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智库观察»引导全球养老保险等机构投资“一带一路”和中国国内基建

引导全球养老保险等机构投资“一带一路”和中国国内基建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05-21

Suggestions on Guiding Global Pension Insurance and Other Institutions to Invest in the B&R and Domestic Infrastructure
引导全球养老保险等机构投资“一带一路”和中国国内基建
■ 英勇

目前,中国国内很多地方财政收入下降、减债压力凸显。大批量地吸引多国、多方海外有效投资,可帮助减压、促发展并进一步支持海外投资的能力。同时,多国资金的参与,会更有效加强互相了解、促进多国合作

全球养老机构的现状与特点

吸引海外养老机构基金可以帮助减压并促进多国合作
在目前国际环境之下,国际资本市场动荡和疫情所造成的国家经济动荡,可能引起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思考,有的国家也可能信心动摇。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另外一些机遇,包括海外长期基金、长期养老基金、寿险基金以及一些主权基金。这些基金在全球有33万亿的规模,这些资金是需要投出来的。在这种环境之下,投到股票市场和一些不稳定的领域其实风险很大。这些长期基金对有固定收益的“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却兴趣很大。从大环境判断,在疫情蔓延之下,这方面的投资需求,可能变得更加迫切。某些长期资产,比如东南亚的水电站项目、能源基建项目、中泰铁路、中老铁路等项目,如果这些长期基金大规模介入,就可能有助于国开行等盘活在这些地区的信贷资产。
当前“一带一路”建设需要多元国际金融资源参与。在更加复杂的国际环境下,“走出去”的9000多家企业将面对外汇储备下降、外贸顺差不稳、央企国企海外项目去杠杆、央企国企减少海外担保类贷款、内保外贷抵押资产紧张、中信保额度趋紧、民企缺少海外融资资源等挑战。“一带一路”项目尤其是实施海上丝绸之路项目,将继续扩大发展规模。商业化项目、多国参与的项目将大批涌现。目前,中国国内很多地方财政收入下降、减债压力凸显。大量吸引多国、多方海外有效投资,可帮助减压、促发展并进一步支持海外投资的能力。同时,多国资金的参与,会更有效加强互相了解、促进多国合作。

海外养老基金每年有千亿美金可投向基础设施项目
第一,全球养老资金、主权基金可能以千亿美金级规模、成体系地可对接“一带一路”项目全球养老资金、主权基金等长期稳定为特征的基金,总规模达30多万亿美元。每年养老基金资产约20%左右的可投资资金,会积极匹配满足要求的基建类项目,年规模达到几千亿美元。例如,联盟副主席单位、英国怡安集团(AON)是国际养老基金资产管理机构的代表之一,对接800多个国际养老、主权基金,管理3.3万亿美元长期养老金资产,也一直积极推动国际养老基金与“一带一路”基建项目的结合。
第二,在欧美市场,海外养老基金是匹配基建项目的最广泛应用的方式。在欧美市场,绝大部分的基础设施、商业地产等长期稳定收益类的资产,为养老资金和主权基金持有,而非银行持有。商业银行一般的贷款期限为二至五年,因为面临利率波动风险,与基建项目长期相对稳定的较低收益并不匹配。养老资金有多种,比如护士、教师、建筑工人等行业的长期养老基金,还有寿险保险公司提供的长期寿险和年金等,投保人从年轻时逐年认缴,寿险公司和养老基金为参保的客户提供退休后的年金收入,到平均85岁完成支付,投资期限平均达到50~65年。其长期性、对稳定收益的诉求特征,自然匹配到有长期稳定收益的基建项目。
第三,在国际低利率的环境下,海外养老基金可能需要将每年千亿美元的资金投向“一带一路”和中国基建项目。养老基金、寿险公司的长期养老资金大部分为数千万的私人客户的资金,一般每年需要支付2%~4%的固定收益。稳定的基建项目收益是这些基金的重要长期稳定收入来源。在欧洲、日本的负利率、低利率环境下,这些养老基金的压力逐步积累,如果几年无合适的大批量基建项目资产,将来就可能导致危机。欧洲、澳洲等的基建项目很少。全球大量的基建项目是在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一些国家。因为这些资金的商业属性和长期性,不容易被短期政治因素所左右。

海外养老金资金特点及对“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的帮助
第一,资金久期长:养老金的久期通常能够达到15年,潜在可达30年以上,适合基建类项目长期性质。
第二,还款期可不需还本金:养老资金的需求是多年稳定利息收入。在贷款期间,海外养老金往往不需要还本,只需付息,因此,能够显著提高股东还款期分红的灵活度。贷款到期日如项目正常运转,通常可继续滚动再融资。
第三,可15~30年固定利息:与银行短期浮动利息相比,养老金潜在可以提供长期固定利息融资,降低业主在几十年经营中还款的利率风险。
第四,降低对资本金比例要求:很多EPC+F项目要求承包商自带资金,提供不低于15%~20%的自有资本金。因为养老基金偏好的项目通常是建设期已完成,已产生稳定收益类,所以对自有资本金的要求可能只有3%。可以帮助工程承包商显著降低自有资金要求,盘活资金。

如何有效地吸引海外养老基金,该关注哪些项目

资金可用于更多项目投资。为了更有效地吸引海外养老基金、主权基金参与“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建议如下:

