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智库观察»“无人化价格”的西方经济学与“人本中心化”的新范式经济学

“无人化价格”的西方经济学与“人本中心化”的新范式经济学

来源: 发表时间: 2020-09-24

   The Price Mechanism of Human-Decentralized in
  Western Mainstream Economics and Human-Central     ized Paradigm of New Economics
“无人化价格”的西方经济学与“人本中心化”的新范式经济学
■ 马国书


相对价格之概念是所有西方经济学的唯一共同基础,但其构造原理却采用了“无人化”或“去人化”的认识论和客观方法论。这使得西方主流经济学以一种极为简单但却远离人类真实社会的理论建构。不仅如此,对于“需求”的解读和理论建构同样是令人目瞪口呆的。新古典范式经济学家们居然可以将人类物种的需求原理完全等效于野生动物的需求原理来进行命题阐述。这不可能不是他们的大错特错
关键词:相对价格;无人化相对价格;非人本中心化的西方主流经济学;被动型需求;主动型需求;经济学的范式创新与革命

 

西方经济学正在整体没落。反思也已经在西方开始萌芽。尤其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非主流的各色经济主张和经济学构建如雨后春笋般随处可见。除了传统的阵营纷争以外,如芝加哥阵营、剑桥阵营、奥地利阵营,更多的是经济学分析范式之间的学派之争。无疑,就近现代史的范畴而言,西方经济学话语体系的源头主要追溯到亚当·斯密之前的重农主义和重商主义。当然,追本溯源的话,经济学的观察和实践以及思想一直可以追寻到亚里士多德等古希腊先哲们的众多著述中。但是,经济学在西方认识论的范式构建中,无论阵营和学派如何多样化,在其整体的中心始终有一个恒定不变的基本特征,那就是向松祚先生在其《新经济学》连载之一中首先力求鞭鞑和猛烈批判的。
那么,这个躲藏在西方经济学整体方法论最深层、同时也是最灰暗角落里的范式幽灵到底是什么呢?答案就是:受自然科学在17世纪经牛顿之手获得巨大成功的影响和洗礼,经济学也在经验主义的英国偏好驱动下走向了“无人化”的客观构建。众所周知,对交换现象的实证观察和考察的结果,“交换原理”被抽象和构建成为了“物与物之间的交换”。相比之下,交换之所以能够发生的主体,“人”,即,“交换双边”的当事人,在对“交换”和“价格”的抽象构造中“被消失了”。显然,若A和B分别代表香蕉和苹果,无论什么人主导它们之间的交换现象,其都会被认知为是不重要的。相反,香蕉和苹果之间的比例关系反倒成为了交换之间最为重要的“第一要素”或最能代表或反映或递推重现交换现象的核心原理。无疑,从古希腊延续到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时代,以及亚当·斯密时代的相对价格表达式:A/B或B/A,就是最好的例证和诠释。它表明:西方文明对交换现象认知的最高境界或主流境界就体现在这种相对价格的双向表达式之中。它是西方经济学绝对第一的最核心方式论。毕竟,交换原理可以有古典范式和新古典范式之分,但相对价格却是所有西方经济学分析范式所共同信守的。
假定如此,我们就会立刻发现,西方经济学整体方法论的范式幽灵就是躲藏在相对价格表达式中的“去人化”认知论和方法论。亦即,在相对价格的表达式中,参与并主导交换之所以能发生的主体,人,被表达式的构建者剔除在或消失在构建相对价格表达式之外了。至少将活生生的交换主体从交换的抽象构建中剥离出去不见了踪影。为此,我们必须在此立刻指出的是:这乃是横贯西方经济学历史全进程、且是新古典经济学主流分析范式最诡异的认知软肋之所在。这意味着,整个西方经济学,包括但不限于新古典经济学对交换的构建都同样被禁锢在“去人化的相对价格表达式之上”而不是以“去人化价格机制或无人化价格机制”为基础的经济学体系。
公平地说,在古典经济学的范式体系中,即从亚当·斯密以降,经由大卫·李嘉图、到卡尔·马克思再到约翰·穆勒的古典分析体系(假定交换是以“等价交换原理”才获实现的分析体系),经济学的分析重心在于揭示“交换原理”到底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即,先有“交换”,后有“价格”,而“价格”是附属于交换原理的内生属性,不必独立存在。但是,这种古典范式的方法论在新古典范式的理论构建中被彻底抛弃了。取而代之的是,杰文斯、瓦尔拉斯和门格尔作为三位经济学史公认的新古典创始人的“效用交换”和“边际效用交换论”的崛起。后者的方法论把“相对价格表达式”放置在了比“构建交换”本身更为前置化的再简化新高度。亦即,为了引入数学的便利和为了逻辑自恰型的理论构建,这是遵循亚里士多德“假言三段论”推理体系的必然结果,新古典将古典范式对交换的构造议题进一步简化为以“相对价格”为核心的理论构建。
