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智库观察»“一带一路”倡议下企业对非洲国家投资如何防范风险

“一带一路”倡议下企业对非洲国家投资如何防范风险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06-29

   How to Guard Against Investment Risks in Africa
 under the B&R Initiative
“一带一路”倡议下企业对非洲国家投资如何防范风险
■ 刘惠好


在全球经济受疫情冲击、发展不平衡、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地缘政治局势趋于紧张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下,中资企业对非投资也面临着较高的不确定性风险,企业“走出去”如何防范风险需要引起各方的高度关注,本文分析了企业对非投资面临的主要风险,并提出了防范风险的建议
关键词:“一带一路”;对非投资;防范风险


自2013年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随着对外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的不断推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国际化步伐大幅加快,不仅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规模升至全球第二,且投资区域向拉美、中欧、非洲等地区拓展。仅2018年全年,中国对非全行业直接投资存量超过460亿美元,在非洲设立的各类企业超过3700家,覆盖了52个非洲国家。在全球经济受疫情冲击、发展不平衡、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地缘政治局势趋于紧张的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下,中资企业对非投资也面临着较高的不确定性风险,企业“走出去”如何防范风险需要引起各方的高度关注。

企业对非投资面临的主要风险

政局不稳及治安不良的风险   
非洲政局总体而言日趋稳定,多数国家制定了相关政策,优化投资环境,吸引外商投资。但是从局部来看,一些地区仍受到来自恐怖主义、反政府武装、种族和宗教冲突等安全威胁,同时,一些非洲国家存在政治危机和政权更迭的风险,增加了政策不确定性的风险。
社会治安方面,警务工作效率较低,腐败寻租行为较为普遍,暴力和有组织犯罪频发,在南非、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和阿尔及利亚等国家,袭击中国人的事件时有发生。政局不稳及治安不良,不仅会增加企业运营成本,甚至危及财产及人身安全,对中非经济合作产生了较大负面影响,需要各相关方面高度重视。

营商软硬环境不佳风险
主要表现为政策多变及基础设施不健全。在法律和监管方面,部分非洲国家有关外贸、劳工、海关、外汇等方面的法律法规不规范,优惠政策、政府服务不配套,一些国家存在政策多变、法律和政策执行不力和随意性较大,法律和监管环境整体不透明等问题。
基础设施方面,大部分非洲国家交通和电力供应等基础设施落后,很多地区公路网络不健全,电力供应短缺。一些中资企业投资的能源矿山、工业园区等项目,因道路交通、电力供给等基础设施配套不足,影响园区的招商引资及入园企业的正常生产,且生产用水、用电的费用较高,加大了企业经营成本。

融资难及业主债务高的风险
非洲国家普遍储蓄率偏低,金融市场不发达,中资企业在当地市场的融资成本高昂,同时非洲国家的信用级别偏低,企业也无法以当地资产为抵押从国际金融市场融资,导致中资企业在非洲发展主要靠自有资金及中国政策性银行优惠贷款,对中国国内资金和政策扶持依赖较大,一旦国内政策性资金支持不到位,极易影响企业的资金周转。
近年受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部分非洲国家债务率有所上升,偿债压力加大,减少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投资预算安排,加之部分项目建成后的运营效益不佳,使得部分项目在还本付息、款项支付方面面临拖欠、延期等违约风险。

文化冲突与人才匮乏的风险
非洲多数国家是以宗教为主导的社会,尤其是部分国家和地区的教派众多,意识形态差异大。中国企业在对外投资过程中对宗教习俗及文化禁忌的理解不够,引起的文化冲突会加大境外投资企业的运营成本,影响其投资经济效益。 
在人力资源方面,非洲劳动力成本低廉,但是劳动力素质也偏低,非洲地区仅有7%的人能够接受高等教育,中学入学率只有50%,受过良好教育及高技能人才严重缺乏,企业需要投入人力物力去专门培训适应企业需要的管理和专业技术人才,增加了投资成本。

