常账户赤字或扩大经常账户盈余以增加自身利益时,将会强行寻找借口对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加征关税,即使对方的经常账户盈余或赤字在持续缩小。2019年7月日韩两国爆发的贸易争端也体现了这种贸易保护主义的传染性和蔓延性,这是以“公平贸易”为托辞的“利己主义”,其将威胁到全球贸易、经济发展与和平稳定。

从IMF报告看“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

中国外部头寸与基本面关系由“中等偏强”转变为“基本一致”
IMF根据经常账户盈余与GDP的比重,将总体头寸与经济基本面的关系分为七类:“实质性较强”(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超过4%)、“较强”(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在2%~4%之间)、“中等偏强”(经常账户盈余占GDP比重在1%~2%之间)、“基本一致”(经常账户盈余或赤字占GDP比重小于1%)、“中等偏弱”(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在1%~2%之间)、“较弱”(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在2%~4%之间)、“实质性较弱”(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超过4%)。
2018年中国经常账户余额占GDP比重为0.4%,外部头寸与中期基本面关系由2017年的“中等偏强”转为“基本一致”。中国外部头寸的变化与GDP的增长关系更为一致,IMF对此评价总体上是积极的。但这种关系变化背后隐含了“贸易战”给中国贸易发展带来的巨大压力,一方面,中国出口贸易受阻,净出口下降;另一方面,中国GDP增速已经出现放缓迹象,2018年二季度以来,中国GDP增长率连续四个季度下降,从6.8%下降至6.3%(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贸易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因“贸易战”被削弱,由此可见,“贸易战”已经给中国带来了无法忽视的挑战。

中国经常账户盈余大幅缩减
根据IMF报告,2018年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被描述为“大幅缩减”,以至于对全球外部头寸的总体盈余情况产生了重要影响。2018年,中国货物出口总额为24868.1亿美元,同比增长9.9%;进口总额为21358.7亿美元,同比增长15.8%;货物贸易顺差为3509.3亿美元,同比下降16.4%。同时,2018年中国服务出口总额为2614亿美元,同比增长14.6%;进口总额为5144亿美元,同比增长10%;服务贸易逆差为2530亿美元,同比增长5.6%( 数据来源:海关总署)。由此来看,货物贸易顺差的缩小和服务贸易逆差的扩大共同导致了经常账户盈余的缩减。虽然盈余缩减意味着进出口趋于平衡,但货物贸易顺差的大幅缩小切实显现出中国企业出口受阻,而加征关税导致的贸易成本提高也会影响到中国出口企业出口利润的获得,在中美双方经贸紧密联系的背景下,“贸易战”使中国企业难以进入甚至丧失部分美国市场,造成大量的利润损失以及经常账户盈余缩减的局面,外贸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受到影响。

对外直接投资方向转变且规模增长
与贸易利得相反的是,对外直接投资额的增加会使外部头寸减少。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为1298.3亿美元,同比增长4.2%(数据来源:商务部),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降低了中国外部头寸的规模。“贸易战”爆发以来,美国加强了对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的审查、限制中国企业对美国企业并购,对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产生了显著的抑制作用。据有关分析显示,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同比下降了83%(资料来源: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与荣鼎咨询公司合作发布的最新分析)。在“贸易战”导致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受阻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合理规避投资风险,将原本面向美国的投资转向其他东道国,加强与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为代表的其他国家的合作,有效促进了对外直接投资的增长。2018年,中国对5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外直接投资总额达156.4亿美元,同比增长8.9%,占同期总额的13%(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在“贸易战”带来对美投资受限的挑战的情况下,中国企业顶住压力实现了对外直接投资总额逆势增长,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重要的动力。

人民币以贬值为主要趋势的汇率变化
IMF报告提到,2018年(美元兑)人民币平均汇率比2017年升值1.5%,并认为其与2018年中国的基本面及政策保持在同一水平。但自2018年贸易战爆发以来,人民币出现了大幅度、长时间的明显贬值趋势,且人民币贬值与“贸易战”的发展趋势有较强的相关性。
自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首度宣布对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以来,人民币汇率出现明显的贬值趋势并持续至2018年11月,从6.2860贬值至11月1日的6.9780,贬值幅度达11%。2018年11月以来,人民币再度出现升值趋势,2019年4月恢复至6.7左右。2019年5月10日,特朗普再次宣布提高关税,新一轮“贸易战”爆发,人民币汇率又出现了一轮急贬,后保持在6.9上下小幅波动;进入2019年8月,随着特朗普再度宣称要对从中国进口的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的关税,人民币汇率历史性破“7”(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另外,IMF报告提到,为缓解美元压力、减少赤字,2018年美联储强力推动美元升值,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人民币的贬值。而在2018年人民币贬值最严重的时间区间内,中国外汇储备仅下降900亿美元(3%),央行并未干预外汇走势,无论对于外汇市场还是对于监管当局来说,人民币逐渐对“贸易战”形成一定的“耐受力”,能够有效化解“贸易战”带来的风险。

