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智库观察»建设“一带一路”国别风险管理平台。全面提升海外风险管理能力

建设“一带一路”国别风险管理平台。全面提升海外风险管理能力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06-29

Building the B&R Country Risk Management Platform, Comprehensively Improving Overseas Risk
Management Capabilities
建设“一带一路”国别风险管理平台。全面提升海外风险管理能力
■ 孙洁


“一带一路”国别风险整体较高,搭建国别风险管理平台十分紧迫。因此,保险业要切实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把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作为深化改革的一项重点工作持续加以推进
关键词:“一带一路”;风险管理;保驾护航


现阶段,中国“走出去”企业海外经营面临的国家政治风险愈加凸显,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别风险整体较高,搭建国别风险管理平台十分紧迫。根据中国保监会《保险业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指导意见》,保险业要切实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把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作为深化改革的一项重点工作持续加以推进。为“一带一路”重大项目建设提供一站式、全方位的金融保险服务。要完善机制,注重长效,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地为国际和地区合作提供保险服务。同时,要加强对国际局势、宏观经济形势的研判,密切关注沿线国家和地区监管规定和法律法规的变化,严控风险,守住风险底线。

中国保险企业对“一带一路”风险保障现状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中国对外投资的不断增长,中国拥有越来越多的海外利益,在保险领域内一般通称为中国海外利益(Chinese Interests Abroad),主要指由中国实体拥有的海外利益标的相关保险业务。在目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内,中国海外利益主要由对外直接投资(FDI)和对外承包工程(FEC)两类方式形成。其中,中国作为投资者,可以参与项目建设期及运营期两个阶段的保险购买决策,作为承包商,可以参与工程项目保险购买决策。投资资金主要流向制造业、基础设施建设等行业。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全面铺开,未来,中国对外投资仍然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中国海外利益的风险保障需求也将快速增长。但在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国保险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风险识别与管理能力不足,以及尚未搭建完善的属地服务网络,从而导致保障能力不足的问题日益突显。具体总结如下:

总体偏重高风险地域,整体风险识别与定价能力较弱
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目的地多位于西亚、北非、拉丁美洲等地区。据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统计,2016年中国对外承包新签合同金额集中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占比分别为50.3%,33.6%和7.8%,位列前三位。但是,这里的部分国家常年伴随着政局动荡、恐怖主义、经济萧条等风险。中国企业走向这些国家将可能面临较高的政治、经济、法律风险和违约风险。而中国国内各保险公司目前对于海外业务的定价仍多参考国内同类风险数据及国际再保险公司的风险识别系统或国际流行的巨灾模型等进行测算报价,自主科学的定价工具尚不成熟。加之价格竞争是长期以来中国承包商的主要竞争手段,使得企业通常采用最低投保策略,只买“必须买”的保险,简单参考中国国内同类保险费率,未能充分考虑当地风险特征和市场费率惯例,造成保障不足的现象。据不完全统计,自2008年到2014年底,中国国际工程承包企业至少有180亿元经济损失未通过商业保险方式进行分散或补偿。

企业对保险保障需求将由单一险种向更多元化转变

从险种需求角度,企业对外工程承包和对外直接投资在各自不同阶段都分别会产生保险需求,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全面推进,相应涉及的险种也将覆盖产险的多个险种。其中涉及对外承包的险种包括:建安工程一切险(CEAR)、货物运输险(Project Cargo)、延期开工险(DSU)、职业责任险(PI)、信用险(SURETY);涉及对外工程承包(含劳务输出)的常规险种包括:医疗险(EL)、意外险(PA);涉及对外直接投资的常规险种包括:财产险(Property Insurance)、保证险(Guarantee)、董监高责任险(D&O)、并购保证补偿及并购保证责任保险(W&I)。若中国国内保险市场无法为全险种提供服务,就可能造成保险保障不足、过度依赖外资(再)保险公司的现象。

中国保险企业普遍缺乏提供当地服务的海外机构

中国国内绝大多数保险公司或保险集团自身缺乏境外分支机构。截至目前,仅有四家中资保险机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营业性机构。如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先后两次向印尼、俄罗斯、南非、英国、美国、越南派驻了六个工作组,近期正积极推进缅甸代表处的建设和境外营业性机构设立的调研。对于中国海外利益相对集中的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中国国内保险公司基本没有服务网络,各家能够联络的当地服务资源基本不共享。尽管中国国内大型保险集团已经全面铺设海外布局,但起步较晚,难以跟上中国企业“走出去”和“一带一路”建设的步伐。全球化程度较高的国际保险公司通常均拥有较多海外机构。例如,美国国际保险集团(AIG)海外分支机构众多,服务的客户遍及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各分支机构熟知本地文化、法律和监管制度,能够更加快捷地为全球客户提供保险服务。与之相比,中国的保险企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政策建议

夯实保险行业基础建设
政府监管部门积极支持保险业对外开放,支持有条件的中资保险机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国际产能合作的重点地区设立营业性保险机构。同时,应指导保险公司在平台搭建、产品开发、团队建设、承包能力建设、服务网络建设等方面夯实基础,增强服务能力和水平。

集行业之力,加速搭建国别风险管理平台,全面提升海外风险管理能力
在中国(再)保险承保经验的基础上,加速搭建海外风险识别平台、模型以及自主定价工具。通过向行业内调研、收集整理各国保险相关法律法规和第三方风险报告研究等方式,评估各国政治风险数据与等级,梳理出单合作方要求、中国国内自留比例、强制再保比例、再保接受人资质要求、外汇管制规定等信息,为中国国内保险公司经营中国海外利益业务时高效寻找潜在合作伙伴、规避政策与法律风险提供平台支撑。

中国国内保险公司应加大创新产品研发力度
除了当地环境、项目本身等通用风险因素之外,中国海外利益有自己的风险特点。中国与当地的政治关系、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工程经验、技术实力、特殊的诉求等都应是为中国海外利益提供合理风险保障的重要考虑因素。例如,离岸市场对于工程质量缺陷保险(IDI)最多给予10年的保险期限,而中国商务部援外成套项目的IDI保险需要20年保障期限,离岸市场均无法接受。再以绑架赎金保险(K&R)1为例,国际上的保险公司的保险产品没有针对中国的特点进行设计和优化,如没有以中国人的视角绘制绑架风险地图,无法准确地量化中国人在海外的绑架风险。因此,中国国内保险行业应积极探索并设计更多符合中国国情的产品,填补国际市场的空白,更大程度地满足国家建设的市场需求。

加速搭建海外服务网络,为客户提供完善的属地服务支持)
由于中资保险公司在境外设立的机构极为有限,海外项目在不同阶段存在风险查勘、防灾防损、理赔服务困难的问题。加速中资保险公司的海外布局以及建立海外服务网络,通过深入了解本地文化、法律和监管制度,有助于在项目前期开展现场查勘,有效准确把握项目实际风险情况,开具合理的保险条件。在项目中期,及时了解并监督项目风险情况并有针对的提出风险控制措施。在项目后期一旦出险,降低对第三方机构的依赖、缩短理赔周期、减少理赔成本。同时有效避免当地公估人、检验人与被保险人串通的道德风险。以专业化、国际化的保险保障和一站式、全流程的保险服务为中国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

注释:
1绑架赎金保险:保障企业员工因绑架、劫持、勒索、拘禁事件导致的财务损失,并提供危机顾问服务。

 


提案作者系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保险学院教授、副院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