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智库观察»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

来源: 发表时间: 2021-01-12

The Major Risks Facing the Current World Economy
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主要风险
■ 何伟文


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四大风险日益凸显。它们将在今后几年深刻影响世界,从而使世界经济大衰退后的发展充满困难。第一个风险是全球有效治理的缺失,将使疫情难以得到有效控制,多边合作也受到限制。第二个风险是各国财政赤字和债务积累,危及疫情后中长期经济前景。第三个风险是贫困人口增加,发达国家内贫富不均,低收入国家雪上加霜。第四个风险是严重粮食危机可能再次威胁世界
关键词:世界经济;风险;全球治理;债务


疫情全球大流行以来,四大风险日益凸显。它们将在今后几年深刻影响世界,从而使世界经济大衰退后的发展充满困难。
第一个风险是全球有效治理的缺失,将使疫情难以得到有效控制,多边合作也受到限制。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主要国家立即发起多边合作,将原来的G20财长会议升格为领导人峰会机制,并迅速在2008年11月、2009年4月分别于华盛顿和伦敦举行,为全球携手抵御危机发挥了重大作用。相应地,主要新兴经济体尤其是中国的地位得到提升。G20机制也成为全球治理的主要机制之一。这次爆发的战后最大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世界经济大衰退,理应产生新的、里程碑式的全球治理机制,但实际上并没有产生。应对新冠疫情仍以世卫组织统筹,但受到美国严重破坏。美国从中断资助世卫组织、中止关系直至宣布退出,给全球领导抗疫的多边机制带来重大破坏。虽然欧盟发挥了重大主导作用,中国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这些不足以形成有力的全球应对机制。美国不仅不充当积极主导全球合作抗疫、抗衰退的角色,相反扮演了搅局者、破坏者。各国疫情以美国和巴西最为严重。两国共同点是总统关心经济和选票超过关心抗疫。因此领导抗疫极不得力,迄今美国和巴西合计累计确诊病例占全球40%以上,而两国人口只占世界8%左右。两国领导人国内政治利益凌驾于全球共同抗疫之上,给世界抗疫带来重大拖累。因此,世界疫情很难得到有效控制。
在应对大衰退方面,全球只举行了一次G20视频峰会。除欧盟外,各国基本上是各自为战,但各国推出的大规模财政货币政策高度一致。除G20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经合组织都发挥了各自作用。在最需要国际合作共同抵御经济大衰退的时候,美国仍然念念不忘美国第一,仍然坚持对中国实施贸易限制,并准备对欧盟征收新的关税。世贸组织则没有发出有决定性影响的声音,也没有采取行动。相反,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还提前离任。
在美国第一的方针下,多边合作基本上很难有作为。全球治理机制已经远远不适应形势发展需要。
第二个风险是各国财政赤字和债务积累,危及疫情后中长期经济前景。
这次应对突如其来的百年未有大衰退,各国政府普遍采取大幅度赤字财政、零利率和发债政策。致使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直线上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2020年世界各国政府财政赤字占GDP比重平均将达到13.9%,远远超过3%安全线。其中美国将达到23.8%,欧元区达到11.7%,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将达到10.6%。结果将使公共债务水平急剧上升。世界各国公共债务占GDP比重,2020年将达到101.5%,2021年续升至103.2%远远超过欧盟设定的60%安全线。其中美国更将分别达到141.4%和146.1%;欧元区分别达到105.1%和103.0%;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分别达到63.1%和66.7%。其中巴西将分别达到102.3%和100.6%,印度分别达到84.0%和85.7%。美国国会4月份通过的第一笔、第二笔合计26840亿美元救助款,7月份用尽,必须追加。美联储则资产负债表迅速从4.3万亿美元扩大到7万亿美元。如果疫情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经济增长也无法持久。
特别需要关注的是欧元区。欧元区由于缺乏新技术推动,多年来经济增长弱于美国。2008~2009年金融危机虽然始于美国,但危机后欧元区恢复却远逊于美国。一个重要原因是希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务危机。这次大衰退中,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三国公共债务占GDP比重将直线上升。意大利2020和2021年将分别达到166.1%和161.9%,法国和西班牙也均将超过120%。