中国应对美国“贸易战”的对策与建议

中国有充分应对“贸易战”的底气
美国以中国过大的贸易顺差为由发动“贸易战”并不具有合理性,发动“贸易战”也不能有效扭转其贸易逆差,不仅给世界经济发展造成了障碍,也给中国对外贸易发展造成了巨大压力。中国在“贸易战”中并非无理的一方,并在“贸易战”爆发之后更加主动地扩大对全球贸易伙伴的开放,中国经济也有充分的“抗压”能力(如“贸易战”爆发以来人民币汇率剧烈波动后的逐渐稳定),更能够采取一系列措施应对“贸易战”,因此可以说中国有充分的应对“贸易战”的底气。

将磋商、反制、运用WTO机制相结合
面对“贸易战”,中国应综合应用磋商、反制等手段,并充分运用WTO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
当双方在经贸问题上出现分歧时,在公平、诚信、相互尊重的前提下,中国可以首先选择与美国进行磋商,就存在争议的领域交换意见,努力达成共识,必要时做出合理让步,尽量避免直接采取反制措施而带来损失,这也是中国的一贯态度。同时,中国应该合理利用作为WTO成员国应有的权利,根据WTO规则,就美国的贸易保护行为向WTO申诉。当美国在WTO内对中国进行不实指控时,中国应充分收集有效证据提出抗辩。对于特朗普政府企图越过WTO的贸易保护行为,中国应及时要求WTO予以制止,在维护自身权益的同时维护WTO的公信力。另外,中国应该建立好商品层面和实体层面的反制清单,备足政策工具箱,更加全面和及时地应对不断反复的“贸易战”。

加强自主创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现阶段中国面临着经济增长转型、传统制造业产能过剩、劳动力成本优势丧失等诸多挑战,因而更容易受到“贸易战”的冲击。正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中国应该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积极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
2018年美国对华为、中兴等企业实施的“禁售”、“停供”、“禁止合作”等制裁措施给中国民族企业的独立发展、自主创新道路提出了新的挑战。当前,中国要加强国家创新体系建设,落实和完善创新激励政策。加强大数据、新一代人工智能、“互联网+”的研发应用。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对于使用的国外知识产权,要按规定支付知识产权使用费;对于自主知识产权,要严格监管,禁止国内外主体的不合规使用。通过加强自主创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能够逐渐不再依赖成本优势而形成附加值的优势,使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进一步形成无法替代和转移的需求。

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扩大出口市场
中国应努力开拓新的出口市场,寻求扩大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合作,“一带一路”倡议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正是加强与各国的经贸合作、扩大出口市场、打破美国孤立的重要途径。
要大力加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合作,将因美国贸易保护而受阻的出口转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同时将集中在传统制造业的过剩产能合理转移到沿线国家,以满足沿线国家相关产业发展升级的需求;争取与更多沿线国家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密切贸易往来,健全贸易合作机制,降低贸易成本。
自贸试验区建设与“一带一路”倡议相配套,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点。要充分发挥自由贸易试验区先行先试的功能,鼓励自由贸易试验区内的制度创新,支持在区内开展融资、跨境结算、保税仓储等业务,并将其经验推广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活动中,实现“一带一路”建设与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相互支持,从而扩大出口市场以抵御“贸易战”的不利影响。

坚持“以我为主”,继续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推进资本市场的改革开放,实现资本金融领域的双向开放。贸易战的背后对应的是资本在全球范围内的加速流动以及金融市场的变化及震荡,在此背景下,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的步伐要更加坚定。
一方面,通过资本金融市场的改革开放,可以提升市场的韧性和竞争力,提高金融对于实体经济的服务效率和质量,提升金融市场对于贸易战的风险分散能力;另一方面,扩大金融市场开放,既要鼓励“走出去”又要推进引进来的改革,通过便利境外投资者到中国资本市场或实体经济领域投资,吸引更多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进入,缓解经常账户盈余减少对中国国际收支造成的压力。(本文作者金靖宸系北京师范大学世界经济博士;丁嘉伦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贸易博士)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