当新古典分析范式的奠基者们把建构“交换理论”的实证方法论交给以“相对价格”作为公理性判定式时,“新古典对交换的认知和构建方法论”就已经注定是“去交换过程”(或不关注交换过程)、“去交换起始及起始条件”(即不关注交换起始和成因了)、“去交换主体”(当然也就不再关心交换主体的追问)了。正因如此,瓦尔拉斯才可以借助于将所有交换的相对价格联立方程组关联起来构造“整体市场”的,进而超越了马歇尔“产业分析的局部市场”之构造。也正因如此,瓦尔拉斯相对价格联立方程解之后的阿罗-德布鲁的一般均衡数学化模型才能够成为新的可能。在此基础上,向松祚先生强力批驳的新古典经济学体系在本质上“就是一个自动迈向均衡的机械体系”就获得了完整的自洽解说。
无疑,向松祚先生在《新经济学》的连载之一中已经画龙点睛式地界定了他所强力批判的西方经济学主要局限在“新古典经济学”到现代经济学的范式基础领域,而没有涉及古典范式的“交换之价值相等型经济学”的整体属性。故,我们也不必纠缠于此。
相比之下,在强力批判自新古典经济学以降的西方经济学在分析范式中心无人化的致命弱点之余,向松祚的另一只手同时举起了“人类倾向未来创造的新属性和新原理”。在向松祚看来,西方在“构建交换价格无人化”的同时,还狭隘地把人与人之间的所有关系强盗式地归结为单一的“需求关系”或“供需关系”。带着嘲笑的口吻,向松祚指出张五常这位皈依西方经济学的大家居然放着人类鲜活的现实生活于不顾,而非要大脑充满脏水地非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空泛地界定为系全部受“需求原理”所制约和主导的。所有的读者仅凭自身的真实体验就可以确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绝非仅存“供需关系”或仅受“需求原理”所制约。事实上,把人的需求行为与野生物种生命的需求行为百分之百等同化的理论构造,是西方经济学对人类物种及其文明进步的极大失误和犯罪。固然,人类物种对特定食物的需求都是满足边际效用递减律的。但野生物种吃饱了、喝足了之后的行为就不再有超越生理需求之外的其他需求了。其需求是其自身生理机能周期性变动的结果。亦即,迄今为止,人类在野生动物的观察中并没有发现到,它们拥有超越自身生理机能以外的主动性需求。与之相反,人类在生命的全周期中是始终处于“饱和需求状态”之中。即,人类物种的需求既有因“生理机制”的周期性变动所导致的“被动需求”,也有超越其生理机能之外的“主动需求”。直到我们年迈且有一定的养老储备之后,“满负荷的需求状态”才会逐渐衰减下来,即主动和被动型双需求中的主动性需求才会逐渐衰减下来。这种需求规律是人类物种特有的,是所有野生物种所根本没有或缺失的。如果连这个最简单的事实都“看”不到的话,这样的人就只配充当西方经济学的忠实家奴。因为,这种忠诚除了是一种愚忠,可以效力服务于西方经济学之外,对于人类社会的进步不仅毫无助益,而且其流毒害人于无形。
无疑,对“需求”的解读,尤其对人类物种之需求按与野生动物需求无差别的方式所进行的边际效用递减型的需求来看待,恐怕是西方主流经济学最得意,无疑也是最败笔的理论构建之关键。
所以,向当松祚不仅举起批判西方经济学的大旗,同时更加难能可贵地倡导人本文明新主张时,其意义非同凡响。即使是沧海一栗也可以起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历史功绩。尤其在信息经济、知识经济和科技创的新时代,重新审视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狭义性和局限性,哪怕是倡导如此都将意义非凡。
在此,笔者先以最饱满的热情给向松祚以加油与祝贺!毕竟,即使在杨小凯的《新兴古典经济学》的范式创新中,小凯也没能深入到关于交换的本质或相对价格本质的再造层面上。如果交换范式不被触及到的话,经济学就只能迎来范式创新的新局面,而无法喜见经济学范式革命的燎原之势。我们的时代,更需要的是经济学范式的彻底革命。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广东共赢经济学研究院院长、高级研究员,共赢经济学创始人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