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每月杂志»综合资讯»名画收藏:资本市场的继续

名画收藏:资本市场的继续

来源: 发表时间: 2019-10-13

The Collection of Famous Paintings: Continuation of the Capital Market
名画收藏:资本市场的继续
■ 朱伟一


很多名画和艺术品也成为资本市场游戏的一部分,但仍然难以估值。我们的时代是资本市场的时代,资本游戏无处不在,名画收藏是资本市场的继续

民国初年,鲁迅先生从绍兴举家迁往北京,上门道别的亲友顺手牵羊,自行拿走了字画,其中有幅赵孟頫的画。鲁迅知道后一笑置之。鲁迅大度,但当时赵孟頫的画也并不很值钱。若在今天名画失窃,定是性命交关。是的,名画和其他艺术品难以估值:艺术品的估值有很大的时代性和主观性。
今天是资本市场的时代。很多名画和艺术品也成为资本市场游戏的一部分,但仍然难以估值。上市公司收藏的艺术品也是难以估值。比如,宜华生活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宜华公司”)出资1.03亿元购置材质为樟木、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黄花梨和老酸枝的根雕、木雕龙纹床、浮雕落地屏风等收藏展示品。在《宜华科技有限股份公司2018年年底报告的事后审核问题问询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专门问及前述艺术品及其价值。宜华公司在回复公告中表示,这些艺术品具有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很显然,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不同于经济价值和资产价值。但宜华公司在答复中又表示,“经咨询评估专家以及木材专家意见,上述艺术收藏平价值在2018年末未发生价值减损。”我以为,宜华公司旗下有若干家具制造商,收购和收藏木制艺术品应属正常。国内外大型上市公司大多会收藏一些名画或其他艺术品,上市公司的老板本人也会收藏一些名画。
艺术品难以估值,收藏名画等艺术品的企业也难以估值。企业上市之后,其股票在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而股票价格的总额即为上市公司的市值:一个相对客观的价值。但在企业上市之前,对企业估值,是对企业的价值做出比较主观的判断。即便是上市公司,如果其持有的大量资产缺乏流动性,也难以对该公司进行估值。
艺术品既可以是收藏品,也可以是资产,但难以成为流动性高的资产。除了估值难之外,艺术品的转让缺乏透明度,存在外人并不了解的暗箱操作。内幕交易人可以控制收藏价值高的艺术品的价值。 富豪与拍卖行狼狈为奸:富豪私下承诺为拍卖的艺术品托底,艺术品拍卖实际出售价超出托底价的部分,由拍卖行与托底的富豪瓜分。因为有富豪私下托底,此类艺术品公开拍卖不会流拍。但严格说,拍卖行的做法属于欺诈。
名画等艺术品不仅流动性差,但资本市场对名画等艺术品仍有妙用。投资名画或以名画作为借款抵押品成为一项新兴业务。名画可以作为贷款的抵押物,美国至少有20家金融机构从事这项贷款业务。2018年,美国以艺术品作为抵押品贷款的市场达到了200亿美元的金额。同年,美国银行的账面上有大约65亿美元的贷款是以艺术品作为抵押品的。当名画作为投资或贷款抵押物时,所有人和抵押物权人并不将艺术品取回自己住所或业务场所。艺术品仓储也成为一项重要业务,一年的金额可达20亿美元。
美国银行的经验是,用于抵押的画作中,50%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作品,30%是印象派作品,20%是美国历史上大师的作品。藏画融资借款用于各类收购:收购医护中心,收购球队俱乐部,或是收购其他艺术品。藏画融资借款还用于给俱乐部球队队员发放奖金。美国银行的典型藏画抵押贷款是,贷款金额2500万美元,用作担保物的藏画的估值在5000万美元以上,而且抵押的藏画有二级市场。藏画借款者主要是对冲基金大枭和地产大王。藏画不能产生利息或股息,用作借款抵押物,是把资产盘活的生财之道。
用于贷款抵押的大多是名画,在欧美艺术品高端市场交易,每幅作品单价在1.65亿美元以上的艺术品为高端市场。价格在5万美元至100万美元之间的艺术品市场是中端市场。富豪购画不惧价高,大部分富豪有很强的占有欲,藏画很大程度是要满足一种占有欲,有如收购上市公司,有如迎娶一位年轻貌美少妻。所以有人表示,“艺术品是富人的玩物。”正因为如此,名画的价格对富豪来说越高越好,名花有主才体现富豪的价值。2017年,佳士得(Christie)拍卖梵高的油画《田间的劳动者》(“Farmer in a field”),起拍4400万美元,第一次竞价5500万美元,经过四分钟竞拍,以7200万美元成交,加上买画的交易费用,买画者共支付了8130万美元。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高端藏画市场曾经一度萎缩,但2011年便会恢复到2007年的销售额,以后每年都在560亿美元至680亿美元之间。高端绘画市场的很多买家是亚洲人,佳士得(Christie)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量不断飙升,过去十年中增长了325%。高端绘画市场的繁荣必须借重藏画的富豪,也借重资本市场,因为资本市场是创造和成全富豪的地方。
购买高端绘画作品也有风险。“僵尸形式主义”(zombie formalists)的艺术品便是一例。“雨的画”(rain paintings)是此类画作,以灭火器在画布上喷洒泡沫。多年前,此画在苏富比(Sotheby)拍卖到了224500英镑,但类似的画作2018年仅拍到每幅两万英镑。
区块链技术出现之后,欧美资本市场的朋友们欢欣鼓舞,说是借助区块链,可以将名画的所有权或收益权分拆后卖给众多投资者。殊不知,早在2010至2011年期间,中国国内便涌现了20家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下称“文交所”),所交易的艺术品包括:书画、雕塑、版权、刺绣等。所交易的产品为所有权份额或受益权份额。比如,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的《黄河咆哮》和《燕塞秋》的定价分别为600万元和500万元,权益份额细拆为每份1元。有些艺术品的投资者人数超过200人,构成变相发行证券。
但区块链也好,文交所也罢,迄今为止,艺术品交易主要是通过拍卖进行,博物馆、拍卖行和私人画廊三位一体。博物馆与富豪走得很近不奇怪:博物馆会向富豪出售藏画,有些富豪则会将藏画捐给博物馆,博物馆还可以帮助富豪鉴定名画。不过现在又有新变化,一些富豪自建博物馆收藏自己的名画。
绘画与文学作品和音乐作品一样,都可以给大众带来愉悦。但绘画与文学作品和音乐作品不同的是,绘画因其存在形式和表现方式而可以被占有。富豪凭借其巨大的财源,将名画等美术作品变为保值和增值的资产,也将其作为借贷的担保物。我们的时代是资本市场的时代,资本游戏无处不在,名画收藏是资本市场的继续。


合作网站

新浪财经
新浪产权
万方数据
中国知网
中国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期刊数据库
金融界网
中山证券
中国资金管理网
价值中国
看看网
新三板资讯网
水工业网
国际财经时报网
ZCOM电子杂志
北京赫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Copyright© IFMBJ.com IFMBJ.com.cn 2000-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图文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