企业债务积聚是更大的风险。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主要依靠虚拟经济和债务经济推动增长,资产泡沫日益严重。2008~2009年金融危机后到2020年2月份,道指、标普和纳斯达克三大指数累计分别上涨359%、677%和409%,而同期名义GDP累计增长45.6%。疫情爆发和经济大衰退以来,这种情况不仅没有得到抑制,反而变本加厉。二季度将是大萧条以来美国经济降幅最大的季度,却同时是33年来股市表现最好的季度。二季度道指、纳斯达克和标普分别上涨了18.0%、30.9%和20.3%。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为“与经济已经完全脱节”的股市夯奋,来自美联储无限量化宽松,无限制购买财政部债券和企业债券。因此,上市公司在股市大跌后往往回购自己股票,为此它们发行公司债券,用出售的所得资金回购股票。结果美联储的放水大多流入了股市,实体经济的设备投资反而大幅下降。这造成了衰退年代虚拟经济的进一步膨胀。还在疫情爆发前,美国公司债已经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根据美国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的数据,公司债务总额从2007年的约五万亿美元激增至2019年中期的9.5万亿美元,自金融危机开始前以来已激增90%。《福布斯》数据显示:加上中小企业、家族企业和其他未上市企业的债务,美国企业债务还将增加5.5万亿美元,总额接近15.5万亿美元,约相当于GDP72%。其中3B级(高于垃圾债)未偿付余额从9970亿美元升至27140亿美元。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大幅下降,企业利润急剧减少,亏损急剧增加,债务违约风险非常客观。3月下旬,美国银行不良贷款合计达到一万亿美元,不到一周增加了三倍。因此,公司债务违约危险很大。家庭消费债务累计也达到四万亿美元。随着失业增加,家庭消费信贷违约风险也急剧增大。美国政府财政支援余地已经很小,国债则已达到26万亿美元。美联储无限度收购股票和公司债券,只会加剧经济的结构性破坏。美国如此,其他许多国家情况也类似。
第三个风险是贫困人口增加,发达国家内贫富不均,低收入国家雪上加霜。
美国本来已是贫富差距非常大的国家,疫情爆发和大衰退再次带来了美国财富有利于富人的再分配。密歇根大学底特律大都会社区研究项目(Detroit Metro Area Communities Study)于3月31日至4月9日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底特律地区居民进行的一份民调显示,有将近50%的底特律居民表示,他们手里的钱“很有可能”会在未来三个月全部用光;有约20%的底特律居民表示,他们“非常确定”自己的钱会在未来三个月用光。有35%的受访底特律居民表示,他们在3月1日前已经因为疫情失去全职或半职的工作。在这些失业的群体中,有42%的民众是有年幼子女的父母;有49%的民众是高中或以下学历;有52%的民众为年薪三万美元以下;有17%的民众为白人,37%为非洲裔,40%为西班牙裔;52%的民众为30岁以下。有将近50%的当地居民‘某种程度上担忧他们会在疫情中没有地方住’,有28%的居民‘非常担心他们会在疫情中没有地方住’。”
美国华盛顿智库政策研究学会(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发表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指出,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在3月份全美2200万人失业期间,全美亿万富翁的财富增加了10%,达到3.2万亿美元。报告指出,自2020年开始,包括贝索斯、马斯克等在内的八位亿万富豪的净财富总额增长10亿美元。贝索斯持有亚马逊15.1%的股份,由于居家隔离推动电商销量,该股今年以来一度上涨近31%。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5月25日被白人警察跪杀引发全美大抗议的骚乱,其中一个深层次的原因是疫情进一步拉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和社会不平等。穷者愈穷,富者愈富。它将对美国疫情后的生产和消费能力造成长远影响。
除了发达国家如美国内部贫富差距的拉大,疫情和大衰退给低收入国家经济和民众生活也带来了严重影响。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6月10日发表的报告显示,受疫情及其他因素影响,阿拉伯地区可能无法实现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疫情尤其给公共医疗资源不足的低收入国家的贫困居民及国家经济发展带来沉重打击,使得如期实现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更加困难。
第四个风险是严重粮食危机可能再次威胁世界。
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等机构4月21日联合发布的《2020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指出,由于新冠疫情对低收入人群和粮食供应链的影响,到2020年底,全球遭受严重饥饿的人口可能达到2.65亿,比2019年底的1.35亿几乎翻一番,尽管预计2020年世界粮食增产,库存充足。世界粮食计划署统计表明,从2020年2月14日至6月3日,世界大米价格累计上涨7.1%,土豆价格上涨8.3%,肉类价格上涨7.0%,鸡肉价格上涨5.5%。这些将使低收入国家居民处于更加困难的境地。如果疫情持续下去,2021年情况也不容乐观。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