第三方干扰与竞争的风险
中非经济合作的持续发展,受到了一些别有用心者的攻击,美欧等西方国家以环境保护、劳工标准、债务问题等为借口,干方百计诋毁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他们一方面向非洲国家施加压力,阻扰其与中国经济合作,另一方面调整对非洲地区的政策,从投资、援助等方面加强了对非洲的控制。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也加强了在非洲的投资力度。非洲市场面临的竞争日趋激烈,不仅给中国企业在非洲业务发展带来压力,也对中国企业的投融资能力、运营能力、风控能力等方面提出了更大挑战。

建议

第一,健全中国政府与非洲各国间的高层沟通合作机制
建议进一步加强与非洲国家的沟通与协调,化解潜在政治风险.保障中国投资企业权益。通过双边和多边关系投资合作协定,为企业争取税收、外汇等方面优惠政策和东道国优势资源,解决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受当地政策变动的不利影响。同时加强对缔结国际公约的认识,利用相关公约条款来减少和规避投资风险。

第二,加强中资企业投资项目的协调与合作
建议相关部门整合各类中资企业及其投资项目,将投资、援助、工程承包等主要经济合作方式统筹安排,提高中资企业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将企业孤军深入方式改变为企业“抱团式”“走出去”,引导“走出去”企业相互学习、协同发展,注重基础设施与中资企业投资项目的协调与配套,推进基础设施上下游及工业园区等全产业链、供应链的开发,规划打造地域分工明晰、分布合理的产业带。

第三,探索多元化合作模式化解投融资风险
在非洲国家经济发展资金缺口大,国家债务压力大的情况下,进入非洲的中资企业可以考虑以多元化合作模式来分散和化解投融资风险,同时缓解一些外部干扰。
一是合资,与其他企业合作投资,以分散投资项目风险。合资模式可从传统的国企+国企,向国企+民企、国企+外企等多元合作模式转变。如招商局集团在多哥建设的洛美港是与瑞士地中海航运公司开展合作,构建了全球化物流网络,获得了较好效益。
二是资源换项目的安哥拉模式,以石油为贷款担保在国际金融市场是一种常见的金融风险控制方式,在非洲国家缺乏可供抵押资产情况下,充分发挥非洲资源优势,将油气等自然资源作为贷款抵押资产,借以提升信用额度,并能有效化解贷款风险。
三是投建营一体化,参与投资项目的设计、建造和运营管理,充分发挥项目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为了解决基础设施项目所需要的资金和技术,一些非洲国家开始采用PPP模式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如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轻轨、蒙内铁路等项目,为中资企业提供了新的合作方式。

第四,提升金融、咨询等机构的服务能力
金融服务方面,继续发挥中非发展基金、中非产能合作基金、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金融机构的融资作用,援外资金可适当向工业园区内的公用基础设施倾斜,政策类基金适当降低收益要求,帮助企业扎根立足。建立健全海外投资保险制度和海外投资亏损准备金制度,强化风险预警和风险防范,为中非合作提供安全保障。加强非洲国家政府与金融机构协调合作,推动投资与贸易的人民币结算,加快推进人民币海外结算的相关事务,防范汇率风险。
咨询服务方面,要做好投资规划和投资环境的详细论证和前期评估,非洲各国投资环境差别较大,中国投资企业面对的是错综复杂的政策法律环境,如PPP项目在南非、尼日利亚分别有中央和地方层面的PPP法律和政策,在埃及不同行业则有不同的适用法律,同时跨越国界的PPP项目涉及不同国家法律政策协调等具体问题。

第五,强化与非洲各国发展战略与文化的精准对接   
“一带一路”建设下的中非经济合作要与非洲各国发展战略相衔接,把我们国家的优势与非洲国家的优先发展领域相对接,利用非洲的优势资源,以境外合作区、工业园区、自贸区建设为抓手,促进非洲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如大力投资发展出口创汇项目及进口替代项目,可以缓解非洲的对外贸易逆差,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医药产业、零售业等产业,有助于提高当地就业率和提升非洲经济发展的“造血”功能,体现中非之间优势互补、合作共赢的发展要求。


提案作者系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教授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