重点关注基建项目类别
国际养老基金主要投向的基础设施类项目偏好特许经营权类能够产生长期稳定现金流的项目,如水电、新能源、水处理、收费路桥等项目。在2017年海外的中国承包商项目中,交通运输占27%,电力占18%,通讯工程占7.2%,水处理占2.8%。值得关注的是,欧美主要的金融机构很多已签署绿色协议,不考虑参与煤电项目。

项目盈利性基础融资
前期很多“一带一路”的项目主要以内保外贷为主。一些银行主要看融资主体的信用,对项目本身关注度不够。因为缺少海外分支机构,对海外市场经验有限,也缺少对海外项目的现场检查和贷后管理能力。海外养老基金和海外商业性金融机构共同关注的是项目本身的盈利性(Project Profitability)。在央企国企降杠杆、控制担保的情况下,很多央企国企逐步意识到,新阶段的商业性项目,需要按照国际商业化的标准,去衡量判断项目的商业可行性。更需要按照国际金融机构的流程,去获取国际资金。

基建项目再融资、退出方案
很多基建企业在“走出去”的初期很少考虑是否应该长期(30~50年)持有、经营项目。除了战略性、援建性项目之外,工程承包商可更系统性地考虑再融资、退出机制和方案。“一带一路”的长期发展,不能只靠企业的有限自有资金。滚动式融资、建设、再融资、再建设,并与更多国、多种金融机构合作,有助于持续有效地推动更大规模的“一带一路”建设。对于基建类项目来说,海外养老基金是规模最大的对接资源。
重点关注BOT项目与有较高比例自有资金投入的项目。一是BOT项目未来多年收益一次性兑现;二是盘活释放自有资本金占用。

可打包项目将未来多年的固定收益资产证券化
基建项目类别清晰,全球标准化较强,可分类批量组合打包,将未来收益证券化,发行REITs/ABS,做股权、债权、或夹层基金。按不同风险和收益级别,匹配数百家不同基金的偏好,方式灵活多样。可成体系、规模的实现吸引外资投入。

建设期+运营期分段合作融资
基建工程建设期风险较高、一般为二至三年,适合银行短期融资,也适合偏好较高风险的专业建设早期基金。当进入运营并产生稳定收入期,养老基金通常会通过再融资接盘。在海外市场,早期资金通常会要求业主和承包商先找到接盘的养老基金,并按养老基金的要求制定建设方案。若接盘基金有承诺,早期融资会更便利,因为只需建设完工达到标准,也通常会获取较高的收益。一些海外早期资金和养老基金已形成多年的合作机制。尤其是光伏等新能源项目,有些建设期仅为六至八个月,在有养老基金接盘、中方建设公司能力信用度高的基础上,早期资金参与积极性很高。

与多国建立共同项目协同,充分利用好与国际养老资金的合作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发展,多国之间的项目协同合作更为重要。举例:在老挝的电站项目,因为业主方的信用不充足,中国工程承包商难以获得资金支持。随着中泰高铁的发展,若泰国电网可考虑纳入电网,对项目的未来收益可有保障。如果国际养老资金认可并同意在建成后提供再融资,那么,项目建设期的资金来源就更容易获取,因为中国公司建设能力国际公认。如果能更好地利用好国际养老资金大规模地支持基建项目的资源,并加强多国合作,则会有更多基建项目可落实发展。

大规模吸引海外养老资金投资中国国内基建项目,帮助地方减债、发展,安全稳健对外金融开放
近期一些地区出现了财政收入下降、出口收入下降等压力。随着土地财政模式转型,地方减债压力增大,各地吸引外资力度加大。国家宣布加大对外金融开放力度。同时,也需谨慎避免大规模海外资金进出股市、楼市,影响金融安全。如何实现大规模引入外资,同时保障金融安全、和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如上所分析,中国国内基建项目未来收益的证券化,可能也是吸引大规模海外养老基金投入中国国内基建的优选方式。未来收益的证券化(REITs/ABS),可以不改变股权结构,不涉及国有资产转让,只是把未来15~30年的收益权转让,换取及时的大规模外汇投资。基建类项目,因为收益较低,不会吸引投机类资金,只会吸引长期稳健基金。同时,即使未来国际环境变化,水电站和高速路还是在中国国内,外商拿不走。
证监会近期宣布开始研究中国国内基建的REITs产品设计。以前中国国内各方面的监管政策不具备支持发行基建REITs的顺畅机制,但我们现在已看到可喜的创新方向。第一步是面向中国国内资金。期待更早开始向国际市场、尤其针对海外养老资金发行REITs/ABS产品,吸引更多资金投入基建项目,也可以投商业地产和其他固定收益项目。

加强海外保险统筹规划,保障项目和金融安全
国际养老基金的投入,前提是保险达到标准,并有符合要求的全球性保险公司提供支持。在前期调研中,很多企业领导了解了在海外因为保险安排不当而导致的不必要损失。我们关注到很多项目的海外保险,因为项目方缺少国际保险专业经验和意识,缺失了如巨灾保险、经营中断保险、绑架保险等必要保障。有些承保工程的当地保险公司支持能力也有限。这可能导致项目中断,成为不良贷款。

作者系丝路产业与金融国际联盟保险部部长,博士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